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6,55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除夕,我实在不想放鞭炮

(2008-02-04 02:50:57)
标签:

杂谈

分类: 钝刀随便乱论了
   除夕,我实在不想放鞭炮
    一壶常喝的菊花茶,CD舒缓的旋律是老得不能再老的古典音乐,嘴上叼的是20年没换过的金桥烟,刚把订阅了10多年的一本新来杂志扔到一边。大脑一阵阵眩晕,很久没有自我迷离了。功名利禄能淡就淡点,能远就远点。处处风景老掉牙了,楼外零星鞭炮声在夜色中给乡愁升值。
    鞭炮声未来几天还会声声入耳,一天比一天密集。乡愁会在北京暖阳中一天天升值。北京天气是邪门了,我下午去出去溜了一圈,暖洋洋的,我怀疑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今天班也没去上,该买的东西都买了,作为中国人,我和所有人一样,啥日子都有可能忘记,唯独春节是不可能忘记的,大约2个月前就在数日子了。问题是,我和所有人都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忘记,春节为什么这么重要。
     今年放弃回家过年,倒不是大雪的原因,如果我今年决定回家过年,就是爬我也爬到老家过年。今年感觉很累,也就放弃了回家过年。我在北京,该准备的年货都准备了,就是鞭炮和烟花,我实在没想好,到底过年放不放鞭炮。我老家在农村,每年除夕的时候,把大门的春联贴上后,在自家大门前放鞭炮,放完鞭炮,一家人围坐大桌吃团圆饭,不是我家是这样,家家户户都是这样。可以说,团圆饭前放鞭炮是春节最激动人心的节目之一。
   到北京瞎混之后,虽然经常回家过年,但放鞭炮越来越不激动人心了,问题是我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北京禁放的那些年,我在北京过春节时没什么不适应的,没有感到什么大悲。记得北京媒体前些年猛炒禁放的新闻,作为报道者,我虽然觉得这是很民生的新闻,但对我没有切肤之痛。北京春节允许放鞭炮后,我没有大喜。
    北京春节允许放鞭炮后,我在北京也过了一次春节,放过鞭炮。说实话,感到很麻烦。除夕在老家放鞭炮的时候,都是在自己家门前,但在北京,要是放鞭炮,得下楼找地方放鞭炮,不知道给谁放的,小区门前可不是我家大门。最要命的问题,小区里和小区外到处停放着私家车,我家小区停着好几两沃尔沃、奔驰,要是鞭炮不长眼,“吻”了一下,估计我一年工资全当赔偿金了。
    那年春节我在北京,除夕夜,鞭炮一声紧似一声,一声响过一声,楼外小车的警报器一夜都没消停过,我的车警报器也叫了一夜,我车前有好几个年轻人在放鞭炮,害得我半夜下楼守候在车前,防止不合格的鞭炮横着钻进我车下,然后再巨响一下……我长智了,今年除夕,我想办法把车停到地下车库,要不找一家单位停放,以免除夕免受精神折磨。下午在超市外面的鞭炮摊前转了转,虽然老板吆喝声很大,买的人却很少,估计除夕经受鞭炮折磨的人很多。说实话,除夕,我实在不想放鞭炮。
   今年半个中国一场雪灾,使春节回家突然有了更深刻的意义。春节,回家,火车,放鞭炮,这些词语组合完成了一种原始意象。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有列入追问的序列,我们为什么要过春节?我们为什么要放鞭炮?回答可能是:我从小就过春节,放鞭炮,家家都是,全世界的中国人都这样过,没有为什么。往近了说,是民俗,往远了说,是传统文化,往深了说呢?为什么要放鞭炮过春节?我觉得是潜意识的宗教情结,春节意象只是某种神话无意识汪洋大海表面显露出的一个小珊瑚,海底连接着硕大无必的珊瑚石。这个世界一些现象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也许这可以解释世界上那么多伟大的学者在面对神秘现象时,总是哼哼唧唧,包括伟大的精神分析哲学家荣格先生,总沉湎于玄学中,有时候我觉得荣格的精神分析哲学和我们这里摆摊算命的老先生一样,既可信又不可信。
    没人会还原为什么过春节这个问题。春节和鞭炮的逻辑链接,暗示一种不可明喻的神话色彩,世界上谁都没有见过神是什么样子的,也就是说人与神是无法交流的,但我们可以制造一个神话的场景,就是类似于春节和鞭炮这种奇异的约定俗成的现象,其实就是人神合一。无法证明不合理,又无法证明合理。
     我记得古希腊哲学家有句话很值得玩味,大致意思是,万物在哪里到场,万物就在哪里隐退。春节对于人更实在的意义就是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了。不是吗?
    鞭炮是自我制造的神话序曲,轰天震响,在极度的兴奋中真能完成涅槃的程序吗?我们无法解释,除夕,放不放鞭炮两可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