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陌生人#还未熟悉  便已失去

(2018-05-23 13:24: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便已失去" />

    我不知道,应当如何定义陌生人。但是我并不觉得陌生人只是那些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既然陌生的反义是熟悉,那么为何过客又不是一种陌生人,亦或者最熟悉的陌生人呢。

如果让我们拿起我们的笔记录那些我们曾匆匆得见的人,我认为我们是难以写透彻的。然而陌生人的定义并不那么狭隘,那么我们又为何写那些我们并不熟悉的事物。

  贾月似乎是一个陌生人。陌生缘于我脑海的记忆只有区区的三年。可是她似乎也并不陌生,毕竟我们曾有过风花雪月的岁月。然而物理学中曾有一个质点的概念。假设我们以八十年的人生计量,那么三年似是短暂,似是可以忽略不计。

  我脑海里对于贾月初见的印象已经十分模糊。我只是粗略的记得她是一个短发,有着一对透亮眸子的女孩,哪怕她看人总是有着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可是我还是觉得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清澈,那是一种缘于求知的眼神。

  讲这个今天陌生人的故事,我认为我应该回到十年之前的那个夏天,不然这个故事总会笼罩着一种突兀的感觉。假设我们愿意回到十年前,那么似乎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也会更加清晰的展现于我的面前。

  十年之前我还是一位即将进入国中的高一新生。更为确切的说我是一位刚刚告别乡村的青年。八月末当我拖着我略为沉重的行李,来到这个新的环境报道时。我的面前已不在是那些低矮,歪斜的土坯房,而是那崭新的自带小花园的样楼。而那些人也不是绯红着面庞,粗衣滥衫的模样,而是花红柳绿的模样。实话实说那时我的内心深处是不安的,毕竟我自身还是土里土气的,我总感觉那美丽似乎是有可怕的獠牙一般伺机吞噬我的血液,我会成为这座城市一具惹人落泪的尸体而已。那时这是平常的,不过今天想想,这或许正是一个农村人面对城市的摩登夜空所具有的一种排斥。

  刚来那会,我对于学校的印象似乎也是于我本人格格不入的。我面前不论男生女生似乎生活都与我一样有着一种迥然不同。他们除了那作为保障的一日三餐之外还具有各式各样的零食,除了那身校服之外还有各种颜色款式的衣服。他们的生活有艺术,有理想,还有乐趣。而我的生活只有努力生活。因为我的先天是那么的不足,唯一可以让我还能留在这里,栖息于这里的似乎只有努力,在努力。

  于是我成为了我的同学眼中的一只猛兽。据很对多年后和我私交甚笃的同学回忆,他眼中的我似乎只是一个书呆子一样的存在。不过这也是符合那时实际情况的,我的高中年代我扪心自问也是刻苦的岁月,不然为何多年以后,我怎么还会留在那座与我格格不入的城市。

  不过读书岁月,也并不代表我除了学习一无所有。毕竟我还有她。虽然身份相差是那么的悬殊,然而还是并不能影响我爱她。哪怕这种爱是我封存于三年时光苦涩的爱,然而它还是没有因为这份悬殊自生自灭,反而它茁壮,繁茂,于我的记忆留下了独属于她的魅影。

  我并不觉得我和她是一见钟情的。因为那种强烈的自卑让我那时难以是和人对视的。所以注视她的眼睛是不符合那时实际情况的。既然注视都做不到,何来钟情一说。因而我和她似乎并不是那些风花雪月小说之中记录的那些所谓一见钟情。相反我认为我和她的感情来自于那种细水长流的慢慢滋养,直至最后的浓烈。

  正如我所说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和她没有交集的。虽然对于当时身为班长的她,我也是具有浓厚的兴趣的。然而我和她世界上那道坚固的墙,告诉我我难以冲破那层层的围追堵截。

  人生总会存在一种所谓的契机,它是可以冲破那你所畏惧的事物的。恰恰我和她也有这样的契机。学校总是一个具有魔力的地方,这里可以诞生许多婉转的故事。这自然也不是说学校是那个故事产生的主要原因
 

可是假设没有学校作为那台永不停歇机器地运转,那么我们似乎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这一切似乎预示我们需要把我们狭隘的视线拉回到那一天,不然我们怎么能准确认识那个故事真正意义上的来龙去脉

  我也一直在想,假设没有那个所谓的活动,我和她可能也不会产生那种缘分-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缘分。然而作为人生你是无法否定那种既定的现实的,因而我们还是需要顺应这个事的本来面目。

  那是我大三的一次模拟经营活动,因为是团队参赛。故我拥有了几个名义上的队友。为何名义,主要还是我孤僻的性格决定了我和他们很难产生那种别人的火花。因此开始的种种不适应其实是我料到的,不过我只是料到了开头。

  我可以这么说,他们是我遇到的比较好的人。如果没有他们对于我的帮助,我想以我的性格,我是不可能主动融入他们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融入,我们才有了后面的故事。我们才得以有了所谓的交集。我也才会有那个期望。然而人生是难以顺应你的,你所希望的也是最为接近破灭的。

  本以为大四以后的花好月圆却变为了她甜蜜依偎于别人怀里的场景。于是我和她也只能收获这样一个惨淡的结果。

  我们本以为我们会熟悉成为挚爱,然而我们还是成为了最为熟悉的陌生人。即使我们还可以遇见于街头,可是我们是否还会相识,这或许难背以言说。哪怕还可以看到那昔日熟悉的笑容,我相信也是足以让我开心的。

  人生一旦失去,那么还会有回忆不正是一种满足吗。我们没有贪得无厌的容量,那么我们为何不愿意相逢一笑眠恩仇。哪怕做不了朋友为何又不能成为最为熟悉的陌生人,冤冤相报何时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老孙
后一篇:托孤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