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读品
读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758
  • 关注人气:11,0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读品

阅读

记录

分享

张定浩

杂谈

分类: 【读品】

碎片

    爱伦·坡提倡短诗,他说,长诗是不存在的,“一首长诗”不过是一个矛盾的措辞。我现在想想,觉得坡还是太乐观了。短诗确实比长诗更能刺激听众和读者,并留下更为明确的印象,但倘若搁在一个更大的时空里衡量,短诗和长诗的命运却又是相同的,它们都将沉没。能浮现在一代代的人心里的,不是一首首完整的诗,只是其中一些最好的句子,最精美的碎片和残骸,此起彼伏,来自深海沉船。

    而这样碎片般的命运,又岂止属于诗,整个古典传统,都注定以这种碎片般的姿态为现代人所知晓。John T.汉密尔顿在谈到十八世纪德国天才们对品达的接受史时,就曾经看到了这一点。“传统为什么必须在碎片中显示自己,这才是原因所在。这些碎片

标签:

读品

阅读

记录

分享

维舟

辽金契丹女真史

刘浦江

杂谈

分类: 【读品】

    一、

    说来惭愧,我是前不久才无意中得知刘浦江先生所著《松漠之间》一年前就已问世。这本自选集收录了他治辽金史二十年来的 17 篇论文,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说代表了中国学者在这一领域的最高成就。细读这本集子,字里行间令人感动的不仅是对一千年前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历史的洞见,还有一位学人的学术关怀和严格自我要求——因为历史毕竟都是人写的,我们读史不仅关心“史”,更重要的还有“人”。

    亚洲内陆腹地的诸骑马民族,曾给世界史造成极深远的影响,但内陆亚洲史却向来是史学上一个以艰深冷僻著称的园地,而辽金史研究又是这一冷门之中的冷门。学界并非不知辽金两朝在中国史上的重大意义:自中唐东亚政治格局崩溃,契丹崛起于东北松漠之间,南取燕云十六州,迫使此后历代中原王朝不得不对西域和蒙古高原采取消极守势,而全力防守东北方向之强敌;中国政治中心由长安、洛阳、开封而一路向东北迁移至北京,并由此而与西域陆路断绝,对外向东南走海路,以及金元清三朝建立,都可追溯至契丹崛起这一最初的蝴蝶翅膀扇起的微风。尽管历史意义重大,但辽金两朝留下的文物典章不富,主体民族的语言文字

标签:

读品

阅读

记录

分享

贾勤

文化

分类: 【读品】

贾勤:现代派文学辞典(T-Z)


T
T
    梦见一个女人坐在字母T上。她着白装,坐在上面,像风一样飘动,摆着宽大的裤腿,我渴望她下来与我相会,但是我睡着了,不能开口。作为一个女人,T和她有什么关系呢?站立的字母T,不同于放倒的T形舞台,但是上面的一横也正好是个平台可以休息,只是那一竖有点长,使她的腿吊在空中,那样也很累(如果下来就好了)。或者,假如这个T不是字母,而是古文的“下”字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上面的一横仅仅表示地面,一竖用来判断上与下(这个竖在上则为上,在下则为下)。一个女人坐在地面上,她的腿如何摆动呢?这却是个谜。T,指示着三个方向,唯独找不着北,突破平面,划个十字,那么,她或者我,到底是谁需要拯救?
泰戈尔
    “不是从个人迷恋感情,而是以永恒的迷恋爱情看待世界,这就叫现代。这个观察是光辉灿烂的,是洁白无瑕的,这个看法就是无瑕疵的享乐。现代科学是以客观观点去分析现实,诗歌也正是以那样客观的意识全面地观察世界,这就是永远的现代。然而,称其为现代纯粹是多此一举

标签:

读品

阅读

记录

分享

仇鹿鸣

文化

分类: 【读品】

http://t.douban.com/spic/s1235785.jpg 仇鹿鸣:作为学术事件的《怀柔远人》


    何伟亚(James L.Hevia)的Cherishing Men from Afar(中译名《怀柔远人》)一书,由于其所标榜的后现代的研究取向,在美国汉学界引起了强烈的争议,并转而在中文世界引发了进一步的关注与争论,这一西风东渐的过程,可以被视为太平洋两岸一次成功的学术互动,而关于该书的讨论也是公元2000年前后国内学界一个重要的公共话题。随着近十年时间的流逝,关于该书最初所引起的一些争论已逐渐平息,在热度渐退的情形下,重新省思何伟亚的这一研究及其引起的种种争议,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该书的英文版1995年由杜克大学出版社出版,并获得了1997年美国亚洲协会颁发的列文森最佳著作奖,并以此奖的颁发为契机,引起了一系列的讨论。首先挑起这场争论的是老资格的汉

标签:

读品

阅读

记录

分享

段凌宇

文化

分类: 【读品】

http://t.douban.com/spic/s2127751.jpg段凌宇:自然与原乡之痛——于坚诗歌评述之一


    每个诗人的背后都有一张具体的地图:故乡、母语、人生场景。诗人的地图,必须来自实地的测量,空气、地形、河流的速度、海拔的山峰。诗人不过是一个土地测量员。某种意义上,写字的冲动就是来自对此地图的回忆、去蔽的努力。如果说,乔伊斯用尤利西斯的肋骨测量都柏林的河流,在卡夫卡那里,那座城堡是他测量布拉格的尺度,那诗人于坚的地图就是故乡云南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
    于坚八十年代从赞美边地风情开始诗歌创作之路,《河流》、《高山》、《避雨之树》、《阳光下的棕榈树》、《横渡怒江》、《我看见草原的辽阔》、《滇池》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大量散文也以这块红土高原为对象,高黎贡山、苍山、虎跳峡、泸沽湖、抚仙湖、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丽江后面……。他的早期诗作主要选择自然景观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