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濡山
江濡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2,688
  • 关注人气:12,0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精彩分享4:中国的CPI、房价等数据是怎么统计出来(数据统计之谜4)

(2020-07-12 11:35:30)

原文题目:中国经济数据是怎么统计上来的?

原文作者: 王小鲁
原文出处: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关于消费价格指数(CPI)统计

经常听到一些老百姓说CPI统计得太低了,他们实际感受到的通胀率,比公布的CPI,2%、3%,要高。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别?有几个不同的原因可以来解释一下。

第一个原因:在CPI的构成中,上涨最快的部分是食品价格,而工业品价格上涨慢、不上涨甚至是下降。中低收入居民对食品价格更敏感,因为他们的收入总量低,用于食品支出的比重会更高。这个比重叫恩格尔系数,恩格尔系数越高说明你的收入水平越低。低收入居民的收入大部分都用来买吃的了,他们的恩格尔系数就高。当你的收入水平高了,除了用于食品开支,你还可以有大量的收入用于文化娱乐、旅游和各种其它消费,所以你恩格尔系数就会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低收入群体对食品价格更敏感,食品价格上涨比其它的幅度要大,低收入居民感受到的通货膨胀的压力就会比公布的CPI更大。因为CPI是一个综合的指标,它包括各类消费品。

第二个原因:很多老百姓觉得房价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房价在不断涨,越看越买不起。房价涨这么快,但CPI好像没有反映出来。实际上房价并不包括在CPI里面。有人批评统计局,说你不包括房价不对,这个有点冤枉了,因为按照国际统计惯例,房价是不包括在CPI里面的。在国际统计体系中间,是把居民买房子作为投资行为,而不是消费行为,所以在统计消费品价格的时候不统计在CPI。你感受到了房价的压力,但是CPI并不反映这个情况。当然,这不等于说可以不统计房价。房价应另外统计。

第三个原因:存在某些统计困难。CPI统计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情。谁也不可能把全国万亿种消费品的价格变动全都统计出来,所以只能统计有代表性的一些大宗消费品。统计局可能选择其中的几百种做代表,其中有吃的、穿的、用的各类消费品都有。但是统计的时候还是会面临困难。当我们在统计CPI的时候,要算的是今年的价格比去年上涨了多少,如果你碰到某种新产品,是今年才出来的,你就没法计算它比去年上涨多少。所以我们要统计的商品,必须是持续的和稳定的,去年有,今年有,明年还会有,比如大米、白菜等等商品就容易统计,也能算得出来它比去年价格上涨了多少。但是一款新牌子手机,今年刚刚出来,去年没有,就没法算。

这样就会导致统计上的困难。大宗的、稳定的商品,一般来说涨价慢,但新的产品,比如新牌子的手机比旧牌子贵,有它的道理,因为新牌子手机功能更多,样式也更漂亮了。新牌子的电视也是一样,所以你需要花更多的钱。但有的时候,只是样子变了,功能相差不多。这种情况在CPI统计里面没有办法区分,因为不完全是同一种产品,就不可比。这种情况也会使大家觉得物价要比公布的CPI高。

关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固定资本形成统计

这样两个指标看起来很像,但有统计口径的差别。主要是固定资本形成的统计,不包括投资中的土地价值,这是最主要的一个差别。比如说我要搞一个投资项目,先要买地,然后在地上盖房子,我花的所有的钱都要计算在固定资本投资里。但固定资本形成统计,需要剔除投资中的土地价值。在理论上讲这是有道理的,固定资本形成算的是新形成的价值,而土地是原来就存在,它不是新形成的。

但是这里面会造成一个重大的差别,地价天天在涨,像北京这样的城市地价非常贵,固定资本投资中有大笔的钱花在这里面,而固定资本形成却不计算这部分。我们把GDP做一个拆分,其中一部分是消费,一部分是固定资本形成,还有一部分是净出口。这里面土地价值没有算。虽然在理论上有道理,但是原来的土地没有那么贵,不值这么多钱,现在土地价值高了,增值的这部分怎么算?

如果你看个别交易过程,可以把土地增值看成随机波动,把它忽略掉。但在我们国家城市化快速推进大的背景之下,这里面就可能会有问题。城市地价在上涨,反映的是整个城市经济的发展变化。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会产生溢出效应,体现在土地价值上。在某种程度上,至少其中的一部分在我看来应该被认为是新形成的价值,因为土地生产率提高了。在经济学里迄今为止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经济学仍然系沿袭原来的传统,土地既然是原来就存在的,土地价值就不算在新形成的价值里。这是统计里的一个问题,不只是我们没有解决,全世界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统计工作面临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各级政府,常常会涉及到政绩问题,这种情况对统计影响比较大。这是我们现在行政管理体制存在的问题,也恰恰是我们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两个统计指标的差别,还不限于刚才我说的这个因素,还有其它因素。2012年全国固定资本投资总额是37.5万亿元,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只有24.2万亿元,固定资本形成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只有65%,两者相差13.3万亿元。能不能都看成土地价值的差别?我认为不能。因为当年的全部土地出让收入,我的印象里不到三万亿元。这显然解释不了13万亿的差别。这部分差别发生在哪?某种程度上也涉及我刚才说的统计水份的问题。我们各级政府在做投资统计的时候,也存在一个想要表现政绩的问题,就高不就低,尽可能说多一点,让工作成绩更显著一点。国家统计局在做GDP核算的时候,也需要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和过滤,剔除掉他认为不可靠的部分,这恐怕也是导致两个数据差别大的原因。


关于房价的统计

网上说统计局在统计方面做得很糟糕,这话有点偏激。2007年到2011年,房价统计用了中原地产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的二手房价统计。三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按照中原地产的统计,涨到原来的220%到280%左右,涨幅是120%到180%。但是根据统计局二手房价的统计,这三个城市的房价涨幅只有20%左右,差得有点太远了。不能说中原地产的统计一定就准确,但是和大家的感受相差不多,而20%恐怕是不能让人信服的。我想这方面的统计亟待改进。

前面我谈到的这些统计问题,有的涉及到我们对统计指标的理解,有的涉及到统计指标的复杂性,还有的涉及到统计指标和政府政绩观之间的问题。因为统计工作很专业,很复杂,对有些统计指标我们不太理解,容易发生误解,这种情况容易存在。我们的统计工作本身也很困难,因为13亿人口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你要把方方面面的情况和数据都搞的那么准确,实在是很困难的事情。

总之,对统计部门来讲,需要秉承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客观、中立、唯实,这也算是我的希望。

精彩分享4:中国的CPI、房价等数据是怎么统计出来(数据统计之谜4)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