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千年债孽  下

(2018-01-07 23:16: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千年债孽 <wbr> <wbr>下

       变数

 很多时候变数来的时候,人是浑然不知的。这并不是因为人不愿意知道,因为根据人性来看,人是有求知欲的。只是当人陷入一种名为甜蜜的事物时,他们仿佛失去了疑惑,失去了求知,剩下的只是那所谓的甜蜜。假设你看那一刻的人好像活在七彩糖果的孩子,如果那形同虚设的堡垒不崩塌,那么他们依旧还会这样进行下去。只是那崩塌,终究还是来了。

 陈妻未曾想到,她苦苦的等待不是等到了家人团聚的时刻,而等到的只是一封休书。一份宣告自己妻子身份终结的休书。然而那一刻为了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必须强忍着她的泪水。假设她跨了,这些可爱的孩子又将何去何从。她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待她,因为吝啬的上苍也没有想着去告诉她这一切的缘由。或许她的泪只是悲鸣,换不回任何同情。

  与此同时,京城正上演着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这场婚礼倘若对比任何朝代的皇亲国戚结婚,也是不逊色的。因为雕阑画栋,绫罗绸缎,珍奇异兽一样都没有少,甚至于更多。画面之中的陈生并无任何的哀怨相反他露出了喜气洋洋的笑容,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实际上这不难理解,那个多少王工贵族求之不得的张小姐将会嫁和她,自然这是让人羡慕的,这是给自己增光的,这是自己所希望的。倘若这样的姻缘不建立于负心之上,也确实是一桩良辰美婿,只是天住定了这成不了百年好合。因为好合的背后正有着一位弱女子独自拉扯着那几个还小的孩子。这怎能好合,怎能好合,这不是泯灭天理吗。

 天雷滚滚响着,黑色的乌云蠕动着嘴巴,像这万音之缘聚拢,仿佛发出遵命的口吻,紧借而来的就是淋漓的大雨,表面灌溉着大地,滋润着生灵,可是实质却也有了那次万年难见的洪灾。那洪灾之中天告别了他心爱的灵物,然而这一切只是因为这些灵物罪孽太多。

  判军势如破竹的功劳,益州,幽州 东京洛阳相继沦落,大军浩浩当当的开往长安。坊间流传判军已经逼近长安了,一场针锋相对在所难免。实际上也不是什么针锋相对,因为早已今非昔比。殿前军和侍卫军只剩区区五万人,怎可媲美那个百万之中的判军。

 还未开战朝中便已人心惶惶,投降的,殊死一搏的自成两列。他们不知道自己最终的归宿,或已知道。威风凛凛的大王焦头烂额的走动着,他需要一个万全之策。国师仲义说:大王我看不如讲和。因为不讲和一点活路也没有。于是一次谈判之旅悄然拉开帷幕。

  大王说:我们讲和,不知贵国有何条件,但说我妨。我们一定满足。

 耶里奇:虎头关之战你们那个文臣陈义杀了我御弟,这是其一。古人言杀人偿命,我要他死。明日午时,倘若他还活着,我们就要攻击进来了,听见没有。

  使臣说:好的,我这就去劝说大王杀了他。

 午时,午门城外,一场凌迟正在蓄势待发。陈生未曾想到他将是这次变革的牺牲品,正如那年莫须有的那个南宋大将岳飞那般。时辰宛若刻刀那般割裂着它的心。直到咬啮声渐渐没有了声息。因为斩立决的威严声伴随着恐惧的尿液让他渐渐麻木。只见迅猛的大刀坎来,顿时他已经尸首分离。血液染红了土地,映红了苍穹。四周一大片血腥的味道。

 我们不知道那一刻他心里想的又是什么,因为我们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只是看那血流的方向,我隐约的感觉,那是他的悔恨。一个热衷于功名的人对于自己妻儿的悔恨。因为到头来他发现那些利禄也只是一大片粪土,最后只是留下这余孽慢慢茁壮。

  我想他带着对妻子的愧疚和对自己的悔恨沉入这大地的深渊,只是这一切都已为时已晚,因为他已经坠入了那万丈之深的深渊。只是他自己不知道,他的赎罪征途也已经悄然之间开始了。那肉与血的身躯包裹的那个灵魂,穿越了几千年,直到这一世。

                    偶遇
 正在焦急万分的阿明,不知道他着急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心里空空如也。他仿佛一只失去目标的鹰正在焦急的注视着下一个目标,然而他并不知道我注视的是什么。

  他听见好大一阵的欢笑声,那是女孩子之间常有的嬉闹声。这个世纪独有的一种声音,因为他没有去过上个世纪,故他不知道是否有。

 似乎他习惯一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是哪个最小的,还是那个最嗲的,都不是,是哪个声音最大的。这声音他仿佛在哪里听过,是那样的熟悉,一种由心底感悟的熟悉。他抬头望望她,那面孔好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望着她,她对他开心的一笑,笑的是那样的甜,又好像是那样的苦涩。可是他看着真的十分的舒服。这笑容让他欲罢不能想要靠近,可是他又无法靠近,因为一闪眼,她已经消失于人海茫茫,而他还在这里仿佛没有得见的傻笑.

         五年后
 五年后他又回忆起了那个傻笑,只是那个时候他也不在是一种当时独有的复杂心情。因为她已经成为了他的虞姬,我已经成为了她的霸王。

 只是这一切仿佛是那样的水到渠成,没有轰轰烈烈,大局就已经注定。而这注定的背后似乎也没有什么阴谋。

  他望着他的妻,他不知道是幸福还是苦涩,因为总是感觉到深深的无感,却又感觉似乎五味杂陈。仿佛只有熟睡之时,才没有那么多的复杂,因为他已经忘却了那最后的复杂。

            陈妻
 炼狱之中,陈妻正在怒号着她心底的愤怒。为什么老天待我如此不公,为什么老天明知如此还要开始,为什么要有无穷无尽的轮回。这一切夙愿如火球那般越滚越大。
  

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千年债孽 <wbr> <wbr>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千年债孽 上
后一篇:怨何天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