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81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蒲公英般的我们

(2017-08-07 22:27: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蒲公英般的我们蒲公英般的我们

当我坐上驳船,告别这青山绿水伊始。水面那圆圈的波纹宛若调皮的精灵,打破了这一切的平静。让我想起我那匆匆的时光就如同这平静的水面那般,刹那间消逝。我却只能黯然深伤间接受。

绿子 青青  大山  阿水的名字在这缓缓的流水声中萦绕于我的脑海。我仿佛恍惚间看见那些在麦地追逐的少年,它们是那样的朝气蓬勃,它们是那样的憨态可掬,它们是那样的欢声笑语,它们是那样的敢爱敢恨。可是那时光就宛若这流水那般缓缓而逝,只留下这一片涟漪,回忆正如这涟漪那般,告诉着我它们存在过于我的世界。

我们都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孩子。我恍惚间记得,抛起纸飞机放飞梦想的时光,揪揪绿子的马尾,看着绿子撅起生气的小嘴的时光。蒙住大山的眼睛,四人围城一个圈,让大山抓我们,望着大山那不协调的四肢像狗熊那般狂舞,我们吱吱的笑的时光。听着阿水向我们哭诉他那醉酒的父亲殴打她那懦弱的母亲,我们义愤填膺的气愤的时光。藏起青青的书包,看她那着急的样子,等她濒临绝望的时候,还回她的书包,看她那愤怒的眼神的时光。总感觉那些年的自己是由时光构成的如今支离破碎于回忆的时光不免让我落泪。当我有时望着窗外看看花园中嬉戏的孩子们,那世界是那样的快乐,也是那样意犹未尽。

记忆是那样的短暂,仿佛不复存在过。我们在偏离的轨道越走越远,在零碎的交叉中我们探寻着那往昔的美好。

在水面航行的我想起了第一次划船。大山那唯唯诺诺并且犹豫的样子我的映入眼帘。我记得那是某年春天,我们跟随春天的脚步,欣喜若狂的走着。我们吻吻路边的野花那沁人心脾的气味,我们望着那挺胸抬头的小树,我们聆听着春天的欢快序曲,我们留恋不舍这勃勃生机。我们嬉戏间走着,直到那片湖的出现

我模糊的记得在正午的太阳投射下,湖是波光粼粼的宛若水晶那般透亮。

绿子说: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去划船吧。
阿水说:我也正有此意。
大山说:那水那么深不见底,看着蛮渗人的。
青青说:那你就别去在岸边等着我们。
大山说:我没说不去啊,只是有些害怕。虽然我知道人生少不了坎坷,可我不想命丧湖底。我还没娶媳妇呢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哪有那么玄乎呢!你就是胆小。

或许是我们感染了他,或许是深深的发小情鼓舞着他。他同最终意和我们一起划船。一路上我们的笑声回荡于山谷,我们的快乐感染着万物。太阳迟迟都不落山。大山由最初的胆怯低着头,慢慢加入了我们的游戏。

太阳垂落了,黑云席卷了大地,万物欢腾的场面戛然而止。回家的钟声敲响,我们无奈间踏上了归去的道路。漫漫黑夜的世界,让我们的快乐停留于黄昏那最后的序曲。分别的日子无声无息间涌来。

高二那年大山出国了。我记得他临行的前一个晚上我们先在黄河岸边幻想着美好的明天。刹那间我们就转化为痛哭流涕的告别。
大山:兄弟我要去美国了.
我:好事,你可以去实现梦想了。
大山:可是我们只能有缘千里来相会了。
我:大不了去美国找你,即使你躲着不见我我也会把你抓出来。
嘴上故作坚强的我,内心实际是抽泣。我不知我还能否在见憨态可掬的大山,我也不知那是多少年后。

绿子和我一直有着联系:绿子开了一家奶茶店,全心全意经营着。我时不时去看看她,她早已不在是那个撅着嘴的女孩,如今的她略饰粉黛的面孔散发着女性的气味。她谈了男朋友,如胶似漆着。

阿水走了八年了,我记得他和他妈回武汉的时候。我还去送他们呢。在临别的站台他对我说:小熊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可能不会再见了。那时我还说他危言耸听呢。可是八年后我只知道他在汉口。我甚至不知道他从事什么行业,女朋友漂亮吗。有时候我们总不愿意承认我们和某些人的分别是永别,可是逐渐还是走向了那个方向。

青青和我之间还有些许的联系。因为我们过于忙碌,所以一年间我们也聊不了几次。我只是知道她大学毕业后去了魔都,一个人在魔都艰难的生存。

我们曾经甜蜜如恋人,如今却沿着各自的轨道挣扎。只有休息的片刻我才会想到这段美好的回忆。或许今生难以在见,可是我真心希望你们可以幸福。

往事历历在目,可是蒲公英般的我们终究远去于彼此的世界。我看见那飘落的蒲公英,我仿佛看到你们向我走来的身影。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玫瑰
后一篇:狐狸的眼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