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与思:严春友的博客
诗与思:严春友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052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清贫的意义 ——关于《清贫思想》

(2009-11-29 21:15:38)
标签:

清贫

思想

高贵

人格

诗性

杂谈

分类: 品书

清贫的意义

  ——关于《清贫思想》

 严春友

1

 

当我在书店里一眼瞥见《清贫思想》[1]这本书的时候,犹如在浑浊的空气中吹过一阵清风,一股清凉的感觉掠过心头。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它,连一页都没有翻。

在这家书店里,摆满了如何升官发财的书,它们装帧华丽,散发着一股铜臭气,以招徕顾客。而《清贫思想》则用牛皮纸作封面,没有任何装饰,正如它所包含的思想一样单纯。它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它的知音到来,它决不愿意到那些仅仅把书当作装饰品的人家去,成为供人欣赏的花瓶。

它没有张扬,没有喧哗,却在我心中产生了雷鸣般的回响。

 

2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往今来,大多数人的行为都为物质财富所驱使。只有极少数人为自己的精神而活着,无论是多么巨大的财富,也无论是何等显赫的力量,都不能撼动他们的精神世界。

本阿弥光悦(1558-1637)便是这样一个人物。他极端喜欢收藏。有一次他看中了一个茶罐,但却没有那么多钱去买。卖者知道他如此喜欢以后,就表示可以降低价钱卖给他。这如果是在一般人,那可真是求之不得的事,可是,本阿弥光悦却说:它本来就值这么多钱,是不应该降价的,降价无疑将会贬损它的价值。所以,他宁愿变卖自己的家产去买这个茶罐。而当一位达官贵人要以高出他的买价十倍的价钱来买这个茶罐的时候,他断然拒绝了,因为如果他收藏这个茶罐的目的是为了赢利,则这个茶罐就变成一个俗物了。

这才是真正的收藏家,他收藏一个物品,不是为了发财或者炫耀,而仅仅是由于自己喜欢。

在我们这个时代,也有很多收藏家,遗憾的是他们多是伪收藏家,因为他们的收藏只有一个目的,这就是“发财”。那些藏品被看作发财的工具,他们看中的是那些藏品的经济价值。——这简直是对那些珍贵藏品的亵渎!他们把那些珍贵的藏品变成了俗物,根本不懂得那些物品的真正价值。他们家里的藏品也许价值万贯,但他们的心灵却一钱不值。

本阿弥光悦更令人惊奇的地方还不止于此。当他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为这些珍贵藏品所累的时候,就毅然把它们赠送给了他人。“越是名品、珍品,就越是在心里患得患失,而心里的平静为这些物品搅乱之后,就再也不肯割舍,只想着拥有了。于是光悦便把这些人人欲得之物悉数送人,自己只用最粗鄙的茶具,以保持心灵的平静、安宁。”(见该书第6页)

这个用着最粗鄙茶具的人有着一颗最高贵而丰富的心灵,而那些拥有最贵重物品的人所拥有的却常常是一颗最卑鄙而简陋的灵魂。

 

3

 

世界上过着简朴生活的人很多,但是,要找到一个自觉地过着简朴生活的人却是困难的,而要找到一个自觉地放弃富贵的物质生活,去追求丰富的精神生活的人就几乎不可能了。历史上那些高贵而伟大的灵魂,几乎都是蔑视物质生活、蔑视权势,而追求精神生活的人。比如中国的老子、庄子、嵇康、陶潜,西方的圣方济、圣托马斯·阿奎那,日本的芭蕉,都是这样的人物。在如此庞大的人类中,这样的人物竟然如同沙漠中的绿叶那样稀少!

 

4

 

清贫,并不是要过一种贫穷的生活,而是要过一种自由的生活。自由,意味着不为外物所动、所碍,不管是多么大的权势,也不管是多么巨大的财富,只要它们危及了心灵的自由,就毫不犹豫地予以放弃。本阿弥光悦就是如此,他那些藏品,从经济上说是价值连城,当意识到它们危害了他的自由的时候,就坚决放弃了。这就是清贫。

清贫是为了达到更高的人生境界——自由,而这自由是无价的,人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比自由更珍贵呢?

若是以经济的眼光来看,清贫是毫无价值的,它似乎可以唾手可得。但是,我想说,一个人要想贫穷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要达到清贫的境界却困难得多,它比人们发财致富还要艰难,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够甘愿抛弃他应得或已得的财富呢?即使一个人有了巨额的财富,他也难以达到清贫的境界,因为清贫是金钱买不到的。

 

5

 

清贫,意味着学会放弃。世界上一切冲突的根源都在于人们的执着,很多的人生悲剧也在于人们不会放弃。因此,当人们学会放弃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就变得和平了。

 

6

 

清贫,还意味着敬畏,对那些神圣的东西、高尚的东西心存敬畏。

那些不择手段、不遗余力地追求各种利益的人,是从不知道敬畏的,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居为己有的。这样一颗心灵连动物都不如,因为动物还是知道满足的。

在无神论盛行的今天,这种敬畏的情怀不是更值得称道吗?

 

7

 

清贫意味着诚实,因为他并不贪图什么,所以无须说谎。诚实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在权势面前;而当一个人达到了清贫的境界的时候,他就能具有这种勇气。由于清贫,人才能做到独立而不改,不仰仗权力,更不惧怕权力,正所谓无私者无畏。

光德是著名的刀剑鉴赏家,他从不因客户是门外汉而欺骗人家,人家以为是破铜烂铁的宝剑,他依然照实说出它的价值,决不会因此而赚取钱财。他也决不因为是达官贵人而说奉承话,把假的说成真的。当时的政要德川家康收藏了一把剑,它是前幕府将军足利尊氏的镇宅之宝,因此被德川家康看作极为珍贵的宝贝。但是,光德却说:“这是一件废品。虽然有足利将军的签名,也不能说明问题,因为他不是鉴赏家。”德川家康的脸顿时阴沉下来,他也不管不顾。他认为,无论在多么高的权威面前,都应该说出自己本心的真话。——这,就是清贫的力量!

德川家康从此再也没有召见过他。这是可以想见的,在这个世界上,有谁愿意听真话呢?

 

8

 

人们之间的大多数冲突是由物质利益引起的,因而清贫思想也许是解决冲突的一个有效方式,一旦人们把精神生活看得高于物质生活,世界上的冲突或许就没有那么多了。

 

9

 

本阿弥光悦的母亲妙秀也是一位有清贫思想的人。当她女婿家的仓库失火的时候,她不仅不着急,反而抚掌大笑。因为,在她看来,女婿“用那么狠毒的手段夺来”“他人的财物……像那样罪孽深重的财物是会带来无妄之灾的啊”。(12页)

这种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人无疑是对人的高贵性和神圣性的一种亵渎。也许,人性的丧失,就已经是他们的一种根本性的“无妄之灾”了,因为,他从根本上已经坏了;因为,这样一颗整天为暴利所驱使的灵魂,怎么会安宁呢?

 

10

 

妙秀还说:“贪图富贵的婚姻是得不到幸福的……只有光顾眼前利益的短视者,才会只盯着富贵荣华。”(13页)

这已经为无数的事实所证实,可是今天仍然有无数的人不相信这一点,以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作代价,再一次来证实这个古老的真理。这有必要吗?

人一旦重视了物质财富,就忽视了精神。只有物质,而没有精神的生活,那是一种多么空虚无聊的生活啊。所以,当妙秀看到一些夫妇虽然贫穷,但却彼此相爱的时候,就说:“他们一点也不贫穷啊。”(13页)那种没有精神的物质生活才是真正的贫穷。

以物质财富作为婚姻的条件之所以会导致不幸,是由于当人们只盯着财富的时候,往往就失去了心灵的沟通,从而造成心灵之间的隔阂,这样的婚姻怎么可能幸福呢?而且,那些只重视物质财富的心灵大多是匮乏的,没有值得交流的东西。

贪图富贵的婚姻之所以不幸,还由于“人生的幸福并不取决于富贵还是贫困,实在是由人的精神世界来决定的。”(13页)

玩弄财富的人,必将被财富所玩弄。

 

11

 

理想的人生当然是既有丰富的精神生活,又有较多的财富。但鱼与熊掌不可能兼得,大多数情况下是两者之间必择其一。这时,人应当选择的是前者,而不是后者。然而,大多数人却不愿意过这种“应当”的生活。

 

10

 

人所追求的大部分财富都是多余的,因为人之所需本是极少的。正如古语所言:“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2],其余都是无用的。遗憾的是,世人们都是为那些无用的东西而活着。

 

12

 

    清贫,还意味着对大自然的尊重——不仅仅是尊重,更是敬畏。他之所以能够敬畏自然,是因为他无所求于自然,是因为他并不想占有自然;他之所以能够尊重生命,是因为他已经超出了人的功利的世界,是因为他对生命心存敬畏之情,把生命看作一种神圣的存在。

 

13

 

那些贪婪的人,也许十分富裕,但他们的行为和心灵却如同乞丐,因为他们向这个世界不断地乞讨着,永远没有满足;相对于那无穷的欲望,他们显得多么贫穷啊。

 

14

 

当我们从高山之上来观看人类的时候,立刻会觉得人类的行为可怜、可笑又可悲。可怜的是他永远是欲望的奴隶,还以为自己是主人;可笑的是他为那些毫无价值的东西而争得头破血流;可悲的是人们争来斗去,最终都化为灰土,谁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胜利了又怎么样?那些凯旋而归的英雄们早已不见踪迹,而天地依旧。

 

15

 

当我们超越了功利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才会澄明起来;否则,它便永远是浑浊的。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有当他超越了功利世界的时候,他才能够本真地活着,因为只有这时他才能够只为自己的心灵活着,而不需要为了得到外在的东西而去装饰自己。

 

16

 

只有心灵高贵的人才真正高贵;而那些以财富堆积起来的高贵只能让人觉得俗不可耐,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铜臭气。

常见一些暴发了的人,为了显得高贵而穿上昂贵的西服或名牌服装。然而他们不仅没有因此而高贵起来,反而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这服饰与他们庸俗的气质很不相称,那一颗委琐鄙下的心灵不是服饰能够掩盖得住的。真的,我感觉那服装穿在他们身上是一种亵渎。

 

17

 

人们脚步匆匆,忘我地追求着那些可见的利益,却忘记了欣赏身边那些美丽的事物,忘记了啼听大自然的旋律,享受人生点点滴滴的幸福,使本来丰富的人生变得单调乏味了,因为他们的心灵已经由于过多的重负而麻木,飞花流水、月出星落、鸟鸣虫唱都已经难以感动这样的心灵,他体会不到怦然心动的幸福感。他们的心灵过于拥挤,塞满了各种欲望,已经没有精神活动的余地了。这样的人,只能说是活着的僵尸了。

而一颗清贫的心灵是敏感的,他以清风为伴,与花朵为友,与自然为伍。他会为默默开放的花朵而感动,面对万古不语的星空,他会顿然生起敬畏之情,看到人类的苦难他会泪如泉涌。正如西行所说的:生命之喜悦,是吟花赏月。他在诗中唱道:

 

赏花

  为彼美之无端

    心疼痛。

 

但愿春日

  花下死

    涅磐望月时。

 

吾欲弃世

  念花之心

    残存难去。(185-187页)

 

在一个守候清贫的人眼里,“山川溪色,无不具有佛性,一旦达到这种境界,便‘无不是花’”。(147页)

我想,这是一双孩童的眼睛,也即纯真无邪的眼睛。在这双眼睛看来,一切都是那样美丽,那样清澈,那样神圣。在这双眼中,自我与永恒的宇宙生命合而为一了。在这合一状态中,他感受到了宇宙生命的律动,听到了大自然的私语,心怀感动。

因此,“清贫不是单纯的物质匮乏,而是与自然共有生命,与万物同生。”(227页)也即回归自然,尊重自然,而不是暴戾天物。

 

18

 

清贫,就是心怀大慈悲之心,以天下的痛苦为自己的痛苦,以天下大同为自己的理想。正如妙秀所言:“只要世间还有一人为贫穷所苦,就不能一人独富。”

当然,它所采取的措施不是所谓“积极地”增加财富,而是减少自己的欲望。类似的观点在老子、庄子、陶潜、嵇康那里也可以见到。这种观点通常被人们看作是“消极的”。然而,在我看来,这种方法比那些“积极的”方法更加优越,也更加现实。按照老子和庄子的观点,解决人们之间冲突的办法,不是竞争,而是谦让甚至是退让,不是刚强而是柔弱,因为竞争和刚强正是人类一切矛盾的根源。因此,想通过向前发展而解决问题是不可能的,那样只能导致更大、更多的矛盾。如果人们都“不争”,天下不就太平了吗?“争”,则天下永远贫穷;“不争”,则天下立刻变得富足。

看来,富裕本是不难达到的,穷与富只在一念之间。

 

19

 

历史上曾经有许多文人“怀才不遇”,他们深感命运的不公。可是,假如他们的“才”能够找到一个欣赏的主子,就公正了吗?“怀才不遇”不过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代名词;他们的不满,只是由于没有能够成为更高一级的奴隶罢了。他们没有想到,“才”是独立的,永恒的,“才”并不为哪个人而存在;而他们的主子只是昙花一现,没有永久的价值,所以不配做“才”的主人。

 

20

 

研究一下人们的名片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因为名片上所呈现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名字,更是他的心灵。大多数人的名片上都印满了密密麻麻的职务,有的甚至占据了一面半的面积,最后才在角落里出现了自己的名字。看着这样的名片,我心中不仅感叹:你的心灵太拥挤了,竟然连存放自我的地方都没有了!在我眼中,这些职务不过是一副副束缚自我的镣铐。一颗被沉重的镣铐捆绑着的心灵,怎么可能有自由呢?

我的名片只有两项:名字和通讯地址。名片的作用就在于联系,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21

 

在这个时候来谈论清贫似乎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我们正处于一个物欲横行的世界中,有谁还能够认识到物质的害处呢?

贪官杀不尽,春风吹又生。贪官杀了一批又一批,但还是有无数新的贪官产生,简直可以说是前赴后继。他们没有人意识到财富所隐含着的危险,更没有意识到财富将会吞噬他们的生命!真是利令智昏啊。

那些贪官们,作为贪污犯,的确死有余辜;可是作为一个人,我却为他们感到惋惜,他们历尽了千辛万苦才达到了现在的职位,而今不仅要失去这众人羡慕的位子,而且还要失去生命,这是多么令人痛心啊。其实,只要冷静地想一想,就可以明白,居于他们那种高位的人,已经什么都有了,要钱有什么用呢?可惜的是,在金钱面前,他们已经没有这份冷静,竟然没有想到,金钱也是有害的,没有想到金钱将会把他们送入地狱,甚至剥夺他们的生命!当他们面对枪口的时候,才知道金钱不仅无用,而且有害,后悔得泪水纵横;可是,已经晚了。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物质财富遮蔽了他们的双眼,使他们不能意识到自己已经面临深渊。

我曾经慨叹:这简直是一个不要脸的世界!人们除了金钱和权力,什么都不要了。对于这样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样的事情不可以做呢?他已经无所畏惧,死都不怕,他还怕什么呢?于是,就有了造假药的人,当别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他还要落井下石;就有了以敌敌畏来制造假茅台酒的人;就有了用下水道的油来炸油条的人;就有了以出卖肉体和青春来换取金钱的人……脸都不要了,还有什么可要的呢?

 

22

 

人们为了追求幸福的生活而劳累终生,可是,当历经千辛万苦到达人生终点的时候,还是没有得到幸福。

其实,人的幸福本来是不难得到的,只要放下执着,学会放弃,幸福便嘎然而至。

 

 

 

                                                2002年8月11日静淑苑

               (原载《出版广角》2005年第9期)



[1] 中野孝次:《清贫思想》,邵宇达译,上海三联书店,1998。文中所注页码为该书页码。

[2] 《蒙学辑要》,徐梓、王雪梅编,山西教育出版社,1992,第49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