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金波
宋金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293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朱熹与严蕊,剪不断,理还乱

这阙达观与真切齐飞、文采共情怀一色的《卜算子》,作者名分,通常是算给南宋时期一个小女人的。这个女人叫严蕊。

在中国的群芳谱里,严蕊够不上大名。她能载入青史,需要感谢两个男人,一是朱熹,一是凌濛初。鉴于她在前者手中多少受了些皮肉之苦,是不是会真心感谢,倒难说得紧。

今天民间视野的严蕊形象,主要来自于凌濛初的《二刻拍案惊奇》:“硬勘案大儒争闲气 甘受刑侠女著芳名”。

在凌濛初的笔下,大致是这样的:

严蕊为南宋台州营妓。一次遇到台州太守唐与正(字仲友),唐以“红白桃花”为题请严蕊填词。严蕊填了阕《如梦令》:“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化随笔

司马迁在《史记》中给虞姬笔墨,不过三五笔。那个浓情蜜意、忠心贞烈的虞姬,是后人一笔笔填满的。

司马迁笔下,虞姬还不是虞姬,只是名叫“虞”的“美人”。太史公笔下有毒,虞姬和项羽的关系是如此这般:“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

这是种修辞手法,叫互文。互文的词,大致可以互换。上句改成:“有骏马名骓,常幸从;美人名虞,常骑之”,也不为错。虞姬在项羽的眼中,与马等量齐观,但当时还算古早,又兵荒马乱,战马升值得厉害,便不好评价为对虞姬的侮辱。从职业军人的角度,或许还应点赞。至于现代风流文人,仍以“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自况,那实在等而下之,不足道。

但也看不出项羽对虞姬有多少感情。“常幸从”,在战事频繁的军营里,究竟多大程度是项羽为了缓解军事紧张带来的压力而为,司马迁没说。

不妨做个对比吧,汉高祖刘邦,那是公认厚脸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