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221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矛盾重重的宿舍

(2018-11-11 22:51: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矛盾重重的宿舍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矛盾重重的宿舍

抬眼望去,这是一间谈不上宽敞的宿舍。一张红木旧桌位于中央,链接着两张四张形制相同的高低床。这些高低床都是铁制框架镶嵌着一块长方形木板。由于年代久远框上的绿漆也已逐渐掉色。远处看仿佛一幅一片绿,一片白的山水图画。那张大长桌显然已经历经了数不清的主人,它的桌面之上横七竖八排列着字体不同的刻字,例如什么张慧我爱你,或者青春无悔,我们不散等等。即使没有这些刻字,这张桌子在岁月的蹉跎下也早已不同往日,残存的红漆皮告诉我们它本是一张大红桌子。高低床的一边紧靠着一件阳台,阳台两边排列着两个铁皮柜,乍一看好像年画之中的门神,他们正襟危坐的正视前方。

我想这是符合我对这间宿舍初印象的。没有那些五颜六色的床单被褥,没有哪些形制个样的私人物品的时候,它似乎就是这个样子。我可能是这个宿舍最不会装点的人,我的白床单,绿褥子,绿被子显然显得朴素太多。例如我旁边床的那张黄色绘制着米老鼠图案的大床单,那床丝绒镶嵌金边,背面上还有一幅牡丹样纹的被子。我显然是无法媲美的。

我想从这样的装饰中,你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差异。是的,我们来自天南海北,不同的家庭,出入是必然的。如果处理得当,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不得当,那么我们似乎也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起初的时候我们六个人,似乎并没有那么矛盾重生,相反我们大部分人走的还比较亲近。虽说宿舍谈不上温馨宜人,但是也绝没有剑拔弩张。每天上完课回来,大家也十分愿意做必要的沟通。也许正是在这沟通之中,我们渐渐渐行渐远吧。

宿舍老大是个总是板着脸的人,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有多么的苦大仇深。但是在我的印象之中,似乎难以得见他久违的笑容。他总是一个人坐在他的床脚,要么盯着手机的屏幕,要么一个人沉思什么。只有饭点的来到,似乎才得以让他迈开他的贵脚,打破他那漠不关心的神情。

老大后方下铺的老二,却和老大相反。他是一个总挂着笑容的人,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说明了他的故事。他是我们之中唯一有女朋友,拥有爱情的人。夜深了,我们总能在夜晚之中隐约听到他和他那个女朋友肉麻的对话,以及他对他现状的评价。

老三是一个学霸一样的存在。他似乎一门心思投入学习。每天大清早,我只能看见叠放整齐的被子。据说他每天早上天还没有破晓便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征程。因而他总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存在。它的书桌随处可见我未来数年后才正式接触到的书,例如尼采,黑格尔的哲学,剑桥中国史,微表情等等。

老四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他有一双我们称之为深邃的眼睛,一种类似于目空一切的眼神。他的嘴边总挂着那句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因而他是一个我们很难理解的人。大学生活不就是象牙塔下的无拘无束吗。什么众生,什么民主,什么人性,什么社会似乎都只是距离我们遥远的教条而已。我们更为关注的似乎还是五号楼下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表白,他是被泼了一头冷水,还是那位桥梁的姑娘痛哭流涕这种事情。

老六是一个恋爱狂。倒不是说他感情经历丰富,而是他是一个离不开姑娘的人。他总是喜欢面对不同的女孩子献出自己的殷情,无论对方是真心觉得开心,还是十分的反感,又或者不屑于这种付出。他似乎并不关心。用他的话来说,我只是为了完成我妈制定的任务,又或者我只是证明我自己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按理说我们这样不同习,不同爱好的人,本来是没有什么矛盾的。然而一切似乎早已在这看似平静之中悄然注定,又或者说一切似乎早已形成条件,只是缺乏一根导火线。

说起这根导火线的形成,还不得不说老三和老六的性格。老三是那种醉心学问的人,因而他有点两耳不识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意思。因而那些可能的新闻他是不在意的。老六呢,却是那种心思早已不在学习的人。假设若是缺乏一个触机,他们虽互不顺眼,却也没有什么大矛盾的必要。然而偏偏存在那么一个契机,还是一位老六很在意的姑娘。

那位姑娘我们暂且称之为柳姑娘。其实她的本名叫做柳惠。都说人如其名,她也确实贤惠。她本就继承了他来自江苏的母亲温婉和灵秀,因而她总是能吸引到热血沸腾的青年的目光。因而老六是她众多追求者的其中之一。然而她却偏偏看不上她众多的追求者,她偏偏喜欢那个榆木脑袋老三。这不禁加剧了他和老三的矛盾。

假设老三和那个女孩子甜甜蜜蜜,他也是没有理由,向老三宣战的。正如上所说,老三是个榆木脑袋,他不知姑娘对他的爱意。在接二连三委婉的暗示之后,他依旧无动于衷,只得急着思念郎君的姑娘说透缘由。然而当她听完姑娘的话后,他却淡淡的说了句我没时间,就走开了。那女孩望着远去的他,羞答答的脸变得热泪盈眶。关注女孩的老六知道了,自然怒火中烧。

他找到了老三,咆哮的冲老三吼着。你就这么对待柳惠,你是人吗。你不爱她,我爱。你这个人渣,我要揍扁你。

老三说:爱是什么,他为什么爱我,我可以拒绝她的爱吗。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无暇顾及儿女私情。……

只见本就咬牙切齿的老六,面色更加凝重,愤怒似乎占据了他的全部。他挥起拳头,向着老三的脸打去,一拳一拳打的老三鼻血染红了地面!

老六的行为自然是会付出代价的,他被学校记了大过。然而事情远远没完,老四却已这件事为契机写了一篇讽刺文,将老六痛斥的一文不值。这显然让老六脸面尽失。老六对老四和老三总有很深的过节,对我们也总是很少交流。我们的宿舍总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我总不详的感觉,迟早有一天我们的宿舍会爆炸,火光会遮盖住一切,我们会毁灭于这里。然而不知为何,那一切没有发生。

后来我们毕业了,老三和柳惠谈了五年的恋爱,结婚了。据说现在还有了个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也算十分快乐。而老六却渐渐失去了联系。据说他在广西,也有人说他在上海。我们似乎隔绝了。

现在已经成为一家出版社编辑的我,无意想起这个故事。我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笑。仿佛这是啼笑皆非的闹剧,又或者这是独一无二的青春。可是这些似乎也不重要,因为这些无法更改,只是值得怀念。

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还是愿意在哪里,过着类似的生活,做着一样的梦。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天堂之殇
后一篇:套子里的伟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