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6,55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论颜值

(2015-10-23 10:10:32)
分类: 记忆苍白深沉了


如果我玉树临风,帅到用多情的眼神扫描一下阿娜多姿的白富美,银行卡数字就激增一下,那么,我还用每天这么奔波吗?我不喜欢用假设句式,这种句式完全是虚构,答案肯定也是虚构的。我继续虚构一下美好的历程,比如,我完全可以给女性用品做代言广告嘛,或者给避孕用品做广告:只要你用了它,不但安全,而且让你拥有从没有过的情调。

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我不喜欢的句式,而且这么暧昧?是的,我想谈论一下颜值这个新词。颜值是汉语和网络交媾产出的私生子。这个新型私生子表达的却是人类社会亘古不变的色情消费基本逻辑。颜值借互联网的壳上市,让容貌成为可计算的变量,彻底明确了容貌的交换价值。颜值由常量转为变量,公开宣布了颜值的虚伪性。颜值跌入了互相矛盾的双重陷阱:一方面是无用性,一方面是有用性。

记得以前读唐代《朝野佥载》,有个故事记得很深,是古代道德专家们为了表彰贞女烈妇炮制出来的。说沧州有一个妇女,18岁守寡,守寡六七年,有一天,寡妇梦到一个相貌英俊、举止潇洒的男子求欢,每夜梦见。寡妇很痛苦,求神拜服都不管用,后来寡妇认为自己没有衰老,于是穿破衣服,用灰土擦脸,以破相来阻止男子梦中求欢。这个鬼从此不来骚扰这个寡妇了。我以前用精神分析解释过这个故事,这是成熟女性的性梦。这次说颜值,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这个寡妇梦里出现的男子颜值那么高,而不是一个衣衫褴褛的邋遢老头子?从古至今,颜值是男女关系公开的交易密码。连这个神魔鬼道的道德说教都概莫能外。

我第一次接受颜值启蒙教育是在未成年,那时,我需要学费,在工地打工,一个大我8岁的人高马大的工友,请我到马路边的小饭馆喝酒。我不喝他喝,喝到下午喝了10瓶啤酒,他说话本来就大舌头,喝完,舌头更不利落了。很多话我都记不住了,有句话到现在都记得,他说,小兄弟,跟女人睡,是跟脸睡。

前年,和一个珠宝商吃饭,他说,只有帝王将相才能拥有四大美女的权利。说这些故事,想说的是,颜值是有用的,就是俗话说的 ,靠脸就可以吃饭。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狗都知道的真理;长得好看,是咿呀学语的婴儿都喜欢的评价。有的女人感慨,长得漂亮同学,嫁给了帅气又有钱的老公,住别墅,每天不用上班,可她拼死拼活才买个80平米的小房子。

谁都明白,颜值是有用的。

现在的作家,尤其是80后、90后作家颜值越来越高,这和营养补给充足有关,尤其是和化学和医学发达导致的,和文学无直接关系。我一直认为“美女作家”这个词汇很诡异,其实满足人类隐蔽的色情消费需求。这是文学营销的手段,文学广告。产生于晋代的草标,即农村出现定期的市场,类似于现在的农村赶集,叫草市。粮草交易多,故遍地皆草。赶集者便随手拾一根草插在该物上以示出卖。这就是草标广告。我从不抵制文学的市场营销手段,我今天说的是颜值的问题,不涉及文学的市场和营销,这个问题略过。“美女作家”其实是文学草标。

我说颜值和文学无直接关系,是有潜台词的。有的属于间接关系,颜值太高,被一两个权威潜规则一下,然后利用自己的权威谈生意,把那么几个颜值高的作家推到圣殿里,这是肉体生意的关系,不是和文学产生直接关系,是肉体生意衍生了间接的文学关系。

我想说明的是,颜值和文学无关。我从没听说过,谁由于颜值高,所以评上了诺贝尔奖、龚古尔奖、布克奖。当然我也没听说过谁颜值高,才评上矛盾文学奖,就连那么烂的鲁奖,也没有和颜值挂钩的。至于有些作家颜值高,比如加缪,那也是他给世界留下的文学遗产,而不是他的颜值,人们只是把他的颜值当八卦,调侃一下他的风流韵事而已。从文学意义上说来说,颜值是无用的。

我来北京后,20来年,做过无数次地铁,从青葱少年坐到人到中年。地铁无死风景,黑黝黝的,但地铁有活风景,是美女高度集中地方。每天能欣赏种类不同的美女,的确很惬意。但这属于无用的审美。这么多年,无数次见过亭亭玉立、长发飘扬美女,或娇媚,或恬静,或魅惑,或其他,从来就没有记住一个美女的模样。现在,来回倒地铁的时候,眼光四处猎艳,把自己搞得很像渔色大叔。一般一分钟长度,甚至不到。我钻入地铁后就看看书,偶尔看手机。这些这美女从没有在我记忆中停留过。再高的颜值,对我都是无用的。

我想说明的是,颜值是无用的。自相矛盾:颜值是有用的,颜值是无用的。

这都是陷阱。前些日子,由于工作关系,去一个著名的艺术院校干活,去得早了,正赶上中午,看到了很多很养眼的美女,香味扑鼻高颜值的美女从身旁走过,或去食堂,或从食堂出来,或胳膊上跨着一个大老爷们。我对香水过敏,忍受连续打喷嚏,看到了一个又一个高颜值美女,看着看着,就发现一现象,为嘛这些高颜值美女长得都差不多?长长的睫毛、猩红的唇、厚厚的粉底,甚至鼻子的样式都是雷同的。

这个发现促成我加班加点思索颜值的问题。颜值并不是遗传基因决定的,由常量转为变量,也就是说,颜值成为可计算的,计算颜值的理论是化学和医学。高档化妆品和医学手术可以改变容颜的数值。

颜值互相矛盾的双重陷阱是这样的:颜值的有用性加速了成为变量的容貌的数值变化,数值越高,虚伪程度越高;当颜值经过一段时间,恒定在某一个高度,之后,开始迅速往下跌。跌的速度越快,越证明了颜值的无用性。人的容貌是可变资本,是人最容易贬值的资本。人可以拼爹,拼学历,拼智商,拼颜值最蠢。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论痛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