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走到章嘉陵先生的窗外,隐约听到几声“嗒嗒”的敲击声,循声望去,嘉陵先生正俯身用锤子敲击着一柄铁凿,凿子的下面,是一方黝黑的砚台。怕惊扰了他,我就在窗外默立着,听这时缓时急,却绵延不绝的凿石之声。 等嘉陵先生站起身来,我敲门进去。让我吃惊的是,他刚才并不是在打制砚台,而是在砚台上凿字。 “我所有砚台上的字,都是用铁凿凿出来,不是用刀刻的。凿出来的字跟刻出来的字,力度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不敢说自己热爱音乐,因为我喜欢一首歌常常是缘于歌词,这首歌是少数几个例外之一。     二十多年前我从磁带里听到这首歌,立时被深深吸引。这支歌有些耳熟,似曾相识,是儿时还是前生听过?它梦幻般的曲调悠扬婉转,充满爱意, 
抚着人们的心灵。我当时听的是华语版,我感觉到歌词与曲调有些不合拍,歌词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题目本是我的好友培培08年的一篇博文名,昨天15时39分,他因病去世了.
    昨日至今,我沉浸在与他认识交往的回忆中,一直泪水涟涟.翻出他的这篇博文,这是我们那年的对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秋收冬藏—我的收藏
昨晚看到洪烛先生的这篇博文,看得双泪长流。字字是血,声声含泪。今日是清明,想起我的母亲。母亲的离去,“让我懂得什么叫悲伤,真正的悲伤。以前的悲伤统统变成为赋新词强说愁。”“母亲,你的坟地是我见过的最伤心的废墟。”

母  

洪烛

 

1.  母亲重病住院,我在病房看护。整整一夜,眼睁睁看着这个浑身插满各种输液管的女人,昏睡在病床上,像落入蛛网的猎物,不断地呻吟、挣扎……我坐在一旁,束手无策。揪心的牵挂中,只希望自己的存在能替她吓退那黑暗中潜伏的蜘蛛。至少,让她的痛苦并不感到孤独。她头顶的电脑屏幕,显示着剧烈波动的心电图。我一会儿跃上波峰,一会儿跌入低谷。母亲,不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2-21 18:14)

  2月18日夜的一场大雪,是孟孟五岁半以来的第一场雪。孟孟在广东长大,一直渴盼能有机会见到下雪,这次天遂这位小人儿的心愿,在他临回广东的前一天,为他降下这场洁白美丽的漫天大雪。

  晚饭后,当外公从楼下上来告诉孟孟外面下雪了,孟孟激动得哭了起来,一面哭一面宣布:“是高兴的眼泪!”我们带孟孟下楼,楼前的草坪已经白了,树叶枝条上也有了薄薄一层积雪。起初下的是雪珠,打在伞上啪啪作响,后来变成轻盈的雪花,在路灯下闪烁着飞过。孟孟知道雪花有六个花瓣,每朵雪花都是一个小小的精灵。那雪花漫天飘飞,孟孟的心也跟着一起快乐地飞舞。

  夜里,雪下得大了,悄无声息的,越下越密,气象专家说这是一场暴雪。这一夜孟孟睡得很香甜,他知道明天他会看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奇妙世界。

  第二天醒来,妈妈拉起窗帘让孟孟看窗外,窗外变成了璀灿晶莹的童话一般的银色世界,地上松松软软的全是厚厚的雪,树变成了玉树,枝变成了琼枝,孟孟又激动得哭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0 14:07)

  前夜南京突降暴雪,须臾四野路难分,倾刻青山已无痕。昨日上午带孟孟去梅花山玩雪,趁便拍了几张雪中红梅。太阳出来,春日蓝天,雪融得很快,只半日功夫,树上积雪了无踪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0 13:26)

吃顿红烧猪肉,别说是春节,就是在平时,也不是希罕事,但我们在内蒙牧区插队的年月里,想吃一顿红烧猪肉,就属奢望了。

我们从南方到牧区,开始吃不惯羊肉,但繁重的体力劳动,使我们很快从觉得羊肉腥膻,变为觉得羊肉很香。几个月后,随着春节的临近,我们突然有点想吃猪肉了,我们突然很想吃猪肉了。但只是想而已,我们知道大队库房里没有猪肉。

内蒙草原的冬天冰雪覆盖。一天,大队长来对我们说,大队养的那头猪冻死在大队部前面的圪梁上,都死了一个星期了,冻得铁硬,我们这搭没有人吃死猪肉,你们要是想吃可以拿回来吃。大队长临走特地强调,那猪没病,只是冻死的。

我们思想斗争了半天:都死了一个星期了,还能吃吗?又想,这其实和吃冻猪肉是一回事,那野外不过是个天然大冷库罢了。越想对猪肉的渴望越厉害,就决定先把猪弄回来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8 18:25)

 祝各位博友春节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外孙女打来电话,无限嗲地说:“阿婆婆,向你汇报一下考试成绩。”

  这样的开头,肯定是考得好啦。

  小姑娘五年级了,英语从来都是100分。

  她自己开心的是语文,说:“我老爸为我的语文水平吃惊。”

  然后问,阿婆你在干什么,我说,在网上看东东。

  她一付意料中的口气:“我就知道你在沉迷于网络。”

  什么时候轮到她批评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月6日晨,赴罗马机场,十一时飞往法兰克福,傍晚五时,又乘德国汉莎的航班,从法兰克福飞往南京,全程耗时10小时40分钟。
  这是一次夜航,从黄昏飞到第二天上午。坐位前有视频,可供选择的节目很多,但我来回十几个小时都喜欢盯着飞机信息。除飞行数据之外,最有趣的就是飞行地图。先是一幅地球的平面图,白日的地区颜色明亮,黑夜的地区颜色深暗。今天是11月6日,太阳直射点是南纬16度,所以白天和黑夜地区的形状分别像倒扣和正立着的酒杯。随着地球的自转,白天和黑夜的分界线在悄悄的西移。我们所乘航班的位置很快从白天进入黑夜。然后这幅图被逐次放大,像变魔术一样,地图上自西向东,由远至近,渐次出现我记忆中有的或是没有的地名。我从小就喜欢看地图,地图上那些读音奇怪好听的地名,对我一直有种勾魂的魔力。我不时地核对着飞机飞临地面的时间,由于是逆地球自转而行,不几个小时便进入了11月7日。
  我睡不着觉,悄悄拉开窗板,窗外是群星闪耀的夜空,星星在深蓝色的夜幕中晶莹闪烁,那密集的程度,是在地面上从未见到过的。星空如此璀璨,让人疑是天外;星空如此深遂,让人不敢久视。
  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