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子9881198198
风之子98811981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28,146
  • 关注人气:25,0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吴用如何设计林冲

(2020-04-15 07:51:30)
标签:

水浒

风之子

分类: 《水泼梁山》

 

 

           《水泼梁山》34

             风之子原创

 

 

     

第十九回,吴用夸下海口,用计赚林冲火并。

恕我愚钝,一时真没看出来,不过就是说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怎么就是计呢?计在哪里?

直到我一句一句细细琢磨,才反应过来。吴用这厮,太阴。

第一,吴用敏锐察觉林冲对王伦的不满情绪,看到了生机:

只有林冲那人,原是京师禁军教头,大郡的人,诸事晓得;今不得已,坐了第四位。早间见林冲看王伦答应兄长模样,他自便有些不平之气,频频把眼瞅这王伦,心内自己踌躇。我看这人,倒有顾盼之心,只是不得已。小生略放片言,教他本寨自相火并。晁盖道:全仗先生妙策良谋,可以容身。

第二,这只是表面,虽然施耐庵没写,吴用肯定下了一番功夫打探和调查,弄清楚了林冲不满的原因,终于明白他们现在的经历,正是林冲当年所经历的,王伦不收。

第三,林冲主动来访,说明林冲按捺不下胸中这口恶气,是来寻找突破口的,晁盖等人求之不得。所以:

吴用便对晁盖道:这人来相探,中俺计了。

第四,林冲来访,晁盖吴用等人极尽谦卑恭敬,再度证明吴用做足了功课。他已经了解,林冲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之人。于是先赞林冲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威名。

我曾经说过,林冲是极为看重他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名位的。这一番敬意,深深触碰到了林冲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吴用向前称谢道夜来重蒙恩赐,拜扰不当。林冲道:小可有失恭敬。虽有奉承之心,奈缘不在其位,望乞恕罪。吴学究道:我等虽是不才,非为草木,岂不见头领错爱之心,顾盼之意,感恩不浅。晁盖再三谦让林冲上坐,林冲那里肯,推晁盖上首坐了,林冲便在下首坐定。吴用等六人一带坐下。晁盖道:久闻教头大名,不想今日得会。林冲道:小人旧在东京时,与朋友交有礼节,不曾有误。虽然今日能够得见尊颜,不得遂平生之愿,特地径来陪话。晁盖称谢道:深感厚意。

已经沦为强盗的林冲,最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人家那么看重我的过往,如何不感觉遇到了知己?

第五,吴用借机加一把火,提到了柴进。柴进是林冲落难时给予无私帮助的人,既是林冲的大恩人,也是王伦的大恩人。可是这样的人,王伦也怎么给面子。这是林冲胸中另一重恶气:

吴用便动问道:小生旧日久闻头领在东京时,十分豪杰,不知缘何与高俅不睦,致被陷害。后闻在沧州,亦被火烧了大军草料场,又是他的计策。向后不知谁荐头领上山?林冲道:若说高俅这贼陷害一节,但提起,毛发直立,又不能报得此仇!来此容身,皆是柴大官人举荐到此。

吴用首先申明并非林冲作恶,而是高俅陷害,责任不在林冲。林冲需要这样的理解,距离又更近了一步。

林冲提到柴进举荐,对王伦的怨气不由得又加重了一层。王伦当年不接纳林冲,等于不给柴大官人面子,一辱林冲,二辱柴进。此时的林冲已是气愤深重。

第六,吴用立即表达对柴进的敬重与向往:

吴用道:柴大官人,莫非是江湖上人称为小旋风柴进的么?林冲道:正是此人。晁盖道:小可多闻人说柴大官人仗义疏财,接纳四方豪杰,说是大周皇帝嫡派子孙,如何能够会他一面也好。

柴进是林冲敬重之人,吴用如此赞誉林冲恩人,只会让林冲更加受用,更加对晁盖一伙产生亲近感。

第七,如此三番,吴用渐露杀机:

吴用又对林冲道:据这柴大官人,名闻寰海,声播天下的人,教头若非武艺超群,他如何肯荐上山?非是吴用过称,理合王伦让这第一位头领坐。此天下之公论,也不负了柴大官人之书信。

吴用道出当年柴进举荐林冲入伙的心思。柴进不忘覆国之恨,他举荐给梁山的,一定是高手。这话林冲爱听。

然后,吴用说了一句杀人不见血的话,以你林教头的武功人品,又是柴大官人举荐,王伦如有雅量,应该主动让您林教头坐第一把交椅才是!这样才是给林教头面子,给柴大官人面子。

这就点出了问题的关键,此时王伦不收晁盖等人,是嫉贤妒能;当年不收林冲,还是嫉贤妒能!

第八,此语一出,林冲彻底进入吴用三番五次营造的语境,入套:

林冲道:承先生高谈,只因小可犯下大罪,投奔柴大官人,非他不留林冲,诚恐负累他不便,自愿上山。不想今日去住无门!非在位次低微,且王伦只心术不定,语言不准,难以相聚。

林冲想起入伙梁山是不想连累恩人却惨遭王伦羞辱的经历,怒火中烧,给王伦下了结论:

心术不定,语言不准,难以相聚。

第九,一旦套出林冲对王伦的真实态度,吴用立马变得暧昧起来,以退为进:

吴用道:王头领待人接物,一团和气,如何心地倒恁窄狭?

林冲则开始掏心窝子:

林冲道:今日山寨,天幸得众多豪杰到此,相扶相助,似锦上添花,如旱苗得雨。此人只怀妒贤嫉能之心,但恐众豪杰势力相压。夜来因见兄长所说众位杀死官兵一节,他便有些不然,就怀不肯相留的模样,以此请众豪杰来关下安歇。

第十,吴用开始激将:

吴用便道:既然王头领有这般之心,我等休要待他发付,自投别处去便了。

吴用这样故作姿态要离开,其实是再一次揭林冲伤疤。当初林冲何等屈辱,王伦不收,苦苦哀求,这是林冲胸中永远的痛!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什么时候成了没人要的货色!?吴用此时誓不求人的高姿态,正好反衬出林冲当年的屈辱。林冲潜意识里,终于愤怒了,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林冲道:众豪杰休生见外之心,林冲自有分晓。小可只恐众豪杰生退去之意,特来早早说知。今日看他如何相待。若这厮语言有理,不似昨日,万事罢论;倘若这厮今朝有半句话参差时,尽在林冲身上。

林冲慨然做出承诺,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屈辱不会再一次发生!

因此,第二天,晁盖等人只需等王伦一下逐客令,立即摆出一副不受辱的姿态要走就行。昔日的屈辱宛如眼前,林冲怒发冲冠,反了王伦,晁盖等人则拉偏架,控制住杜迁宋万和朱贵,让林冲结果了王伦!

当然,林冲这样做,也并非完全为吴用摆布,他也有自己的私心。正如事成之后他对晁盖说的:

林冲见晁盖作事宽洪,疏财仗义,安顿各家老小在山,蓦然思念妻子在京师,存亡未保,遂将心腹备细诉与晁盖道:小人自从上山之后,欲要搬取妻子上山来,因见王伦心术不定,难以过活,一向蹉跎过了。流落东京,不知死活。晁盖道:贤弟既有宝眷在京,如何不去取来完聚?你快写书,便教人下山去,星夜取上山来,多少是好。林冲当下写了一封书,叫两个自身边心腹小喽啰下山去了。

王伦为山寨之主,林冲何年何月与妻子团聚?如今是仁慈的晁盖大哥做主,林冲方敢吐露心声。只可惜:

不过两个月,小喽啰还寨说道:直至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林冲见说,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晁盖等见说了,怅然嗟叹。

    林冲心里,根本不会后悔杀了王伦。他只会遗憾杀晚了。如果晁盖等人早来个一年半载,或许,他真的可以和妻子团聚。

 

 

 

上喜马拉雅搜“风语红楼”听风之子讲座。

 

 

风之子的书:

 

吴用如何设计林冲

风语红楼3梦流年购书链接

 

吴用如何设计林冲

风语红楼2香尘逝购书链接

 

https://img.alicdn.com/bao/uploaded/i2/TB1gAhPIFXXXXatXVXXXXXXXXXX_!!0-item_pic.jpg_b.jpg

风语红楼1风之子解读红楼梦购书链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