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2-08-19 15:01)
标签:

历史

  读史记时,读到秦始皇暴死,赵高伙同胡亥、李斯矫诏,逼迫公子扶苏和大将蒙恬最后自杀,觉得困惑不解,有几个疑虑,一是公子扶苏为何不反抗?二是如果说公子扶苏没反抗,那大将蒙恬呢?作为一个武将,为何也束手就擒?其实这些跟他们的性格不无关系。

  秦始皇儿女共二十二位,其中八位公主,剩下的十几个皆是公子,而胡亥在这些孩子里年龄排第十八,据说是秦始皇的小儿子。秦始皇临死前,有意让公子扶苏即位,一是公子扶苏是长子,二来多年来在外,跟着蒙恬在军队上也历练了不少,估计秦始皇死前也想明白了,还是他这个大儿子继位更靠谱些。但无奈秦始皇突然暴死,赵高伙同胡亥和李斯,密谋决定让胡亥登基,而扶苏则是胡亥继位最大的威胁和障碍,因此,几人密谋,决定设计除掉扶苏,以及扶苏最后的势力主角,大将蒙恬。

  赵高的计策很简单,就是趁秦始皇的淫威还未散去,赶快伪造一份假的诏书,上边无外乎列举扶苏和蒙恬的一些过错,最后就是勒令其自杀。

  待赵高派使者将假诏书送达给扶苏后,史书上记载,

>扶苏看到遗诏内容
标签:

历史

  提起左宗棠,人们第一时间总会想起他收复新疆的事情,其实他做过的远不止如此,如兴办洋务、平定陕甘、建设西北等,每一件都足以开疆封侯,千古留美名。

  但今天我们不谈这些大事,只讲一个关于左宗棠的小故事。

  说是关于左宗棠的故事,其实只是跟左宗棠有关而已。

  话说左宗棠未正式入仕前,还在给湖南巡抚骆秉章当幕僚做师爷的时候,有一日,门卫报有人求见,左宗棠听闻后,头也不抬,只唤让对方进来。

  来人正是在湖南仅次于一品提督的永州总兵樊燮(xiè),这樊燮想着自己二品官员,来见一个汉人师爷,已经是给了左宗棠很大面子,左宗棠理应早早出门迎接,谁知这左宗棠不但没出来迎接,仅仅只是唤下人让自己进入,当下心中就有些不满,但因有事求于对方,也只好按下心中不快,假意客套几句。

  没曾想,这左宗棠当即拉下脸,却先行将了他一军,

  “(湖南)文武官员来见我,无论大小,都要先行请安,你既不给我请安,又何必来见我?”
(2022-07-20 11:01)
分类: 记录
  我在刚毕业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朋友,至今二十年,仍然保持很好的关系。我这位朋友,很是诙谐幽默,平日里就喜欢讲些有趣的故事。

  有一天,他一本正经地给我讲了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讲有个人去到某地,看到一块石山,便感慨而发,做了一首诗,

远看大石山,近看石山大。
果然大石山,石山果然大。

  我听后,不由哈哈大笑,你别看这首诗看似打油诗,其实不但有意思,字字还挺押韵。






  另外一个故事
(2022-07-11 11:03)
分类: 记录
早晨一大早,微信就接到孩子学校的通知,

>7月11日(今天)是天河区全员核酸检测,请在穗师生配合社会面采样、不漏一人、务必全员参加,配合完成全区核酸检测,保障防疫、抗疫工作顺利完成。
>注意事项:
1.无论昨天、前天是否检测,今天只要身处广州,均参加全员检测(在其他区的,可回天河完成或按所在区要求落实检测),配合防疫大局。(社会面安排连续三天“全员”核酸检测,就是要全社会都连续三天全部参加检测)

  ...

  据说是前几日,广州这边有几人外出自驾游,返回时被检测出疫情,结果一时间,弄得整个城市陡然又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已经联系做了两天核酸,本想着今天应该不用做,结果收到通知,看来今天还必须得做,于是带着孩子、老人一起出来做核酸。

  等到做核酸的地方,是上午快9点,前边已有大约20人左右排队,等了一会,仍未见队伍有变动,看了下前边,发现队伍依旧,问了下旁边的红马褂(工作人员),才知是做核酸的人还未到,想着快9点了,应该差不
(2022-07-10 11:25)
分类: 记录
  老大睡前很喜欢听故事,抱着他那个机器人蛋,简直有点爱不释手,有时候会放在耳朵旁,我担心声音太大影响到他的听力,就会提醒他,多次下来,他都颇不以为然。

  前几天晚上时,他又把机器人放到枕头旁在那里全神贯注喜滋滋地听着故事,边听还边哈哈大笑,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我见状,便有些生气,大声地斥责了他几句。

  可能是因为这次我比较严厉,他便有所收敛,先是把声音调小了些,然后把机器人蛋放的离远一些,又偷偷瞟了我一眼,觉得我可能没那么生气,便又自顾继续听了起来。

  我跟他讲,之前看电子产品,不注意保护好眼睛,结果眼睛给弄近视了,现在又不注意保护好听力,万一将来听力再出问题。。。他在边上听到了,没吭声。

  过了一会,我正准备离开时,听到老大在那里自言自语,

  “眼睛不保护好,以后就看不见东西了变瞎了;如果耳朵再不保护好,万一听不见声音了。。。不就聋了吗?”,顿了顿又继续说,

  
(2022-07-06 11:11)
分类: 记录
  晚上的时候,经过一条路,这条路上有几家餐饮店,味道挺不错,夏日的晚上,人们出来吃夜宵,喝着酒,聊着天,很是畅快淋漓。

  但与这热闹氛围有些不太协调的地方,就是有些人为了图方便,将车就停在靠餐饮的马路边,而其实边上和对面就有商业停车场,很方便,距离都不远。

  我经过的时候,恰好碰到堵车,堵车的原因不言而喻,就是因为路边不守规矩的乱停车,导致对面行驶的车辆就得借道,这样一来二去,很容易就导致交通堵塞。

  我用手机打电话,将这条马路堵车的情况告知了对方,很快,手机收到短信,和一条链接信息,打开后如下图,




  点击我的报警信息,打开后可以看到刚才的投诉信息如下,

(2022-07-05 10:14)
标签:

郑智化

星星点灯

  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傍晚回到家,看到堂姐在我家,我妈也笑眯眯地坐在炕边,俩人似乎都在等我回来。

  我有些不解,很奇怪地看着她俩,发现她俩还都在那里笑而不语,眼睛却不时往墙上看,我顺着她们的视线看了下,这才发现了令人欣喜的“秘密”。

  原来墙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了一张当时我梦寐以求的歌手郑智化的《水手》画报!

  这个画报是我堂姐送我的,我堂姐大我几岁,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是那么的喜爱这首歌,以及它的作者歌手,而这个意外的惊喜,让我高兴了好多天,直到近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当时欣喜若狂的情景。

  郑智化的歌曲,不仅《水手》,还有《星星点灯》、《麻花辫子》、《大国民》等,这些歌曲我都不仅熟悉,而且也唱的滚瓜烂熟。

  为什么用滚瓜烂熟?是因为这些歌曲我确实非常熟悉,熟悉每首歌的每一句文字,但我自己唱的却不怎么好听罢了。囧

  就拿《大国民》这首,上学的时候,我下铺的兄弟很喜欢唱这首歌,每次



  想起来两个很久之前就看过的小故事。

  话说当年日军侵华,在太行山时,为了禁止老百姓将粮食偷偷卖给八路军,日军便想了个点子,具体也很简单,就是让汉奸在老百姓村子的外墙上刷上标语,

粮食不卖给八路军吃。

  日军可能觉得有这样的提示和威慑,老百姓就会减少给八路军送粮食,也颇为得意。

  但不久之后,就发现情况不对劲,发现之前的情况不仅没有改善,老百姓反而更加愿意把自家的粮食卖给八路军,于是就抓了个老百姓,逼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人被抓后,大喊冤枉,口说不是你们鼓励我们把粮食卖给八路军的吗?怎么又出尔反尔?

  日军和汉奸们面面相觑,不明就里,于是那人就将他们带到村子外,只见远远的,村子的外墙上就能看到之前汉奸们涂刷的白色巨大的汉字标语。

  只不过不同的,这标语上多了一个“,”标点符号,结果就成了,

(2022-06-30 11:00)
分类: 记录
  傍晚时候,天色暗了下来,我正在回家路上,手机微信语音响起了,是钱女士打来的电话。

  钱女士是我的一个租客,我上次见到她,已经是快一年半前签合同时了。钱是个很孝顺的人,我第一次见面时就有这种感觉,她自己在广州这边做点生意,婆婆在家没人照顾,她便将婆婆也带过来,给婆婆租的房子(小区距地铁口大约100米),让自己女儿跟她住一起,也好方便照顾,这是我对钱女士印象极好的主要原因。

  钱女士告诉我,说热水器的开关烧掉了,她发了图片给我,我解释跟她说,刚才在开车,没看手机微信信息。

  钱女士说,她下午联系过电工,对方说要次日晚上才过来,问我能不能找人帮看下,希望能尽快修理好。

  放下电话,我看了下发来的微信图片,从照片上看,应该是排插烧掉了,于是我在某X师傅平台上下单,将问题描述了下,并发起了维修订单。

  很快,大约十多分钟后,就有两位师傅接单,一位报价八十,另一位报价八十八,前一个没说什么,后一个在备注里写,大概是建议我将某个整个都换掉。
(2022-06-29 11:03)
分类: 记录
十多年前,我还在另外一座城市打工的时候,单位的楼下,有一家酒楼,这家酒楼是家粤菜馆,其中有一道菜姜葱鸡,是以优质的湛江鸡作为原料,金黄油亮,入口皮爽肉滑,香味浓郁,再加上一碟香油蒜汁蘸料,那味道确实赞极了,店家也颇为这道菜自豪,而这家店的名字也如其招牌菜一样响当当:

  湛江第一鸡。

  你看,这名字多霸气!

  后来,国家可能是新广告法正式施行,不允许再用类似“最”等夸张词语,自然,这“第一鸡”的名号也不能再继续使用了。

  我以为店家可能为改为比如:湛江鸡,但是这个名字又过于普通。

  有一天我上班经过这家酒楼,发现这家酒楼的名字改了,原来的“第一鸡”不见了,新的招牌改为:

  湛江甲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