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柳栖士
柳栖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9,995
  • 关注人气:30,3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开东:良知比良药更可贵

(2023-01-18 11:06:43)
标签:

良知比良药更可贵

王开东

时评

分类: 杂言我陈

王开东:良知比良药更可贵


 

王开东:良知比良药更可贵

如今回忆20年前的那场SARS灾难,有一个人根本绕不过去,这个人就是蒋彦永。但如果不是这次三年疫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这回事。

蒋彦永值得大书特书。2003年4月3日,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对媒体称“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并公布北方某城市的非典疫情为“患者12例,死亡3例”。

解放军总医院(301)退休军医蒋彦永听到后大吃一惊,据他了解的信息,301医院不久前收治一位疑似SARS的老人,转到302医院治疗,入院后两天即病故,其夫人很快也进了302医院,旋即病故。301医院肝外科收了一个病人,入院后表现出SARS症状,旋即转309医院不治身亡。肝胆病房有2位医生、3位护士被传染,导致科室不得不关闭。

蒋彦永赶紧又给309医院朋友打电话,确认309医院收治了60例SARS病人,病房已满,至4月3日已有6人死亡,至4月5日已有7人死亡。武警医疗系统中数十名SARS病人,病情较重的5例不得不转到302医院治疗。在对该病人诊治过程中就有近10位医生护士被传染……

一所医院的患病人数就超过了这个数,北京那么多的医院,还有那么多没有确诊的,没有就诊的,怎么可能就这个数字呢?而且如此言之凿凿?如此自信满满?

蒋彦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医护人员也很愤怒。如此多的SARS病人,其传染性如此之强,病死率如此之高,人命大于天!蒋彦永冲天一怒,决定豁出去了。

这是一个伟大的“豁出去”,应该在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写一笔。事实上,蒋彦永作出这个决定太不容易了。一是他曾经被打为反革命,平反后进入301医院工作。二是他已经退休了,跳出三界外。三是他是一个军人,应该一切行动听指挥。

但在真理面前,在真相面前,在事关人民生命健康的面前,一个退休的老军医豁出去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从蒋彦永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希望,看到了一种风骨,看到了这个民族最可宝贵的一种精神——诚实,实事求是。

王开东:良知比良药更可贵

4月4日,蒋彦永写了一份署名信发给一家媒体。在信中,老人家列举一大堆事实,直斥张文康“说假话”,希望新闻媒体“用新闻工作者的正直呼声,参加到这一和SARS斗争的行列中来”,但无回应。4月5号老人家再发一家媒体,再无回应。

凭借媒体的专业本能,不可能不知道这封信的真实性,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真实背后的价值,但媒体怂了。他们错过了这封能够载入中国史册的一封信,错过了改变中国抗击SARS进程标志性的一封信。但我们很难责怪媒体,媒体也不愿如此懦弱,除了岳不群、东方不败,谁愿意挥刀自宫呢。

4月8日,蒋彦永的这封信,最终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非典必须被直面,张文康被解职,吴仪走马上任,钟南山被请到北京,国家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进入危机状态,SARS疫情信息披露日益透明化,感染人数日报制度很快形成,全民抗击非典的战役正式打响。

从那以后,真实信息汹涌而来,当感染数字和死亡数字不再是禁忌,虚假和谣言自然无处藏身。当公众的知情权受到了尊重,公众也会报之以信任,国家的公信力重新得到塑造。全国人民众志成城,终于获得了抗击非典的伟大胜利。

今天我们很难设想,20年前,如果没有蒋彦永会怎么样?继续捂下去吗?但病毒没有那么高的政治觉悟,它们会不管不顾地繁殖,直至吞噬一个个生命。最终还是会捂不住的,等到捂不住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后果不堪设想。SARS或许会被遏制,但我们肯定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这一切都聚焦在蒋彦永豁出去的那一刻,这是一个历史瞬间。雷颐在评价《人类的群星闪耀时》说:“一个真正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一个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这种惊天动地的“关键时刻”与“平淡无奇”的漫长岁月的关系,构成了历史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关系。这一时刻对世世代代作出不可改变的决定,它决定着一个人的生死、一个民族的存亡甚至整个人类的命运。

这种时刻往往只发生在某一天、某一小时甚至常常只发生在某一分钟,但它们的决定性影响却是超越时间的。当蒋彦永决定“豁出去”的时刻,历史在这一刻选择了蒋彦永,把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他的身上,让他完成了一个平凡人向英雄的飞越。在所有沉默大多数中是他呐喊了一声,说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真相。

王开东:良知比良药更可贵

什么叫历史?历史是由一个个偶然性的瞬间所决定的,决定历史的永远是人,是人在某个瞬间和历史发生了共振,在这个瞬间人的力量大于历史。非典抗击战,蒋彦永功不可没。但他只是说,“我觉得医生不说真话,死人要多,国家要吃亏。”这句朴实的话其实比很多历史还要厚重。

鲁迅当年说自信心的有无,应该看地底下,这是有道理的。当诚实成了一种稀缺性的资源,普通民众犹如安徒生笔下那个单纯的孩子,往往更容易说出真相,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让普通老百姓说话没那么可怕,反而更彰显我们的自信。蒋彦永当年把天捅了一个窟窿,但他没有受到任何处分,国家虚怀若谷采纳了他的意见,正是这个英明的决定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今天,当我们面对疫情汹汹的时候,我们难免会想起蒋彦永。很多人会想,新冠病毒那么严峻,知道真相的人那么多,怎么就没有一个蒋彦永出现呢?其实武汉出现了李医生,还有另外七个人,只是被批评教育了……

其他人噤若寒蝉,时机就是这样被延误。后来央媒都忍不住叹息了。“经此一役,我们要从中吸取深刻教训。遇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要坚定地相信群众的大多数。我们宁可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宁可把对群众的警示讲得更严肃一些,宁可把局势形容得相对严峻一些,以此激发起群众对公共卫生事件的高度重视,并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打赢类似特殊战争。”

良知比良药更可贵。蒋彦永应该被铭记。只有这样的英雄人物被永久铭记,才会有更多爱国情怀植入我们的基因深处,勇于做预言家,做逆行者,把人民生命健康放在心头,路见不平一声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