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正明
张正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04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3-29 10:00)
标签:

杂谈

文化

教育

                                       语言规范不可以将错就错
        前一段网络疯传复旦大学一年轻教师讲课仪态万千的肢体语言,这两天又火了:10秒的讲课视频冒出了“耄耋(maozhi)老人——陈果。鸿鹄(hao)校长讲话大家刚忘,她又来了。这都怎么了?!以前经常听到领导讲话读白字,开始大家惊愕窃笑,后来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什么“高屋建瓴(wa)、“真知灼(shao)见、“造诣(zhi)颇深~《学术交流》的老人听过,还有什么“80%-(减)90%……都情有可原,1稿子都不是自己写的,谁让你写我不认识的字了;2领导又不是老师;3那一代人小学基础不牢,没受过正规教育。可是我们教师、新闻媒体工作者、出版工作者,都受过现代正规教育,语文基本功不过,犯常识性错误就不允许了,干这一行的,必须尊重自己的职业!如果个案尚可(谁也不会把所有字都认识),总是不绝于耳就严重了。什么万马齐喑(an)~赵忠祥老师;十五岁的刘胡兰就被敌人用铡(ce)刀铡(ce)死了~哲学79级听过;不积跬(wa)步无以至千里~哲学81的听过;有条不紊(xu)~哲学82的听过……更有甚者好多媒体根本不知“道首当其冲”,“美轮美奂”……成语是什么意思!语文基础不好可以查字典,不能望文生义顺嘴胡说!贻害无穷。最可恶的是,我们语言规范部门,看错的多了干脆将错就错!可恶至极!比如呆板~现在都ai板算错。好像又前不久推出了一批。弄的孩子说,我们小时候是不是上假学校了。瞎整吧。早晚有一天让你孙子把“鹿”读作“马!积点德吧,语言是任何一个民族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哪能视同儿戏,胡改乱改,对错不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3 07:07)

今天,女孩逛街、我们出门买菜……是否带身份证,随时应对串出警察的盘查成了问题;昨天,面对倒地老人扶还是不扶成了问题……明天还会出现什么问题?我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到底什么出了问题?是个别问题还是普遍问题?是表面问题还是根本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他指导的博士生获得哈佛大学邀请前往哈佛比较文学系联合培养一年,

并在哈佛大学开了学术讲座,

然而厦大研究生院却终止了他招收博士生的资格;

 

他所开设的博士课程力求达到国际同行研究前沿水平,

通过他的博士课程的作业发表在南开大学的《南开学报》头条,

然而厦大研究生院却要停了他的博士课程;

 

只因为:他坚决反对“博导不交钱就不能招收博士生”的厦大政策;

只因为:他坚决反对“博士课程选课人数少于5人就不能开课”的厦大政策。

 

欲知详情,请看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导王诺先生的公开信:

 

 

用选课人数决定博士课程好坏,文学博导不交钱就不许招博士生

——厦门大学研究生院的荒谬政策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王诺的公开信

 

厦门大学研究生院负责人员:

 

近几年来,你们在全校强制推行了我认为相当错误甚至严重错误、遗患深重的两项政策:

一是强制地、一刀切地要求所有博导必须提交一大笔研究经费供博士生使用,不交钱就不许招生。这一政策放在博导的研究课题必需由博士生帮助或打工的理工科和部分社会科学学科,是有其合理性的;但放在博导的研究完全无需博士生协助、博导对博士生只有付出没有索取的多数人文学科,则完全不符合实际。因此这一政策招到厦大人文学院大多数教授博导的反对,但你们无视这些反对意见,强行在人文学院也推行这一政策。

二是强制要求所有博士生课程选课人数必须在五人以上,人数不够就取消开课。这一政策首先完全无视人文学院的实际情况——很多专业每年只能招一两个博士生,每个年级的同专业所有博士生都选课也难以达到五人;其次,为了满足人数要求,开课的博导们只能降低课程难度和专业高精尖程度,以便吸引其他专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甚至本科生来选课,或者由众多教授合开一门大杂烩的介绍多学科发展的通识性、基础性、知识性课程,每人随便讲一两次,谁都不负责任,彻底地把博士课程本科化(这就是厦大人文学院现在开的博士课程!)。这一政策放在培养基础人才的本科也许合理,但放在以培养创造力、激发创新的高级专深的博士课程,则完全不合理。哈佛大学等名校的博士课很多很细,有许多课程往往只有几个人甚至一两个人能选、能听懂,但恰恰正是这些人数寥寥的课程,促进了博士生创造出高水平的成果;如果以选课人数作为对博士课程的一票否决,必然会引导教授博导在开课时首先考虑的不是高水平学生的创新和攻克难题,而是照顾最大多数学生(包括来选课的硕士生本科生)的兴趣和理解,为赢得众人的喝彩而降低课程难度。这种错误政策将导致博士课程的专深和创造性程度大大降低,严重妨碍博士生创新能力的培养。

我作为厦大教授的一员,也作为厦大博导的一员,曾多次向你们(包括研究生院的几位院长)提出批评意见,通过常规渠道表达我的看法,坚决反对这两项在我看来完全违背高等教育学规律和博士生创造力培养原则的政策。但是你们完全不予理睬,依然强制推行这些政策。

我拒绝交钱,因为我对我指导的博士生只有付出,无偿地、不计工作量地帮他们改论文发表论文,绝没有要求他们对我的工作和学术研究提供任何帮助——他们也没有条件对我的研究给予帮助(文学研究是个人的创造性劳动,不是团队作战);但你们因为我抗拒你们的错误政策,强行终止了我招收博士生的资格,即便由此导致厦大的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停招博士也在所不惜(这个专业目前只有我一人是博导)。

我拒绝为了凑足选课人数而降低我的课程难度,我甚至把已经选了我的博士课程的其他专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劝出了我的课堂,因为我坚持把博士课程开成与国际同行最新研究水准持平的创造性课程(我认为不仅厦大就是全国高校也没有几个博士生能听懂我的课程),并因此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博士生通过博士课程的结业考试论文发表在《南开学报》首篇,我指导的博士生获得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系著名教授的邀请,前往哈佛联合培养一年,而她在哈佛大学开学术讲座时,所讲的内容恰恰是她上我的课的作业。然而,无论我怎么解释,也无论我怎么把上述理由一一陈述,你们依然要以选课人数不够,来否定并强行终止我的博士课程。

士可杀而不可辱,我决不后退!你们掌管了大学的权力,你们可以无视高等教育学规律而行驶你们的权力,你们可以因为选课人数不够你们定的五人标准而停我的课(为什么是5个人?你们有什么科学依据不是6个或者4个?),你们也可以因为我不交钱就取消我的博士生招生资格(中国的教育史上可有先生倒贴钱教学生的咄咄怪事?),但我依旧不会屈服,不会向我认为的错误低头,仍然要对你们的错误政策和做法提出批评!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诺

                  20162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