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帘
画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0,556
  • 关注人气:18,9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心中莨菪脚下路

(2010-03-18 11:44:29)
标签:

爱情

良人

莨菪

ktv

雏菊

山海

情感

分类: 原创小说

小说:心中莨菪脚下路

心中莨菪脚下路

文/画帘

梓瑶1989年3月26日出生在山海关内的一个小城里,直到13岁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出生的那天,一个叫海子的诗人就死在山海关外幽长冰冷的铁轨上。很多时候她甚至认为自己就是海子的转世投胎,可是她不能原谅他的绝决和悲怆。她将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挂在自己的床头,时刻告试自己要勇敢乐观的面对一切,那年,她有了例假。

 

在学校外的小书社里,她得知3月26日的生日花是天仙子,另一个名字叫莨菪。花语是邪恶的心,照片上娇滴滴的奶黄色的花瓣上,分布着紫色的筋脉。她没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寻常见的花,竟然是种毒药,会让人癫狂不止,甚至导致死亡。而受到这种花祝福而生的人,敏感又尖锐,同样具有毒性。而她对这些全然不知,那年她14岁,初二,她已经完全发育成熟,镜子里的她已经是个丰满而又娇柔的女孩。

 

在她18岁的时候,她爱上一个男人。在男人入睡的时候,她会在燥热的房间里冲冷水澡,然后等男人醒来,一起去郊外的铁路边散步,田埂上有繁茂的雏菊,细脚伶仃的花枝上顶着硕大的花朵,正像18岁的她,单薄的身体顶着一个成熟的大脑。18岁时,她便认为已经足够老了。

 

她诧异那雏菊的颜色,为什么会是诡异的蓝紫色。淡淡的香气招来许多蜜蜂萦绕,她认为蜜蜂会被这种蓝紫色的花毒死,因为她认为这么硕大的花朵需要很多的养料,或许泥土里都是腐烂掉的昆虫尸体。花已经开的够绚烂,不需要更多的蜜蜂陪葬,她用枝条敲打雏菊的枝干,轰走了蜜蜂。

 

男人非常无奈的看着她,没等她跟上来,便独自前行,任她在后面大喊大叫,也懒的回头。正如他最后离开时一样,绝决的不肯回头,因为他对她永远提不起爱,即使拥抱着她吻着她,也无法完全接受这个女人,即使这个女人把最保贵的东西都给了她,很多的第一次。他也无法深爱着她,很多的时候找她,更是一种需要。

 

19岁的梓瑶何尝不懂,多少次他们并躺在床上,男人口口念念的都是另一个女人的好。她恨那个女人,可是却无能无力,眼看着女人带走了自己的良人。良人,良人,因为男人叫国良,所以她一直叫他良人,并且十分坚定的认为他就是自己一生所能依靠的良人,只不过都是天真的以为,所有的一切,没有任何预兆,他便离开,让她粹不及防。

 

她在痛苦里苦苦的挣扎时,那个女人耀武扬威的跑来安慰她,明明抢走了她的男人,还要装出一副纯情的嘴脸告诉她,不要恨她,因为爱情是勉强不了的。听到这些话让她恶心的想吐。整整一个月,她不开手机,不上网,除了买些必须食品外,基本都躲在家里,窝在床上看电视,要不就是做梦,梦见自己的良人与那女人缠绵,她怪自己连在梦中都不能操控现实,满身的失意和挫败,让她无法自拔。

小说:心中莨菪脚下路


    一个月后,带着满心的积怨,差点做了别人的小三,那男人待她很好,把她宠到天上去,在与国良在一起时,这男人便对她无限的殷勤。而她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只想用来刺激国良,那么的恨着他,却无法放下他,她任性的像个孩子,用伤害自己来引起他的注意。她拒绝和所谓的情人上床,而是深夜里独自去找国良,抱着他,与他纠缠在一起,一次一次的要着已经归属另一个女人的良人。

 

在床上的时候,国良那天晚上喝醉了,他说要娶她,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就那么抱着他,吻着他,一遍一遍仿佛都无法厌倦。她幻想着与他住在一起,生个可爱的孩子,为他做可口的饭菜,等着下班回家。可是最后只让她开心几个小时。午夜醒来,他对她说,完成不了这个承诺。她哭着说没有关系。她的梦终于醒了,她终于说话自己彻底的忘掉国良,哪怕他回来跪着求她,也不会再回头。她一遍遍在心里念叨着,让曾经自己刻画的天堂,瞬间无影无踪。

 

这时另一个男人在午夜将电话打了进来,不是她所谓的情人,更不会是国良。是伟,一个自始至终在身后看着她的人。那个凌晨,他的声音一直陪着她。第二天,她告诉他那个所谓的情人,两人并不是一个世界,所以要把荒唐的故事结束。然后绝决的换了号码,断了与国良的联系,爱恨纠缠,终究消散的空空。因为相信伟,相信他会一起陪着她,一直。两人真象,同样的说话频率,同样的走路节奏,连守护星座也一样,更象是失散许久的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

 

这个小城的姑娘,像是得到了神的救助。转眼间朝气蓬勃。 她找了一份工作,并且每天早晨出去跑步锻炼身体。这时开始多了一个人陪练,还有中午的便当,晚上的护花使者,都由伟一个人代劳了。暧昧是种糖,会让人甜蜜的忘掉曾经一切的痛苦。伟总是说:“傻女人,我不想让你再受伤,所以不会给你任何要求,更不会要求你什么,更不会给你承诺,你永远都是自由的”。冬天。有雪的日子,他们一直在一起,整个冬季,兴味盎然。直到她忘掉那些过往带来的伤害。

 

可是不想发生的事情终究会找上来,她一直都记得那晚,清清楚楚。她出差回来。伟告诉她,他的朋友海从北京回来。一起去帮他接风。她去了,伟向海介绍说:“这是我的女人”。听到他说的时候,她的心里荡漾出朵朵花儿,那种安全和归属感。无以言表的快乐,三人一起吃饭,然后在KTV里唱歌,她兴奋的和海PK,喝到酩酊大醉,因为那天晚上真的很开心,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伟还是把我推到了海的怀里。

 

伟送她回家后离开,梓瑶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在睡觉,海打来电话,只隐隐约约的听到海说,在她家楼下。凌晨四点,她强撑起沉重的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窗台前,看到海在楼下,那一刻她的酒全醒了。她感觉很荒谬,第二天便打电话告诉伟,伟说自己很忙,在外地出差,要等他回来。最后她说,海是个好男人,要不就抓住吧。这不是她想听到的话,可又偏偏从她嘴里说了出来。

 

在伟回来那天,她和海在KTV等他,可他来了以后,在门口和海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头也不抬的摔门而去。她追了出去,却看不到他。之后的日子里,他似乎人间消失了一样,而海一直对我倍加爱护,并且总是问我,你选谁,能不能告诉我你选谁。伟从来没有问过,甚至在KTV那天不看她一眼就走掉了,从他摔门走掉后,和伟就没有了联系。

 

之后,她便晕晕乎乎被海强行带回家见了家长,紧接着伟便主动来到她家见了家长,似乎两人的关系就此决定。整个春节期间,都是出双入队的在两个家庭周旋着。她非常清楚自己喜欢的是伟,而且俩也是有感情基础的。只是伟不再说话。而海一直问她:“乖乖,你什么时候会喜欢上我”?海用他自己的行动一点一点的感动着她,可是她还是想着伟。

小说:心中莨菪脚下路



梓瑶知道,伟不理她是因为与海是兄弟,男人间感情她无法理解,她也知道如果不是海对她一见终情,或者她没有出现,她和伟会一直开心下去。春节后,海回了北京,每天都是通过长途电话联系。而她和伟还是一直僵着,她一直深记着他的号码和住址,只是不知道如何联系他。直到有一天,伟喝醉了,打电话找到她,说了很很多,关于与海的感情。

 

他们一起长大,有着很多的共同的回忆,他们曾经两个人手里加一起不到十块钱,便去郊外游玩,去了车费,两人只能啃馒头。他们一起学习,互相辅导功课,一起上重点中学。每次有人受欺负,另一个人肯定会出去帮忙报仇,哪怕最后各奔东西,每年只要有时间,便会不约而同的回到老家,在一起玩上几天,一起回忆少年时期的时光,那是他们共同的回忆。听着他娓娓叙诉,梓瑶深知,自己走不进去,也走不出去。

 

可是说了那么多。俩人都知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下大雪的时候两个人手牵手在跑步。回不去经常说的那一句:“妞,给大爷笑一个”。很多次,她都想和伟说:“天气这么好,不如我们恋爱吧!”可是这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或许他们是对的时间,错的人相遇了,而海是错的时间,对的人。总是很乱很乱,更找不回之前的感觉了,所有的事都有了隔阂。并且都深知,三个人的感情太挤了,何况还是铁哥们之间。她曾想过离开这两个男人,去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可是家庭、父母、还有海的一片深情,都会让她感觉自己自私。

 

虽然没有了僵持。梓瑶还是会和伟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逛街。却都很默契的不再提海。伟说:“女人,不管你和谁在一起,我只是不想让你不开心”。两人互相猜测对方的心思,也都明了,只是没有办法挑明,也不能挑明。可是他不知道,摔门走掉的那晚,他已经把她的心伤透了,那天就明白他已经是不要她了,那天她就暗自想,如果伟带她走,她便一辈子都跟着他。而现在所有的见面,只是因为不舍,可是又能怎么样,再不舍也回不去了。

 

电话里海充满了焦虑,他知道梓瑶与伟见面,这是没有办法阻挡的,毕竟他是后认识她的,还是从伟那里夺来的。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已经名存实亡。如果稍一走火,后果不堪设想。他对她说:“你会做我的老婆是吗?”“老婆,我相信你。”一句一句都感动着她,她是不爱海的,但被他感动着,好荒唐的一段缘份。不过她已经没有了退路,因为她在海的苦苦哀求下,决定离开这个装满了悲伤的小城,去另一片天空下呼吸,更重要的是放自己的爱情一条活路。

 

2010年3月26日,她的生日,坐火车走出山海关,去了北京。她决定忘掉山海关内的一切,与海认真的开始,哪怕结果不如意,因为没有了退路。出山海关时,邻座有人说,这就是海子卧轨的地方。她像窗外望去,正是夕阳西下,昼与夜的交叉时间。窗外的暮色染红了半边天,辽阔的天空,急速飞驰的火车呼哮着而过。天空中飞着黑色的鸟,一点点的在天际处消失,其实大自然总是在讲述某种道理,并且郑重自持,像是一种宿命,亦是种意外。

 

她完全没有意识,之后的路要怎么走。她看着车窗上影印着自己的影子,被急驰的树影一次次扰碎,一次次复圆。恍然间她也明白,爱情正如自己被扰碎的影子,终究会归于平静。爱慕过的人,终擦肩而过,如同飞鸟划过的天空,没有一丝痕迹,爱慕时磨擦的痛苦,如同莨菪一样让人癫狂,亦迷醉,可是路终究由另外的人陪伴走下去。

 

 

所有文字均为画帘原创。

与博客同步更新,欢迎指教。

图片皆来自网络。

谢绝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PS编后语:海子,是我学生时代最不懂却喜爱的诗人,才华横溢的26岁男人,绝决的在山海关的暮色里离去。

再则写这篇故事,那些在爱情里走不出来的人啊。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与爱的人失之交臂,最后走在我们身边的不一定是我们最爱的,但是最合适的。是一个正确的时间,遇到一个正确的人。所以都该正确面对情深缘浅这个现实。陈升有句歌词我非常喜欢:到40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笑说多年来无泪的伤口,没有哭只有笑,笑你当年的荒谬,没有哭只有笑,笑我一个人走出风中。所以,请不要让自己中年的时候,为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后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