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5247941115
用户52479411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   巫婆 中

(2018-03-02 22:16:44)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这边小栓子正踏着焦急的步子,一路踉踉跄跄地向牛三的家奔去。而此时牛三的脸上正是一片愁云。牛三战栗地等着那个决定命运他的时刻。此刻他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助。一旁的妻子早已哭成了泪人,她倒不是畏惧死亡,而是担心,如果她死了这个家又该何去何存。

  牛妻抹着眼泪说:这可咋办啊。如果他们真的对我下毒手,你咋办啊,娃咋办啊。我没想到牛村长竟然是个这么恶毒的人,他想方设法要报复我。竟然说我是巫婆,你说可笑不,相公。他当时死乞白赖的纠缠我,要我给他做小的。我一想我是有家室的妇人,怎么可以和他做出那样荒唐的行为,于是我拒绝了他。没想到这就给我种下了恶根,他以巫婆为借口想要除了我。我冤枉啊,不知我犯了哪门子王法,如此罪不可赦。我倒不害怕死,反正人不是生不是生就是死,我是觉得我死了我的家太可怜了。我也不知道牛村长是否会放过你和娃,我怕他赶尽杀绝,对于他这也不是什么胡扯,因为他那种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唉,这不公的天啊,上等人吃着美味佳肴,然而我们下层人活命都是他们的施舍,这是凭啥,谁能告诉。

  牛三:那个挨千刀的无赖,这个村什么好事都是他的。从他爸开始,这个村被他家害死了多少人。他爸开那个煤矿,故意和人设计矿难,压死那么多矿工,然后给点钱封住口。我听说人家漂亮一点的寡妇,他还骗去,给他做小的。你知道那个梅姐吧,就是死了丈夫,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跟了他,后来给他生了个儿子。他这大儿子年轻的时候,人倒还算老师。后来听说,长大了被熏臭了,和他老爸一起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他这儿子先是霸占了孙老叔家的儿媳妇,后来觉得满足不了他,于是村里谁家的媳妇好看,他就去勾引,硬要和人家睡觉,人家不愿意,就找人到人家家里闹事。我原本以为,我给他家做牛做马,他不会打你主意,谁知道我错了,他要的就是你。唉这是作孽啊,穷苦人的命啊。自己家媳妇都是他们大户人家的玩具,你不愿意,宁可玉石俱焚,也不让你过你的日子。

  牛妻说:相公无论如何我不跟他,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们是天地为证的夫妻,就是钢筋水泥也别想砸烂我们。天地作证,我月芳这辈子只是你的人,哪怕死了我也是你牛家的鬼。生生世世我都是你的,我不是别人的。所以你放心就是死,我也不跟他牛恶鬼。我要让我的鲜血染红他,我的眼珠瞪着她,我的故事证明她。我相信总有一天老天会惩罚他的,给这个世界灿烂的阳光,而那些污秽,丑恶,恶毒将永远被封存在村前的耻辱柱子上。

  小拴子走在这黑夜之中,这呼啸的寒风吹着他的面孔,他一步一步向着目的地走着。一会他有个轮廓,一会又漫入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这不是小拴子是幽灵,而是这穷苦农家活灵活现的展现。如果假设你在村社大门守候的话,你会看见一个佝偻着脊背的,蹒跚着脚步,裸露着脊背,长着一口獠牙的男子正大摇大摆的走入画中。这一反他平日低三下四的德行,而是一副耀武扬威的狂妄。在这灯光和月光的交融之下,他的面容达到了栩栩如生的境界。他唱着民歌,向着他的目的地大踏步前进,村里三三两两的人一见他的这幅尊容,无不落荒而逃,身怕引火上身。然而不幸的人似乎并不知道,厄运又怎会如此心甘情愿的放弃他们呢。

  终于在跋涉过后,他到达了牛三的家。他一脚踹开门,问牛三,肉呢。怎么本爷上门,要肉没肉,要酒没酒,你是不想活了吗,如果这样我成全你。快叫牛村长口中的西施好酒好肉,招待我。吃好了好给你们说,你们家的喜事。还不快去,惹怒了本爷,我叫你们一家全都进荒坟,听见了没有。

  吓傻的牛三,惊鄂过后,只得叫自家媳妇去准备酒肉。小栓子大口大口吃起肉,喝起酒来。酒足饭饱过后,打了好长时间的响嗝。这就好像上涨的洪水那般肆虐,汹涌。

得到满足的他,终于开口了。他说这本就是个好事,你这家人还这么热情。我怎么可以不告诉呢。是这样的,牛村长看你家娘子唇红齿白,婀娜多姿,好生羡慕。说你休了他,就给你家娘子一条生路。你看咋样,妆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只要签字画押就可以了。我说反正你们已经大难临头了,你家媳妇跟了牛百万,他也不会缺吃少穿的,你也不会的。我看你不如成人之美。你看咋样啊,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你是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

  小拴子:想好了吗,快点回答。我倒数了。

  牛三:滚蛋,要我家媳妇,门都没有。我就是五马分尸,他也别想得逞。

  小栓子:好样的,你得罪了牛百万,等着明天收尸吧。

  小栓子咬牙切齿的咒骂着,朝着门口挪动,不时还面露讥讽的望望那两个早已哭成泪人的夫妻。然而渐渐的他的脚步走远了,只剩下那一对紧紧依偎的身体和痛彻心扉的哭泣,他们似乎已经诀别了明天。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是否还具有明天。

  渐渐的夜半三更的黑暗淹没了他们,他们似乎也没有了他们象征意义的动作。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原创 <wbr> <wbr> <wbr>巫婆 <wbr>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巫婆 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