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小懒
苏小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0,542
  • 关注人气:8,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扎了那个小朋友的眼睛吗?

(2016-07-19 22:46:15)
标签:

杂谈

1

前几天放学,收到幼儿园园长发来的微信——

“麻烦您今天回家问问群仔,上周五有没有跟CC(四岁)发生问题,CC家长反映,孩子说群仔用铅笔扎他的眼睛。虽然不知道事实是怎样,CC的眼皮确实有印痕。今天老师问了两个孩子,没问出结果来,明天需要继续解决。”

老实说,收到这条信息时,心里咯噔了一下。虽然心里对自己的孩子有着足够的自信,觉得六岁的他不会做出这样伤害小朋友身体,尤其是眼睛的行为,但对方如此肯定地说是群仔扎,而不是别人,我心中的天平已经悄无声息地倾向了对方。

我绝不是护短的人。

发现问题,是好事。

甚至发现的越早,解决得越早。

抱着这种心理,以及多年的教育和切身经验,还是要听听另外一方当事人的说法,所以在晚上讲完故事关了灯,在漆黑的寂静的房间里,我决定单刀直入——

我:嗨,群仔,上周你和CC之间有发生什么问题吗?

他的语气有些惊讶:CC?杨老师找我谈过了啊,我上周五跟cc在大厅玩了一会,后来你早接我去游泳。我真的没扎他的眼睛。

听上去似乎不像有什么隐瞒,我又问:你确定吗?

他好脾气地再次回应我:当然,我绝对没做。

我又问:好吧,群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因为CC坚持说是你扎的,他家里人很着急,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沉住气,继续说:妈妈想告诉你的是,如果是你扎的,我不会责怪你,我会和你一起面对,承担责任,需要道歉或者赔偿、看医生,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你扎的,那么也请你理直气壮地告诉我,绝对不是你。

这下他急了。

从黑暗中坐起来,十分激动:妈妈,我已经说过不是我做的了,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我不想谈这件事了。你根本不信任我。

孩子啊,我非常愿意相信你,我在心里默念着,可是我怕你心中有压力,不敢承担和面对现实,而选择了否认。

是的,我依然不愿意用“撒谎”这个词来对这件事下定义。

年幼的小朋友有时会以“希望那件事没发生过”来假想成现实。

谈心谈到这里,应该已经结束。

我应该选择相信他。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件事确实不是他做的。

但当时黑暗中的我冷静了一会儿,是这样想的,将心比心:

如果我是CC的妈妈,一定很气愤,我家孩子已经说是你们扎的,不但不道歉,还不肯承认这个行为。

而群仔在我各种询问下,都否认这件事,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他做的。有可能他自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说实话。而在我如此旁敲侧击之下,依然不敢说真话。——如果是这样,我绝不能姑息,眼睛啊,那是人家孩子的眼睛啊,这次扎破皮了,下次万一扎瞎了呢?必须教他承认事实,承担责任。否则一旦不处理,会被他默认是可以随便扎小朋友眼睛的,后患无穷啊。

第二,不是他做的。如果不是他做的,CC偏说是他做的,还遭到老师和家长的多次询问和怀疑,对他又极为不公平——我要真相。是的。

不论如何,我要真相。

2

隔天早上这个六岁的孩子醒来,眼睛还迷迷蒙蒙的,没有任何防备。

不甘心的我,抛出了陷阱式问话——

——嗨,群仔,你上周五扎CC眼睛时,你的好朋友RR和ss在吗?

这个问题很卑鄙无耻。

现在想来,我都为自己的这句带着陷阱式的,假设群仔就是扎了小朋友眼睛的问话,而懊悔不已。

因为曾经遇见过很多护短的熊孩子家长,不论那熊孩子做了什么事情,家长所采取的纵容的行为,让我十分膈应。而我绝不要成为这样的妈妈,哪怕有一丝可能,都不允许。

带着这种心理,其实我也是想,小朋友的智商当然不及成人,可我要真相,为了真相,我需要不择手段一次,以他就是扎了人家眼睛作为设定吧——

然后我听到了叫我心中的石头落地的声音:

——妈妈,我根本就没有扎CC眼睛。还有,你昨天说相信我,还说是最后一次问我,为什么今天你还问?

面对他这样的回答和质问,我又开心又懊悔。开心的是,可以确定不是他做的了,因为在没有任何防备的前提下突然被我这么问,他远没有继续撒谎的智商。

愧疚是我的不择手段,我竟然没有选择对他百分百的信任。

3

我心中如此确定,不代表幼儿园和对方家长会确定和相信。所以给园长说了我的询问和群仔的答复后,十分忐忑地过了一天。

直到下午入园,才继续从园长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下午我把CC和群仔叫到一起,问群仔有没有扎CC的眼睛。CC说没有。群仔也说没有。CC说是自己不小心磕的,然后妈妈很看到伤疤很生气,问是怎么回事。开始CC很紧张,怕妈妈骂,不肯讲。后来全家人把CC围住,要求他必须说出是谁扎的,哪个男孩,叫什么名字。Cc吓坏了,想起跟群仔玩了一会,就随口说是群仔扎的。”

园长说,“CC,你必须跟家长说真话,不是群仔做的事情,你却诬陷他,这对群仔很不公平。群仔,也谢谢你,愿意配合老师的询问。”

随后主班老师在时候也告诉我,“我昨天就确定不是群仔做的,那个孩子说的不是事实。因为我和群仔沟通,他很笃定地告诉我,没有做。而如果平时群仔有隐瞒,或者做了小坏事,他一般会低头不说话,很理亏。但是那天,他很坚定。我这么对方家长说过后,对方家长不信服,直接闹到了园长那里。”

听到这个答案后,我的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

  感谢幼儿园没有听取一面之词。

感谢群仔面对我反复询问时耐心的坚持。


4

我差点就“屈打成招”啊!!!

一方面是严刑逼供,要求受伤害的孩子必须说出是谁做的家长。

一方面是严刑逼供,对自己孩子严格要求几乎快要“严刑拷打”的我。

万一,万一,万一……我再多摇摆一点,毁掉的是我家孩子对我的基本信任,毁掉了他是非观的坚持、对公正与公平的理解,更直接会造成他对权威的屈服……不知道对他的整个幼小的心灵带来什么样的阴影。

在一家冰激凌店里,我几次向群仔正式道歉,为我的反复询问,为我对他所欠缺的信任。为我想要知道真相的不择手段。

当然我也有解释,虽然这解释听起来很无力。

而爱我爱得完全没有任何条件的小家伙吃着冰激凌,把玻璃碗中的冰激凌用木勺搅拌得一波又一波,漫不经心地看了我一眼,云淡风轻地说了五个字——

“我原谅你了。”

5

这件事,其实同我之前写的那篇《遭遇打人的熊孩子和熊孩子的妈》 ,“我家小朋友被熊孩子扬了满眼睛的沙子,睁不开眼睛。趁我们去医务室治疗时,熊孩子妈带着孩子逃跑,被我叫住,居然说我吓到他们家孩子,要求我道歉”发生在同一天。

那个事件,链接在这里:

http://weibo.com/1195301385/DCsQx3ENh?from=page_100505119530138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群仔被怀疑扎了cc的眼睛在前。

下午那个熊孩子扬了群仔满眼睛的沙子在后。

我先写那件事情,是因为当时差点失去理智,万分愤怒,还好我自控。

而这篇到今天才写完,是因为我怀着巨大的愧疚,这件事压在心头,对孩子的愧疚让我久久不能动笔。

今天我终于有足够的勇气正视这件事,写下它。

最后,我想对天下所有的父母说:如果你的孩子被怀疑,甚至有多项证据指向他“确实”做了“坏事”——那么,请给他多一点点信任,至少,好好听听他的说法。

群仔,希望你将来长大,看到这篇文章,也可以真正地原谅妈妈。

Sorry。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