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濡山
江濡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2,688
  • 关注人气:12,0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莫言:我的笔名为什么用“莫言”

(2020-07-10 11:40:41)

--莫言在香港大学演讲节选

【导言:早在2005年,莫言接受香港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并发表演讲。他以非常幽默的口吻坦言,在中国大陆要想讲真话很难弄。下面是其演讲文字的节选。】

莫言:我的笔名为什么用“莫言”

......当时我们把刘少奇、邓小平许多被打倒的人物都扎成稻草人,让他们穿上纸做的衣服批斗半天,然后就点上火焚烧这是一种非常原始的诅咒方式来进行革命。那么我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儿童,也非常深切的感觉到大人们都是带着一个面孔的,而小孩如果在外面敢于讲真话,回家马上就会受到惩罚。 我实际上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愿意说话的孩子,非常饶舌,在我们农村叫做炮孩子 后来我写了个小说叫41炮,里边就是一个炮孩子,这其中也有我个人的一些经历。


因为我喜欢说话,尤其喜欢说真话,给我们的家里带来过很多的麻烦因为我看过台湾漂泊来的一些传单,讲台湾人正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的时候,我就说他那个楼特别好看这话不得了了,上就会把我的父亲叫到当时大队的办公室里去讲,你儿子今天说什么的话? 我父亲马上回家,肯定要马上收拾我,因为我多说话乱说话,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对我确实是感觉到非常的愤怒,经常的教育我说你为什么要说这么多的话?你如果不说,难道谁还能把你当做哑巴给你卖掉吗?说你如果再出去,那个时候就找一个麻绳子把你的嘴巴给你缝起来农村那时候是没有胶鞋,穿的是布鞋,布鞋是用麻绳的封底的。


后来我的姐姐也反对,我弟弟即便是用麻绳子把他的嘴巴缝起来,从缝隙里面也会露出话来。 所以过了几十年以后,当我要开始写作发表小说的时候,我使用了一个笔名才叫莫言。这个莫言就是告诫自己要少说话,事实证明我也一句话没有少说,而且经常在一些特别庄严的场合经常说出实话,今年前不久在大陆参加了两三个关于文学讨论的会议,去的时候咬牙切齿的说,打死我也不说话,但是一旦开会开到半截的时候,就按捺不住的跳起来又乱说话


我觉得讲真话毫无疑问是一个作家宝贵的素质,如果一个作家不敢讲真话,那么作家就势必要讲假话,讲假话的作家我想不但是对社会无意义,对老百姓没有意义,也会大大的影响文学的品格因为好的文学作品,我想它肯定是有一个真实的东西在里面,他应该是来源于生活的,应该是真实的反映了,尤其是真实的反映了下层人民群众的这种生活面貌。如果谁想用文学来反思现实,如果用文学来赞美某一个社会,这个作品的质量是很值得怀疑的。


我有一种偏见,我觉得文学艺术它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文学艺术就是应该暴露黑暗,揭示社会的黑暗,揭示社会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类心灵深处的阴暗面,揭示人性中恶的成分所以我的很多小说实际上发表以后,有的小说不但当局不高兴,即便有的读者也不高兴,因为我把人性丑的东西暴露的太过厉害,把社会上的一些真实的面貌暴露的太真实了,当局会不高兴的。 很多优雅的读者看到我的某些小说,把人性的恶全部袒露无疑的表现出来,他们也不高兴,他们喜欢看一些温柔的谈恋爱的舒舒服服的小说对这种真正的能够触及到了人类灵魂,暴露出了人类灵魂的丑恶的一面的作品,他们感觉到很受刺激。当然我想我绝不会为了应和这样的读者而牺牲自己的文学创作的原则。

 莫言:我的笔名为什么用“莫言”

我最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写了一个后记,最后一句话就说哪怕只剩下一个读者,我也要这样写,不可能因为读者不喜欢我这种写法,改变我自己的文学主张。讲真话当然也有多种多样的讲法因为随着文学艺术的发展,完全像18 19世纪那种批判现实主义的小说,如实得真实地再现生活。这种作品我觉得已经到达了一个登峰造极的高度,有了托尔斯泰,有了巴尔巴克,后来的作家要超越他们,非常的困难


我们的老祖先,山东的蒲松,他写鬼写狐狸,看起来是夸张是变形是虚幻的,但我想他对社会对人生这种暴露,比那种真正的写实可能来得更加的深刻和集中。


另外就是校长刚才讲说莫言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作家,小说也一样非常的生动。那么关于想象力,我觉得我的想象力确实还是不错的,为什么不?就是说我的想象力饿出来人在饥饿的时候就特别容易产生幻觉,大概这种幻觉都跟食物有关系所以你统观我的全部的作品里面描写了一个人对食物的幻想的地方很多,写吃的写喝的地方很多,然后写人身体的感觉写肉体的写感官的一些感觉比较多,那么也有人就说莫言是一个没有思想只有感觉的作家,在某种意义上他们认为是批评我我想说应该从感觉来出发的。我用了一个小说家写作的时候,应该把他的全部感官调动起来。我要描写一个事物是我必须要动用我的视觉,我的听觉,我的嗅觉、我的触觉我要让小说充满了声音、气味、画面、温度,当然我还是有思想,如果完全思想一点都没有,我肯定是在疯人院里也待着,不会在这个地方给大家说话。

 莫言:我的笔名为什么用“莫言”

当然我认为一个小说家如果思想过分的强大,或者说他在写一篇小说的时候想的太过明白,这部小说的艺术价值我觉得也要大大的折扣,因为他作家的理念理性的力量太强大以后,他的感性的力量势必会受到了影响。而小如果没有感觉的话,那势必就是干巴巴的学生腔调。好的小说我认为就应该像一充满了人气的大街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和气味有各种各样的温度,应该让人反复深知其中如果不把自己的全部的感官调动起来,那么势必把这个小说写得枯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