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221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堂之殇

(2018-11-02 01:05:19)
标签:

杂谈

天堂之殇天堂之殇

天堂之殇

天堂之殇

天堂之殇

天堂之殇

天堂之殇

天堂之殇

儿行千里母担忧。

小的时候我不理解这句话,总以为这是母亲的唠叨。然而不知不觉,妈妈走了三年。那青山绿水之间埋葬着我的妈妈,我唯一的妈妈。

说起我的妈妈,我必须从头说起。但是她前二十五年的人生,我知之甚少。我只知道她出生在汾河边的小村庄,小的时候喜欢光着脚飞奔在河岸边,喜欢茉莉花的清香,但也讨厌那河水湍湍的拍岸声。据她说,这就是她的童年,她唯一的童年。

我一直不明白,对于一个河边长大的女孩子,她为什么怕水。假设不是她死后,我想了解她。我想我也无从得知。然而现在知道的我,却没有剖根问底的喜悦。因为这个故事过于沉重,压的我上司不接下气,我怎么欣喜,或者喜悦。

据说我的妈妈是有母亲的。她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作为家中最小的女孩,她本是掌上明珠的存在。然而这样的幸福只有区区三年。本是平凡之中的某一天,我的姥姥如往日一般打鱼。她慢慢张开那张罗网,向着透亮的河面抛去。那时她并没有任何不对的预感。正当她满怀期待的地盼望丰收果实时,突然狂风骤起。湍急的河水好像飞奔而来的千军万马,瞬间吞没了那个世界。当再见姥姥时,她已是一具冰冷的身体。

自此以后,她的家好像着魔了一样。灾难接二连三。先是姥姥的母亲,听见妈妈没了,一病不起,很快去了那个世界。而后妈妈的父亲也因为过度的劳累,导致了终身的残疾。也是由于我姥爷的残疾,我的母亲15岁就离开了学校。据我母亲后来的回忆,她先是来到了县里的饭店,做了一名洗澡工。她说正是由于那劳累的工作,才让她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儿女上学。母亲的纺织工作据她自己说,她每天六点就要起床,洗把脸,刷个牙,她就要匆忙的坐在院子中央。一件一件清洗昨日堆积的碗。虽然我无法描绘我母亲洗碗的场景,因为我无缘得见。但是我相信那是她痛苦的回忆。

假设妈妈不遇上爸爸,那么我估计我的妈妈可能还在那个小城。据我父亲说,她对于我的母亲是属于一见钟情。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子,就被她白皙如乳的肌肤,明亮的眸子,厚厚却不笨拙的嘴唇折服。这当然只是他的一面之词。我的母亲那时多白,眼睛多么有神,我不得而知。因为那时还没有我。我是见过我父母的结婚照的。我不得不说我的母亲真的十分漂亮。虽然她远没有曹植所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那般耀眼,虽然她远没有绝世而独立那样震撼。但是她还是很美的。她的美更加平凡,更加自然。她可能是花团锦簇的花园之中的一朵白花,当你看见玫瑰或者牡丹时,你不会在意,然而如果你经历了隆冬,你会发现她是多么的迷人。

我的妈妈婚后第二年生下了我,那年她只有25。我的出生对于我的家,可谓是真的悲喜交织。悲的是我的父母都只是那个年代的普通人,这无形之中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喜的是我的出生丰富了他们的生活,给e予了他们希望。然而虽然她们的生活并不宽裕,但是她们没有一丁点苦了我的意思。我同所有的孩子一样,成长于补习班,开心于游乐场。

童年的生活转瞬即逝,我来到了初中的时代。都说中学是懵懂青涩的岁月,当然我也难以例外。初二那年,我进入我的第一个叛逆期。我好像一个混世小魔王。我喜欢上了上网,喜欢上了时尚,喜欢上了漂亮姑娘,然而我就是不喜欢学习。我记得我曾经为了打穿越火线,我一个月没有去过学校。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妈妈对我的不放弃,我可能只有误入歧途的结局。然而我的妈妈不放弃我,我才有了新生的机会。

那时我的老师告诉了我的妈妈我厌学的情况。于是无论多忙,无论刮风下雨,她都站在学校门外等待瘦弱的我。回家后也是她坐在那小小的桌子旁边看着我学习,叮咛我,监视我。五年她陪我度过,五年她陪我煎熬。

当我走进大学校门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我解脱了。在那时我得记忆里我得母亲更加接近李莫愁或者天山童姥。因而说实话那时我是开心的。我好像脱离了城堡的人,开心的像个孩子。当我穿梭在栀子花香的校园之中,当我倘徉在爱河之中时,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幸福。如果不是我的床头还有妈妈做的毛衣,或许母亲的味道我都已经忘怀。大学的时光,我有了女朋友,有了梦想,然而我隔阂了亲人。

大学毕业,我去了北京。在帝都的繁华之中,我蹉跎着。我记得我有大约三年没见过妈妈。当我那年回家过年时,她竟然那么衰老。头顶不知不觉冒出了银丝,黑白相间之间惹人落泪。一浅一深的褶皱犹如山丘一样棱角分明,当她迈开脚时我看见的不是轻盈而是蹒跚。站在门外的我哭了,我哭了好久。那是我记忆里哭的最惨痛的一次,因为这是我对一个中国好女人的敬意。然而陪伴总是那么短暂,不知不觉我又走了。

回到北京后,我干了半年。当我回想起我孤苦的妈妈时,我总有回家的冲动。对了忘记说了,我的父亲在我高中时就因为车祸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我确切的说我是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终于在几百次的犹豫过后,我还是选择了回家。

虽然就职业而言回家并不是第一选择。然而我还是回来了。也许叶落归根只是奢求,尽人事才是应该。除了上班,我每天在妈妈身边,听她说过去的故事,听她讲她的往事。

四年前我的荣儿一岁的时候,我的妈妈查出来肺癌。弥留之际,她已瘦骨嶙峋的犹如一个骷髅。然而她还是要为荣儿织毛衣。她死的那天,她很安详。我望着睡着的她,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雨天。她望着我,目送着我。而我这次我望着她,目送着她。

我一直觉得我们似乎都在路上。我端详着你,你端详着我。路会戛然而止,然而我们的怀念只有片段。愿天堂里的妈妈一切安好,望着天空的我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十年如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