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小懒
苏小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0,819
  • 关注人气:8,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谁人使你爱偏离

(2009-11-08 14:40:59)
标签:

杂谈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谁人使你爱偏离

文/苏小懒

 

 

他收集并保存着和方紫所有的记忆,和方紫在一起,已然成为他的第一个人生计划。又仿若一趟旅行,他准备着旅行之前所有的装备,一点点收集,处处是欢喜,不同的是,他多么希望这是他的长期旅行,挽上方紫的手,他愿意,一直在路上。

 

1、

方伟佳躲在方紫家的楼下,不耐烦地看看表:差一刻9点钟。

也就是说,还有15分钟自己才能见到她。

一定要这么守时吗?多一分钟都不行?方伟佳觉得自己急迫的心像是在敲小鼓,地面也跟着不安而焦虑地震动起来。

方紫,快出来,快出来咯。他默默念叨着。

像是听到了方伟佳的呼唤,单元楼的门“当”的一声,他闪身躲到楼后,果然看到穿着蓝格子公主外套的方紫从里面推着一辆单车出来,纯白的流苏围巾随意地搭在肩上,冷风一吹,飘飘曳曳。

看着方紫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小区的大门外,方伟佳才推上单车,在后面跟上她。

 

2、

方伟佳认识方紫,已有十年时光。

初中就是同学。只是直到初二前,方伟佳都不曾觉得方紫和其他女生有什么不同,那时的她对于方伟佳而言,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

——每次考试的年级第一名。

雷打不动。

所以在方伟佳的眼里,方紫不外乎两个代名词——“一”或者“书呆子”,也是当时他对她和其他女生的划分。

的确,那时的方紫不会在教室里几人抱团,絮叨谁人的不是;也不会课间操后跑到学校商店买回一堆零食在所有男生面前大快朵颐——毫不在意自己的吃相;当然也不会和谁议论某某明星八卦,更不会看到帅气的男生经过时眼馋得口水都会流下来。

她不像其他女生那么简单和轻浮——却也没什么意思。

方伟佳什么时候看到她,都是紧锁着眉头,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不是在认真听课生怕错过老师讲的任何一个字,就是在做哪科的练习题,不然就是和其他高才生探讨交流。除此之外,任何事情对她而言都无关痛痒。她甚至连伏桌睡会的时候都不曾有。方伟佳时常想,如果有朝一日F中选举上课从来不会开小差的人,那么,方紫绝对会以全票胜出。

但就是这样一个只知道埋头钻研,读死书、死读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方紫,初二时,却在班内的“癞皮狗”王路和“霸王龙”张凯打架打得天昏地暗、桌椅横飞,惹得女生尖叫连连、一片逃窜,男生围着看热闹、叫好之际时,猛地蹿出来,一把拉开两个人,旋即拖出其中一个,愣是甩出三米多远。

方伟佳当时正打完篮球回来,带着一身臭汗,刚一上楼梯,就看到围得水泄不通的教室,男生们喊的“打,使劲,看谁厉害”之类的语句,夹杂着桌椅掀翻落地的声音,女生惊恐的喊叫声,显得煞是刺耳。

而方紫像是一个英雄横空出世,不知道她使出多大的力气才可以拉开那两个正在气头上打架的男生。方伟佳拨开人群进去时目睹了那一幕。在大家目瞪口呆之际,方紫已经慢吞吞地回到了位置上,仿若一切没有发生。

方伟佳愣在原地,心想,方紫,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自此对方紫开始格外关注起来。

 

虽说是关注,却也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一来方伟佳只是对她抱有好感,当时还没有更一层的情感在里头;二来,F中是全国重点中学,纪律严明到你往地上吐口痰不出十分钟班主任铁定知道的地步,所以即便他有贼心,却没有贼胆。方伟佳当时所能做的,仅仅是在晚自习轮到她维护秩序时,一声不吭,安静得出奇。或者在她办黑板报遭到其他调皮男生的刁难时,用很小、但足够大家都听到的声音说“不错啊,挺好的”。

亦或在偶尔经过她的位子时,偷偷看她的样子,或者竖起耳朵卖力地想听到她跟同桌在聊些什么……无非是些小动作,她不会察觉到,别人也不会敏感地观察出什么异样,保持这样的状态,直到方紫和自己直接升入本校高中部。

 

升入高中部的方紫,分在方伟佳的隔壁班。即便如此,他还是能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直接或者间接地探听到她的各种消息。

方紫还是雷打不动地杵在年级第一的位置——不论什么考试。也因此被愤愤不平的群众起了外号,叫“考死你美惠子”,简称“美惠子”。每当听到大家私下里议论着“美惠子这次又是第一哎”,“受不了,我们可怎么活啊”,“听说美惠子每天看书看到凌晨两点……”方伟佳的内心居然喜滋滋的,仿佛在说自己。

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她,是有次方紫做阑尾炎手术,整整一周没有来学校。那痛苦的一周,对方伟佳而言,是何种煎熬。

一周等于七天,等于168个小时,等于10080分钟,等于604800秒,也就是说,自己整整有604800秒没有见到方紫。

方伟佳坐立难安。

他无法安安静静地坐在位子上听着来自山东的物理老师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讲“加速度”。

也无法在家里面对满满一桌的珍馐佳肴提起筷子。

更无法顺利入眠,唯有辗转反侧,整夜整夜都是他的叹气声。

——但方伟佳又不敢去医院看她,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勇气,那时的他敏感而又自傲,自尊心极强,不愿意承认对方紫的感情,但事实却是,骨子里觉得方紫不会喜欢自己吧?

毕竟,方伟佳或多或少还是了解她的,她是那么一个要求完美的人,举个简单的例子,听说有次中考模拟,算上体育成绩满分是780分,方紫总分是760分,年级第一,就这样回到家里还大哭了一次……如此追求完美的女生,怎么会选择在大学之前恋爱,又怎么会爱上方伟佳呢?

方伟佳觉得自己无法承担表白后遭到她拒绝的后果,所以斟酌再三,觉得就这样默默爱恋下去,尽自己所能地对她好,她察觉也好,茫然不知也罢,只要自己在付出的同时觉得快乐,只要能做些缓解自己相思之苦的事情,没有回报又有什么关系呢?

方伟佳想,总有一天,自己会站在方紫的面前,向她表白爱意——那一刻,定然是上了大学,好吧,那就等到了大学好了。与此同时方伟佳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你也不能掉以轻心啊,一定要和方紫考进同一所大学去,那时的你,才有资格站在她面前,没有任何顾虑地倾诉衷肠。

 

自此,方伟佳会在每天上学时看自行车棚里她的车到了没有,会在下雨的天气装作有意无意躲在车棚下,观察她有没有带雨具;会在她烦闷的时候以匿名的方式跑到电台点歌;也会在她生日的时候精心挑选礼物,然后和初中的同班同学一起送过去;会在自己得到一些小玩意儿的时候首先想起她;会在任何场景任何地点独处的时候想,此刻的方紫在做些什么……

不知道方紫有没有察觉,那时他们的交流,仅仅是见面后一句轻轻的“嗨”,或者“这么早”“刚走啊”之类。

几乎没有一句超过十个字的对话。但对于那时的方伟佳而言,已是极大的满足。他收集并保存着和方紫所有的记忆,和方紫在一起,已然成为他的第一个人生计划。又仿若一趟旅行,他准备着旅行之前所有的装备,一点点收集,处处是欢喜,不同的是,他多么希望这是他的长期旅行,挽上方紫的手,他愿意,一直在路上。

 

3、

不过是恍惚了一阵,出了小区的门,居然连方紫的影子都看不到。方伟佳有些沮丧,不过没关系,虽然不能跟在她后面陪伴,他也知道她去了哪里——因为他今天约了她。

华美公园,上午10点钟,不见不散。

想到一会就可以见到美丽的、可爱的方紫,方伟佳的嘴角又忍不住上扬,开心地像要飞起来。微笑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感慨,何曾想到,用了十年的时间,他才可以这样信心百倍地、笃定地走到方紫面前——未免有点太过漫长。

 

高中三年,班内同学也不是没有察觉,初时有人起哄,方伟佳还紧张过一阵,生怕方紫因此避嫌而不再理睬他,但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和自己见面时依然微笑着打招呼,甚至连尴尬神色都不曾有,她那么镇定和平静,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时间流逝飞快,仿若闭上眼再一睁,便已数十年。已经不记得迎接高考前的无数个挣扎复习的通宵,也不记得在便笺纸上写了多少个方紫的名字,那是方伟佳的动力,她支撑着自己,使自己得以不放弃,克服惰性,克服那么多的缺点,克服内心对应试教育的反叛,终得和方紫考入同一所大学。

 

从拿到录取通知书开始,到大学里初次见面,大学四年,直到追随她到现在的公司——方伟佳曾经有意无意跟方紫有所表露,手机短信,当面聊天,邮箱发邮件,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总是闪烁其词、不置可否,不答应也不拒绝。

她不拒绝,他便觉得依然有希望;她不答应——他也不想轻易放弃。

整整十年的时光,自初二起,到现在第一年参加工作,对一个人如此长时间的关爱而得不到任何回报,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这十年的时间里,他从大一起开始打零工,做家教,贷款买房,到今年参加工作之前,只剩下两万没有还清。

他曾幻想与她一起设计房间的装饰、家具、窗帘的样式……他知道她喜欢照相,于是苦学人像摄影,曾为她拍过一百多张或惊艳或淑女各种倩影的照片;她本科毕业时,他花巨大的心力为她修改毕业论文;他知道她喜欢吃糖醋里脊,他不惜去餐馆免费打工一月……

甚至可以说,这十年里,尤其是上了大学之后,在她周围,除了她父母,再也找不出比他对她更关心的人。

他不是她的亲戚,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不是她的男朋友,甚至都不曾牵过她的手——但他却在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为她做了那么多远比亲人、远比男朋友还要多得多的事情。

整整十年。

 

而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呢?在他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里,他整整十年的时光全部给了方紫,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为她,他曾谢绝了太多的介绍人,他希望自己的心是专一的,她住在他的心里,他绝对不会允许再进来第二个人。

有一段时间,曾有两个男生追求她,可没多久,便纷纷转戈。那时的他还傻傻地觉得自己胜利在望,再次向方紫告白——结果还是不置可否、躲避闪烁。

——“哦,这样啊,哎,今天的咖啡好像淡了些。”脸上是淡淡的笑。

“方紫,我……”

“改天再说吧,我今天不想说这个。”转过头,“服务生,买单。”

——每次都是这样,轻易地被她躲避过去。方伟佳的嘴总是很笨,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继续下去会不会彻底被拒绝?

这次没有明确回复,那么下次还可以继续问吧?

或许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答案,所以在听到这种回复后内心居然会大舒一口气,因为准备太久,所以更加怕输,所以觉得这样的答案总比直接拒绝好,所以才不愿意继续彻底追问下去,彻底问个明白吧?

 

可是,这么些年,方紫如此反复,在他做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之后。

他有些疲惫。有些累了。

甚至会对她有所恨意。恨意积攒太多无处发泄的时候,他便不再打电话给她。不回短信。不去贱巴巴地给她煲汤送饭。不去她家楼下等她。上班的时候也不肯和她说话。

她似乎有所察觉,态度又有所改变。每当他这样刻意疏远她,她又主动来找他,主动说笑,甚至买他最爱吃的芒果蛋挞。

——可是当他再提出和她在一起,她又恢复往日的情形,顾左右而言他,方伟佳连插嘴的份儿都没有。

真让他头疼。

 

这日,在方伟佳彻底还完所有房贷之后,也就是昨天晚上,他给她打电话,要她无论如何都要出来陪自己去赏樱花。

不曾想到,她答应得格外痛快。

方伟佳想,这次,不论如何,自己都要抓住机会——不论她怎么闪躲,这么些年,总要一个了断才好。

他心意已决。

只是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本来在后面跟着她,想和她一起共赴自己的约会,却在一个愣神的工夫,不见了她的身影。

终是有些遗憾。

 

4、

四月的华美公园,樱花开得正欢。

家长领着孩子,情侣们牵着手卿卿我我,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颤颤巍巍,从四面八方涌向公园大门,望向哪里都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可依然是第一眼,识别出方紫熟悉的身影。

方伟佳咧开大嘴巴,笑着跑过去。碰了面,他和方紫开始沿着北侧的甬道向里走。

满处都是盛开的樱花,时有一树树晶莹的、雪白的、中间点缀着轻盈粉红的樱花花瓣落下,就像他散落而又起起伏伏的心情。

走到公园深处绿草地旁边的一个长椅时,方紫说有些累,他们便坐下。方伟佳把手中的饮料盖子拧开,再递给她,她伸手接过抿了几口。

他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方紫,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表白,我希望彻彻底底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你愿意,我们以后便在一起。”

整个公园似乎都安静下来,他听到自己紧张的喘气声,“如果不,那么,也请你直接回绝我,不要再给我任何希望。或许,这样,对你我,都比较好。”

方紫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良久,他终于听到她说:“对不起。”

她说:“方伟佳,对不起,我……我曾经试过很多次,但你不是我的梦里人。”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或许爱与被爱,已经长时间地失衡,他的爱似乎已经变质,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顷刻间,这座被他日积月累辛苦盖起的爱情大楼,瞬间坍塌。他不知道她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扔到了一个满是真空的玻璃罩子里,听不到任何声音。世界的喧嚣,人来人往,全与他无关。

等到他清醒过来,早已不见方紫的身影。

越剧《红楼梦》有这样一句唱词:“天塌一角有女娲,心缺一角难补全。”他便是那样的情形罢,似乎猛然间被什么动物咬掉了一块,谁人都无法医治,谁人都无法补全。

 

他向单位请了一周的假。到了假期满的那一天,依然不想回去。

假期后,他突然想通。思来想去,干脆委托朋友帮他办理了辞职手续——他无法做到没事人一般,整日里面对方紫,他远远做不到那么大度。既然真的无法和她上路,那么,索性彻底没有交点吧。

正好北京的一个朋友叫他去帮忙,便连夜坐了飞机过去,自此开始在北京的生活。

 

5、

一年后,方伟佳遇到现在的妻子彦一。她性情爽直、大方,也很漂亮,两人谈得很投机,没多久他便迅速坠入爱河。

登记之前,他想起这件事,总觉得,要和彦一说清楚,才算得上公平。他也是存着私心的,一来他想试探下彦一的胸怀,看她能否容忍之前他那般的痴迷;二来正好也请个局外人,帮他分析下当年为什么付出那么多,得到的却是那么惨痛的结局。

在他一番讲述之后,彦一好久都没有说话。

方伟佳拍拍她的肩,“怎么了?不会生气了吧?哎,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彦一抬起头,他看到她红红的眼圈,一时手足无措,“彦一……你怎么?”

彦一用手擦擦眼睛,有些不好意思,过一会儿,她才说:“方伟佳,你是世界上最笨的人了。爱得那么用力,我很心疼你……”

他犹豫着,猜不出她话里的真假。

彦一又接着说:“只是,我觉得这女生太有心计了。给你打个比方,就像在等公共汽车,她一心想等豪华大巴,可是来来往往全是小公共,坐小公共吧她又不甘心,但豪华大巴却一直不出现,反正已经等了很长时间,索性等下去,不信大巴不来。可如果此时改坐小公共,何不如开始就坐小公共?再说万一坐上小公共后,大巴随后就到怎么办?”

“……是这样的吗?原来我在她眼里,只是个小公共啊。”百般滋味浮上心头,曾经缺了一角的心此刻被彦一的话击开,他的心,又开始涩涩的疼。

彦一又说:“是你没有爱情经验,难道不知道追求一个女孩最长以一年为限,超过一年仍不能得到她的心,那么她绝对不适合你吗?”

“这……没有人告诉我这个。”

“当时年轻嘛……可以理解,呵呵,不过,你付出那么多她一点回报都没有,你都不在乎?”

“我觉得如果爱一个人,是不会求回报的。”

彦一突然大笑,就像一个爱情专家一样,对他说:“我告诉你,不求回报的爱,不叫爱,叫犯贱。不过,话说回来,每个人一辈子犯一次贱就足够了,年轻嘛,不懂事,以为只要执著什么都可以改变。”

不求回报的爱,不叫爱,叫犯贱。这一句话让他如梦初醒,他喃喃自语着,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他不说话,彦一有些心疼,扳过他的脖子,说:“所以说,痴情一定要认准对象,有些人是不值得付出太多的,伤害了自己别人也不领情,但这也不怪你啦,因为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爱自始自终都没有偏差。所以,我原谅你啦。”

他勉强笑着点头,捧过彦一的脸,在额头上重重一吻。

“那么彦一,我今天算是彻底踏上正轨了?”

“回答正确。”

 

6、

是的,没错。

或许我们都曾经为爱情痴迷,可是那一定不是我们的错误。每个人都无法保证他的爱,自始至终都不偏离,却绝对可以保证当他找好自己的位置时,好好珍惜。

就像辞职后来到北京的方伟佳,相信在不远的地方,肯定有那么一个人在等着他,只是他没有找到她而已。

或者换句话说,他和方紫之所以没有在一起,就是因为上天为了安排他和彦一相遇。

那么,方伟佳,你终究是个幸福的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