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与思:严春友的博客
诗与思:严春友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2,204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监狱的诞生——福柯《规训与惩罚》

(2013-08-21 15:02:06)
标签:

福柯

监狱的诞生

杂谈

分类: 哲学、西方哲学

监狱的诞生

——福柯《规训与惩罚》 【西方哲学名著品读】

 

                                      构成一个单位的,既不是领土(统治单位),也不是地点(居民单位),而是等级,即人们在一种分类中的位置。

 

                                                      ——福柯

 

法国思想家福柯(1926-1984)在这本书中考察了监狱诞生的历史及其实质和惩罚方式的转变,并且探讨了监狱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得出了令人感到意外的结论。

由惩罚肉体到惩罚灵魂的转变。从古代到近代,肉体一直是刑罚惩罚的主要对象,为此人们发明了各种使人痛苦的方法。比如骇人听闻的司马分尸就是一例。最典型的案例便是 175732日对于因谋杀国王而被判死刑的达米安所施行的刑罚。人的身体不是那么容易被拉开的,马的力量只能使关节脱臼,所以执行吏只能用刀把达米安的四肢切下,切下最后一只胳膊的时候,他才停止了喊叫。在这种惩罚中,肉体不过是权力的载体,是显示权力的符号。

到了近代,随着人道主义的兴起,对于肉体的惩罚逐渐消失,而代之以替代性惩罚,比如劳役、关押和蹲监狱等。这表明权力放松了对于肉体的控制,然而在福柯看来,并不见得更加人道。因为,现代刑罚制度在人道的名义下实际上加紧了对于人的灵魂的控制,这些惩罚冠以改造罪犯、使之成为新人的美名。

随着这一转变的出现,以往的公开惩罚也随之消失,而变成了秘密执行。在传统的惩罚方式中,极刑的执行常常是公开的,尤其是那些罪大恶极的人。这样做的目的是杀一儆百,起到对于那些潜在罪犯的震慑作用,对于普通民众则起到教育作用。但是,福柯认为,这种公开展示,实质上是权力的展示,权力以此向自己的臣民表明,它是人们命运的主宰,能够控制一切,而且还可以随心所欲,因此人们应当老老实实地服从之,否则便如被处决的人那样受到惩罚。

这可以说是肉体的政治学。在现代社会中,人的肉体被解放了,但是又被投入了灵魂的监狱,因为人的灵魂是按照权力的规则被塑造起来的。

由监狱到工厂。监狱是具有高度独立性的一个小社会,其功能在于为社会提供一个具有实验性的场所。在监狱里,犯人受到严密监视,这种监视是全方位的、立体的,同时又是秘密的,犯人大部分情况下并不知道监视者在何处。不仅有专门的监视者,而且人们还发明了犯人间相互监视的方法和规则,那些监视同伴有功的犯人可以得到奖赏。所以,这些监视是与一系列规则联系在一起的,这些规则规定了犯人的行为规范甚至心理规范,以至于犯人可以对照这些规则进行自我监视,以便改正错误。由此在犯人中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等级,不同的等级之间相互监视,得到奖励的人则上升到更高的级别。

由规训到纪律。在现代文明惩罚观念的名义下,对于犯人的规训逐渐由犯人延展到普通人,这一过渡是通过过失犯这一中介环节实现的。过失犯恰恰是监狱制造出来的。就犯人本身来说,监狱提供了产生过失犯罪的环境,警察严密的监视、监狱严厉的规则,都加重了发生过失犯罪的可能;在监狱之外,由于主人被抛进监狱,犯人的家属则因贫困流离失所,增加了犯罪的可能性。从这个角度讲,监狱恰恰是过失犯的制造者。监狱的种种规则被逐渐延伸到社会中,对于犯人的规训也就演变成了社会中的各种纪律,这些纪律就实质而言与监狱的规则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作用和意义是相同的,只是似乎显得文明一些罢了。

由规训到教育。规训的规则延伸到学校,就变成了教育。在学校里,学生们必须遵守各种行为规范,否则就会受到惩罚;而遵守规范的人则受到嘉奖,得到晋升或获得荣誉。教育的一般原则和目的是使被教育者成为一个正常的人,这与监狱里的教育目的是相同的。不同的是在学校里是以看似文明的手段进行的,而监狱是以强制的手段完成的。然而,学校的文明只是表面上的,因为在学校里行使的那个权力与监狱里的那个权力是同一个权力。

全景敞视主义。现代司法制度变得越来越文明,其标志便是公开化。过去的监视是秘密的,现在则是公开透明的,被监视者知道是谁在监视自己,用什么方式、在什么地方监视自己,同时那些监视机构也被监视,受到全社会的监督。

这种全景敞视主义渗透了全社会,整个社会仿佛就是一座扩大了的监狱,因为它的组织规则与监狱是一样的。监狱的特征是隔离,社会也同样被分割成许多单位,如医院、学校、工厂、街道、教养院、精神病院等,以便于监视和管理。监狱具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当然,这个等级制度是通过各级组织建立起来的,而这个组织建立在一切犯人平等的原则之上,所以看上去并没有古代等级制度的痕迹;同样,社会也是由各级组织机构构成的,每个级别的组织权力有大小,主要是根据管辖范围的大小而定,但它们的功能和意义都是一样的,这就是监视辖区内人的行为甚至思想,一旦有异常,就向上级打报告,小偷偷报告给大头头,大偷偷报告给更大的头头。

一个规训的社会就这样形成了,原来警察的职责扩大到全社会,渗透到一切领域,也就是说,权力渗透到了全部领域,控制着一切。现代权力的文明和高明之处,在于这种监视已经变成了非强制的、自动的监视,通过各级组织、机构建立起来的严密监视系统,把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的,也就是把由权力确定的规范标准灌输给每个人——即每一个被监视者,从而把被监视者规训成一个驯顺的人——从肉体到灵魂。于是被监视者也就学会了自我监视。

社会的监狱性,正说明了监狱的社会性。现代社会不过是一座文明的监狱,这种文明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它对于人的控制不仅没有丝毫放松,而且比以往更加严厉,不同的是从形式上来看,采取了比以往温和一些的方式,手法更高明而已。这种高明,恰恰比传统的暴烈的惩罚方式更加经济。所谓“人道”,不妨看作是“经济”的代名词,在现代文明制度中人们已经被规训成具有自动监视和自我监视习惯的人,比传统的监视方式省力多了。

福柯的这些看法似乎有些过激,但仔细试想一想,又不无道理。人类社会确实与监狱有相似之处,监狱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两者只具有程度上的不同。然而即便社会真的是一座监狱,人们却离不开它,相反,只有在这座“监狱”里人生才有意义,他的目的才能够实现。或许正是这种矛盾,才推动了社会的前进。

权力也的确渗透到每个角落,包括我们灵魂的角落。它在任何地方都要确立正常或非正常的标准,要人们去遵守。肉体的控制是可见的,而灵魂的控制却不易于观察到。因此后一种控制是最可怕的,当人的灵魂合乎了“正常的”标准以后,人们便再也意识不到这个所谓“正常”的非法性了,这个人也就成为一个思想的奴隶。

谁有权力制定标准呢?当一个社会中,权力在为一切人制定“正常的”标准时候,怎么能够说它是正常的呢?但是,假如一个人已经被规训,那么他就连这个疑问也不会有了。这也许就是福柯所说的权力产生知识的含义吧,权力规定了规则,这些规则就是知识,与之相符的一切也都成为知识,这样的知识就成为正常的东西,否则便不正常。【原载严春友《西方哲学名著导读》,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