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幸知-幸知在线
潘幸知-幸知在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48,506
  • 关注人气:11,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这才是女人在婚姻中绝望的真相

(2018-09-17 15:57:16)
分类: 原创文章

来源:潘幸知(ID:sharpshow)



文/幸知在线特约作者 肖璐


一个女人能不能在做母亲的同时,也做她自己?

又或者,做自己就意味着不能是个“好母亲”了吗?

 

今年1月在美国上映的电影《塔利》就深入探讨了这样一个问题。

 

跟所有当过妈的女人一样,女主的生活充斥着——永远不够的睡眠,无法恢复的身材,像奶牛一样变成定时的挤奶机器,偷空刷手机把手机砸到孩子脸上,一个永远置身事外打游戏的丈夫.......

 


她的人生似乎变成了别人的,自我定位在育儿生活的兵荒马乱中彻底丢失,观众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身为人母的疲劳混乱、无助琐碎和无穷尽的焦虑。

 



女性的“个人角色”和“母亲角色”

为什么会发生冲突?

 

玛洛与丈夫德鲁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有一个8岁的女儿,一个患有狂躁症的儿子。两个孩子已经让玛洛压力重重,意外怀孕导致第三个孩子的出生,更让她忙碌到筋疲力尽。


 

玛洛似乎是每一个平凡母亲的化身:生完孩子走样的身材,忙不完的家务活,日夜颠倒的哺乳期,不听话的熊孩子,撒手掌柜只知道玩游戏的丈夫......

 

她认为自己理应独自胜任这一切,即使游走在崩溃边缘也要死撑硬撑,直到她真的崩溃掉。


 

我许多女性朋友自从当了妈,都活得非常用力:

 

  • 怀孕的时候就开始变成饮食界的清教徒,喝杯低因咖啡也要思前想后;
  • 认为顺产对孩子好,生孩子无论如何都要拼劲全力顺产;
  • 认为母乳对孩子好,上班挤公交也要背着吸奶器,办公室没有哺乳室就偷偷躲在厕所里挤奶;
  • 下班后像赶着投胎一样赶回家照顾孩子,牺牲自己的睡眠和休闲时间......

 

她们在这个阶段里好像彻底出让了“自我”,变成了孩子和家庭的机器,完全没有机会和时间考虑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将自己的人生彻底牺牲给另一个个体:孩子。


 

社会普遍把“母亲是孩子的首要照料者”、以及“母性始终应该把孩子的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前”当成所有女性的“天然属性”,并对“母亲”的预期有一个“硬标准”:

母亲必须是完美的、无私不求回报的、自我奉献自我牺牲的......

 

但实际上,女人除了担任“母亲”这个社会角色,她还是她自己:

她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的追求,她和其他人一样希望拥有自由和私密的空间,她也有自我实现的渴望......

 

于是母亲这种”天然属性“,对女性来说就成为了一种隐形的枷锁,当人失去自由意志和选择的时候,人的内在和外在之间就发生了冲突。

 



女性的“个人角色”和“母亲角色”

是如何发生冲突的?

 

生二胎后,玛洛得过一次产后抑郁,玛洛的弟弟为了减轻她生完第3胎的压力,帮她请了个夜间保姆,让她有需要给保姆打电话。

 

自从保姆出现,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个保姆虽然极其年轻,却有专业的护理学学位,她不仅能照顾好婴儿,同时还能把房间收拾得一丝不苟;

 

在照顾好婴儿的同时,还会做她不会做的纸杯蛋糕;

 

她像心理医生一样,疗愈玛洛的产后抑郁,甚至帮她和丈夫修复夫妻关系,让她的婚姻焕发第二春.......

 

这个年轻貌美、活力无限的保姆,彻底挽救了她濒临破碎的家庭和育儿生活。

 

总之,自从保姆帮忙,她终于能睡个好觉。在拥有自我空间和自由之后,她的心境也慢慢变得豁达宽容,她不再是那个因精力不足导致咄咄逼人的崩溃母亲,也不再是面对孩子需求麻木无感的母亲。


 

同时,她学会了在生活中放松和犒劳自己,一起去酒吧看帅哥,一起狂欢蹦迪,让她仿佛回到了丰富多彩而自我的少女时代。

她渐渐能从照顾孩子中获得乐趣,感受到孩子的美好,也感受到自己的母爱流动起来。

 

虽然电影最后揭示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在玛洛的真实生活中,保姆并不存在,她只是玛洛幻想出来的另一个“自我”。

 

现实中,她就独自一人,在努力恢复自己的身材、维系夫妻亲密关系、丧偶式育儿中,力求让自己变成完美的母亲和妻子,努力迎合社会对母亲完美形象期待的同时,也保有一个女性的自我。

 

因为无路可走,她活生生将自己逼出了一个“分身”,想来也未免辛酸至极。

 

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妈妈又何尝是少数?

 


多少女人因为舆论的压力,觉得孩子一定要顺产,一定要亲喂亲养,一定要母乳,一定要在产后迅速恢复走样的身材,以免老公对自己失去兴趣,为人妻为人母一定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社会文化把“母亲”设定为一个完美的形象,这和女性的真实自我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而女性在极力迎合那个并不存在的完美幻象时,完全忽略了寻求私人空间和自由的自我。

以至于那个微弱的自我在苟延残喘中发出求救信号,她们也接收不到,最后只能以病态的方式呈现在身体和心理上。

 

电影的结局是:过于要强的玛洛因为繁重的压力和产后抑郁症,终于导致她疲劳驾驶出车祸,住进了医院。


 



女性该如何处理“自我角色”

与“母亲角色”之间的冲突?

 

很多女性都感受过这样的冲突:在面对无穷尽的育儿碎事和家务时,会有另一个自我跑出来问——

 

  • 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地睡一个完整的觉?
  • 我什么时候才能不为家务事忙碌和焦虑,全心全意地看一场电影,逛一回街?
  • 我什么时候才能重返职场实现我也拥有的工作能力?

 

育儿和照顾家庭的重担几乎掏空了她们的精力,上面那些念头只有在喘气的间隙才会跑出来拷问她们筋疲力竭的灵魂,但她们永远无法脱身。

 

那么,回到最开头的问题:一个女人到底能不能在做母亲的同时,也做她自己?

 

对于这个问题,电影其实给出了一些解答:

 

1.打破“完美母亲”的执念:

 

玛洛之所以最后会崩溃,是因为她相信“完美母亲”的存在,对自己过于严格和要求完美。

 

看过电影的人都能感受到,玛洛过于要强,认为自己理应撑起这一切,把成为“超级母亲”作为自己的目标,但实际上,这个目标根本无法实现。


 

“为母则强”,是社会为女性构建的一个最大谎言。身为女性,应该:

 

  • 了解社会对我们不切实际的期待与女性真实自我之间的差距,不要让社会期待变成绑架女性的工具;
  • 学会把握付出和自我关怀之间的平衡,在照顾孩子和家庭需求的同时,也应该考虑自身的需求;
  • 允许自己不完美的同时,也允许孩子的不完美。

 

成为母亲,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的过程而并非天性,没有人可以一蹴而就。

 

2.学会寻求支持:

 

经济支持

 

电影中,玛洛的弟弟确实给她请了一个保姆,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支持。只可惜她死撑到最后,也没有拨通那个电话。

 

身为人母无法身兼数职时,应该主动寻求支持系统,把一部分可以外包出去的职能转移出去,保存有限的精力。

 

只有当自身的需求得到满足时,才能自发地关心和爱孩子,如果一味耗尽自己的能量,最终也只会本末倒置:自己感受不到爱,孩子也感受不到爱。

 

社会支持

 

事实上,玛洛在硬撑一切的时候,她的丈夫并不知情,那个在妻子忙得焦头烂额时坐在床上打游戏的丈夫,以为妻子可以hold 住这一切,因为妻子从未倾诉,默默承受一切,在崩溃边缘也从不发出求救信号。

 

电影结束的时候,得知妻子疲劳过度出车祸的丈夫才恍然大悟:原来妻子搞不定这一切,但她从来不说。


3.允许“自我”的存在:

 

女性除了具有“母亲”这种社会角色之外,她们也拥有追求自主性和独立性的需要,她们的存在不仅仅只是为了满足社会对“母亲”角色的构建,也有生而为人最高级的追求——自我实现的需要。

 

电影中的玛洛正是在自我的喘息中获得了重生,得以重新审视自己和外在世界(包括跟孩子、丈夫甚至儿子学校)的关系。

 


当一个人的“自我身份”确立起来,她才能获得一种对于人类来说最珍贵的自由意志。拥有自由意志才意味着拥有选择,而不是迫不得已成为“某人的母亲”或“某人的妻子”,沦为他人生命的被动工具。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提到:

 

根本不存在母性的‘本能:不管怎么说,反正‘本能’这个词对人类不适用。母亲的态度,取决于她的整体处境以及她对此的反应。


对“母亲”角色的理解和定位会影响女性的育儿行为和效果,只有承认母亲也是人,她们才能更好地扮演母亲这个角色。

 

所以,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自身,都得先承认自己首先是一个“人”,才能是其他。

作者简介:肖璐,医学专业毕业,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现为自由撰稿人。心理公开课,三点一弯勾、十分心理等平台签约作者。

微信搜索“潘幸知”或 sharpshow 免费获取文章,学习女性情感自立,探求婚姻幸福的秘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