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221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套子里的伟岸

(2018-11-18 22:27:07)
标签:

杂谈

套子里的伟岸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套子里的伟岸

我的同学张天阳,你一定听说过他。他就是那个每天和谁都不说话,喜欢一个人走在没人的大街上,看见女孩子总会浮上红彤彤的面容,无论春秋冬夏从不脱下自己那件黑色夹克,走起路来总是溜着墙根。

我想这样的人,一定不能吸引你宝贵的注意力。本来我也正如你一样,他也并不是,我视线之中的主要人物。在那个血气方刚的年纪,我所在意的必然具有一种独特魅力又或者味道。它们可能是一种美,一种会场之中焦点所折射的霸道美。又或者它们可能是一种新,一种好像雨后山林洗净数日尘垢之后的天然本真的气息,又或者是一种躁动,一种由于青年人特有的热血引起的躁动。然而这些他都没有。

于我的眼中,他似乎冬日沉睡的大地,又或者深海吞噬的渔船。他或许有着他引以为傲的历史,然而我却没有法子去欣赏。

我一直沉思,倘若不是那个应该被叫做意外之喜又或者惊天大发现的事件。他似乎也如同我所有的青春回忆,又或者青春之中遇见的人那样,是否又会消失于那座早已破旧不堪,狭窄潮湿的中世纪城堡里,变为哪里曾经繁荣,又或者美妙的象征,我真的不知道。

2006年的冬天是那样的冷,不知是积藏多年的西伯利亚寒神决定大显神通,还是上天想要捉弄安逸多年的人。自11月开始,仁济的上空就飘起了漫天的大雪,那大雪如古时硝烟中的千军万马一般,涌入我的视野之中,他们好像挥舞着刀枪的士兵,像我刺杀而来。我的面庞在这刀光剑影地厮杀之中,涨的通红。我渴望走出这雪地,虽然这里很美。

或许从那刻开始我才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孤寂荒凉的荒漠之美。走在雪白的,牛乳一般的大地,没有生命的律动,没有色彩的靓丽,那又何尝不是一片荒漠。我好像征战归来的人,望着这无烟的大地,缓缓的走,缓缓的走。

我已经不记得那天?我究竟走了多久?我到的那刻似乎已经挂起了残阳,大雪之后的阳光似乎真的不如往日那般火辣,不过却也颇为温暖。当我走进那个大厅时,人群早已初具规模。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他戴着鸭舌帽,坐在一个拐角,他穿着一件崭新的灰色长袍,一条黑色的裤子。这是一条对于他显得过于窄长的长袍,它的末端已经达到了他的膝盖。显然周围也是有人注视到的,可是对于这样一位怪人,他们早已习惯。因此他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来自人心内部的鄙夷或者嘲笑。

然而看见他,我是吃惊的。他是不愿意进入我们的,何况这又不是一个盛大的晚会。因而我是难以理解他为何会出现的。

对于一次慈善晚会,我们可以说。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没有慈善的念头的。他们更像是磨牙嗜的恶狼,无情压榨着辛苦人的汗水。虽然他们的打扮可能并不是十分相像那些欧美大片之中的反角,然而那正襟危坐的外表,微笑的面庞却暗藏着背后的丑陋。比如这位正在台上侃侃而谈的张镇长。

假设你抬眼望去,那么你是不会将任何反义的词语用来形容他。对于这样一位面带微笑,体态臃肿,思维睿智的老人,你是难以想象他具备什么罪恶的。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想我也不会相信。何况他欺压的竟然是一对孤儿寡母的弱者。

然而这都是事实,说起这些,我还不得不说,国家的那条改变我们的建设策略。

本没有这条所谓的惠民策略,我们的生活是安静而祥和的。我看待我的生活,就如同看待窗外那条潺潺的小河,虽然没有大风大浪,倒也心满意足。

然而这个策略却好像一群敌人。他们打着为家乡谋福利,为我们提高生活的旗号,准备拆除我们的房子,侵占我们的土地。我们本是不同意的。但是怎么奈何政府的说教。渐渐的我们妥协了,我们的房子沦为了一片废墟。我们只能拿着政府三十万元的补助款,四处寻找房子。

假设我们都拿到那些补助款,显然无法说明镇长的丑恶与贪婪。我可以说我们镇里很多务工人员的钱是被倾占的。其中尤为一对母女最为可怜。她们本就是我们这座小镇最穷的人家,然而命运偏偏又让母亲失明。镇长利用了这位母亲失明的情况,仅仅给她两万元钱。倾占了二十八万之多。

如果你知道这样的事实,你是否对他的模样感到厌恶,我想显然是必然的。

然而这场慈善晚会,诸如这样的人也不简单就是这一位。可以说这座会场充斥着这类人。比如克扣工人工钱的王老板,比如空手套白狼的郑屠夫等等。

因此这场会冠冕堂皇的会场词,我是难以理解的。伴随着几个小时若有若无的回想,准于来到了捐款的环节。显然这是一个十分多余的环节,丑陋的她们拿出九牛一毛,为了堵住我们对她们的揣测。我看着那虚假的善举,胃部泛起阵阵恶心。我似乎察觉到我的脸已经被这极度地愤怒扭曲。当我看着斗兽场一般的晚会,我的内心不免期待那位心中的英雄。

突然一声响亮的话传来,我捐3000。张天阳说。我望着那个满身光辉的他,诧异了。这样一位貌不惊人的人,却能如此。我不免觉得诧异。要知道他不是什么商业巨贾,更不是什么地方官员。他只是我们公司最普通最普通的张天阳。但是他却如此伟岸。

如果故事就这样结束,我知道你会觉得意犹未尽。

两个月后的一天,突然有人来找张天阳。望着拿着话筒化着淡妆的女子,以及那位抗沉重摄像头的师傅。我的心头有了不详的预感。张天阳是不是闯祸了。我的心头一阵焦急。

突然我看着红光满面的天阳走来。我的心头镇静了下来。

原来张天阳就是我们镇的那位爱心哥哥。就是他一直在帮助我们这里那些孤寡老人,就是他侥幸着所谓的大道。就是他拿出微薄的收入资助贫困的人。原来就是他啊。作为他的同事,我居然全然不知。作为所谓的精明人,我竟然自愧不如。他是那么伟岸,我是那么可笑。

今天我和他已经分离多年。我不知他是否还那样。可是我已经学到了他的精髓。一个人的成功或许不是自身价值的实现,而是你能带给别人什么。

望着感激的人对我投来的目光,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格格不入的张天阳。我似乎又看到了我们的青春。虽然已经残破不堪,可是他是那么吸引我。那么吸引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