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  巫婆  1

(2018-03-02 01:57:48)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原创 <wbr> <wbr>巫婆 <wbr> <wbr>1

  十年之前这里曾发生一个故事。

  那是庚己年腊月初二,屠夫牛三家出了件怪事,牛三的媳妇怀胎一年可还未生产。这不免是一个不详的兆头。于是当地出现了一个流言,这是天神要惩罚土木村。土木村上辈人烧香不诚心惹怒了天神,天神要降罪在这里。起初这个传言还是几个长舌妇的胡说,可是随着牛三媳妇迟迟没有生下孩子,竟然变成了一件铁证如山的事实。

  庄稼人本就是迷信的,何况这怪象来的如此突然。似乎超越了任何庄稼人的经验,于是灾难说成为了一种事实。于是村口常常听见如下的这样的话。

  王二说:我听牛村长说,那是个幽灵,那个女人是个巫婆,他们是来取咋们的命的,是上天用来惩罚咋们的。咋们不虔诚,惹怒了上天,它用了召灵术,召来了恶灵,要把咋们一个村的全家老小斩尽杀绝,为的就是以震天威。你知道不,咋们的命数到头了。

  李四望着落泪的牛二,气定声闲的说:瞧你那点出息,天还没塌,你先被压死了。就你这样的,我看死了地狱都不要你。牛村长不是说:只要烧死那巫婆,我们大家就可以得救吗?要我看,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先把那巫婆烧死,然后给上天请罪,那么我们不就好了。

  王二看着自鸣得意的李四,扯高嗓门的说:你还好意思说我没用,你那媳妇白花花的身子,让牛大棒子看了几次了,自己家卖豆腐,还嘲笑别人没用。我看怪不得你媳妇愿意让老牛吃豆腐,你除了心肠恶毒,还有什么。我看烧死那巫婆,把你也烧了吧。唉,就是这一身嫩肉,白光光还透着血红,我看一烧就没了,怪心痛的。不过留着你明年过年啊。

  李四你他妈不想活了,好我成全你。我今天打不死你,我不叫李关西。你他妈是活的不耐烦了,好,你等着。

  正当王二嘲笑李四笑的前仰后合的时候,李四的拳头伸了过来,重重打在王二的脸上。只见王二,先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的脸色煞白,紧接着脸色一片淤青,瞬间反应过来后和李四扭做一团。只见两人你一拳我一拳,打的好是热闹。惨叫和牧羊人的歌声交织一处,似乎成为了一曲别样的命运交响曲。过路人似乎并不诧异这样的景致,他们只是司空见惯的看看,便又踏上赶路的步子,继续向远方的家挪动。终于夜色笼罩了大地,两人也已经精疲力竭,两人骂骂咧咧的结束了打架,不约而同的说,明日在打。然后两人艰难的爬起来后,向着家的方位匍匐着,终于消失在这已经茫茫的黑暗之中。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几天之后村里几位显赫的人家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参加会议的人虽然地位悬殊,长相各异。可是还是就那叫怪事打成了所谓的共识。就我的眼光看,这会是比较奇特的。起初参加会议的人,无论是寸头,板头,方头,圆头,起初都是骂骂咧咧的,互不想让的。到了处理牛三媳妇的节骨眼上,他们竟然达到了高度的一致-全票通过处死牛三媳妇这一方案。这对于我这局外人明显是滑稽的,就说这村长吧,似乎他的罪也绝不比牛媳妇低啊!就村里那点度过饥荒的余粮,他都给贪污了。他吃的可谓是大腹便便,好生的圆润,然而村头那些仓促掩埋的白骨又将做何解释呢。我想是那些人咎由自取罢了,谁叫他们生在这个庄呢。

  决议决定后,剩下的头等大事便是抓人。这显然要落在这个民兵组织队长马五身上,然而马五似乎有些不愿意揽下这差事,对于他而言,这显然是不公平的。牛三媳妇好歹也是他的旧情人呢。他怎么可能舍得下的去这手,眼巴巴看着那曼妙的身子走进那样的火海呢。于是他狂饮起了酒,脸色就像那关公庙的石像一般呆滞。他看着这天,这地感觉自己万般愁思在心头,可他又挣脱不了,就像一个没了妈的孩子一般无助。

  马六显然瞧见了心事重重的兄弟,他在一阵嘀咕过后,开口了。

  他说:我就不知道那女人犯了哪门子王法,那年饥荒是那可恶村长贪污,那年干旱是天公不作美。这可好把这一切推给了一个女人,那王八蛋自己倒干净了,他也不自己照照镜子,他黑心,黑肺,黑肚脐。光是女人他就十几个,他以为我不知道。我这不做亏心事的红心什么不知道,还不是那年看上那女人了吗,人家甩了他两个大耳瓜子,忌恨上了。胡编乱造人家是巫婆,这挨千刀的也不知道他的脸是钢筋做的,还是水泥糊的,没脸没皮啊。

  马五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和你一样,心里明明白白的。可是咋们是下等人,人家是有钱人。我们得罪了人家就得五马分尸,何况他要杀我以前的心肝。我无论如何也不随他的愿,忌恨就忌恨吧,我也活够了,不想活了。让我的血流在他的身上,好叫这王八蛋原形毕露。明天他找我,你就说我病了。总之就是不让他得逞,知道吧兄弟。

  马六说  嗯,我知道,我一定帮助你,不让他得逞的。你放心好了。

  小栓子,你去告诉她,我给他一条活路,就是陪俺老牛睡觉,她要答应,我就绕了她。看她也是个肤白貌美的小美人,我下不去那手,只要跟了我,她就不用死,快去告诉她。

  好的,我知道了主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