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张尚芳
郑张尚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5,175
  • 关注人气: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文化博客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1-16 10:10)

 

    现今立身不太干净的大小官儿,最听不得“查”字,不用说听到纪委有人来查案,即或是来调查、考查,也会胆战心惊。

    但就查字本身说,从木且声,是个形声字。读浊母的后来转注滋生作“楂”,表木筏,又斫木残根,也作“槎”。读清母的又转注滋生作“樝”,表水果山楂。好像都难以和查究义直接联系相引申。

    从词族关系观察,“查”与同谐声的“鉏”,在挖根锄秽上倒可以联系,“查”不是有残根一义稍能相关吗。再从读音说,考查这一新义是中古官场新起之词,也许还有可能从考察分化而来,不过借用了与察相近而读舒声的查字。

    至于樝字所从的虘,音义都很怪异。广集韵虘声字有十余个,可见这在古代应是个常用字,但经籍罕用,《说文》“虎不柔不信也”。骤看也令人不解,难道世上还有又柔又守信的虎?虘声字多为麻韵字,但虘却读昨何切,归歌韵,按且声字本鱼部,不可能读歌韵,看来广韵所注又读“才都切”才是本读,上古音zaa,至中古习用未变,乃与“爸、匍-爬、怖-怕”等滞a不变字同归歌韵。是一种滞留音变。

    这样看来,虘应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国自来排列国内最佳宜居的旅游胜地,一向首推江南的“苏州、杭州”,比拟称誉之为人间天堂,传颂它们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大家可知道这“苏杭”名目的由来。知不知道它们原来不是汉语,而是古越语。周以前江浙一带是说古越语的吴越两国地盘,原来不说汉语。春秋时越灭吴,楚国又灭越,后来秦国又灭越,这才引起语言的交替,用汉语替换了原来的侗台语性质古越语。经研究,原来古越语比较接近壮傣侗水语言(古西瓯语,与浙江东瓯语同源),可参看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版《浙江省语言志》。

    古越语现在留下的除《越人歌》《勾践维甲令》等文献外,就是人名地名材料。

    恰好苏杭地名的起源也都有历史记录。

    据越国史书《越绝书》的“吴地传”记载,苏州之名来自姑苏山,苏也作胥,这里原来是建有姑胥之台的吴王别宫:“胥门外有九曲路,阖闾造以游姑胥之台,以望太湖。”“秋冬治城中,春夏治姑胥之台”,这里既是专供王游乐的别宫,即是让他玩的满意称心的地方,所以用古越语“姑苏、姑胥” 名之。据上古音,此正对应泰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砖国家首脑厦门会晤是最近的世界新闻热点,会晤取得巨大成功。

 

“金砖”国家,原是一位西方学者选取发展最快的几个新兴国家国名首字:BBrazil巴西,RRussia俄罗斯,IIndia印度,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19338月生人,2013年届八十,承潘悟云、郑伟同志及各友人厚意,为编辑了八十寿诞庆祝文集《高山流水》(上海教育出版社2014.7),其中刊载的《郑张尚芳分类著作目录》自然是限于2013以前的。2013以来又有若干新作,况且2013所作也有遗漏,兹汇为下表,以便检索。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汉语和周边语言接触相处久的,自然会出现交融互借现象。这种现象历史悠久,远的会以两三千年计算。周武王斩纣所用的“轻吕”剑就是狄语借词,汉代的焉支(胭脂)是匈奴借词不用说了,汉语借到阿尔泰语去的,较早的也有“伯克”“把势”。

 

古突厥语称主人、主子、长官为“伯克”baeg,来自古汉语“伯”praag,原意兄长、统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兄弟民族语言的一些生活常用词,其中常有与汉语同源的,一对照汉字词义,明显反映生活的质朴。

 

藏语米说hbras,其词根ras正对汉语“糲”:糙米。壮语饭hau4khau3对汉语“糗”:干粮。那是渔猎时代外出生产必带的。瑶语饭hnaang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郑锦全先生就汉语方言的亲疏关系及沟通度的计量发表了很有影响的文章:《汉语方言亲疏关系的计量研究》、《汉语方言沟通度的计算》(分别见《中国语文》1988-21994-1),他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作为吴语的温州方言,只是声母保留古浊声母系统同于苏州,而韵母与广州粤语更亲近。

 

仔细对比温州与广州的韵系,则广州保有古-p-t-k-m韵尾,温州没有,温州新奇的“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温州方言“要”说作 “意”[i阴去],应该写何字呢?一说就是“意”字,因可表想、从而引申为欲;一说就写“要”字[iɛ阴去],说因常用而丢失主元音(并且“要紧”也说成“意紧”)。这好像也都可以说得通。但幸亏温州百年前就有教会罗马字记录,我们于是知道,i原先是说e“爱”的,那就和客家话说“爱”o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6 18:31)


    电视正热播《胭脂》,这是写的抗战时隐蔽战线一位女杰,而不是《聊斋志异》名篇的改编。

 

    胭脂作为中国旧时妇女最习用的化妆品,被视为我国妇女美容的象征,并被许多我国女性用作名字,但它却不是汉语,而是现在可以确证的匈奴语。

 

    这个词据《史记·匈奴列传》最早的写法是“焉支”,张守节《正义》引《西河故事》匈奴歌作“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也写作燕支,烟肢,同传司马贞《索隐》引《西河旧事》作“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这应是以盛产焉支花而得名的山。《索隐》又在注同传“阏氏”时引习凿齿与燕王书:“山下有红蓝,足下先知不?北方人采取其花染绯黄,挼取其上英,鲜者作烟肢,妇人将用为颜色。吾少时再三过见烟肢,今日始视红蓝,后当为足下致其种。匈奴名妻作阏支,言其可爱如烟肢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是中秋之夜,举国赏月为乐。人们举头望月时,同时不禁会吟诵一些有关月夜思亲的诗句,寄托对远方亲朋的思念之情。最多的会是较熟悉的唐诗,如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类。

 

有时也会联想起,古人今人过节时心理相同,但李白那时吟诵的声音应当和我们现在不一样,可差别到底有多大呢?

 

上古汉语与藏语相近,甲骨文月与夕都写成‘夕’,这与藏文月亮说zla,缅文说l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