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胡同 老郭

(2018-02-04 18:01:21)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胡同 <wbr>老郭

 这是一个关于胡同的故事,更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关于胡同中人的故事。讲这个故事,我们首先需要回到十五年以前,也就是我还小的那个时候。

 2005年我十岁,那会这个胡同就是我的世界。如果以我家开始计算路程,我到过最为遥远的距离,不过只是离那个胡同500米的老郭家。老郭是我们这个胡同,最为能干的人之一。如果你只是以貌取人,或许他并没有什么比较突出之处。他脸胖,尖下巴,厚嘴唇,高鼻梁,体型略胖,走起路来显得拖沓,唯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两口金牙。他属于那种典型的走在路上,你不会留下很深记忆的人。可是他却有着我们胡同的一门绝活,下象棋。

 似乎对于今天的人而言,象棋并不怎么惹人注目。可是如果倒退十年,你会发现它也曾风靡多年。尤其是在那个物资并不是十分丰富的时代,它似乎是人们聊以自慰的一种工具。夏天一来,街上便会出现各种琪摊,这种摊子是以老年人为主的。如果你走上前去,多半看到的会是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佝偻着脊梁,聚精会神的注意着象棋的走势。倘若你大吼一声,或许也不会有人在意你。他们的四周常围着一群看棋的人,有的人会对局势品头论足,有的人只是默默无语的看着,还有的人表情怪异的呆望,不过总而言之都还是看棋的。

 那个时候我并不在意这些,对于我卡通才是我的最爱,因而实际上我对象棋并没有什么嗜好。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话,我相信我也不会认识老郭。

  暑假是一个人作为学生时代十分开心的日子,自然我也不能例外。如果说假期也可以不郁闷的话,那么很不好意思,我的很多假期是郁闷的。这自然和我父母比较忙,左邻右舍又较为年长有关系,于是我迫切的需要一种娱乐方式,可以陪伴我度过暑假的日子。于是我开始留意家门外的象棋摊。起初也只是因为那张表情多样的脸吸了我,可是看了一段时间,我便也有了欲罢不能的感觉。我发现象棋真是神秘啊,一步一步都好似行军打仗一般。例如每一步棋都有它的目的,你看似是没有规则的,实际规则很多。这自然便吸引了年少的我的注意,而且他第一次让我感觉我的这位老邻居是个能人。

意识往往会影响故事的发展,因为我发现他是一个能人。故我们加多了来往的频率。这样不但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加丰富的老郭形象,也让我看到了这有趣灵魂的根源。

六点起床,吃过早饭,老郭的一天就开始了。似乎和我们地位生活并没有什么出入,都是起早贪黑的辛苦.只是我们是为了生存,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爱好而已。每天早晨因为晨班,我总需要起个大早。通常世界还是朦朦胧胧的轮廓,我已挺胸抬头的走在路上。四周是一片鸦雀无声,好似掉一根针都可以震耳欲聋那般。月亮的浅影闪过于我的眸前,很快消融于这茫茫黑夜之中,似乎我走在一条黑暗和光明交织的铅垂线之上。我看见一团黑影迅速闪过我的面前,脊梁是佝偻的,头发是凌乱的,脚步是缓慢的。我明白那是老郭又要去下棋了。我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似乎有一种伤感正不知不觉蠕动于我的心头。本幻想的美好晚年,现在看也是如此的不攻自破,人来了看来也还是忙碌的,只是目的不同罢了。

每日的上班总让我有昏沉的感觉,不知是因为忙碌的本身,还是我已厌倦这种生活。可是总归还好的是他总要逝去,于是我又可以踏着脚步,做我想做的事。只是那时的天已不在晴朗,阳光也有些懒散的照着。我看着老郭兴致勃勃的下着他的棋,不时还要和人争论上几句,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的步步变化。身边的几个老汉,似也这样。如果站在背后无心的一看,你甚至会怀疑这是否就是一群雕塑。因为他们可以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长达十分钟左右。
如果黑夜已经袭来,似乎对他们依旧是无感的。因为他们已经不在意这悄悄的变化。我望着由白转深红又渐渐有些暗红的天,我知道又是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直到天空的黑影渐渐扩大,万物消失于这种模糊的厚障之中,老郭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我曾经问过老郭,为何他对象棋这么执着。他说,人总得有个盼头,年轻人盼着成家立业。中年人盼着家庭幸福。而我这老汉,一切似乎都已完成,我了无所盼,唯有这棋可以陪着我排遣孤独,缓解压抑。

听了这些,我似乎明白每个人都有他的痛苦,任何的表象都只是他的痛苦的延续,老郭的痛苦,正是这无以慰藉的晚年生活,而我的痛苦,只是我的功名利禄无法实现。某个层面看,我们都是不幸的,因为我们执着于痛苦。可是倘若抽离了这种痛苦,我们是否又能解脱,我想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抽离痛苦,我们只是行尸走肉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已经没有了我们。

长大后我去了香港,一别我那胡同就是十年。当我再次走上这胡同时,似乎我的眼前不再是我曾经看到的那一切。我看到了宛若妖魔的高楼,花枝招展的姑娘,和拿着手机的人。

当我迫切的寻找老郭时,我得到一个消息,他死了。

 是的他死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21 枪案 下
后一篇:彝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