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城一派
桐城一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43,007
  • 关注人气:15,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曾经疯狂地爱上了茶庄坐台小姐】

(2008-04-30 03:16:19)
标签:

桐城一派

茶庄

坐台小姐

情感

分类: 风花雪月•曾经拥有

我曾经疯狂地爱上了茶庄坐台小姐

 

/桐城一派

 

 

 

我所在的这个城市什么都不多,多的就是茶庄。说是叫茶庄,其实就是卡拉OK厅。坐在大厅里,花10元钱泡上一杯红茶或绿茶,在点歌单上写上你喜欢唱的歌名,边喝茶边K歌,可以逍遥一个下午或者一个晚上。

茶庄里也设有包厢,不喜欢嘈杂大厅的可以跟老板要一个包厢,叫上一个坐台小姐,或者一起看看碟片,或者一起聊聊天,至于想做其他什么事,得看你的本事了,呵呵。当然,包厢费和小姐的台费另计。

关于茶庄的描述,我在《桐城情事》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再赘述。这里要说的是,我曾经疯狂地爱上了一位坐台小姐,甚至想娶她为妻。

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那段时间,我和共同生活了3年的妻子离了婚,心情不佳,再加上无聊,我突然迷上了泡茶庄。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这个小城里的数十个茶庄几乎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有一天,我进了一家名叫“夏威夷之恋”的茶庄。大概我从外面进来,眼睛一时不适应,只觉得大厅里漆黑一片,除了投影屏幕有亮光外,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索着往里走,突然,有一个娇小的身体跟我撞了个满怀,一股香水味钻进了我的鼻孔。

我刚想骂娘,一只软弱无骨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牵着往前走。等我坐下,眼睛也慢慢适应了大厅微弱的亮光,这时我才看清牵我手的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

女孩为我泡了杯绿茶,然后乖巧地坐在我旁边。过了会,她小声问我:“想唱什么歌,我帮你点。”她离我很近,那股香水很好闻。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说:“《知心爱人》吧,你会唱吗?”乘她去点歌的时候,我环视了一下大厅,发现客人并不是很多。每个客人边上坐着一个女孩,都在嘁嘁私语着,有一个女孩居然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那男的手很不老实,摸得那女的咯咯乱笑。

很快就轮到我们唱歌了。想不到这么娇小玲珑的女孩有这么好的歌喉,把任静的歌词演绎得如此动听,几乎是原音重现。我开始对她好感起来。

一曲终了,女孩又坐到了我身旁。

“大哥,去坐包厢吗?”女孩看着我,等我回答。

我几乎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女孩站起身来,拿起我的茶杯往包厢方向走去。我也站起来,鬼使神差地跟着她去了。

靠,今天我到底怎么了?混茶庄这段日子里,少不了打扮得花枝招展、喷着劣质香水的坐台小姐的诱惑,但我全部拒绝,可今天,这个跟我合唱《知心爱人》的小女孩,只问了一句“坐包厢吗”,我竟然傻乎乎地答应了。

在包厢里,随着她的述说,我知道了她的一些基本情况。她叫苏舒,23岁,四川宜宾人,幼师毕业,本来在当地的一个幼儿园工作,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念大学的弟弟。本来一家四口人过得很幸福,但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得了尿毒症,光每周一次血透就要1000多元,换肾的话需要20多万巨款。为了给父亲看病,家里的积蓄早已用光,而弟弟每年的学费又很昂贵,靠幼儿园微薄的工资和母亲打工挣的钱只能支付血透费用。前年夏天,苏舒在小姐妹的介绍下,辞去了幼儿园的工作,出来做了坐台小姐。

听了她的叙述,我嘘唏不已,越发对她同情起来。虽然我对坐台小姐这个行当并不感冒,但苏舒也是情不得已,身不由己,为了给父亲看病和帮助弟弟完成学业,不惜牺牲自己,这份亲情是何等高尚。

临走时,我掏出500元给她。苏舒开始坚决不要,后来看我生气的样子,就收下了。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全是苏舒的影子。我为什么如此对她痴迷和念念不忘?我是不是爱上她了?

从此,我成了“夏威夷之恋”茶庄的常客,每次去都点苏舒的台。渐渐地苏舒也对我有了好感。我们很自然地在包厢里拥抱、接吻,但仅仅限以这些。

有一天晚上,我照例去“夏威夷之恋”,吧台的服务员说苏舒病了,今天请假不上班。我一听,赶紧拦了的士,直奔苏舒的住处。原来昨天晚上下班后,苏舒回到租房里洗了个冷水澡着了凉,身体有点不舒服,就请了假。我问她吃了药没有,她说没关系,多喝点开水就好了。我二话没说,立即到附近的药房买了些感冒药回来。

当她吃了药后,突然抓住我的手说:“谢谢你这么关心和照顾我。”然后扑在我的怀里。我心里一荡,顺势紧紧地抱住了她,倒在了床上。我们疯狂地接吻,互相撕扯着衣服,两个赤身裸体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终于,我们合二为一。

激情过后,我抱着苏舒说“舒,嫁给我吧!”

“我是个坐台小姐,你不怕别人说三道四?”苏舒很认真地说。

我愕然。是啊,坐台小姐毕竟不是一个很光彩的行当,为社会所不耻。尽管我能做到不以为然,但我父母、亲戚和朋友怎么看,他们肯定不能容忍我娶一个坐台小姐为妻。如果我娶了苏舒,我将整天被鄙夷、不屑的目光包围,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我能坦然面对吗?

终于,在这个现实问题面前,我最终选择了退却。

大概一个月后,我去“夏威夷之恋”,老板告诉我,苏舒辞去了这里的工作回老家去了,并递给我一封信。我拆开信封,娟秀的字体映入我的眼帘:

大哥,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回到老家了。谢谢你这段时间来对我的照顾。我知道,你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但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原因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也明白。

大哥,这次回去,我是准备嫁人的。老家的一个私营企业老板的儿子从小就喜欢我,他是个残疾人,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他父亲答应出钱为我爸爸换肾,为我弟弟提供学费。大哥,虽然我极不情愿,但我不得不屈服命运的安排。

大哥,茶庄这种地方不适合你去,以后就不要去了。你要保重身体,祝你早日找到漂亮、贤惠的嫂子。

读到这里,我觉得有一种液体在眼眶里打转,喉头有一股酸酸的东西涌上来,我忍了忍,眼泪最终没有掉下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