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xaao
xaa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1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贴一篇◆夏傲◆的【武林异史】文章:【慕容世家上】 

(2009-11-14 18:52:38)
标签:

杂谈

天色还是那么漆黑,有如一个覆盖的铁锅,把整个天地都遮蔽住了;可是空气还是那么潮湿,那种雨后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处处可闻。前方模糊如墨,几不可见,身旁那阵阵的冷风,带起一股股寒意,似乎要冷到人的心里深处。

地上的积水很多,水坑四处可遇,在夜色中有时会呈现出一道灰白,乍瞧过去倒像是平整的石板,但只要一踏上去,就会突然响起一道哗啦的溅水声,在寂静沉默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的清晰。整个道路上似乎成了一片泥泞洼地,再轻的脚步一踏下,似乎也会陷入到泥泞深处。

兰香娘跟在宫天星的身后,沿着惊龙山庄的临湖长墙,步履匆忙,似乎也没有了平日间的娴静和婉约;那裙角飘动,也许已沾满了无数的泥点和水渍。

一路行来,她和宫天星两人都没有说过话,一切都非常宁静,宁静得与死寂的夜色融为一体,又仿佛非常沉重,沉重得让天地都为之窒息。

此刻她的心绪波动如潮,就如那不时传来的太湖水水响,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流,无止无休,万难平静。

 

也不知何时,前面的宫天星突然停了下来,道:“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还怎么走?”

兰香娘哦了一声,抬起来头,借着夜空中不知那儿传来的余光,凝目四望。但觉空气中有阵阵清香流动,那香气入鼻,令人非常舒适,仿佛是那荷莲的香味。

只听宫天星接着道:“这里除了几堆乱石就是荷叶了,看来已经到了太湖边上,再往前走的话,我们便要走到太湖中了,可是附近并没有其他的路,唯一的路似乎就是往回走。”

兰香娘道:“嗯,看来我们已经来到了山庄最东面的荷花岛,我们现在的位置,便是荷花岛末端的荷花滩,这儿差不多已经算是太湖的深处了。”宫天星道:“哦,原来这就是‘荷花岛’?难怪这儿这么多的荷莲,看来荷花岛之名也是由此而来了?”

兰香娘点点头,道:“荷花岛之名,的确由此而来。这荷花岛三面环水,唯一的路,便是连接山庄主院的那条路。”宫天星道:“可是那三个魔头逃走的方向,理应是这个方向没错,此处既无其他的路,他们又往哪边走了呢?”

兰香娘忽道:“莫非他们中途又折了回去?”宫天星道:“他们若是中途折回,倒也有可能,只要跃过围墙,直奔主院大道然后便可出庄了。以那三个魔头的武功身法,惊龙山庄的那些人根本就无法阻拦,也许连人影也未必看得见。”说到此处,他口气中仿佛有些不屑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对什么不屑。

兰香娘轻叹一口气道:“不管布置多么凶险巧妙的机关,遇上了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始终都会被破解的。惊龙山庄虽然号称江湖禁地,但一向广纳天下英雄,门迎四海宾客,讲究的都是以礼待人,以德服人,怎么可能会特意设置凶险可怕的机关,让来往的客人心惊胆战呢?!何况平日里来山庄的客人,都是些英雄大侠,都是些正气凛然、德高望重的礼贤之士,更没有必要做那些多余的防范。”

宫天星自嘲道:“看来我无疑就是那种居心叵测的人了。”兰香娘轻笑了一声,道:“姐姐倒也没有说你,惊龙山庄本就是你的家,你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宫天星嘿了一声,道:“司空夫人一定误会了,宫某已经说过自己不是惊龙山庄的人。”兰香娘道:“有没有误会,暂且不说。我们还是想一想那三个魔头到底往哪个方向走了?”

宫天星沉吟道:“若依宫某所见,三个魔头定然不会往回走。只因他们若是中途折回走的话,就没有必要一开始就往这个方向跑。”兰香娘道:“也许他们往这个方向跑,其实就是故意迷惑我们,好让我们无法追上。。。。。。”宫天星打迷她的话道:“我以为不然,以这几个魔头的武功心性,未必会怕了我们,大家若是真正出手,我们只怕是输多胜少。所以我以为,他们既然向这个方向来了,那一定就是往这边来了。”

兰香娘道:“可是到了这儿,前面已经是太湖了,除了折回,已经无路可走。也许他们对惊龙山庄不甚熟悉,一开始就往这个方向跑,最后发现无路可走,于是只好折回了?”“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宫天星缓缓道,“不过我并不苟同,他们能够轻易进庄抓获司空大小姐,无疑已经对惊龙山庄有了一定的了解,至少已经相当熟悉惊龙山庄的布局方位。所以若说他们会走错路,那是绝无可能的。何况这几个魔头方才与我们相争之时,他们明明胜算大握,却说走就走,半点也不迟滞,绝不会跟我们硬拼,足以说明这些人计划周密,做事干脆利落,不想节外生枝。”

“由此可见,这些魔头此次行动,不但有备而来,必定也是计划多时。他们此番行动,无疑也计划了怎么逃走。所以他们往这个方向逃,一定也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宫天星说得并不快,声音也并不大,但口气中无疑散发出一股不可动摇的自信和坚定。

就连兰香娘似乎也被他的口气所感染,道:“如果是这样,这太湖水面浩瀚无边,就算轻功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横渡水面,那他们显然是坐船而来,坐船而去。”

宫天星沉吟着,忽然道:“这荷花岛附近可有什么地方?”

兰香娘一怔,答道:“这荷花岛附近一带,都是太湖水面,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方。”宫天星哦了一声,一时之间似乎陷入了沉思,半晌没有言语。

兰香娘也沉吟着,忽然道:“如果要说的话,这荷花岛附近方圆水面,往太湖东方三里之外,便是那慕容世家参合山庄了,平日里在此大家都可以互望。除此之外,便是十几里之外的太湖深处,才是那太湖七十二峰了。”

“哦,‘姑苏慕容’?!”,宫天星沉吟道,“若是坐船直接行往苏州方向上岸,还得要绕着惊龙山庄转一个大圈,只怕至少也得二十多里的路程。若是直接驶往参合庄,只不过是片刻间事。”

兰香娘一震,诧道:“你是说他们往慕容世家参合山庄逃去了?这怎么可能?慕容世家与惊龙山庄江湖齐名,江湖上也算是侠义之道了。据说参合山庄之中,机关消息布置得更胜惊龙山庄十倍以上,防范也是极为严密,这些魔头若是借道参合山庄,岂不是自讨苦吃?”

宫天星道:“那也未必,这些魔头进入号称‘天下第一大武林世家’的惊龙山庄,也是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也未见得吃了什么苦头。”兰香娘道:“惊龙山庄与参合山庄那是大不相同的,惊龙山庄讲究的是待客交友,对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防范,正所谓防君子不防小人,就是这个道理。但参合山庄讲究的是静养隔世,百数十年来,几乎不与江湖上来往,因此戒备森严,机关消息特别多,就算是江湖一流高手未经允许前去,只怕也会跌个头破血流,甚至有生命之险也未一定。江湖相传,百数十年来,据说去过参合山庄的,也只是廖廖几人。”

宫天星道:“你说的也没错,慕容世家的确是江湖上最神秘的几大禁地之一,前去闯庄的,极少听说有活着出来的。不过遇上方才那三个魔头,却难说得紧了。”兰香娘道:“你真怀疑他们前往参合山庄去了?”

宫天星淡淡道:“若是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几个魔头此番前来,所坐之船定然是小木船。只因象这种行动,越简单越好,人也不宜过多。若是他们乘大船而来,船上之人定然不少,如此漆黑夜里,在这礁石众多的荷花滩附近,势必要开灯张帆,小心翼翼,如此一来,难免会泄露行迹,引人怀疑,坏了大事。”

兰香娘嗯了一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用小船来,那自然是方便多了。”

宫天星接道:“今夜这番大雨,所下时间甚长,而我们方才与他们交手之时,雨停也不过半个时辰,他们若是从苏州堤岸那边方向驶来,定然遭遇大雨。但我仔细瞧了,并未见得他们丝毫有雨淋的模样。半个时辰左右,便能够坐船过来,除了从慕容世家参合山庄出发,绝无其他的捷径。”

兰香娘沉吟着,忽道:“也许他们已经用真气把头发、衣服烘干了,也许他们一早就潜伏在山庄了。。。。。。”“也许就象你说的这样。”宫天星打断她道,“只不过我有一种感觉,我相信他们应该是从参合山庄过来的,而现在他们也无疑逃向了参合山庄。”

“若依你所言,这参合山庄似乎与这些魔头有勾结了?”兰香娘盯着他,口气中仿佛有些惊疑,道,“你敢肯定?”宫天星也盯着她,缓缓道:“我可没有这样说过,我只是随便说一下我的想法而已。至于司空夫人你怎么想,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若说那名震江湖数百年的的慕容世家竟与那天下第一大邪派魔教有所勾结,莫说兰香娘闻之惊讶想之疑惑,只怕全天下的人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慕容世家屹立江湖数百年来,固然自视甚高,与江湖上其他门派无甚交往,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确给江湖上一种让人无法接近、令人敬畏却又显得神秘的感觉;但若说就此与那魔教有所勾结,也的确是匪夷所思让人不敢相信。

传闻中慕容世家仗剑独行,与那妖魔邪道,如同水火,势不两立,这也正是数百十年来,慕容世家能够与惊龙山庄并列武林四大世家之原故。武林四大世家之所以名动江湖威震武林,为天下英雄所仰慕,并非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武功有多高强,更重要的无疑就是他们那相传百数十年的侠义风范!

 

兰香娘沉默着,忽然道:“好,我相信你。那我们这便去参合山庄。”宫天星道:“你相信我什么?!我并没有说什么,我只是帮你分析了一下而已。你怎么做,那也是你的事情,你说对不对?!

兰香娘盯着他,并未回答他的话,只道:“只不过若是要去慕容参合庄,我们得去前院找一条船来。”说罢,她转身欲走。

宫天星瞧着她,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想,附近应该是有船的。”兰香娘诧道:“附近有船?船在哪里?”

宫天星咳了一声,道:“你往左边走几步过去,那两棵大树下,应该会有一条木船,就在那树下的那堆礁石之中。”兰香娘怔怔地瞧着他,道:“这是怎么回事?”宫天星淡淡道:“这奇怪么?我来惊龙山庄,既不能正大光明的从大门进来,那自然是从水上来的了......!

说到此处,他忽然住口,并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只不过这后面的意思,兰香娘又岂能领悟不到?!

兰香娘默然片刻,道:“莫非你也是从参合山庄过来的?”宫天星摇了摇头,道:“不是。”

兰香娘哦了一声,接着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原来你一早就来了......”

她呐呐的,但说到这里却已停顿下来,跟着轻叹了一口气。黑暗中只见她双目中似有亮光点点,在那如星如火的闪烁间,她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