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猫咪
老猫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270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2024-05-10 19:11:07)
标签: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

索维拉

老城

日落

分类: 异国风情
下面我们前往有着“非洲风城”美誉的索维拉。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沿途有好长一段路都是这样的小坡地,各种树木形状很好看。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其中有一种结满果子的树,叫阿甘树。这种树很坚硬,羊喜欢吃他的叶子,果子可以榨油,被人们称为“液体黄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在摩洛哥前几年常常看到,还真有羊上树的景观。它们在树上如履平地,悠闲自得地吃着树叶。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羊上树的奇观主要位于撒哈拉沙漠,在摩洛哥南部一望无际的撒哈拉大沙漠中,一群群山羊有的站立在树枝上,津津有味地咀嚼着树叶,呈现一幕“羊上树”的奇景。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这是由当地的气候条件形成的,由于撒哈拉沙漠气候炎热干燥、寸草难生,在沙漠里只有一些耐旱耐高温的灌木林。当地的山羊为了求生存,便慢慢学会了上树的本领,最终它们能够在树上轻松攀登、跳跃,甚至站立在枝头上。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阿甘树是距今6500万年到距今260万年的第三纪的孑遗物种,与现存孑遗物种如大熊猫、银杏、珙桐等同样珍贵。由于阿甘树生长缓慢产量低,加之果肉果壳的分离需要纯手工来完成,聪明的柏柏尔人便在果实采摘季,将训练有素的山羊们赶上阿甘树的枝头啃食果实,待它们吃完果肉吐出果核,就省下一道工序更便于加工。造就被称作“羊上树”的奇特景观!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导游说实际上早几年游客看到的羊上树,都是被人抱上树的。当地人为了吸引游客制造了这个场景,许多大车停在路边,很不安全,还影响了交通,现在被取消了。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阿甘树能给摩洛哥带来巨大的收益,人们用阿甘树结下来的果实榨油,这就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食用油,“阿甘油”,这种油被人们称为液体黄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这个就是阿甘树和阿甘果。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我们到了一家生产阿甘油的地方,这里向我们展示了提取阿甘油的过程。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各种阿甘油的产品。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索维拉(原名莫加多尔)是摩洛哥西部马拉喀什-坦西夫特-豪兹大区的一个城市和旅游游胜地,濒临大西洋。索维拉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美如画”。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路边的茅草,太极喜欢了。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索维拉也许没有摩洛哥最好的海滩,却有着最著名的风。“非洲风城”的美誉名副其实,从大西洋来的风终年光临着小城,吸引着很多冲浪和帆板运动爱好者。自古,索维拉就是一个汇合了多民族和多种文化的“大熔炉”,阿拉伯人、非洲土著部落、柏柏尔人、犹太人都在这里和平共处,形成了独特的人文景观。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从茅草的形态就可以看到这里的风有多大,风吹得我们都穿上厚衣服。上午在马拉喀什过夏天,现在就成了深秋了。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一只小狗,很会摆POSE。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好可爱!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现在的索维拉城建于18世纪。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摩洛哥的穆罕默德三世希望将他王国的版图重新规划,延伸到大西洋边,以增加与欧洲势力的交易,选择莫加多尔作为主要位置。他命令他的奴隶,一位名叫泰奥多尔·科尔尼的法国工程师和其他几个欧洲的建筑师和技术人员来建造要塞和城市。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从尤巴二世到19世纪末期,索维拉一直是摩纳哥的重要港口,向世界提供跨撒哈拉贸易的货物。货物的运输路线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到廷巴克图,之后穿过沙漠,越过阿特拉斯山脉抵达马拉喀什。从马拉喀什到索维拉的道路是一条直线。 之后,摩洛哥与阿尔及利亚的阿卜杜卡迪尔结盟抵抗法国。1844年8月16日,索维拉被弗朗索瓦·奥尔良指挥的法国海军炮击并占领。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出了海港门就到了索维拉港口,这里有许多渔船,有许多渔民在交易、杀鱼。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海鸥们瞧准了机会(废弃的小鱼、内脏)就下手(嘴)。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据说索维拉的糖和香料也非常有名,一直用来满足欧洲贵族的糕点需求,为此海盗还在海边建造了石制堡垒,用来监视来往的欧洲舰队,以便偷窃。这里也是权力的游戏中龙母丹妮莉丝坐船来吸纳无垢军队的奴隶湾。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返回向老城走去。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海港门,外侧是拱形,内侧是方形。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现在的麦地那较完善地保留了索维拉黄金时代的模样,白色房屋与蓝色木门,穿插着蜿蜒小巷与闹哄哄的集市,再加上历史原因带来的多民族居民,使得麦地那成为独特的北非海港城市典范,因此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1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麦地那总共有四座主入口,城内分9大区域,它的城墙、城门及多处防御要塞等,均是值得参观的历史遗迹。麦地那代表性的城门,完全模仿了法国军事建筑师沃邦(Vauban)的建筑设计风格,整座城门由整石砌造,拱门两侧带有罗纹石柱。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这里是什么,进去看看。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是一个小展馆。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这个感觉不错。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出门时还邀请我们留下游客信息。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导游找到我们,带我们上城墙,看日落。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这个场景在《权利的游戏》中有出现。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老城麦地那,我明天会来的。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晚上风太大,我们只在酒店门口的海滩转了转。第二天早晨天不亮,我一个人到老城去走走。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寂静的早晨,大多数人们还在梦乡。但清真寺已经传出祈祷的声音。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这座清真寺里已经有人在做祈祷。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环卫工人已经在工作。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看着时间不早了,从老城里面出来,向海边走去。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又来到昨天走过的海边广场。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再次穿出海港门,到索维拉港口。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正准备出海的渔船。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渔港早市。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沿着沙滩返回酒店。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今天早晨日出是没指望了,看看海鸥吧。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上帝打翻的调色盘(十八)索维拉、阿甘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