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飞
谭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807,524
  • 关注人气:204,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未获转身的胜利者——塔斯肯

(2013-08-10 23:08:19)

这下午,我在烈阳下的水城威尼斯坐着刚朵拉(Gondola)小船,摇摇晃晃,意大利的风物在水面漂浮。一船夫,据说是刚朵拉家族世袭的不美不白中年男子,突然开嗓唱起了意文歌,歌意不详,但听得出他的欢愉,听得出他的自由,在游客的鼓励下,甚至,舞蹈随歌喉接踵而至。船夫的嗓子真好,举船皆惊,最关键是:音乐的真谛在这刻灵光闪现。好的歌者,就是表达内心,呈现最自然最不功利状态的人,普通人。他为自己欣然而唱,咏之叹之,并非因为小费或者其他。

 

有了这般体会,当晚《中国好声音》第四场,我在搜狐视频的遥远而清晰的传送中,陡然被一个声音击中了,来自新疆的哈萨克小伙塔斯肯,用天籁般的嗓音,淡定的台风,让我第一次感觉到本季好声音是如此的美。以前几期,尽管也有不少感动,但都没有这次真切、原初,除了《365里路》之外,后面那首哈萨克民歌更让我感动,我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声音和画面的无缝嫁接:有草原有牧场有蓝天有白云有女孩有悠远有寥廓,这样的意境最能传递音乐在表达上的魔力。

 

奇怪的是,四位导师并没有一个人为塔斯肯转身,也就是说,我心仪的这位朴素歌者是没人转身的胜利者。他从形式上讲失败了,但从俘获人心上讲得到大成功。成功的标志之一便是,那些没有为他转身的导师放弃他后一个个开始了真诚的忏悔。那英击节说:我感动死了,这真的是好声音,我真的希望他回来;哈林不断的承认四个人都需要检讨自己;最动情的是张惠妹,她甚至听出了塔斯肯歌声中的辽远苍茫孤寂,仿似永远抽离于主流生活形态之外的乡愁。少数族群的那一抹难受重视的乡愁,把经历过流浪的阿妹泪腺点中,让她每一句话都想到哭。

 

我私下认为,《中国好声音》到了塔斯肯的出现,才好像要在功利选择和自然呈现方面寻找一个拐点。由于第一季的意外成功,《中国好声音》在获得全国好嗓音巨大资源的同时其实也有了这样的危机,即:许多身怀绝技的职业歌手,怀着或想出名或想提升出场费或想拜师攀高枝等等或庸俗或世俗或通俗的目的,乌泱乌泱扑向第二季的舞台。这一方面让各式好声音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也会让导师先入为主不自然坠入某种盲区。导师可能更想从技巧,未来发展前景乃至成才几率上去挑人,而在某种程度上忽略了对自然声音的宽容、激赏。四导师之所以没为塔斯肯转身,我看,除学员名额压力外,也在于他们觉得塔斯肯歌曲后半部分的技巧掌控未臻理想,正是对技巧的过于重视,导致了四个人都不得不吞下“走眼”的后悔药。塔斯肯不是维塔斯,他海豚不起来,也无法用声带作花样滑冰,但他把人的特点、歌喉、民族文化特色结合得很谐和,是个整体上非常有特点的音乐符号。

 

塔斯肯未获转身,但他其实成功了,他也许再没机会跑出第一名,但他用嗓子提醒了导师们:永远不要错过某些别致的人和风景。这就是他在第四期超越《痒》的作曲,超越上届冠军梁博的队友,超越蘑菇兄弟组合,超越音乐老师赵晗,甚至超越乌鸦嗓女孩毕夏的地方。不以转身论英雄,塔斯肯告诉了观众一个道理:没有什么是可以输的,只要你足够真诚,足够有实力,足够独特,一亮嗓,便注定赢了人生。

谭飞/文

未获转身的胜利者——塔斯肯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