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悲剧 翠花

(2018-04-03 18:09: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storage/emulated/0/QQBrowser/%E5%9B%BE%E7%89%87%E6%94%B6%E8%97%8F/u=4252507031,2393643207&fm=27&gp=0.jpg翠花" TITLE="悲剧 翠花" />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悲剧 <wbr>翠花

  翠华的故事在这里并不特殊,甚至喜闻乐见。固然血淋淋,可是也无法阻挡那欲望的巨轮继续航行。

  翠华是我在阿坝村认识的第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后面的故事,这个女人在我的印象之中还是蛮好的。这是一个勤劳,孝顺,贤惠的女人,至少从外边看来。

   初见翠华是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二天,那是一个农民上地的早晨。我听着佛晓的鸡鸣,挣扎的下了床。当我走出屋外时,我看见的已经是一片光明万丈。我沿着村口的土路散步,只见路两边的田地之中忙碌的人。我看见一位壮硕的女人扛着锄头, 耕耘着地。这女人是这么熟悉于这活动,每一次锄地都是那样铿锵有力,眼神是那样专注。不免那小小的人海之中她吸引了我的注意。反观其他人大多还是懒散的,干干停停。

  于是这样一个头戴白布,面色绯红,大腿厚实,皮肤暗黑的女人便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不过由于我是乡镇中学的支教老师,她是农民。故我们交道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清晨起来,我便沿着村里那条土路,疾驰的向学校走去。偶尔余光也会沿着晨光扫到她,她还是在那田地之中种着田。似乎一切都和几个月前一模一样。

  日子斗转星移之间,半年就这样过去了.

   然而正当我认为,我们不可能存在任何交集的时候。学校的一个决定似乎改变了这一切。

   那日我还是如往常一般,上班教书。然而突然校长走入了我的办公室,我看见平日严肃冷峻的校长,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几丝微笑。她先是询问了我的工作感受以及我的个人需求 之后他切入主题。他说:经过校委会讨论之后,他们一致觉得学生除了课本之中的知识之外,还应该接触那些社会上的知识。我们这里是农村,最为广泛的基础就是农民。我认为应该让他们和农民大众在一起和基层人民在一起,正如主席说的:接受农民阶级的在改造。

  当他讲完过后,我有点不知所措。于我的意识之中,我长年根深蒂固的便是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除了学习之外,其他都是次要的。不过我看着他镇定的眼神,我明白这已经无法更改,我也只得遵命执行。那怕我有点人云亦云。

  于是我便有了另一份工作,每周日早上的劳动课老师。我带着我的学生来到了田地。在和她商议过后,她热情的接纳了我们。我们跟着她一起老大劳动。很快,我和学生便也掌握了一些基本的种地技巧,比如施肥,锄地,松土等等。农闲业余时,我也和她有了寒暄。

  我知道了她叫翠花,邻村王屋村人,22岁嫁到了本村。她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没上过学,因而不识汉字。结婚三年之后,她丈夫迫于生计的压力,去了郑州打工。家里的担子也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每天不仅要耕地,而且要照顾老人孩子。她说她很羡慕我有文化,有稳定工作,不像她就是一个文盲。

  有时我还问她,你是否寂寞。没有男人的日子就如同陷入地狱之中。她却只是笑笑。

   然后细声细语的说,没啊,不是有孩子和公婆,还有活啊。我不觉的孤单,相反我觉得很充实。

  半个学期后劳动课因为学生的中考临近被迫停止。不过我和她却借助这次活动熟识了起来。农闲之时,我们常常坐在村口的河岸边聊聊天,久而久之也就有了闲言碎语。不过我还是不以为然,不过她却有意躲避着我。不过那段日子,在皎洁的月光之下,我发现她还是蛮美的,只是常年的重体力活让她的皮肤比较粗糙而已。不过当月光夹杂黑夜将她包围在那个焦点之时,她是格外妩媚的。这种妩媚似乎是她与生俱来的一种属性。

由于她刻意躲我,往后的日子。我们遇见的并不多。我对她的印象还是月光之下妩媚的倩影之中。如果没有下面这件事,我相信我会一直这样。

  不过这件事来了,那样是真的不可能了。

  那是一个午后,我正在学校食堂吃饭。我听见邻座的两个女老师的闲言碎语。我大为震惊。她们说翠花和王五勾搭上了,王五看翠花貌美,勾引翠花,勾引成了。这个王五可不这个村的好人,这个人模样俊俏,身体壮硕,心却阴暗,常常勾搭有夫之妇。我必然是不信的,王五的风流我是知道,不过他顶多勾引的是不正经的女人,那个正经女人让他勾引呢。我只是笑笑,因为我明白这是以讹传讹。

  如果没有亲眼所见,我相信这个谣言我也只会很快忘记.然而谣言还是成为了现实。

  一日我下班回家,路过村边的树林。我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我的心头不免震颤。我听出女声正是翠花的,男声正是王五的。王五对翠花说:美人你的嘴真香啊,身体白白的,有了你我都不想我家那个丑婆娘了。翠花说就你流氓,你这油嘴滑舌的,骗的我现在只让你碰我,我怕万一我家老头知道咋办呢。

  王五淫笑着说,他知道就知道,我打的他那还管咱两的事。你是我的,就他那武大郎还配你这潘金莲。我看你干脆离婚吧,我两住在一起生个儿子吧。

  翠花说:你坏死了,我真坏。

  即使我知道了,我也明白翠花也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她在她最寂寞的时候遇上了登徒浪子,这显然是性压抑的后果。

   不过木已成舟,还能咋样。

  翠花最后被抛弃了,被社会抛弃了,被她的家抛弃了。她一个人去了外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清明杂记
后一篇:小镇人物 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