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新泉的好刀
张新泉的好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9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11-14 15:44)
标签:

杂谈

此博客为女儿寄波赶鸭子上架的产物,本人至今仍不会电脑,故无力经常更新,也不打算继续为之。怠慢了各位,特在此鞠躬致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两只小嘴巴突然袭击我

                 把口水和笑声涂在我的脸上

                 这个事件充分说明
                 我的这张老脸
                 有汉堡包的慈祥
                 肯德基的芳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多瑙河边的桦树林

 

少了这数百公里的夹岸林带

我敢说,这条举世闻名的大河

便少了罕有的旖旎与气度

多么卓越的桦树群落啊

一般粗细,一样高矮

口令般挺拔而威武

一棵紧挨着一棵

几乎没有间距

后面的推搡着前面的

幸而有一声严厉的呵斥:

不得下水!到此止步!

 

根都舞蹈着游进河床

按照莫扎特的精心安排

沉潜为一部部传世的乐谱

多瑙河之波一半是绿荫

给临河照影的面孔

统统配以蓝色的眼珠

 

2008年9月的一个黄昏

我在这条河的游船上

沉沉睡去,怎么也分不清

谁是林中的居民

谁是河里的水族:

几尾六须鲶爬上岸来

以鹿的四蹄奔跑

而游在河心的一群小东西

背上长着标准的鱼鳍

小小的脑袋瓜

又分明是机灵的松鼠……

 

2008.10.1贝尔格莱德

 

喷气式战斗机

 

还以为是一个机组

在升空训练

蔚蓝的天宇中

挂着条条带状的白烟

后来想起这个国家

仅有几万平方公里

每次只容一架飞机巡航

绕着袖珍领空

来回转圈

 

无法不飞得小心翼翼

引擎惊吓了友邦飞鸟

尚可原谅

机翼划伤邻国的云朵

会引来战事与争端……

 

现在,那架绕圈的战机

把尾气拉成了一弯弧线

这时飞行员可以邀请

云中的天使们出来

坐到那根长而又软的带子上

荡一会儿秋千

 

 2008.10.1贝尔格莱德

 

 

讣  告

 

清一色彩版印刷

文字横排。32开硬卡

头像。生卒年月。简介

全都交给树去发布

放眼小城,两排行道树

两排喜气洋洋的招贴画

 

将这座城市的树木

视作最干净的媒体

鱼贯而来的遗照,贴满了

杨树、松树、冷杉、白桦

亲朋相挨,贫富毗邻——

微笑的鲁诺连柯

忧郁的梅莉斯卡……

各自在年轮里寄放来生

以定格的面影,迎春送夏

 

一棵树会长成一具肉身

抱着树干抽泣的人

会让那棵树突然开花……

 

离开小城时天气很好

满城的树和树上的眼睛

闪烁着阳光送别我们

好朋友再见

好朋友再见吧

 

2008.10.2贝尔格莱德

2008.10.4—11成都

 

斯梅德莱沃图书馆

 

外文部的三千册图书中

仅有中国作家的两本书

一本是邹荻帆先生的《和平颂》

(尊敬的邹先生已经作古)

另一本是吉狄马加的《诗歌》

两个半印张,书后附着目录

管理员像取出珍宝

庄重地把书捧给我们

知道我们认识两位诗人

立刻报以惊讶与羡慕

她说,中国作家的著作太少

所以我们的馆藏

还谈不上丰富

我欣赏她这句话

对她实际上的漂亮掉以轻心

无疑需要弥补

我立即让翻译隆重赞美

她丰富的学养、挺括的鼻子

以及两粒蓝宝石般的眼珠……

 

临别时,我拍了拍

三十二开的马加

并在他的身边

留下一册小书

三人为众。这里冬天下雪

三本书架起来

就是一座火炉

 

 

2008.10.2贝尔格莱德

 

邂逅蜜蜂

 

那只蜜蜂扇扇翅

从一块陶片上飞出来

用斯拉夫语,向我问好

是在两杯杏仁酒之后

我的目光有些恍惚

久久端详手中的陶片

——一块小小的硬土

就是蜂之巢?

 

我是从一盆陶片中

闭了眼,摸到这一块的

上面的古老文字

说我将邂逅一位同乡

会飞,名逍遥

 

那么,就是它了

就是中国川西平原上

行吟油菜花海里

我的甜蜜的同胞

那么,它就是在中世纪

追着花季来到这里的

成千上亿中的一只

让它迷恋引它留驻的

是伏伊伏丁那平原下

那丛巨大的历史之花

——一座古老的城堡

 

看我又喝下一杯杏仁液

它才悄然睡回陶片

它的卧姿和我的微醺

都惬意而美好

将陶片存入行李箱时

我听见它说,出关无须担心

逐花而居的我们

蜂蜜就是护照

 

2008.10.5成都灯下

 

正是椴树开花的季节

 

这片大陆上的人口

原本就不多

却宽容众多椴树

年年开花结果

作为避孕药的主要原料

那花香在空气中弥漫

花瓣花籽落入溪河

寂寥的妇产院,门可罗雀

 

椴树开花的季节

我来这座城市造访

公园内,一个少妇正在画板上

画一辆童车

兴奋的围观者

竟然越聚越多

此时,橱窗内的婴儿车

正陷入深深的落寞

 

这是一年一度的秋季

贝尔格莱德有多少子宫

如空空的行囊

而在椴花肆虐的上空

圆月挺着硕大的肚子

接受白大褂的云朵们

前呼后拥的祝贺

幸而这里的男女驻民

都热衷肌肤之爱

不由让我肃然起敬:

旺盛的情欲该写入颂歌

 

广场边,几棵椴树朝我竖起拇指

——先生来自东方

来自计划生育的中国

 

2008.10.1贝尔格莱德

 

军事博物馆,火炮阵地

 

涂过油漆的坦克和大炮

不但精神,而且簇新

所有的炮管都朝着一个方向

绝对服从和平的指令

它们不懂一战、二战

缀满弹洞的军旗下

它们是雷神、是喷火的钢铁

把残肢抛向天堂

用硝烟卷走繁星……

 

如今炮口都被木塞封堵

轮辐陷进丝绒般的草坪

如同空降而来的对对情侣

在坦克和炮架的阴凉处

发射着清脆的接吻声

只要能与甜蜜为伍

火药库也能构筑爱巢

初开的情窦不事伪装

都越不出爱的射程

何况生命正值晨曦

每个毛孔都是一座军营

驻扎着无往不胜的青春

 

现在,钢铁与情侣已各就各位

只懂战事不懂情事的火炮

在尴尬中僵立,眼看就顶不住

缓缓降下的黄昏……

 

2008.10.3法兰克福

2008.10.4北京机场

 

贝尔格莱德的鸽子

 

露天吧的游动食客

面包店外,它们占据了整个街沿

它们埋头啄食,食不厌多

导致目光低下,步态蹒跚

贝尔格莱德有明净的天宇

却难得见到它们的翅影

至于鸽哨的长年缺失

已使这个城市的遐思

萎缩致残。雪花飞扬时

它们宁愿放弃树上的窝巢

躲到铜像的腋下瑟缩

或者,围着奶酪似的路灯取暖……

 

铁鹰啸叫、炸弹嗜血的一幕

已退出众鸟的记忆

从弹坑中扑翅而出的和平

从此以甜点代替一日三餐?

 

贝尔格莱德,下决心暂时关闭

你所有的咖啡吧、面包店

把全城的鸽子都赶到旷野去

务必将国歌写在它们胸前

再用力击打你的鼓和盆

送它们去翱翔,去亲近白云与高天

 

贝尔格莱德,我会在中国

等待从你那里飞来的使者

在鸽哨的合唱声中

仰望和平的丰采与庄严

 

 2008.10.7成都三稿

 

游而行之

 

隔一天就出来游一次

照例是两个人挥旗在前

一排人拉着跨街的横幅

车上的喇叭高喊口号

却无人应答,永远只是领呼

一帧照片端坐车顶

想必是一位领袖级人物

横幅后的人群稀稀拉拉

聊天的交头接耳,抽烟的吞云吐雾

鸽子依旧专心啄食

车辆安然,静卧于途

电喇叭喷出的音乐和鼓点

让街沿的一些情侣

忍不住扭腰摇臀

警察的佩枪,已无精打采地

退至胯部

至于来回晃荡的警棍

已经打响呼噜……

 

日安!游而行之的民众

日安!肩挎购物袋的主妇

今夜,萨瓦河边的烛光饮吧

狮子牌啤酒会更香醇

手磨的黑咖啡不会太苦

 

 

2008.10.2贝尔格莱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编辑生活杂忆
 
他突然站上靠窗的一把藤椅
沙哑着嗓门冲我说:
如果不发表这些稿子
就马上从这里跳下去......
那天,杂志社七楼窗口
寒风在树梢间唏嘘
 
......这是十多年前的一幕
一个潦草又神经兮兮的农民
以死威胁着一位编辑
他的手指着窗外
他的目光指着我,让我发虚
他决绝地站在我面前
要我为他换一张脸
一张作家或文化人的脸
随他而来的一只公鸡
在墙角奋力打鸣
仿佛也急于脱胎换骨
急于披一身凤凰的毛羽
 
我由此记住了这个农民
和他那只编织袋里
颠三倒四的诗文曲艺
那些文字的后面
是一盏油灯,一面裂缝的墙
生锈的镰刀蒙尘的犁
梦幻在自戕中夜以继日
文学这座古老的魔宫下
埋着多少误入者的躯体
 
十多年后,我风闻这个农民
终于修成正果,小有了名气
作为本地一位强势的房产商
他驻云有山,送水有渠
自费出版了所有的文字
高价买来的评文惊动了媒体
他的签名书已进入图书馆
文化大县实物展上,陈列着
他当年用过的圆珠笔
 
            2007.6 二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6 15:00)
标签:

杂谈

可以称得上气宇轩昂

城市所有的烟囱里

它最高  高高在上

 

它把僵如劈柴的人体

统统化作一缕烟

决不考察你的追悼会

是何种规格  也懒得看你

抹的什么口红

穿的哪款时装

 

先来的先上去

在这根管子里

谁也踩不着谁

谁也无须谦让

都要去灰飞烟灭

都要扑向头上那一团

  天光

 

至于出了烟囱之后

去哪里  烟囱也没讲

总之是  下面的哭声远了

黑纱中  那一匣灰也冷了

 

请别在烟囱口停留

跟着上来的如果是个胖子

会撞你一脸的脂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0 12:00)
标签:

文学/原创

带伤的人

用路边的草药止血

用衣袍遮住伤口

走过一个又一个城镇

 

带伤的人

发现更多的伤者

与他同步,或者

擦肩而过

用同样的方法

遮掩痛处

制造合符时尚的

轻松和兴奋

 

带伤的人

晚上关门独处

对着酒杯呻吟

伤口柔软,除此之外

一切都很硬

 

带伤的人

在回忆里摸索

他要寻找的药方

是几位早年的知己

和一盏

儿时的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7 13:53)
标签:

文学/原创

被七月  烤过

被数九  冻过

被汗  咬过

被水  泡过

被逼成刀锋

把礁石砍过

 

是把尺  量尽纤道

是根弦  弹遍长河

哭过  醉过

从青青的竹子  到

褐黄的纤索

你说  我像不像一首歌

 

人道  我是船桅之树

长出的一条枝柯

没留过鸟

没结过果

只有许多咸涩的号子

在上面挂着

 

残了

断了

还可以燃一把火

那时  我叫火炬

舟子举着我

舟子举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3 11:02)
标签:

文学/原创

1

事情一多起来

就秋天了

 

谷子熟了,果子熟了,人也熟了

熟透了的你

终于痉挛着

倒了下来

 

你在床上挣扎的样子

多么像那株《深秋的石榴树》

心绞痛反复袭击你时

是胸中的石榴在爆裂吗

 

秋天啊秋天

一整个季节的色彩

都浓缩进你那张

黑色讣告中了

 

杀人的秋天呀

 

2

为什么你的夜没完没了

 

大家的天都亮了

大家的窗帘都换了新的

为什么你还在夜里

 

在夜里以笔为烛

在夜里掺水熬粥

在夜里为妻儿分发药剂

 

那辆运载双胞胎孙女的摩托

是幸福还是苦难的坐骑

枯坐黯淡的台灯之下

你顶礼膜拜过的诗神

为什么不给你一缕

哪怕是淡淡的晨曦

 

你自喻为长夜里

食土的蚯蚓

但是诗人啊

蚯蚓也有出来

晒太阳的时候

你的日出呢,你的春花秋月呢

你倾斜的天宇,可曾有过

风和日丽……

 

夜深深啊,深到承受不住时

你只好拒绝了呼吸

 

3

几十年,就这么冷到结束

 

冷到临走之时

才想吃几个苹果

(你太穷,只能买小的)

冷到那把送行的火

来暖你,来烤你

冷到精神病院里的妻儿

漂流外省的孙女,从此

空宅般阒寂……

 

4

你在那边还好么

 

还瘦得又苦难又挺拔么

还忘情地唱那一辆

风雪中的三套车么

那边有苹果园么

园中有采果的女子么

那边如果有摩托

不妨选个晴天

回来看看

 

这边又秋天了

和你走的那一年

没什么区别

 

                                   

※     王志杰,诗人,《星星》诗刊原编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0 12:19)
标签:

文学/原创

好狗当门而坐

目光犀利,气宇轩昂

尾是一节硬骨

从不摇晃

 

好狗难得开口

即使你投之以桃

也换不来一声感谢的汪汪

 

月黑风高,好狗在必经之路

恭候歹人。仅仅一串喉音

不速之客已遍体鳞伤

 

好狗在院坝里散步

对困顿的猪、歇耕的牛

进行礼节性探望

友好地嗅一嗅,打个响鼻

安抚命定的孤独和迷惘

将骚扰成性的公鸡

  驱逐出境

把几只二八羊羔

请到栏外晒太阳

 

我仔细观察过一只好狗

机警如弦上鹰翎

怒时与猎豹相仿

最是眼底深深的悲悯

——哀乐把主人送向墓地

茅屋上空群鸦飞翔……

 

好狗远去

我将它的背影

置于这首诗的中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4 09:51)
标签:

文学/原创

最爱看你们用嘴

相互挠痒痒

那么尽心,那么陶醉

接受和赠予

在阳光下,像两朵花

无论什么动物

身上总有些部位

是自己挠不着的

是痒得不明不白的

人类做得比你们差

所以有无关痛痒的说法

 

最爱看你们天寒时

用细语娓娓交谈

头挨头说话的神态

让我也觉得暖和

仅有羽毛是不够的

缺乏交流的人类

冬衣越来越多

一堆火远不如你们

挨在一起的样子好看

寒风只会吹一种口哨

而你们是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