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御垣行者
御垣行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46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2009-11-24 17:53:23)
标签:

长城

宣府

赤城

青泉堡

墩台

文化

分类: 长城随笔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冬天刚到,就迎来两场大雪,象是上天弥补亏欠大地的礼物,因为这里遭遇了60年未遇的大旱。雨水对季节来说似乎没有什么用处了,但是对于异常缺水的地球来说,是雨水就会滋润大地,更何况雪来得又是这样的诗意,惊喜来得措不及防。
    雪可以阻止客车的来往,却不能阻止我们蠢蠢欲动的心。一辆面包车孤独地在雪的世界里摸索爬行。没有车辆的道路显得比以往开阔,也不用担心有人与来分享这季节的馈赠。偶尔有车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从我们车边驶过,却掩饰不住归家和外出的紧迫心情,与我们的自然、自在形成了对比反差。
    这是一条通往草原大漠的古道,路旁不时能见到戴雪的古烽隧、古村落。路上曾经扬起过驿丁快马的烟尘,飞荡过军队的马蹄声,还有蒙古人的血红的眼睛和得意忘形的狂笑。辽太后萧绰、明成祖朱棣,顺治帝福临、康熙帝玄烨,怀着不同的心境浏览过路边的景致。我常常想,是不是会有一天,温度、湿度、磁场重合了数百年前的今天,我会与一队带盔甲的人马相遇,而某一匹马上端坐的就是曾经的自己。
    从县城往北,村民大部分还继承着古代的畜牧养殖遗风,自然与生态的矛盾长久对抗着,如同羸弱的大明与彪悍的草原部落,使得这里的羊群永远有着来自塞外的自信。生态的退缩,使这里显得更加苍凉与贫困。从猫峪(古堡,现为行政村)行出大路,沿另一道峡谷四米宽的村村通水泥路前行。两旁村舍更为原始。冬季的村庄悠闲自在地在雪的大地上铺画着山村写意,炊烟恰如其分地画出自然与人为的区别,又象是在填描水墨画上的空白和灵动;大街上行走着猪、鸡、羊,穿色彩服装的村妇,不断地移动着画面的焦点;偶尔有走出院落的农夫、农妇,牵领驴、骡、羊,冬天雪地没有它们的食物,但散步、享受阳光似乎对它们也同等重要。逆着阳光、侧着阳光,让眼前的情景定格。这时的眼里没有原始、没有落后,只有自然、只有真实,这些自然与真实契合了心灵深处的一些原始的、柔柔的、软软的东西,象酒,象羽毛,醉你、触动你……。视觉里、意识上,这才是理想的田园,安静得、纯洁得可以让思想上去任意打滚儿。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图:乡村喜盈门
  
    我们守着一座脱去包砖外衣的墩台等待光线。若干年前,这座墩台肩负的作用是了望。那时,对我们突如其来的人一定不是这样的友好。青泉堡远远地坐落在河谷中间。终于,有阳光从云层中羞涩地移出来,打在墩台身上,象是舞台上的追光灯,使墩台在雪山中脱颖而出,独秀于群山之间。眼前,她更象一款守望中俏立的秀女,任你想像,任你亲近,任你在她的面前目光专一、思想纯洁,意绪深远。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图:秀女楼  烽燧历经沧桑,阳光是她的腮红,白雪是她的围巾,雪山是她的目光……她依然健壮秀美,一如当初。


    青泉堡筑于景泰四年(1453),这一年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自立为可汗,以其次子为太师。当时明庭可能意识到北方的隐患,加修了大量长城和军堡。从史料得知,在嘉靖年间,由于明世宗有着很深的民族偏见,贬斥夷狄,推行了极其不明智的“绝贡”政策,致使明蒙关系紧张,俺答的求贡愿望迟迟不能实现,因而引发了连年的战争。无数次入侵和反抗。这种拉锯式的战争一直持续了一百多年。然而这一百年就象历史的一个怪圈,转回来后,又回到了原点。隆庆五年(1571),穆宗因形势所迫,赐俺答顺义王号颁印,立互市,开大同左卫的威虏堡、宣府万全右卫的张家口及山西的水泉堡设立马市。这一年,九镇也乘暇修备,青泉堡和众多军堡一样得以重修。万历十五年(1587)青泉堡加砖。而这一年戚继光逝世。戚继光主持修建蓟镇、昌镇长城,创建了长城防守的战略思想和防御经典,也抒写了长城史上的神话。
    顺山脊登上古堡东南侧的永照楼。永照楼是一座敌台,南有券门,沿砖梯直上楼顶,东开箭窗。匾字清晰可辨:永照楼,明代天启六年始建,天启七年落成,青泉堡指挥于廷□负责修建。
    当我们回顾古堡的时候,总为它参与了战事而欣慰,似乎这才是适得其所。城坚炮威得以检验,整饬军纪得以检阅,锋锐士气得以张扬。但战争与现实联系起来便是血光、厮杀、死亡,有遗落他乡的骸骨,有妻离子散的断肠,有人亡家破的呼号,有废墟待收的迷茫……
    有了战事的城堡到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呢?
    此时,站在永照楼上,自然有居高临下的气度。古堡、远山、旷野、被称为关口的峡谷尽收眼底。如果数百年前站在这里,定会有棋盘博弈的谋略和思想,比如关墙是否加高,烽燧是否增兵,冬闲了,是否派士兵去塞外打探蒙古部落的消息,是否增加校军的次数……。沧桑的古堡,形制一如当初。从地形上看,这里是宣府镇北路的一个分支。因山那边即是俺答的牧场,这里便有了防卫的职能。《读史方舆纪要》载:清泉堡在卫东北边外。……,周二里有奇。地虽孤悬,四塞颇险。正北至栅口不过三里。口外有大松林、双水海子,皆夷巢也,防御最切。几年前夏天,我和司令一行顺着堡北的山路去探寻当年俺答的来路,在堡北三里多的地方见类似长城的障墙,就是所说的栅口吧。里行5里是虎龙沟村,长城自堡后至高山脊过虎龙沟村经一个叫二道沟的山口上冰山。二道沟的地方是一道险要的关口,墩台高大,明代在当时肯定也设兵把守。通过这个关口顺沟往里可通往现在的沽源,也就是明时的塞外。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图:镇安堡全貌


    这里有过士兵的眺望,他们眺望的不是陌生而熟悉的城堡,应该是远方山外。那里有隔着数重山的乡情,有魂牵梦萦的故园。望着天空中没有留意的大雁,似乎隐隐听到远方的边角声,唯有生发出“浊酒一杯家万里”的感慨。
    这里有过将军的眺望,看着整齐牢固的城堡和周围林立的烽燧,神态里一定有一种自信,有一种淡定。这种神态似乎维持了很长时间,从景泰四年(1453)建堡,一直到嘉靖二十五年(1546),近一百年的时间。明史载:嘉靖二十五年(1546)八月,俺答由北部入寇,由青泉堡入云州。这位守备好象还没来得及登上永照楼指挥了望,俺答大军便长驱直入。由于长期的安逸,可以麻痹人的思想和意识,也让人在慌乱失措的情况下丧失斗志。那一年,战事没有扩大,明守军凭借地利、人和获得了胜利,战果有点振奋人心。但青泉堡这道防线被突破了。一百年中不知换了多少任守备,嘉靖二十五年的守备却是失败的守备。资料说,当时云州守备、都指挥易纲闻警,率家丁十数骑前往镇安河谷堵截,在距云州十三里处永镇堡(今样墩村),与南下之敌遭遇,双方据险对射。延绥游击陈言此时于北路备御,率官军赶到,合攻北虏,败之。赤城守备戴纶亦率家丁赶到,半途袭之。三人合为一股,追杀至边隘而回。
    翻阅《赤城县志》,偶见明代李仙风所作《北地单兵战守两难议》:“……崇祯九年(大清兵)亦至独石东栅分股,一从青泉堡边镇宁口入,一从镇安堡边两河口入,长驱飞渡,京川为之震惊”。这大概是这个军堡有史以来遭遇的两次考验,而两次均被突破。
    来青泉堡记不清是第几次了。经常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来了,就过来看看。而这个古堡也如故友一样,不因时光的前行而淡远去一些东西。几百年来,这里一如当初,安静,宁静,默默无闻,让你在沉默、交流中毫不费力地还原一些东西。
    蓦然,我看到远处那形如秀女的墩台。远远地向这边了望。如果一开始感觉她在守望,此时,我找到了她守望的内容。起初建堡时,两座墩台的作用便是相互照应,呈犄角之势。长期的对应守望中延伸了他们守望的内容,强化了他们守望的情结。而在这种守望中他们也逐渐还原到自然,甚至是分出阴阳。永照楼包砖、匾额还在,俊朗如一塞外男儿;脱出包砖外衣的墩台,现在形如秀女,当初该叫什么名字呢。真惊叹世间造化,一俊朗,一柔美,大自然成就了这一和谐的画面。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图:永照楼  俊朗大气,一个塞北男儿屹立成一首史诗,一座丰碑。


    走进城堡,能感觉到走得异常缓慢的时间在这里逗留的痕迹。一条主街道直通南北城门,街道两边依然旧时的格局,唯有不同的是一些老房子换成了红砖瓦或贴上了瓷砖。文明的狗们自顾溜达调情,视我们为无物。驴车、骡车三三两两向城外运送着农家肥。记得自己在认识青泉堡之前,一位朋友让我看一张照片,照片上砖雕影壁精致得抑制内心的狂跳。朋友告诉我,这里是他外祖母居住的村子,小时候经常在这里,每年正月十五还玩转黄河的游戏。牵挂着美丽的砖雕,自己走进了青泉堡。但我来时砖雕已经不在了。一个堆满玉米秸杆破败的大宅院外,却听到了一位老人讲起了一个家族从兴盛到衰败的历史。才知道这个豪华的宅院也是这个堡子引为自豪的资本。这家宅院曾经显赫一时,大概是在清代吧,宅院的创史者受过皇封,挂过旗杆。老人只重复着受过皇封,挂过旗杆,具体什么叫挂过旗杆,大概是一种待遇和荣耀吧。问及后代,老人说:后来吸上大烟了,这会儿没人了。我不知道没人了是走了,还是后代没了。狼藉的院落已无半点生气。也不知具体是到了哪代开始有子孙挥霍到吸大烟的地步。但中国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这似乎已成了规律。

    宅院建筑已毁,院外旗杆石还在,高大台阶,两座残损的墀垛,垛头上还能看到雕刻精美的花饰。凝视突兀地伸向天空墀垛,心中说不出的凄凉,让我想象到圆明园遗址上那两尊经典的汉白玉石柱……

 

            走读赤城古堡系列:青泉堡

            图:萧瑟
              

    出城返回的路上,路边漫了许多水,自堡东侧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青泉吧,县志上说,堡边外山下有青泉涌出,绕本堡之东,故名青泉。

 


    近期走读赤城古堡完成计划:
    松树堡
    镇安堡
    长伸地堡
    牧马堡
    云州堡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