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咖喱泡面_
咖喱泡面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64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乌尔善的路,会一直走下去...

(2017-09-18 22:58:28)
标签:

杂谈

乌尔善是何许人也?

两年前我才知道。

但即使是两年前,我也只是知道他是一个商业导演,之前是做广告导演,拍了一部IP大作,名字叫做《鬼吹灯之寻龙诀》,票房不错,口碑也不错。

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甚至可以说是陌生。

直到我看到他的作品有一部电影名字叫做《刀见笑》,心想:诶,这片子初中看过。

自此开始关注乌尔善。

https://pic2.zhimg.com/v2-93fa47bf98ba56920dafc6641ad47135_b.png

《刀见笑》是一部被嫌弃了许久的影片,但是它的出现却又非常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尤其是对于我来说,他的出现,让我对国产的小成本喜剧电影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在一众以怪诞和无厘头标识的喜剧电影中间,这部电影的丑,丑的动人心魄。

在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这部电影,第一是因为它好笑,其次就是因为它不止好笑,还留给我特别深的印象。

那时候,并不知道导演就是乌尔善。

严歌苓的《审丑》里,写到了曾老头的丑和善良以及孙子小臭儿的无情的时候,通过形象的对白和动作对比自然而然引发出一种讽刺感,这种讽刺强的浓烈。

《刀见笑》也是如此。

乌尔善把《刀见笑》的成功比喻成一次“限制下的艺术创意”、“小成本下的风格创新”,媒体人大多数将乌尔善的这部作品视为一种先锋性的东西。

它首先是一部优秀的作品,其次它的艺术水平和先锋性主导了这部作品的故事和风格,所以这部作品的成功使得口碑产生了很强烈的两极分化的现象。

https://pic3.zhimg.com/v2-4521a7b903323b2630011598bfb81bfa_b.png

乌尔善本人还是愿意它视为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当年拍摄《刀见笑》这部作品的时候,乌尔善获得了550万的投资,因为担心入不敷出,投资方拒绝了再向乌尔善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这也就意味着乌尔善必须在成本上和方向上明确下来。

果然投资的钱根本不够,乌尔善做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决定,就是:选择从自己的腰包里取出一百万垫上差额,最终完成了这部“先锋武侠喜剧类型”的作品,最终的总票房达到了2350万元。

这是一次风险极大的一次挑战,乌尔善决定从自己腰包里拿出一百万垫差额的时候,其实也是给他自己套了一个紧箍咒:如果这部电影没有完成或是彻底失败,入不敷出,他所投入的所有资金都将一去不复返。

乌尔善其实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他还是为此拼了一把,大气的下了一百万的赌资。

如今看来,这份赌资带来的收益已经不可估量了,正因为他的执着和锲而不舍的精神,才使得在众多名导、老人扎堆的影视圈里,得到了执掌亿元电影项目的机会。

这部作品就是《画皮II》。

https://pic3.zhimg.com/v2-dee142a634f874d67c50f231e4df6c36_b.png

乌尔善把这次机会当做一种修炼,并且他深深知道学习的重要性。

由此,我看到了乌尔善的一种坚韧的性格,这种性格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同时也在他的作品中有所展现。

乌尔善说,在蒙古语里,乌尔善是前进的意思,这种前进其实也是命运。

我把他的这句话理解为:命运是前进的过程,而修行的本身,就是一场精神的前进。

乌尔善在系列纪录片《逐影》里讲述自己的童年的时候说:

我从小长在军队大院,它每个周末都有露天电影。
我印象特别深,一关灯,广场都黑了,然后那帮小孩在观众里乱蹿,在幕的两边看那反的字幕,觉得特别好玩。
我觉得那个是一种特别有意思的仪式。

在谈论乌尔善的时候,《逐影》把他成为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乌尔善有关他的童年的这个小故事。

年轻时,乌尔善是个想法很多的人,尝试过很多方向,也做过很多东西,最终选择了电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的话,这种选择更多的来源于对内心的一种追寻。

2000年,他创建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起名为“523studio”,和一帮朋友完成了有关装置、短片、行为艺术等纯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在很多展览上都有露相。

在外人眼里看来,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艺术家。

但是乌尔善从没有将自己标榜为艺术家,他提到了蒙古文化中最重要的三点。

崇拜自然、崇拜生命、崇拜英雄。

他对生命表示一种敬畏,但却不会因此而选择停滞不前。

https://pic3.zhimg.com/v2-129a04e649bdff7456e4392c5734d482_b.png

乌尔善发掘美的眼睛就在他的名字里,他把前进当做一种准则,以此来表现生命的张力。

《寻龙诀》与《封神》的视效总监道格拉斯●汉斯●史密斯这样评价乌尔善:

每个人都想把完美主义作为目标,但是乌尔善并不是,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去继续推进...他会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

乌尔善的耐心和执著造就了他的地位,在与陈国富合作的第一部影片《画皮II》之后,乌尔善的执着和稳重给了陈国富很深的印象,两人在谈论电影中某些细节的展现是否得当的问题的时候,从来没有争吵过。

陈国富说:乌尔善给我最大的感受(印象),就是忍辱负重。

在《逐影》所拍摄的纪录片中这样总结乌尔善:

耐心、踏实、隐忍,似乎是他创作过程中的一贯坚持的节奏。

这样的节奏影响着乌尔善所做的很多事情,从而也就造就了他本人沉稳和细心的性格。

同样的,这些性格,也影响着与他共事过的人们,如果非要给乌尔善几个标签的话,我想就是认真、执着、心无旁骛、如履薄冰。

如履薄冰是乌尔善自己说的,他说做导演就像是在冰面上行走,不仅仅要权衡商业与艺术上的东西,同时还要把各个部门之间的工作协调好。

在拍摄完《寻龙诀》之后乌尔善还专门写了一篇论文,名为《<寻龙诀>与类型电影的创作实践》的论文,总结了东方夺宝冒险类型电影的基本机构和剧本范式,以此希望带动整个东方类型片的质量提升。

他就像是一个指挥官。

我深以为然。

《刀见笑》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小细节,电影里没有告诉观众,同样的,乌尔善也闭口不谈,但我们仍然可以在细节中寻找端倪。

这部作品里,有的镜头美得动人,而有的镜头,则丑的浓烈,就像我在前面说到的《审丑》一样,这种对比,从一开始就极具动感和张力。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这些美,都是因为缺钱

在入围刘德华主持的“亚洲星引力计划”之后,乌尔善第一个拿下扶持名额,并执导了之后上映的《刀见笑》,获得了接近三倍的输出回报,以此打开了商业电影的大门。

然而在《刀见笑》里,很多衣服和场景、灯光都是受资金有限所迫不得已而为之的,甚至在电影中出现的妓女的服装也是在陈凯歌导演的片子《无极》中用过之后丢弃的款式。

https://pic2.zhimg.com/v2-249db7bdc28b765656d9aeb6df4d96bd_b.png

这种限制很大程度上将乌尔善的潜力激发了出来,使得他在个人风格的建立上向前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画皮II》的执导权利无疑对他个人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机会,乌尔善也不负众望,拿下了7.26亿的总票房,也因为这次机会,结识了导演陈国富。

陈国富曾经为杨德昌导演撰写过剧本《恐怖分子》,并与香港和大陆的多位知名影人多次合作,足以见其功底。

乌尔善与陈国富的这次合作,也直接导致了乌尔善在“东方”式类型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造就了乌尔善的第三部导演作品《鬼吹灯之寻龙诀》的产生。

从550万到1.5亿再到2.5亿(成本),从2350万到7.26亿再到16.82亿,乌尔善的成功代表了一种东方类型片的发展速度,从最初的东方先锋武侠类型《刀见笑》,到东方魔幻爱情类型的成功《画皮II》,再到东方奇幻悬疑类型的奠定《鬼吹灯之寻龙诀》,从整体上来说,乌尔善的成功其实是有据可循的。

系列纪录片《逐影》里提到:
不可否认,东方类型电影的高度,将因乌尔善的这部作品而在电影史上跨出巨大的一步。

它所提到的作品,是一部已经斥资30亿,周期为9年的作品,由乌尔善执导的大型史诗奇幻巨作《封神》

https://pic4.zhimg.com/v2-8c752e66e35fe053b261e2efec386be3_b.png

从第一部作品的时候,乌尔善就已经摸索到该如何将自己的个人风格放入到电影中的方法的门槛了,而《画皮II》和《刀见笑》两部作品的成功不仅仅给了他资本上的支持,同时也使得他在艺术与商业的结合上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在很多东方式电影还未成熟的时候,乌尔善对于《刀见笑》以及之后的几部作品的尝试弥补了奇幻冒险类型缺少“灵魂”的短板,他没有将其视作一种典型来看待,而是作为一种全新的电影类型来看待并加以研究。

在《封神》制作前的时间里,乌尔善还专门去拜访了《指环王》的制片人巴里●M●奥斯本,向其请教《指环王》三部曲连拍的经验,由此即可看出导演本身的诚意

现年45岁(1972年)的乌尔善导演走到现在,《封神》将是他的第四部作品,如果成功,对于中国工业电影行业,对于乌尔善本身,都将是巨大的转折。

而这次转折,将代表着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

讲这些,并不想拔高乌尔善,也不是想刻意去强调商业电影的好,我只是想写乌尔善这个人的品质和性格。

其中最让我敬佩的一点,就是他的性格。

乌尔善一直在说蒙古文化中的“崇拜”,而在现实中乌尔善身上,他的这种崇拜观念其实无处不在,乌尔善对于电影,与其说是一种执念,不如说是一种“匠人”精神,道格拉斯●汉斯●史密斯说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他的务实。

他会在自己的能力之内,把事情做到最好,而与此同时,心无旁骛。

https://pic2.zhimg.com/v2-7d4ccc66277de537e8fc567a120950d5_b.png

乌尔善并不是第一个把艺术与商业融合在一起的导演了,像我们熟知的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大白鲨》,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等等,都是将艺术与商业结合的非常好的导演。

之所以提到了乌尔善,是因为他做了很多“第一”。

也许你没有意识到,在乌尔善之前的大陆导演里,几乎从来没有一个导演能够在票房上一直保持盈利状态并产生如此大的争议,也几乎从来没有一个导演能够在“东方”类型里一直坚持,并一直寻求突破。

陈国富说:他(乌尔善)想要的东西就是它想做出一个好作品,然后每次都可以比上一次做的更好,那么为了这个目标,其他的都是其次,这也是我比较喜欢他的一个原因。

从第一部电影《刀见笑》的荒诞和奇幻,到第二部电影《画皮》的更精确的定位,再到口碑票房双丰收的《鬼吹灯之寻龙诀》,乌尔善的的平衡掌握的越来越好。

但乌尔善,他首先是一个类型片导演,其次才是一个创作者,乌尔善说,他的电影是面向大众的,所以影片首先得通俗化、类型化,其次,才是实现自己的想法和价值。

在被记者问到职业定义的问题的时候,乌尔善谈到了如履薄冰这个概念。
记者问:还是要一直向前?
乌尔善说:不能站在原地。

乌尔善从来没有停下过脚步,从最初的《刀见笑》的初试牛刀,再到《画皮II》的惊鸿一瞥,以及如今的《寻龙诀》的志在必得,他的路走的越来越平稳,也越来越清晰。

就像乌尔善自己所说的那样:往前走,别回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