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堆哥
阿堆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9,157
  • 关注人气:7,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九年回忆录

(2014-09-27 17:49:05)
标签:

阿堆哥

九年

回忆录

远远便记得这每年都会觉得惆怅的日子,远远,便提醒着自己,到了这个日子应该回忆些什么,手到笔处,却发现开头回忆不知远远的从何说起。
写过五年,那时创业初兴,走出夜宿的仓库,通篇激情抱负;写过七年,那时不愁温饱,忙忙碌碌,通篇趾高气昂。如今九年,回头再望,最感触的,却是失去。
那,便从失去说起吧。
这九年我失去的颇多,也许人年纪大了,便喜欢回忆失去的东西,每每想到失去,便默默都是点点酸楚,酸楚的有些沉重,酸楚的有些泪涌。
我失去了堆堆,两个字落笔之时,泪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喝一口咖啡拿铁,努力压住最悲凉的一种痛。
堆堆的死,难以推就的,是我的罪过。罪在我不该深夜带他出去,罪在我不该忘记给他带上绳子,罪在我不该汽车驶过那一刻下意识的呼唤他小心。在堆堆的世界里,任何这两字出现的时候,都是不可阻挡的呼唤,我不知道,他不知道,这次呼唤竟然成了我与他永恒的分别。
堆堆躺在距离我身前不到一米的地方,那一辆超过时速八十的车,当时就在小区出口处距离我一米的地方从堆堆身上碾过,那一刻没有咒骂,没有愤怒,只有脑袋一瞬间的空白。
堆堆翻滚后,躺在我的身前,歪着眼睛,努力的看着我。世界静止的五分钟,我跪在堆堆的身边,看着他努力的呼吸,看着他努力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甚至不知道该去流泪,手里攥着半块砖头,反复问自己是否该结束堆堆那一刻的痛苦。
直到邻居们的出现,才被唤起来尽快去找一家宠物医院最后的努力。许多宠物医院已经关闭,距离安贞桥200米的时候,是堆堆最后的一声叹息,那始终盯着我的眼睛在那一刻失去了仅存的一丝光华。
医生做了最后的努力,从我抱着堆堆渐渐冰冷的身体冲进医院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努力。直到医生停下,说出对不起那一刻,我才知道所有的努力都已不再可能。
我抱着堆堆:走吧,堆堆,爹带你回去。离开医院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一个年轻护士的哭泣,我没有看到,头也没有回。
我为堆堆选了一块自认为风水极佳的墓地,就在我每天出门必须经过的那片树林。
在路旁,林荫满满。
愧疚与爱,用赤裸的双手在一棵松树下刨开了一个足够放下堆堆的坑,一面道别,一面盖土。那是我与堆堆的最后一次肉身的见面,从此以后,就只有梦里,就只有思念里。我相信堆堆也是如此,无论他的灵魂在那里,他也一定会记得我,因为离别的那份眼神,只有怜悯,留恋,惜别,不存在一丝怨恨。
临别,已凌晨四点。
再喝口咖啡,再点只烟吧,哭的我稀里哗啦,难以继续。
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的世界变的如此安静,即使有无数个未接电话,即使明明那多数都是安慰。但任何的安慰不过三句,换来的都是我难以止住的哭泣。早晚,习惯带一些吃的去看看堆堆,在他的身边唠唠叨叨。早上是包子,晚上是鸡腿,下一次再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便全当作被堆堆吃掉了,即使远远的看到他的小伙伴们看着我手里的晚餐留着口水。
那段时间,微博里经常有人骂我,怀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经病,甚至污言秽语。没有任何反驳,我同情这样的人没有过与宠物的点点滴滴 ,他们不会体会到这份离别的痛苦。
该结束了,我相信堆堆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好,找到了我承诺他许久的女朋友,找到了他更多的快乐。天堂,也许更好。
这两年失去的有许多,不只是堆堆,也有一些“信誓旦旦的朋友“,生意做的久了,朋友这个词语有时候便会仅仅成为一个代名词。”朋友遍地,真正的朋友不会超过个位数“,这是叔叔曾经送给我的话。我会经历一些腰缠万贯的企业家,但可能他把金钱看的格外珍重,甚至不惜有损自己的名誉,权且不如狗屁的形容,都觉得这是对堆堆他们的侮辱。经历的多了一些,便会把人品看的比金钱重要,赖皮的自然会赖皮,信守的自然会信守,过好自己的日子,便觉得挺好。
换换心情,谈谈我的“得到”吧。
有失,有得是自然规律,上天总是公平的,失去了一些,便会得到的一些。来来回回有的久了,就怕得到的多,毕竟,是要还回去的。
两年前从云南回来,我便真正的爱上旅行。旅行是说走就走的,这个的确。泰国,欧洲,巴厘岛,东北,要么半个月,要么一个月,每一次似乎都是随心所欲的拎包就走,即使手头工作没有忙完,为此也带来内心的不少愧疚。对不起芯联达,对不起孔医堂,对不起四维图新,对不起太傻网,对不起兆荣联合,总之对不起的有许多,是因为如此的吊儿郎当,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埋怨。
为此,旅行得到的不只是世界,还有宽容。
我向来认为世界看到的多大,眼界便有多么宽广。一个成天拥挤于城市交通的人,能做的事情也出不了这个城市,更出不了这个国度,这或许是给自己的贪玩寻找一个借口,但得到的的确颇多。
在巴黎,我意识到什么是文化;在德国,我意识到什么是文明;在丹麦,我意识到什么是生活;在泰国,我意识到什么是信仰;在印尼,我意识到什么是腐败;在云南,意识到什么是得到;在东北,我意识到什么是文明缺失。
得到的这么多,于是,我便有了更多的旅行计划,计划要学习潜水,看到另一个三维世界;计划要租一条小船,穿梭于加勒比各个岛屿。。。暗暗的鼓足勇气,背起行囊,趁着年轻,寻找更多的世界,作为商人,寻找更多的商业机会。
儿时有一个游戏,叫做大航海时代,航海家可以乘风破浪,探索未知的世界,商人可以满载世界另一端的货物,变成黄金。于是我对商人始终存有一种概念:只有全世界的经商,才算是真正的商人,否则,再多的金钱回报也顶多算作商贩。
始终带着这份信心,是我环游世界的目的,于是便有了新的想法,做一款手机软件:杰西卡的秘密。
“杰西卡的秘密”已经有了Demo,已经有了两个天使投资的信心支持,以及我个人的一些投入。它,是我成为真正商人的途径,也重新唤起了儿时对于环游世界从商的梦想。至于杰西卡的秘密是做什么,现在还是一个秘密,也是阿堆哥的秘密。
当我试图回想这两年更多记忆的时候,忽然却有了一种慌张。两年来,除了旅行带有一些值得回忆的色彩,工作,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方式,却让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彷徨。我曾试图多次去让自己努力去摆脱一种来自于彷徨的迷茫,却多次在梦醒十分忘记昨日的信誓旦旦,直到下一次回想起来,才意识到又错过了最好的时机,我发现我得了一种病,拖延症。
拖延症的可怕,不仅在于恍惚之间意识到时光得流逝,更在于自己逐渐沦丧成为一个失去信用得人。两年时光细细算来,除了行程,嗜睡,游戏,发呆,真正用于曾经得信心满满,不足十分之一二。
回忆伊始,也恍惚间记得这两年来对于一些人得承诺,一时慌张,有太多得承诺忘于心间,匆匆便从心底思索回忆,欠下得究竟还有哪些。
我始终认为我亏欠于父母,几年前便承诺得婚事渺无音讯,每次回家,每次电话,都已成为父母必然责问得一个话题。在父母得传染之下,就连叔父也时常在繁忙得工作之余,唠叨起个人得终身大事。
三十二岁,从自我总结,得出荷尔蒙分泌过少的原因。每每和亲朋好友谈起这个话题,便侃侃而谈,男男女女一定要趁二十八岁以前搞定自己的终身大事,否则荷尔蒙的分泌浓度很难战胜大脑激素的冷静,单身的时间久了,又会得上另一种病:孤独症。
所以,三十二岁,我得了两种病:孤独症,拖延症。这两种病,得治。两种病凑一起,可能难治。
两年前,三十岁,是性格的一个转折点。按照许多号称星座专家的神婆说,三十岁星座会上升,于是,我便理所应当的给自己性格转变寻找到一个理由:我从水瓶座上升到了天秤座。
我迷恋上了安静,喜欢寻找安静的咖啡厅,喜欢在别人上班的时候偷偷看电影,喜欢在游人稀少的地方寻找旅行的乐趣,不再喜欢参加各种嘻嘻哈哈,寒暄问候的会议论坛,周末假日也习惯一个人躲在家里。
我在怀疑是否已经变得有些无趣,或者叫做低级趣味。
我是否变的,有些可怜?
那一年,在云南,长途跋涉之后在路边寻找一刻休憩,回身看到刚刚走过的一片风景,却发现此刻看到的风景与刚才走过的风景全然不同,才忽然发现这一生一直在赶路,回忆过去的时间如此至少。
回忆着回忆,才能将点点滴滴拾起,才发现丢掉的东西太多太多。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