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仰
刘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06,307
  • 关注人气:242,7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农民为何不想做城里人

(2007-03-31 22:53:09)
标签:

户籍制度

土地

农民

分类: 时事

    2000年,我到温州南部的龙港采访。这个地方当时号称是“中国农民第一城”,纪念碑一般的标志物,显著地耸立在进入龙港的主要通道上,它仿佛是改变中国农民命运的一个卓有成效的试验。简单一句话描述这个新兴的城市:它是那些不想继续当农民的人们共同建立的。

    龙港作为我国小城镇发展的一个试点,当时具有全国少见的特殊政策,由此形成了这个小城镇化的典型。龙港的特殊政策之一就是,任何人只要花10万元左右在龙港买了房子,就可以摆脱农业户口,变成城镇居民户口。龙港当时10万元的房子,我见过的一种是连体的楼房,一个门进去,一到五层都是一家,有点像后来其他地方出现的连体别墅,但是,它不是别墅级别的,而是普通住宅。

    2000年的龙港,依靠有钱的农民想摆脱农民身份的巨大驱动力,在荒地上建立了一个城市。在这个崭新的城市里,有一个小伙子开了一家乐器行,专卖钢琴。当时他在这个完全由原先的农民构成的、全中国最年轻的城市里,居然卖出了2000多架钢琴,并且在一次大型活动中,他凭借自己的钢琴学校,组织了200架钢琴,在江边公园排开,200架钢琴联弹的场面,据说已经打破了吉尼斯纪录。

    那个时候,我在龙港看到的是,农民不愿再做农民,他们想同城里人拥有一样的权利。这种摆脱二等公民身份的愿望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户籍制度稍稍开了一点松动的口子,原先的农民们所爆发出来的热情,便创造出那个年代的奇迹。不仅如此,他们还不满足经济上的改变,还希望在文化上也改变过去的农民形象,让子女弹钢琴也许是最明显的、告别农民身份的外在标志。

    然而,龙港的出现,并非今天我们所说的户籍制度改革,其本质是,允许一部分有钱的农民,改变原先的身份,离开二等公民的命运,二元化的户籍制度根本并没有改变。

    仅仅过了7年,这种方式就即将彻底成为过去。

    随着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已经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区别,全国性的户籍制度改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现在还会有多少人愿意花钱改变农民的身份?特殊情况除外,例如有农民希望获得城镇户口,可以使子女在考大学时的获得公平对待。普遍来说,取消二元化户籍制度是大势所趋,农民只要有点耐心,等到那一天来到就可以了。

    但是,现实情况复杂的多。近几年来,希望保留农民身份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城里人希望把自己变成农民身份。这似乎已经成为取消二元户籍制度的一个悖论。为什么?

    我最早遇到不愿改变身份的农民是在江苏。那里工商业比较发达,很多农民都赚钱了,到城里卖房子不成问题,像城里人一样生活也不成问题。他们之所以不愿改变农民身份是因为他们不希望放弃土地。作为农民,有耕地还有宅基地,这是城里人没有的。也就是说,一部分富裕的农民既能享受城市居民的绝大部分好处,又有城市居民绝对没有的好处,因为,他们根本不指望靠土地的收入改善生活,而是要靠土地维持一个更高的生活标准。江苏的华西村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华西村的农民享有比城市居民更加宽大、更加便宜的住房,原因就是土地便宜,而且,整个生活的成本比城市要低得多。

    北京昌平有一个香堂村,很早就开始用宅基地统一修建四合院卖给城里人,最早的时候是10万元一套,现在可能是30、40万元一套四合院。他们给买房者颁发一个“荣誉村民”的证书,便能得到一份宅基地。买四合院就好比在自己的宅基地上请别人帮你盖了一个房子。换句话说,这些在香堂买房子的城里人,既保持了城市户口能够享受的一切,又多享受了农业户口的好处。唯一的风险在于,这些房子没有产权,但是,并不影响房屋的私下转手交易。

    杭州为了强化旅游资源,在原来的西湖风景区周围,新开辟了大量的景区,而这些地区原先都是农村。原先住在那里的农民,现在依然住在那里。政府为了风景区的外观,要求所有景区内的农民建筑都改成白墙黑瓦的传统风格。这里的农民不会因为改造的资金而发愁,如果他不想自己住,3层楼的房子,豪华内装修一下,年租金几十万没问题,城里人想租还不一定租得到。

    这是农民不想改变身份的几个例子,经济越是发达,这种例子将会越多。拥有一份宅基地就等于拥有了一笔财富,虽然地点不同,这份财富的价值也不同。但是,靠着户口与居住地点硬性挂钩的方法,基本上使得不同宅基地的价值难以兑现,一旦取消居住地点限制呢?耕地的分配也同样,一旦取消居住限制,现行的与居住地挂钩的耕地分配问题如何解决?

    土地问题仅仅是户籍制度改革面临的众多难题之一。在前面提到的温州龙港,农民转为城镇户口,就等于放弃了耕地和宅基地,二元化的户籍制度使得农民在有得有失之间作一个选择。但是,如果未来城镇户口与农业户口的界限取消,住在农村的人还能有宅基地的权利吗?城里人是否也可以像过去的农民一样,获得农村的宅基地?既然农民也可以在城市卖房子,为何城里人不能在农村拥有宅基地?也许只有靠土地的自由买卖(不管是使用权还是所有权)才能解决。所以,即便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取消了城镇户口与农业户口的区别,那也只是法律意义上获得平等的第一步,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很多难题在后面。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