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221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苏家闺女原创

(2018-08-13 00:33:39)
标签:

杂谈

苏家闺女原创

苏家闺女原创

苏家闺女原创

苏家闺女原创

苏家闺女原创

苏家闺女原创

   看着这个流浪的孩子,我想起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的那年,他们似乎也只有这么大吧。可是不知不觉之中,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已经是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

1937年的中国正处于兵荒马乱的时节,一座还算敞亮的房屋内一个女婴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女婴来到的那天正是九月十八日。那时在苏州曾经赫赫有名的苏家也已有了凋敝限瑟的景象。这个女婴显然是无法见证曾经那个辉煌富足的苏家了。

那时的苏家可谓是这苏州城里出名的大家。清朝年间出了一位榜眼郎,祖夫润生曾是化生钢厂的老板,年年收益颇丰。润生前前后后总共娶了四位姨太太,而这位女孩母亲的父亲正是他最为疼爱的姨太太所生。实际这位三少爷人生是十分不幸的,他刚出生她的母亲便撒手人寰。然而正如他后来的人生所呈现的,他是一个顽强至极的人。因而他侥幸活了下来。

18岁那年他遇见了一位苏州姑娘,虽然家里有着深厚的阻力,可是他还是娶到了哪位女子。也正因如此,才有了那个女婴的到来,然而土匪,国军,早已让他的家没有了昔日的辉煌,连年的压榨,人死的死,伤的伤,还谈何钱财呢。华来典当铺里我们常可以看见一位穿着褐色脏长衣的男子,带着一顶草帽的身影。连年的典当已让他没有了昔日那个贵族之子的洒脱,相反他有了沉重的世俗之气。他学会了和人讨价还价,学会了破口大骂,学会了抽烟喝酒。假设不是因为这是事实,我们已经很难把这样一个人和民国时期的那些公子联系在一起。然而事实正是这样。

这个毫不知情的女婴就这么来了。她不知道她的命运会是什么,她的未来又在哪里。

   过了几年,日本人来到了苏州城。烧杀抢掠的恶行上裹着一张张还算精致的皮肤。他的父亲从日本人来后,放弃了他原来那个报社写稿的工作,专心致志为日本人提供精致的服务。因而她和她的母亲是受到所有人唾弃的。因为帮强盗运势,怎能不招人厌恶呢!

  她可能不会想到也不曾想到。她那个曾经受过良好教育的父亲为日本人服务才是一个开始。一日她正在睡觉,她听见他的父亲的声音。她听见她的父亲说:太君你来了,都给你准备好了,只等太君笑纳啊。深感大事不妙的她,敏捷地钻到她家二楼的一个角落里,她看见眼睛已经哭的泛红的母亲在为那个丑陋的日本男人斟酒。她的母亲的动作是那么的缓慢,几个平日里几秒便可以完成的动作,她的母亲做了二十分钟。又过了一个小时当她看见酒囊饭饱的日本人并为离去,相反抱住了她的母亲。她看见她父亲无动于衷的眼睛,她明白她的人生只会是一场苦难。

  那次过后,哪位日本人常常光顾她的家,显然日本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吃饭喝酒而已,更为主要的是垂涎她母亲的美色。然而那时的她并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她的父亲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更为罪恶的计划,后来我在那个回忆录里看到了这个计划,这个计划的大该是要把方式只有十三岁的她嫁给那个她母亲的相好,也就是佐佐大郎太君。他的父亲为这样一个计划已经筹划了三年,假设没有那个小保姆阿梅,也许在她十四岁的夏天便已成为了那个染满中国同胞鲜血的罪恶恶魔的新娘。

  一日阿梅告诉了她,她父亲的计划。她哭闹了三天,这样做非但没有唤醒她父亲泯灭的人性,相反她的父亲将她捆绑了起来。她瞅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她明白如果不采取行动,她或许真的就会是那个日本人的女人。于是在头脑里酝酿过无数的计划过后,她选择了一个她日后夸赞数年的计划。她表面答应了她父亲,用来换取她的自由。然而她的父亲是了解她的父亲她的,于是每天都对她严密盯防。于是她明白她需要一个时机。

   婚礼举行前两天那个时机来了,她和她的母亲去置办她的嫁妆。她先是在车上做了手脚,为车行之中途的突然坏做了准备。果然当车行驶到二马路一带时,车坏了。她趁着她母亲下车看车的不经意,她跳下了车。她跑上了大街,她兜兜转转饶了几圈过后,她跑进了一间民宅,她的母亲和女仆见她消失于这条巷子便去叫人。很快找她的人塞满了这个巷子。

  她躲进了东升也就是她的同学家里。东升看见外面闪亮的火把,明白了。于是他把她藏进了地牢。搜寻的人没有找到只得退回房外,东升明白这里他们也已经呆不了了。

  于是怎样撤离成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东升想了整整一夜,他明白要想从那么多豺狼的眼里硬闯那是找死。他必须选择一个智慧的方法逃走。一整夜它都没有长出,直到他看见她们家的便桶。于是就有了那个计划。

  她让女孩藏进便桶之中,让那个清理大便的把她抬走。于是第二天我们看见哪一个男人挑着五桶便桶向巷口走去。

  两天后,他趁着去给汉奸头子买橘子的空隙,逃出了哪里。

   当他们携手踏上异乡的土地时,他们或许不会想到他们不会在回到苏州。哪怕他们儿孙满堂的那一天。

  1949年它的罪恶父亲因为汉奸罪被判决死刑。随着一声枪响,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平躺在土地上。而那时她们已经有了第一个孩子。

  她们定居在了天津,直到死去。

  故事里的她们便是我的爷爷奶奶。

(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那个女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