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树枯草
老树枯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2,655
  • 关注人气:8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北京的故事(二〇四)渤海古城

(2022-11-24 16:08:23)
标签:

山里

村落

也有

古迹

分类: 古老北京

老北京的故事(二〇四)渤海古城

老北京的故事(二〇四)渤海古城

老北京的故事(二〇四)渤海古城

原先的渤海古城现在叫渤海村,在密云区渤海镇渤海所村长城脚下,西接居庸关,东连慕田峪关,南向十三陵,距北京市区70公里。

明朝统治的270多年间,北京始终处于民族政治、军事斗争的前沿,保卫北京的安全成为明朝军事战略的要点。据史料记载,明朝廷曾将七八十万京营军驻扎京师,筑长城、修城池,加强北京的警备,工程浩大,连年不断。特别是明永乐十九年(1421)迁都北京后,边城防卫工作越发重要。

明弘治十六年(1503)出资建造渤海城池,设立“拱护陵京”的北门。建成后的渤海城周长1 467米,宽4米,高68米,墙体全部由石条砌成。城内面积约为120万平方米。城有三门,东门匾额为“天山东府”;西门内匾额为“永固门”,西门外匾额为“拱护陵京”;南门内匾额为“渤海城”,南门外匾额为“黄花路”。城内18米宽的十字大街分别通往各门,街道正中砌有一排石条,两旁整齐地栽有120余棵槐树。南门外有操练兵马的操场,筑有3米高,6米见方的观礼台。西大街北侧,建官府衙门,设有大门,门外两侧有上下马石和两米高石狮子一对,占地面积约7000平方米。大门对面是一座约10米长8米高,砖石砌成的大照壁。门内各种厅房100余间,两座石碑6米高1米多宽。衙门西侧是仓房,现在仍称仓库胡同。当时这座军事衙门,为了镇守边关,调兵遣将和处理军务大事。今天慕田峪旅游办事处院内的石碑上,清楚地记载着当时各领兵官员的职位。

渤海古城还有这样一段故事:在古城东北角,多修了一段20米长的城墙,形似刀把,被人称之为刀把儿城。据说,明朝弘治年间在修建这座城时,因开支太大,官府便去各处收敛钱财。他们听说村南大店子住着一位蔡员外,家族人丁兴旺,有的是钱,便派御史前去跟蔡员外借钱。没想到,蔡员外却是一毛不拔,还指责朝廷是搜刮民财。这下惹怒了朝廷督官,督官如实禀报朝廷后,朝廷认为蔡员外大逆不道,决定予制裁。如何制裁呢?办案大臣思来想去,觉得此事还是请风水先生处理为妥。来风水先生说:你们在这座城的东北角对着蔡家的方向修个刀把即可。

建城官员纳闷,想问个究竟,风水先生卖了个关子,到时便可知晓。官员按着风水先生的吩咐,在村东北角上修出一段城墙。这样,整个渤海城就像一把菜刀,刀刃直对着蔡家。刀把儿城建好后验收那天,风水先生把大家叫到一起问:“你们说,刀是干什么用的?”众人答:“是切菜用的啊。”没等风水先生解释,大家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菜就是蔡呀。最后蔡员外一家真的家败人亡了。这个故事真假无从考证,但刀把儿确是存在。

渤海建城之初,其防卫由宣府镇统领管理。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朵颜入侵慕田峪关之后,为加强这一带的防御力量,设立了昌镇,于是移黄花镇参将到渤海城驻扎。当时昌镇总兵管辖的长城为渤海所、黄花镇、居庸关、白羊口、长峪城、横岭口、镇边城等诸城堡长城线,即东起慕田峪关,西至紫荆关,全长230公里。

渤海所城建成后,驻军1200余人,并设立千户所。关于这一段历史,民间也有传闻。相传明朝时,渤海所村曾住过一位英勇善战的大将军,可以调动这一带长城的四路兵马,很是了不起。人们后在渤海城衙门里的一块石碑上印证了这一说法。

明弘治年间,朝廷在渤海所设立了渤海守御千户所,使渤海城的战略地位得以提升。后又在渤海城设立了守备衙门,调副总兵驻守。

渤海城守备衙门内的石碑,现存于慕田峪长城旅游办事处。石碑的正面刻有程九思在离任守备衙门副总兵前,修筑黄花路、渤海所、慕田峪、黄花镇等段长城的情况。另外,正面碑文还留有一段“黄花镇为京陵后门,关系尤重”的字迹。可见当时怀柔黄花镇、慕田峪、渤海所一带战略位置的重要。从碑文内容可知,民间传说的这位威武的大将军便是副总兵程九思。

当时,渤海城守备衙门副总兵管辖边城总长八十一里半,并有墙台四座,空心敌台四十四座。看来今天渤海镇境内的“一关七隘口”,便是慕田峪关、贾儿岭口、田仙峪口、擦石口、磨石口、驴鞍岭口、大榛峪口、南冶口。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渤海古城被陆续拆除。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总长1467米的城墙已经荡然无存。十字街两旁的120多棵古槐也被砍伐,而衙门门前的两尊石狮被村民深埋地下。1993年村里开挖自来水沟时,两尊石狮重见天日,作为文物存放于渤海所村委会西院,昔日守衙石狮,今担护村重任。

今天的渤海所,虽然失去了昔日的金戈铁马和古城风韵,但留在人们心里的文化积淀依然那么厚重。十字街那一块块被人踩出年轮的片石也因街道硬化长眠于地下。那些饱经沧桑,守卫街头数百年的古槐已被现代的龙爪槐所代替。唯一可以看到的是那些为数不多、散落于民居宅基之中的城墙基石,以及那些现存于村委会西院的十余块记载古城历史的石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