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幸福摩天轮
幸福摩天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1996年9月4日,我来到北京,上大学。

    刚一开学,我就找北京本地的同学打听看甲A的事情,最早跟我混熟的北京同学,他并不是球迷,但他却很热心的帮我打听,打听到西单华威商场的六楼有个甲A球票售票点,于是他就带着我一起去了。

我们学校在大兴,开学之后就是军训嘛,一直被框在学校里,所以那次去西单买球票应该是开学之后首次进城,我记得是个下午,太阳很晒,我们坐学校门口的410路电车,在当时还是亚洲最大的环岛的玉泉营环岛再换410路电车,辗转来到西客站南广场,再搭乘109路电车,就来到了西单。

    那时候的宣武门内大街,好像双向也只有4个车道,堵的不行了。陪我同去的同学一直在车上念叨,还不如早点下走过去呢,后来很多次,我去西单,都是在西单路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一次去现场看球之后,明显上瘾了,因为确实从未感受那种真切的足球氛围,而同学的家长神通广大,继续能够弄到球票,这种机会自然不容错过,在拿到大学通知书之后,得知自己将要到北京去上大学,更要好好缅怀一下故乡足球,在离开武汉到北京之前的四天,我又去看球了。

    这次看的是本土球队湖北美尔雅,虽然实力相比之前看的前卫寰岛要逊色一些,但人气却毫不逊色。而汉口的新华路体育场,当时并无感觉,而在今年,看到介绍英超的一本书,发现诸多英格兰古老俱乐部的球场都以某某路球场来命名(如埃兰路球场,缅因路球场等),顿时觉得很有历史感和城市感。而且新华路体育场主席台下的三道拱门,也是区别于国内其他球场的显著标志,以后很多年,每当在电视转播中看到这三道拱门,就知道这分明是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球迷,是只在电视里看球,既不会亲自去踢一脚球,也不会去现场看一场球,我不是说谁就比谁要高一等,我只是想说,自己踢球和现场看球,是跟电视里看球完全不一样的乐趣,如果你真的发自内心喜欢足球,不妨也尝试一下。

    搬家翻腾旧物,很偶然的在一个古老的笔记本里面找到了一叠老球票,都是我现场看球的纪念。当然现在看来也很汗颜,我从1990年开始喜欢足球,也一直很投入的跟同学们一起踢球,但是直到1996年才有机会到现场看一场正式足球比赛,而且从2003年国安退赛丑闻爆发之后,我再也没有踏入过中国职业联赛的看台,所以作为一个球迷,其实我还是远远的不合格的。但是这些球票却帮我穿越时空,唤起了很多美好的回忆,那些鲜活的记忆和感受,让我成为今天这样一个球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我亲身经历,有明确记忆的第一届世界杯,虽然那时候我还不是个球迷。

    那一年我12岁,正好是小学升初中。我记得小学升初中的全区统考是在6月14日,现在想起来,应该在三四天之后,我还参加了外语学校的独立招生考试,那个要求更高一些,我因为全区统考考的不错,所以对外语学校也就不是很在意了,反正省重点有的上就行。

    考试完了,就没事儿干了,那时候还小,除了学习还真不知道别的。我爸就撺掇我看世界杯,其实我一开始是很烦的,大晚上不让睡觉,非要拖起来看什么世界杯。但我爸的意思,是男的,就该看看足球。那时候住在巷子里,夏天都摆竹床睡在外面,然后摆台电视机,摆台电扇,夏天的夜晚就这么过。半夜看球是你不看隔壁也看,多少会有些影响,那索性就看吧,还能跟隔壁左右的交流一下。我那时候是完全不懂的,最早认识的应该是马特乌斯,当年德国队确实是来势汹汹,他又是队长兼领军人物,自然很容易得到一个12岁又完全不懂球的小孩的青睐,小孩总是势利的,只有岁数大一些了,才知道欣赏胜利者之外的美。当时好几个邻居言必称马拉多纳,我是完全不明白,这么个小矮个子,这么差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86年世界杯,是我第一次有直观印象的世界杯,现在我还记得几个细节。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是我爸爸某天很神秘的说他要半夜起来看电视,要知道当时莫说是半夜了,即使是白天,也是没有电视节目的,只有晚上六点半到夜里十点半左右,有限的几个电视台,有一些节目。半夜看电视,当然是很离奇的事情。不过我也是记忆不清了,如果我记得够清楚的话,应该知道在那之前一个月,中央电视台总在半夜里放节目,这就是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我爸爸肯定不是个球迷,所以他好像只是看了决赛的那场直播。第二天早上,我记不清楚我是否问过他比赛的情况,因为在当时我8岁的世界里,是没有足球的。

    另外有一个直观印象就是,我依稀记得在电视上看到互射点球,那肯定不是直播,因为我是在傍晚看到的互射点球,主要是记忆中周围很多街坊邻居,好像还是在吃晚饭的时间,之所以留下印象,是因为我当时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人从左边助跑上去,却故意拐弯把球打向守门员的右边,我当时的理解,顺着方向射,应该是力量更大啊。当时好像有个邻居,比较喜欢足球的,告诉我这叫假动作,是为了骗守门员的,那场点球我记得好像是巴西对法国,巴西的黄色球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一年的世界杯在西班牙,但是我对这届世界杯的回忆里完全没有西班牙队甚至西班牙这个国家的印象。实际上我对这届世界杯根本没有直接的体验,我那年才四岁。你说你这次去看欧冠决赛,后来才意识到伯纳坞原来是82世界杯的主体育场。但我根本就没有82年世界杯体育场的印象,所以完全没有这个历史感。听说西班牙现在教练博斯克82年是西班牙队的主力中场,这个倒是让我有些关于岁月流逝的感慨:拥有那张老脸,秃顶的博斯克也曾年轻过,也曾在场上驰骋过。

    对于这届世界杯,我的所谓的“回忆”都是基于后来的道听途说。我的一个比较重要的道听途说的经历就是听你当年吹嘘罗西是何等神奇。我记得我那时侯对足球还不是特别感兴趣,好像有一次你和一个同学辩论罗西的地位。我那时大概知道罗西这个人,听了你的吹嘘以后,依稀可以在脑海中勾画出这个人的神奇身影。由此可以想像你的吹嘘还是很有效果的。其实估计那时你也没有亲眼看过罗西的进球。现在想来,罗西确实很牛,可以说是因扎吉那一派前锋的顶峰。技术也更娴熟。人也很酷,先是赌球被禁赛(似乎赌球禁赛倒使其有了浪子的传奇色彩),幸亏教练(一下忘了他的名字,烟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一定想不到我是从什么地方了解到1982年世界杯的。我是从我们家糊墙的报纸上看到1982年世界杯报道的。那已经是1990年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对足球已经很感兴趣了,但是所能获得信息的途径实在有限,说实话,连想象都无从想象。我都不太确定我在看到那些糊墙的报纸之前,是否知道保罗罗西这个名字。

    那时候我总是在家里的阁楼上学习,学的无聊了,就看墙上糊墙的报纸。我们家糊墙的报纸是《参考消息》,因为我爸爸一直关心国际时事,而这是当时提供较多国际时事的仅有的一种报纸。我也不记得是如何开始的,反正我发现某一片墙上的报纸正好是1982年世界杯期间的,报道篇幅也不小,我就如痴如醉的读着这些信息,但是由于时间久远,很多部分也都是支离破碎了,但我大概知道了,联邦德国在小组赛意外输给阿尔及利亚,爆了大冷门,也确实是,要知道当时意大利之夏刚过,刚刚看过联邦德国摧枯拉朽捧得世界杯的我,实在是难以理解怎么能输给阿尔及利亚。后来知道这是世界杯历史上的三大冷门之一,其意外性可想而知。还知道1982年是历史上第一次有24只球队参加世界杯,但是赛制很怪,小组头两名出线之后,再分组打循环,小组第一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一年的世界杯在阿根廷。我自然没有任何印象。十几年后对足球发生兴趣,才逐渐知道了一些有关这届世界杯的事情。

 

    现在提到这届世界杯,马上想到的就是长发飘逸的肯佩斯(好像提到肯佩斯,都会用长发飘逸这个词)决赛攻入荷兰致胜球,河床的纪念球场漫天的白色纸片飞舞。扔白色纸片好像是阿根廷球迷的传统。比赛开始之前整个球场经常都是满地的纸片。有一次在网上看到博卡对阵河床的比赛,糖果盒球场也是象下了雪一样。工作人员手拿吹风机试图把这些纸片清除出场。花了十几分钟,最后球员教练裁判球迷全都等不耐烦了,只好作罢。球场的一些区域仍是被纸片覆盖。比赛开始后,一旦球员带球进入那些区域,就象在雪地里撒把野。

 

    据说中央台当年在邓小平的要求下录播了半决赛和决赛,好像还是盗用的卫星信号。不过国内有电视的家庭也很少,估计看的人也不多。看了一篇回忆当年看世界杯的文章。作者当年高中毕业。高考前夕,亏他父亲开明,让他看了决赛。在院子里一群人围着电视看,大家还奇怪夏天的时候怎么球员口中呼着白气。他父亲让他去看地图,才明白阿根廷位于南半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1978年世界杯,我们显然是没有记忆的,最早是看类似世界杯史话之类的文字介绍,知道了1978年世界杯冠军是阿根廷,而无冕之王荷兰连续两届世界杯拿到亚军。阿根廷队的领军人物叫肯佩斯,是当届世界杯的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肯佩斯的外号叫“铲射王”,好像是说特别擅长铲射,世界杯决赛的决胜球好像也是他铲射得分的。后来知道一个叫伦森布林克的人,曾经在决赛81分钟的时候打中了门柱,当时比分是1:1,他的意思是,只差10厘米,荷兰就拿下世界杯了,他就是世界杯冠军首功之臣,就没有肯佩斯什么事情了。当然,荷兰飞人克鲁伊夫拒绝了那一届国家队,我看很多报道都认为,如果有克鲁伊夫,那么,阿根廷也根本没有机会赢荷兰。

    另外有个值得一提的是,阿根廷的1号不是守门员,而是一名场上球员,而当时阿根廷的守门员好像是8号还是5号吧,有这么个印象。这应该是本世纪看到过电视上介绍阿根廷的画面才知道的。

    除了决赛那四个进球在后来看的比较多之外,1978年世界杯的进球画面实在是看的不多,但那一届好像很奇特,远射很多,而且都是很邪门的远射。中国队2004年聘请的荷兰籍主教练阿里哈恩,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91年到2010年,20年的球迷生涯,20届欧洲冠军联赛,最早其实还叫欧洲冠军杯呢,后来才改成联赛的。

 

    1991年冠军杯,在决赛后的第二天半夜,守在电视前看完了120分钟的闷战,看到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潘采夫最后一个点球得手,战胜了Milan克星马赛队,让我喜不自禁。

    1992年冠军杯,至今没有看过整场,但科曼那个加时赛的任意球,还是让我很心痛,桑普多利亚唯一一次参加欧冠就进入决赛,却没能捧杯而回,再次参加欧冠,已经是18年后的今天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