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子9881198198
风之子98811981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28,146
  • 关注人气:25,0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武松刀尖舔血的轮回

(2022-04-08 10:16:54)
标签:

水浒

文化

风之子

分类: 《水泼梁山》
《水泼梁山》66
风之子原创



其实直到十字坡,手刃了西门和金莲的武松,还是残存着一点温情的。他调戏孙二娘,是这样的理由:

武松道:我是斩头沥血的人,何肯戏弄良人。我见嫂嫂瞧得我包裹紧,先疑忌了,因此,特地说些风话,漏你下手。那碗酒,我已泼了,假做中毒。你果然来提我。一时拿住,甚是冲撞了,嫂嫂休怪。

这时候武松的女性观和是非观,还是比较正常的。虽然历经金莲杀了他兄长的变故,武松对女人已是满腔仇恨,但此时的武松,虽然冷酷,却并没有扭曲。

直到血溅鸳鸯楼。

张都监假装礼贤下士,招纳武松作为门客,不仅好酒好肉款待,更以女色相诱:

张都监又道:玉兰,你可把一巡酒。这玉兰应了,便拿了一副劝盘,丫环斟酒,先递了相公,次劝了夫人,第三个便劝武松饮酒。张都监叫斟满着。武松那里敢抬头,起身远远地接过酒来,唱了相公夫人两个大喏,拿起酒来一饮而尽,便还了盏子。张都监指着玉兰对武松道:此女颇有些聪明伶俐,善知音律,亦且极能针指。如你不嫌低微,数日之间,择了良时,将来与你做个妻室。武松起身再拜,道:量小人何者之人,怎敢望恩相宅眷为妻。枉自折武松的草料!张都监笑道:我既出了此言,必要与你。你休推故阻我,必不负约。

我曾经说过,武大武二,是卑微世界里长大的兄弟。对于世俗的幸福,从不敢奢望。好不容易哥哥有个美丽的妻子,武松有个美丽的嫂嫂,任是金莲刁蛮,兄弟二人唯唯诺诺,忍气吞声,直到武大丧命,血溅狮子楼。

这样的惨痛经历,更加深了武松内心的绝望。所以,美丽的养娘玉兰给他斟酒:

武松那里敢抬头,起身远远地接过酒来

女人,是武松世界里最不可捉摸,最遥远,最胆怯的角落。

然后,他碰到了张都监给他设的套:

酒肉、钱财和美色。

这是武松的轮回。

哥哥娶了个绝色的嫂子,家破人亡。

我呢?

现在我又碰到个绝色的,张大人还说要给我做媳妇。

施耐庵用笔,意味深长。

张大户——金莲——武大——家破人亡

张都监——玉兰——武二——?

然后呢?

说实话,谁不想着有个温暖幸福的家?

其实直到这时候,武松还是有些许残存的希望的。所以,他才会这样腼腆而忐忑。

他也许心里还想着,哥哥的悲剧,也许只是个意外,也许我能幸免。

我们看武松的表现,先是羞涩,后面等张都监做主说要将玉兰许配给他。武松的内心,其实是狂喜的。表现如下:

一、狂饮:

当时一连又饮了十数杯酒。

二、兴奋:

去房里脱了衣裳,除了巾帻,拿条哨棒来,庭心里,月明下,使几回棒,打了几个轮头;仰面看天时,约莫三更时分。

然而,现实粉碎了武松内心那点残存的希望。

转眼间,他成了贼,平日里送他的金银,成了贼赃!

现实粉碎了武松生命轮回里那个问号,他虽然一身武艺,外形俊朗,但依然摆脱不了哥哥的命运。

所以,当他结果了要杀他的公人和蒋门神徒弟,身处凶险之地的武松,想起哥哥的死和自己的遭遇,新仇旧恨,这个时候要求武松冷静,不去杀张都监张团练和蒋门神,一走了之,绝无可能:

虽然杀了这四个贼男女,不杀得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如何出得这口恨气!提着朴刀踌躇了半晌,一个念头,竟奔回孟州城里来。

这时候的武松,才是真正绝望的武松,刀口舔血,也泄不了胸中之恨。

张都监、张团练和蒋门神,陷害他的恶人,自不必说。

我一直在想,武松为什么要杀马槽(养马的)和丫鬟?

现在有些明白了。

一是武松认为这些人是知道张都监的阴谋的,可是没有一个人给他提醒,那么,这些人就是帮凶,从武松的角度,死有余辜;

二是既然是帮凶,万一饶过,这些人或通风报信,或暗中使坏,武松是潜逃杀人,不容有失,保险起见,肯定是一杀了之。

直到遇到玉兰:

只见灯明下前番那个唱曲儿的养娘玉兰引着两个小的,把灯照见夫人被杀在地下,方才叫得一声苦也!武松握着朴刀向玉兰心窝里搠着。两个小的亦被武松搠死。

一句“苦也”。在武松看来,是为张都监夫人怜惜,就是自己的对头。

玉兰,不过是张都监麻痹武松的一个角色,一个帮凶,所谓的婚配,就是个骗局。

武松这一刀,杀死了玉兰,也杀死了他内心残存的那样一点点渴望。

我们要注意一点,之前武松杀女眷,是遇到才杀的。

可是杀完玉兰之后,他却是:

走出中堂,把闩拴了前门,又入来,寻着两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地下。

这时,他是主动找女人杀了。

整个武松杀人的过程,前面都还算正常反应,但杀了玉兰之后,确实有些癫狂了。这说明,武松内心,对这个风尘女子,曾经有过一些幻想。

这样之后,武松的反应:

武松道:我方才心满意足!走了罢休!

需要澄清的是,武松血溅鸳鸯楼,杀的张都监一家,是十五口人,不是百十口人。小说里写了,是办案的知府现场清点的。不知道怎么以讹传讹说武松杀了张都监家百十口人。其实很多问题很简单,亲自去看看原著。

    武松虽然绝望而疯狂,但也不是杀人狂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