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夙
刘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1,913
  • 关注人气:8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6-08-03 01:44)
标签:

杂谈

  松江打雷,闷热。有空调,但不想用。睡不着,起来写几句话。

  近来在植物圈、科普圈里发生了一些事,有些与我无关,我不会评论。我只说和我有关的。

  前一阵子,南京有人在微博上说,要托人从滇西北亚高山地区采岩须,拿回“四大火炉”之一的南京种。我友阿蒙对此表示质疑,结果后来他就和几个“挖挖党”(喜欢到处挖野生植物回去种、美其名曰引种驯化的人)吵了起来。后来,我友顾有容也参与了进去,痛斥了这些人自以为是、以为打着引种驯化的高大上旗号就可以乱挖野生植物的愚蠢观点。

  和他们吵架的人其实没什么水平,汉语都说不利索,在我看来,就是种菠萝之类农作物的农用机在建国后成了精。这群农机精的控制程序虽然水平很低,但编进去的全是最low的套路,比如善于抱团,像鼻涕一样黏人,虽然伤不到人,但让人恶心;比如喜欢翻别人微博、在网上查别人资料,等等。

  进入植物这行工作至今,我多少积累了一点资源和名声。这是社会赠予我的,我也应该回馈社会。所以,我觉得我有义务替园艺行业治一治这群农机精。于是应果壳网之邀,我写了《活植物采集:入门不难,够格不易》一文。此文一发,不出所料,这群农机精都奔

标签:

杂谈

按:部分文字内容取自我先前的一篇果壳问答(http://www.guokr.com/question/317598/),但做了扩充和修改。
 

  从去年年末开始,湖北钟祥诗人余秀华突然开始赢得大众关注,她在身体残疾、家庭不顺的艰辛生活中写下的那些充满了质朴感情的诗,也让很多人(包括我)颇受感动。最近几年来,中国现代诗通常只是借助“梨花体”“羊羔体”之类的负面新闻才能走入公众视野,现在终于能够以正面姿态展示一回形象了。

  然而余秀华的诗一红,就有前辈“湿人”看不下去了。

(2015-01-11 11:34)
标签:

杂谈

(本文发表于《大学科普》2014年第4期。)

  凡是做分子植物学研究的人,都不会不知道拟南芥的大名。拟南芥是植物基因研究中的“模式植物”——也就是说,人们把它当成了万千草木的代表,借助它来了解植物生老病死的奥秘。

  为什么在众多的植物中挑中了拟南芥呢?因为它有几个特点特别适合科研之用:首先,它的基因组比较小,重复序列相对较少,比较便于分析。我们可以把每种生物的基因组比喻成一本如何制造这种生物的手册。包括人类在内的很多生物的这本手册篇幅极为浩大,然而里面却充斥着类似“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这样的重复废话,有用信息都淹没在废话的汪洋大海里了。相对来说,《拟南芥制造手册》要薄很多,里面的废话也少一些,虽然还是让人不免皱眉头,但总归比别的植物制造手册好读多了。

  其次,拟南芥的个头矮小,高只有20多厘米,生长周期

标签:

geoffrey

miller

进化心理学

亚洲

行为科学

弗林效应

智商

认知资本

教育

分类: 心理学

按:原文见http://www.epjournal.net/filestore/ep04107119.pdf. 杰弗里·米勒(Geoffrey Miller)是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这篇文章虽然是2006年的一篇论文,却更像一篇随笔。今年“五一”期间,我在网上偶然看到这篇文章,刚看了几段,就忍不住要把它翻译出来。我把原文推荐给广益,他也很喜欢,还试图帮我联系国内的心理学期刊,看看能不能发表我的译文。如今近两个月过去,发表估计没戏了,那我索性就贴在网上——反正这本来也是我的原意。

  我对这篇文章有一些注释和评论,用红色标出。

 

进化心理学在亚洲的未来

The Asian Future of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杰弗里·米勒(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心理学系)

 

摘要 亚洲的人口、财富、认知资本和科学影响力在快速增长。合理的人口学、经济学和心理测量学预测表明,到21世纪中期,世界上多数的心理学研究将由亚洲人在亚洲完成。即便进化心理学在美国和欧盟努力打拼赢得了学术上的尊重,如果忽略了亚洲心理学

标签:

植物学拉丁语

经典拉丁语

教会拉丁语

国际音标

元音

辅音

分类: 植物学

1月28日按:对本文做了纠误和扩充。

按:本文是计划撰写的植物学拉丁语教材中的语音部分的上篇。从Word粘出来之后,几个表格的排版出了问题,请大家先将就着看吧,等我有时间再调整成整齐的形式。

 

植物学拉丁语的发音

 

拉丁文的字母

 

  拉丁文是一种比较规范的拼音文字,也就是说,由单词的拼写基本可以推断其发音。因此,在介绍拉丁语的发音之前,应该先简要介绍一下拉丁文的字母(也就是“拉丁字母”)。

  拉丁文最初只有21个大写字母,即A, B, C, D, E, F, G, H, I, K, L, M, N, O, P, Q, R, S, T, V和X. 和后来的26个拉丁字母相比,少J, U, W, Y和Z五个。这21个字母中,A, E, O是元音字母;I和V既可表示元音,也可表示辅音;其他字母都是辅音字母。

  公元前146年,古罗马征服了希腊,但是希腊文化却征服了古罗马。古罗马人在字母表中新增了Y和Z两个字母,分别用作希腊语字母 Υ, υ和Ζ, ζ的转写,这样就有了23个字母。公元八世纪出现了小写字母。公元十一世纪,由英格兰人创造的辅音字母W, w进入拉丁语,它

(2009-08-18 19:04)
标签:

刘少创

学术不端

中国探险协会

新语丝

杂谈

分类: 随感之属

  差不多两年前,我在新语丝发了一篇《哪位达人介绍一下刘少创的事迹?》[1],质疑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刘少创利用国家经费(也就是纳税人的钱)去“重探江河源头”,研究成果却只不过发在一本叫《中国国家地理》的科普杂志上。文章发出之后,并未引起任何反响。今年6月23日,我在自己的新浪网志上再次质疑刘少创利用国家经费搞的另一项“科研”——单人无后援北极探险[2]。8月10日,刘少创不知从哪里弄到我的手机号码,当日先后用一个手机号和一个座机号拨打我的手机二十余次。因为我从来不接陌生号码来电,所以直到晚上他用那个手机号码给我发了短信之后,我才知道打电话的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刘探险家。尽管如此,我仍然不接他的电话。这样到了8月17日,刘少创终于忍不住,用短信骂我“孬种”,我默笑而受之。本来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私事,但是在次日,我从我导师处得知,他还给我导师打了电话。由于事情牵连了第三人,现在我决定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再次简要介绍一下我质疑刘少创的原因。

1. 三个大项目,各只发了一篇文章?

  我在中国知网上查到了一篇题为《科学探险的勇士——原防灾科技学院教师、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刘少创博

标签:

物种形成

豪爵棕

生殖隔离

萨沃莱南

豪勋爵岛

文化

分类: 植物科普

(本文发表于《Newton科学世界》2008年第3期,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豪爵棕(Howea fosteriana),2007年12月7日刘夙摄于广州华南植物园

 

拱叶豪爵棕(Howea belmoreana),2007年12月7日刘夙摄于广州华南植物园

 

(按:下文中红色的部分是发表时被删除的。)

 

  1535年,天主教多明我会教士、第四任巴拿马主教、西班牙人弗雷·托玛斯·德伯兰加(Frei Tomás de Berlanga),在经由海路前往秘鲁,准备调停殖民秘鲁的西班牙征服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

(2008-01-20 22:46)
标签:

文化

分类: 植物科普

  冬季对于北方来说是一个冰冷肃杀的季节,许多树木脱掉了全部的叶子,仅剩秃枝在寒风中颤动。但在南方,风景就不同了。比如在广州,不仅只有很少树木在冬季落叶,有的树木还专门在冬季开花。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区花红花羊蹄甲(通称洋紫荆或被不正确地叫做紫荆花)就只在冬季和早春绽放它那满树艳丽夺目的花朵。
  茶花,也是主要在冬季和早春开花的世界名花。在植物学上,茶花是山茶科山茶属中一些花大艳丽、久经栽培的种类的统称,其中有三个种栽培最多,这就是山茶、滇山茶和茶梅。
  据考证,野生的山茶在我国只分布于浙江沿海、山东半岛附近岛屿以及台湾北部,所以山茶最早叫做“海榴”,指它的花像石榴花一样红艳,但产于海滨。浙江省濒海的宁波市和温州市之所以都把山茶作为市花,正是因为它们都是野生山茶的产地,有悠久的山茶栽培历史。山东省青岛市的市花也是山茶,这是因为青岛崂山以东海中的大管岛和长门岩两个岛屿,终年为温湿的海风所吹拂,冬季气候不如陆上那么寒冷,所以岛上可以生长野生山茶,形成我国北方罕见的常绿灌丛。物以稀为贵,在当地俗名“耐冬”的山茶自然成了园林珍品,被青岛市选为市花也就理所当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植物科普

  因为曾经学过历史专业,现在又从事植物学研究,我对中国植物学史感兴趣,也就自然而然了。
  没有亲身做过历史研究的历史爱好者,往往觉得历史研究是一件很轻松、很有趣的事情,其实大谬。真正的历史研究,无不需要和大量的历史文献打交道,通过对这些文献做大量的爬梳整理和深入分析,才能得出新的结论来,而这个整理和分析的过程其实是相当痛苦而枯燥的。
  比如我最近,本来完全是出于工作之余放松心情的需要,阅读了汪国权《水杉的发现与研究》(江西高校出版社,1999年)一书,没想到越看心情越不能放松了。因为我以前曾经看过马金双《水杉的未尽事宜》(《云南植物研究》,2006, 28(5): 493-504)一文,这篇文章也是谈水杉发现史的,却对七年前就出版的汪书一字未提,我想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果然,在看了马金双的另一篇文章《水杉未解之谜的初探》(《云南植物研究》,2003, 25(2): 155-172)之后,我才知道,马金双早就对汪书的观点做过详尽的驳斥了。汪书和马文的主要分歧,在于水杉究竟是谁最早发现的,是前者主张的干铎,还是后者主张的王战。为了弄清楚这一点,我不得不对汪书和马文进行反复的阅读和比对,这就

  《日本沉没》和《你一生的故事》,是我同时从友人处借得的国外著名科幻。这两本书翻译得都不错,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大相径庭。《日本沉没》我一共读了三遍,每次都是几乎一口气读完。对《你一生的故事》我却一直提不起阅读的兴趣,直到今天,才算是看完,可以写一篇读后感了。
  《你一生的故事》是一本短篇小说集,作者特德·姜,英文名Ted Chiang,是一位华裔美国人。他的名字最早被大陆译做特德·奇昂,后来在知道他是华裔后,又译做特德·蒋,然而都不对。我友李广益经过多方求证,最后才确认他的中文名字应是“姜峰楠”,因此,Chiang应译为“姜”而不是“蒋”。
  这本书收了特德·姜“迄今为止的全部八篇小说”(这说的是2004年的情况,以后他应该又有新作吧),姚海军评价他“作品虽少,却几乎篇篇称得上精品”。然而,在看过全书之后,我并不这么认为。
  在这八篇小说中,我比较喜欢《巴比伦塔》,因为这篇小说的想象最壮阔,全篇采用的又是经典的顺序叙事法,读起来比较省力。按照传统的观念,它几乎不能被称之为科幻,因为里面描述的完全是一个想像的世界,虽然这世界很明显是故意以现实世界为底本,而且小说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