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千年债孽 上

(2018-01-07 15:37:19)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千年债孽 <wbr>上

阿明说:我母亲信佛,故我从小便知道什么轮回,因果。可是即便这样,我也还是爱上了一个人。而且爱的是那样深。我想倘若有爱,那便是千年之前的爱,一场由冤孽注定的痛苦之声。要么为何如此折磨我,痛苦着我,我无法挣脱,也无法彻底释然,只能熬着这一切。

      一千年之前

  断桥边,夕阳垂落着最后的尾巴,湖面显出波光粼粼的层层光圈,那光圈仿佛跳舞那般,挥别着最美的夕阳。只是这万丈深渊幻化的猛兽渐渐逼近于这里,天光由金,变红,变橙,直到化为黑压压的一大片,这仿佛回归了天地之原貌的虚无,这天地之原貌的灵空。

  在这虚无的背后是一片静谧,叽叽喳喳的鸟都仿佛沉睡一般。若是你认为没有一处声音,那倒不对,因为至少还有零零点点的哭声划破这个虚无的长空,抖乱着天上那耀眼的星术。

  只听一位长者吟出了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诗句,而他的背后只是一位梨花带雨却又不失妖娆的女子。那雪白的皮肤仿佛蕴藏着丰富的琼脂,那怜人的眸子仿佛镶嵌着最为动人的蓝宝石。只是此刻她透露出的不是那种惊艳众人的美而是一种凄凉,一种因为心生悲鸣而来的凄凉。

  女子说:不知她何时才能归来,走了三年了。这仗何时才是完结那.不知不觉那泪珠已满过了它的脚掌,向远方奔腾着。世间万物得到了水的滋润,肆意生长着,那悲情的眼神无人在意,可它并没有烟消云散,它化为包裹着冤孽的债,随风摇曳,随风飘荡,直到又一轮轮回,直到那少男少女长大之时。它才足以解脱于这一切,这债才足以讨回那万年前的余孽。

             一千年之后

  一闪而过的人群,阿明呆呆的望着。大学终于在翘首以盼之中过去,可是他并没有任何的兴奋。他仿佛释然了一切似的,只是感觉空虚。这种空虚宛若混沌未开的世界,没有光明,没有生灵,没有水,没有土壤,一切只有一片浓浓的黑暗,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不是快乐,而是悲鸣。那是万林深处的候鸟的嘶鸣,那种嘶鸣仿佛失去了心爱之物那般痛苦,颤抖着大地,直冲着云霄。可是哪怕到了天际的上空,它也只能缓缓的坠落,因为这是它的宿命。

   大学这几年他失去了心爱的女友,他磨灭了曾经的梦想,他走散了旧日的故友。他仿佛这古城的弃儿那般,宛若一个孤魂野鬼,又或者说宛若一个精灵,一切在他眼中都仿佛禁锢那般,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自己本身所具有的一切,什么又足以震动他那冰封尘印一般的心。他觉得自己没有生气,没有灵魂,只有那个快要挣脱自己躯壳的魂灵,然而唯一支持他活下去的只是自己那前世的夙愿,那个十年之前做过的梦而已,那个梦点醒着他,他不能死。

                  前因
  陈生埋着头,苦读这经文。陈妻静静的看着她,笑的像花一样。有的时候心爱的那个人一个不经意之间的动作,都是足以融化我们的心的。因为我们的爱包括着他的一颦一促,那是他的一部分,那却是我们的一切,因为那是它的,所以那是对我们万分重要的,甚至于我们可以不去计较她是否会推我们进入那万丈深渊,因为那已经超脱于了我们的考虑范围。

  今年是陈妻遇到陈生的第六个年头,她忘不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冷面书生之时,那怦怦乱跳的那颗心,那红彤彤宛若染红了琼脂表面的绯红,那非他莫属的痴冤。于是她可以完全抛下她小姐的所谓的面子,只为了能和这个足以让她快乐的男子长相厮守,因为她爱上了。

  她和他相约在一颗树下汇合,之后远走高飞。她想浪迹天涯是她的归宿,因为这个世界有一个可以让她如此快乐的男子,那些功名利禄,道德礼法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它们宛若平日凶猛的野兽在天帝面前乖巧的宛若那伊甸园之中的羔羊,那灵巧的乖物。

  她为他生了三个孩子,为她操劳了十五年。可是她知道会有一天她会失去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只是它希望这个梦魇可以尘封于雅鲁藏布江的万年尘印之中,因为这梦魇会让他失去现在的这一切,会让她沦为血肉模糊的一团残骸。

  可是那个梦魇并没有随着她的心意消失,他只是躲于某个深处,吸收着这万灵之气,吸收着人世间所有的精华。这是她和这个女子的夙愿,它知道它必须茁壮自己,才能赐予这个女子那无穷无尽的痛苦,才能引诱她堕落那万丈深渊,成为那只冤灵。不在是那九重天阁之上那个纺沙织素的仙女阿紫。于是它精心策划了这场阴谋,一场因为欲望而慢慢冉起烈火。

  那一年科举,她陪着他走向了考场,她或许并不知道那只是一场阴谋,一场足以使得她一无所有的海啸。那过后只剩下她这疲惫不堪的身躯,和那落面银珠的面庞。

   人生有的时候高中并不是幸福,确切的说她只是一次罪孽的开始,因为那是她所欠下的深深的罪孽。倘若陈生知道,我想他也不会去考那场所谓的考试,只是他你知道。

   造物主便是如此在你尝到甜头之前蒙蔽了所有的痛苦。可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消灭痛苦,反而他在助长,等他们慢慢长大,然后上演着那最后他渴望看到的那一出人间的悲剧。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然而陈生也只是默默的等着。一个只是知道这一切的宿命,不愿意倾诉,一个只是扪在鼓里的人,他并不知道将要到来的会是什么。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吧。

               穿越

这公交怎么还没有到站,这要让人等多长时间啊,上班快要迟到了。阿明望着那拥挤的人群,若有所思的嘀咕着,或许他也不知道他嘀咕的究竟是什么,又为什么要嘀咕。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微风随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