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074752093
用户107475209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2,373
  • 关注人气:6,8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目送

(2013-08-29 16:14:50)
标签:

福隆港观鸟

马来观鸟

马来西亚

东南亚观鸟

休闲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目送

 

-------逐渐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其实,所谓观鸟拍鸟一场,只不过意味着,我和鸟的缘分:就是不断地在目送它的背影渐行渐远。我站立在树林的下面,目送它飞去,逐渐消失在树林的远方,而且,它用那飘逸的羽翼默默告诉我:不必追。-------


这一组鸟是我端午节假期在马来西亚福隆港山拍摄的,那是一个曾经的全世界鸟人都知道和向往的观鸟圣地。有一个酒店叫做加兰高地,就在那酒店的过廊里,每天早晨都可以很轻松惬意地拍鸟,很多鸟人是住在那个酒店的,早晨可以吃着英国早餐,啜饮着芬香的红茶,按下快门。但是,如今的酒店已经倒闭,破壁残垣,人烟稀少。因为缺少了酒店彻夜不灭的过廊灯光,飞虫不再扑灯,而鸟儿的早餐也就没有了,所以,鸟也就少了。当地的印度值更人跟我说,他一天天,目送者鸟儿消失,目送着鸟人渐去,目送着这个迷人的鸟点一天天荒芜寂寥……

还好,福隆港的山林还在,我们在山道间还可以见到拍到不少的鸟儿。

我曾经在国内看到过多次银耳相思鸟,但是在这里,我看到了它们的一个10多只的群落,到来时,此起彼伏,而离去,也是一哄而散,当我正准备架好相机,大快“朵颐”的时候,它们跳跃飞去,我目送它们的叫声渐渐淡去……

在加兰高地,我收获了这只火簇拟啄木。最先看见它时,它正躲在高高果树树冠里吃果子,这是一只中等身材的绿色的鸟,当时我把它当成大拟啄木鸟,后来才知道叫做火簇拟啄木,它鼻前那火红的一簇羽毛,就是它的名片。它看上去很笨拙,每一次移动都会带起周围的树叶哗啦啦地动。但是我渐渐发现,它看似笨拙的移动,其实每一次都是那么精准和巧妙,总能有最好的位置,既适合它啄食下一颗果子,又不能让树下眼巴巴看着它的我们,看到它的全貌。“这个狡猾的东西”,大家在树下苦苦守候两个小时后,无奈指责着这个躲在高高树冠中的胆小鬼。有的朋友收拾器材走了;有的去拍别的鸟了;更有的,坐在一边聊起天来。就在这时,这家伙,“轰”的一声,飞到了我眼前的横枝上,去啄食那里的一簇野果。近的,我似乎都能闻到它鼻子呼出的果子味道。这时,只有我在那里,坚守着相机和机位,于是,我按下了快门。一梭子“哒哒哒”之后,后面聊天的,远处拍别的鸟的,纷纷过来。那火簇拟啄木,又“轰”的一声,高高飞起,钻进高高的树冠。与它的面对面接触,让我感受到,它的每根羽毛的美丽,和它一飞而起带来的劲风拂面,还有终生难忘的,它身上那浓浓的果香。闻香识鸟,是我记忆中和它的,亲密约会。在我身后众人的叹息中,我目送它钻进深深的树丛……

还有武吉丁宜那只娇小可爱的小凤头树燕,在雨中,它肆意享受着这个崭新世界里的空气的清新,它舒展羽翼,抖擞精神,躲在树后静静观赏它的我,似乎也成了这个美丽新世界的一部分。所以它没有介意我的隐约存在,有的只是好奇的眼光。我望着它,陷入幻想,幻想中,它纵深一跃,展翅高飞,似乎,我能亲自目送它,投入进这热带雨林的怀抱……

栗头噪鹛,一如它的名字,有着嬉笑俏皮的叫声,呱呱中,就在眼前了,上下飞舞,跳跃玩闹,就像,一群下学的小学生,尽情释放着他们那在学校被压抑了的童真。我把它们拍了个爽,那快门声,似乎就是我对童年玩伴的回忆,对那逝去童年的致意。在我那致我的终将逝去的童年的感慨中,我目送着它们远去……

马来噪鹛,名字像栗头噪鹛,但是行径,却大相径庭。它是孤独的一个,不像栗头噪鹛那样起哄架秧的。而且,它似乎是不用翅膀的,像个小老鼠,在灌木丛中钻来钻去。所以,对于它的拍摄,是破费周折的,我需要躬下身形,抑或以膝当步,甚至拥抱大地,才可以让我的镜头,穿越灌木的羁绊,一睹它的容颜。就在我的躁动和焦急中,我目送它孤单的身影,消失在另一丛悬崖边的灌木…..

对,还有这个小卤蛋,这个没有尾巴的小小麟胸鹪鹩,它在福隆港的小溪边出现,蹑手蹑脚,偷偷摸摸。看上去,它圆圆鼓鼓的,就像个小小的卤鸡蛋,吸引着我的目光,追逐它的身影。可是,好景不长,转眼,小卤蛋已经留给我一个屁股,我目送它跳跃着,消失在溪流卵石的远处……

和小卤蛋一样小的,是那小小的小斑姬鹟,小东西不见阳光,专门喜欢在阴暗的树林深处,好在它的飞翔和跳跃,引起了我的主意,我才有幸,让它那黑白的身影,留在了我相机的彩色显示屏上。短短十几秒钟,我和它的邂逅,瞬间,变成了我目送它的别离……

如果说小卤蛋和小班姬鹟的出现,是我勤奋搜寻的回报,而它的出现,竟是静悄悄地那么不经意。但却让我,如同得了帕金森颤抖症,对着这个神秘来客红树八色鸫,我竟然有20秒不能稳定住镜头,当我终于稳定住镜头,抑制住激动的心跳,让快门跳动起来的时候,它却已经悄然而去了,剩下孤独的我和我那目送它的失望…….

有一只小鸟,白色的喉咙,棕色的头顶,在山麓上跳跃,追随我的脚步。我在福隆港短短的两天里,和它三番五次的相遇,似乎,每时每刻,总有它的相伴。于是在我的意识里,仿佛,我们已经成了老朋友了,无话不谈,谈笑风生。但是回来,看着照片上它的身影,我才想起,我竟然忘记问它的名字了。好在还有QQ,QQ信息里,同去的Tony告诉了我它的大名,叫做棕眉姬鹟。想想,回忆里,似乎生命中真的有曾经熟悉的朋友,而时光如水,洗刷得我再也想不起他姓名,想起的,是目送它远行时的长亭更短亭……

大仙鹟,是我在国内追求的大腕儿。为了它,我曾在一个周末,只身远赴南宁,在那通往越战战场的战备路上,和它初见。这一次在福隆港的二度相逢,让我唏嘘不已。似乎,让我想起我最初观鸟的懵懂无知和莽撞无助,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屏。画屏如照片,照片里,多是我目送你远飞的身影…..

爪哇鹃鵙,是个大东西,飞动时候,风声呼呼,那呼呼的声音,让我看到了它的落脚点,于是,我跟了过去。当我刚刚放下三脚架,按下快门的时候,它竟展翅而飞了,于是我定格了这张它展翅欲飞的影像,定格的,还有回忆中,我那砰砰跳跃的心跳。我抓着倾斜欲倒的脚架,目送它的远去……

长尾其鹛,无论是在百花岭,还是在福隆港山,给我的印象,它就像个黑衣侠客,流线型纤长的身影,一如展轻功而过拉长了的剑光侠影。而那长长的尾巴拂动,就像侠客的黑色披风,随风而舞,在我的目送中,它衣裙飘瓢,消失在夜色里……

最后消失在夜色中的,是那孤立暮色中的黑冠鹃隼,在董寨的灵山的它,竟然在这马来的雨林中和我重逢。但无奈相见恨晚,因为夜色像墨汁一样,一点点浸湿下来。当暗光中我的镜头不能聚焦的时候,我也只能用我的回忆聚焦它,并不舍地目送它远离我的世界……

我记得,当飞机的轰鸣声响起,我也是同样地,目送吉隆坡远离我的世界的,同样远离的,还有那曾经的,福隆港的那些美丽的鸟儿……

逐渐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其实,所谓观鸟拍鸟一场,只不过意味着,我和鸟的缘分:就是不断地在目送它的背影渐行渐远。我站立在树林的下面,目送它飞去,逐渐消失在树林的远方,而且,它用那飘逸的羽翼默默告诉我:不必追。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