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垃圾背后

(2018-03-20 15:57:30)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垃圾背后

  微风袭来,炙热了几天的大地,有了凉意。人们从自家洞穴中交相汇聚于这门前空地之中。乳白色的天映衬着花红柳绿的人独有的骚动,蓝天白云也因为人别有了一道风味。

  象棋盘间震耳欲聋的厮杀声传入我的耳朵,那斯斯风声显得是那样的忽略不计。我望着澄澈的苍穹包裹着绿色的盛装,我的心难以抑制的激动。我恍惚看见了最美的山水图画。

  山水和人是那样的统一,都散发迷人的气韵与味道。如果你看就如同一副青绿山水图画那般。如果你闻,芳香的花掺杂着姑娘体内的体香,沁入心脾。如果你听,人的吵闹和自然的声音交织在一处,井然有序的演奏,好似一部交响乐章。

  今冬是我住在这里的第一年。这里尚不属于大富大贵之地,北依山峦,南临玉河,幽静太多。每天黎明总有晨曦撒入我的窗前,映的我的家分外透明。而到了夜间,余晖又迟迟不落下,无形的眼总在盯住我。北方的冬天,由于天寒,外面大雪纷飞,寒气逼人,我不得不常停留于室内。因而整个冬天我都是于压抑之中度过。然而这并非我的专属,对于我所在的整个小区,他们似乎也和我具有同样的感受。寒气的刺骨与阳光的逼人迫使他们不得不委屈,禁闭于这透亮的房屋之内。到了回暖的季节,犹如苏醒的猛兽般外出觅食。

  初春略有寒意,对我这体弱的人,不适应外出。因而我听见外面热闹的气息,我只是在家看书写字。天渐渐由暗绿趋于深绿,大地的春色告诉我该出门了。

  门外早已是熙熙攘攘的春景,柳树舞动着它的腰肢,青草散发它的香气,晨曦燃烧着它的能量,青年男女瞩目着路人的目光。一切似乎是那样的美,然而一个黑影穿过。我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妇人佝偻着脊背挑选着垃圾桶内的瓶瓶罐罐,她耐心的找寻着。旁边两个编织袋装满了她一日辛勤的成果。这似乎引起了我的诧异,因为能住在这里的人,似乎并不存在什么穷人。我望望路边,几个乘凉的人指指点点的议论着她,出于好奇,我也聚拢过去。只听他们说这位老妇的丫头可是个俊俏的姑娘呢,嫁给了一位开公司的老板,那老板买了个别墅,他们同住。可是这个老妇每天还是这样早出晚归的捡瓶瓶罐罐。

  几日过后,正在乘凉的我又见到了哪位老妇。我看着她还是重复着几日之前的动作。我想起我的家中还有一些瓶瓶罐罐,我叫住了她。我说大娘,我手里还有些垃圾,在我房子,我给你。于是我引着大娘,朝我的家走去。路上我和大娘乱聊着,我问大娘儿女条件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拾垃圾。大娘说:好啥啊,那男的就是看上我家丫头长的好看了,那天我家丫头一老,我娘两还不被她赶出来呢。我说,大娘都结婚了,离婚了你闺女也分的到他家的房子。
大娘说难说啊,人家离了三次婚了,还是那么有钱。那年我家丫头去他公司实习,他追我家丫头。起初我家丫头不愿意,觉得他又老又丑,最后他又是送钱,又是离婚的,我家丫头才跟的他。说实话我心里不满意,他就是个浪子,玩腻了可不要赶我闺女走啊。我说那你怎么还同意呢。她说不同意,也没办法啊,都是该死的钱惹得祸。

   过了一阵子,我见到了大娘口中的丫头。丫头个子不高,五官倒也精致。身上穿金戴银,一点也没有那种农村的寒酸样子。我看着她家丫头被一个秃顶的矮胖男人搂着,那男人贼眉鼠眼,下巴尖削,嘴唇厚实。我瞅着这不成比例的一对,嘴里嘀咕,真他妈钱惹得祸啊。

  那老妇还是早出晚归的默默耕耘,那美女还是被那猪头成天搂抱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好似流水一样。夏日的酷热褪去,秋日的寒风袭来。我还是喜欢静静的坐在树林的下边。

  一日我正乘凉之时,我看见那个猪头搂着一个艳丽的女人,一眼看去不是老妇的丫头。我心中阵阵揣度之后,不详的预感来了。我知道猪头出轨了,老妇的猜测准了,她和丫头即将被扫地出门。

   我看着那女人和猪头相互依偎,嬉闹打骂。我想起了哪位老妇的形象,佝偻着脊背挥汗如雨。我不忍直视这样的场面,我掉头走开了。

   又过了几日,我看见了老妇丫头一个人坐在路边暗自哭泣,那脸上的泪好像暴雨一般洗刷了她精致的妆容,涨红的脸于脚底的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听着她的嘴里喃喃的咒骂着猪头,驻足听了二十分钟我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猪头公司新来了一个少妇,长的妩媚动人。很快猪头就瞄上她了。这个女人本就不是什么好货,嫌弃自己老公没钱,没本事。猪头几次的甜言蜜语过后,就和猪头住在一起。后来她老公知道了,将她打出了家门。索性她和猪头同居,并且离了婚。她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力,迷的猪头神魂颠倒,神采奕奕。竟然没过多久,要把猪头的别墅给她和她的孩子住。于是猪头把老妇的姑娘赶了出来,老妇的姑娘想不通会遭受这样的遭遇,便一个人饮酒落泪。

  我看着老妇的姑娘凌乱的模样直到深夜。我不免感觉,钱啊你让一个好好的姑娘扭曲,为了虚名利益,不惜糟蹋自己。最后你竟然不留情面的把她也抛弃了。

  几年之后,我又见到了老妇,从她口中我得知 她的女儿又嫁人离婚了。现在还是和猪头姘居在一起。那个男的是他初恋,骗她生了孩子后,嫌弃她做过情妇,便抛弃了她。走投无路的她,只得又回到了猪头的身边。猪头还是有很多的女人,可是她的女人再也不习惯过那样的寒酸日子了。

  我又想起,那个她痛彻心扉的夜晚。她梨花带雨的面容,她不甘平凡的哭泣,似乎也注定了她的归宿。一次次的抛弃过后,她没有了选择,她最好的选择还是那个深渊之路。她已经被吞噬了模样,面目全非的走着。而我也只能束手无策的呆呆望着而已。

  这令人作呕的钱,何时才能不害人啊。悲剧啊,悲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狼心狗肺
后一篇:送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