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阑夕
阑夕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88,141
  • 关注人气:7,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8-01-21 18:28)
标签:

杂谈

尽管波动剧烈,但是出身于Facebook的求职者规模始终处于增势,这些「高精尖」的技术人才基本上都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谨慎的寻找中国市场有无良木可栖。

基本上而言,FAG的血统就意味着稀缺和超值,无论在哪儿都是兵家必争之材,他们的求职也多以待价而沽的形式进行,大抵上可以分成三种:猎头、内推、拍卖。

猎头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获取渠道,它相对最为灵活的满足了高端求职人才的个性化需求,同时胜在服务品质。根据沃锐猎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互联网行业吸引海归者的占比已经达到了7.2%,增长速度明显。

内推则是FAG俱乐部依托「人脉圈子」而被广泛采用的另一条求职渠道。在不少场景中,基于熟人关系的引荐,对企业和求职者双方都会新增更多的信赖和弹性,这让那些不太愿意直接面对陌生环境的求职者青睐有加。

拍卖则是像是100offer这类新兴招聘平台提供的渠道,据其调研,许多求职者会综合使用多种渠道同时寻找机会,后者的亮点在于只要硬件素质足够强大——比如一份出色的GitHub主页——就可以很快获得数十家国内顶尖互联网公司的面试邀约。

总体上看,秉承实用主义的原则,来自FAG的「回乡客流」尽可能追求的

标签:

杂谈

​文 | 阑夕

为期三天的新浪微博又一届影响力峰会刚刚结束,除了网红大V的轮番登场之外,来自各类新媒体机构的关注和试探亦是参会的主流现象之一。

另一方面,就在微博举办活动的期间,「MCN」这个关键词的全网搜索热度上涨到了历史的最高值,与此同时,新浪微博宣布已经接入超过1200家MCN展开合作,覆盖53个垂直内容领域,并将继续发力巩固MCN生态。

​MCN原本只是一个生僻的舶来概念,在互联网的场景里照搬明星经纪的产业模式具备相当大的难度,然而以YouTube为代表的内容平台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密不透风的墙壁上凿开了一扇机会窗口,验证了网络ID建立可辨识度的个人特征这件事情具备可行性。

1993年,《纽约客》杂志刊登了一张后来被广泛流传的漫画:一条在电脑面前敲着键盘的狗对另一只狗说,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On the Internet, nobody knows you're a dog)

显然,这种对匿名设计和神秘主义的向往,极为符合极客主导下的早期互联网精神,但是随着商业文明逐渐接管这片虚拟大陆,扮

标签:

杂谈

文 | 阑夕

从整体节奏上来看,有些轻重不匀,前面的抒情部分缺少波澜,苹果零售店的强行抢戏更显突兀,直到Apple Watch依照传统次序出场,这才拉回现场焦点。

作为极具纪念意义的iPhone问世十周年发布会,前半场的铺垫安排实在是太平淡了,这甚至和产品的信息泄露没有半点关心,纯粹是走不走心的问题。

Apple Watch的介绍方案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也就是出货量排名加上客户满意度的组合,倒是支持LTE网络的改进,让智能手表的可穿戴动机变得更高了一些,苹果也意识到手表不应该作为手机的延伸和替补——这样必将削弱它的生存逻辑——而是成为一款可以独立接入网络交换数据的辅助设备。

至于Apple TV,这是一部注定和中国市场无缘的电子消费品,包括它所协同的整个产业集群,包括电视机、内容商、游戏终端等等,在这个地球上都存在着境内和境外两套生态,躺在沙发上按遥控器的体验和路径,也早已变得泾渭分明。

当然了,重头戏依然是一年一度的iPhone新机。

自从改写智能手机这个行业以来,苹果就处于一种和创新有关的期待环境中,这是一家领先企业理应承担的压力,而当它无法圆满的回应这份要求——哪怕要求本身的合理性有所

标签:

杂谈

​​

​译 | 阑夕

社交网络是新兴的性交易市场。但是最近的性工作者们,发现他们的粉丝们不仅仅只是对他们的肉体感兴趣了。

By Chris Stokel-Walker(BBC)

Cortana Blue从事着最古老的职业:性交易。但是不同的是,她现在通过社交网络来做生意。去年一年,就有超过1000人订阅了她的Snapchat。因此她的粉丝可以经常享用她的裸照。但是她的粉丝们也会对她的日常生活感到好奇。「你可以在任何时间找我聊天。」她说。

社交媒体是新兴的性交易平台。但是最近性工作者们发现,他们的粉丝对他们购物、写段子、养宠物的兴趣,和对他们的裸体的兴趣一样浓厚。

有些研究学者对于这种转变很感兴趣,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转变透露出社交媒体正在改变人们的互动关系。英国莱斯特大学的Teela Sanders说,「如果你仔细观察性产业中的变化和细节,你就能够发现更广泛层面上人们关系的变化。

就算在性产业之外的范畴里,社交媒体也正在逐渐模糊人际关系之中关于「真实」的区隔。类似卡戴珊或者泰勒斯威夫特等名人,的确在Instagram上有用大量死忠粉丝。但是在Snapchat这样的App上,一对一的信息交流模式让人际关系变

标签:

杂谈

​文 | 阑夕

遇到美好的事情,就忍不住想要分享给所有人,这大概是一切浪漫主义者的天性。

日本动画制作人新海诚的新作《你的名字》就符合这个标准,在我看来,称它是日本动画电影二十年来的居冠之作也毫不为过。

从《星之声》,到《秒速5厘米》,再到《言叶之庭》,新海诚连续讲述着那些永远受到距离阻隔的爱情,一边是水银泻地的温柔,一边是阴差阳错的遗憾,就像打翻后的调味瓶,苦涩渗入甘甜,却又令人欲罢不能。

所以《你的名字》终于迎来「Happy Ending」的收尾之后,反倒引起意外的不适感,似乎是在向市场妥协之后更改了老店的配方,用锁链拉住了那头总是会窜出来咬伤你的小野兽。

然而,在看不见的衣衫底下,仍有发烫的挠痕让人感到刺痛,为了拯救爱恋的她而将绝对不愿遗忘的记忆作为交易砝码,为了见到爱恋的他而独自离开小镇前往川流不息的陌生都市,为了寻找对方的名字而每天清晨看着掌心回想早已淡忘的字迹,为了改写时间的历史而失去了在豆蔻年华成为恋人的可能,唯有经历了这些,才在那个不再擦肩而过的阶梯到来之前蓄满泪腺。

我想起李商隐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大唐暮

(2016-11-04 14:35)
标签:

杂谈

​这部电影的真实名字是《盗梦空间2:奇异博士》。

麦德斯·米科尔森在偷窃咒语的途中把那个图书管理员吊起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会把人家吃掉,汉尼拔后遗症太严重了。

古一开场孤身单挑反派团队的动作和特效还是很出色的,她的强大也证明了「我变强了,也变秃了」这个原理是真的,埼玉老师诚不欺我。

年轻人依靠才华名利双收,也要记得存点钱,不然真遇到点事情,卖掉兰博基尼和一抽屉的手表,钱还是不够用的。

为了避免触碰你国的玻璃心,好莱坞真是操碎了心,至尊法师不仅不在西藏(换到尼泊尔),连设定都改成了白人,差不多等同于马戛尔尼敷衍爱新觉罗·弘历以单膝下跪行礼的无奈。

中医养生流派一定会非常喜欢斯特兰奇引以为傲的西医理论被打脸的片段,「不可知论」才是解释世界运行原理的万能灵药。什么?你不相信气脉和穴位?那是你还没有抵达更高的境界!

反派的失败,第一是源于话多,第二是满级技能干不掉刚转职的新手,可见加点有多失败。

当然,主角的胜利,来自对于外挂的娴熟使用,萌萌的斗篷(也是本片第一女主角)就不说了,拿着灭霸都在垂涎的无限宝石戏弄区区一个多元宇宙的主宰,这不是欺

标签:

杂谈

​文 | 阑夕

新浪微博市值首超百亿美元,这和它在广告领域的发力关系密切,根据一份对于微博广告代理商的调研显示,随着广告库存的增加(主要得益于用户规模和使用时间的增长),部分代理商的投放规模在最近一年突飞猛进,销售形势喜人。

这也意味着社交媒体几经沉浮,终于找到盈利之道,尽管广告这种商业模式说不上有多新颖,但在说服企业认可平台价值的工作上——这也是一切广告营收的前提——微博的努力卓有成效。

华尔街看涨微博的原因在于,除了标准化的媒体渠道之外,企业用户在微博开设的官方帐号,亦为企业提供了持续经营的机遇,这又使得广告投放不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潮汐式的线性购买,包括小额扣费类的——比如微博头条和粉丝通——都得以聚沙成塔,成为微博的离散型利润引擎。

作为侧证,新浪微博从今年开始,渐于新榜等第三方机构共同发布「企业微博品牌榜」,用更为直观的数字呈现那些善用新媒体开展营销的佼佼者,以刚刚发布的七月手机(企业微博)排行榜为例,小米、vivo和华为瓜分了前三把交椅,它们也恰好都是在7月有着新品发布的一线手机品牌。

微博方面非常明确的将企业微博定义为「社交资产」,

标签:

杂谈

文 | 阑夕

专车新政的出台,暂时性的终结了互联网企业和政府机关之间长达数年的博弈,滴滴和Uber终于获得了法理支持而走出灰色地带。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算是第一个在国家层面将专车合法化的国家。 

我在微信朋友圈里说得比较隐晦:尽管新政「尾大不掉」,但也并不妨碍这天成为专车平台值得纪念的狂欢日。

「尾大不掉」的原因,固然有着权衡各方利益的考量,但是不作揣测,近从文件条款来看,不予区分互联网专车「专职」和「兼职」而强制性要求所有登记车辆都变为营运性质,以及将审批权授予两千多个县市级政府,都暴露出了官僚文化的体制印记。

也让人想起唐胥铁路的故事。

唐胥铁路是中国第一条标准轨道铁路,李鸿章授意洋务买办人物唐廷枢瞒着保守势力完成施工,最终却因铁路与皇陵相邻被疑影响龙脉,废掉了蒸汽机驱动的火车头,改用马拉车厢,成为近代史上最具黑色幽默的闹剧之一。

既要被动迎接新的概念,又不舍得扔掉旧的思维,就像「混合所有制」的神奇发明一样,其待遇必然是两边的便宜都占不到、失分项却被乘上了双倍。

如果不是过于伪善的话,我们理应承认互联网专车与传统出租车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

标签:

杂谈


标签:

杂谈

阑大:

我一直有一个困惑,为什么即使是广受尊重的媒体,也总是会在某些时候表现得没有节操?

比如一起恶性案件发生之后,媒体总从受害者身上寻找可以避免的原因,比如不要独自走夜路、不应过于露富等,难道不应该批判犯罪者吗?

还有那些擅长人物侧写的特稿,经常会去挖掘犯罪者的家世、经历,这种还原人性的手段似乎也容易激怒社交网络里的情绪,认为媒体是在有意洗地?

——即将毕业的一只理工男

答:

媒体是裁剪信息的高手。

注意,这不是一个贬义性的描述。

信息的增长是爆炸性的——互联网只是将之量化出来了——故而媒体的专业剪裁,是解放认知边界的唯一方式。

认识到剪裁行为的必需,有助于我们理解媒体的角色扮演:它提供的是观察和复原事物的窗口,基于市场化的体制,专业主义也被陈上货架,供人挑选。

就像赌场的盈利必然建立在赌客的输钱结果上,认识到这个基础事实,你就不会认为赌场从你身上挣钱是一种罪恶。

专业主义的原则,就是不迎合,尤其是与民意保持距离。

如你所举的例子,媒体总是「令人泄气」的,因为它没能领导、牵引那些喊打的声音,不去帮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