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晓平
朱晓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791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真巧!台湾朱天文与大陆朱晓平各有一部《好男好女》

                         真巧!台湾朱天文与大陆朱晓平各有一部《好男好女》

天下真有奇巧事。

我有一部小说《好男好女》,1988年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精平装两个版本共发行了近10万册,这在当时已经是不错的发行成绩。1988年当年,我的《好男好女》被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改编成电视剧,当时中心领导是今天的大腕郑晓龙。

 

可惜!次年(89年)要播出时,正赶上都清楚的一件震动全世界的大事。这部20集的电视先被压缩成17集,又匆匆播出了几集就停播了,此后一直禁播。原因是某领导发话说,作品调子太灰暗(高层领导发话)。

 

但是禁播却不予“批判”,要批判了,大概我也不是今日的我。我恐怕也会作为著名的“异端者”而名扬四海。为什么禁播又不批判?也是某领导说:太真实!批判了反倒等于承认文革正确……怎么批判?说思想反动,难道文革不是这样,难道当时农村和农民当时不是那个悲惨状态?所以,只有“冷藏”处理。

 

不理不睬一拖就是十多年,以致这部云集了如男一号李保田,女一号宋丹丹,作曲赵季平,制片人郑晓龙,当时的美工助理冯小刚等人物的优秀电视剧,当年这些主创,如今已成影艺界大腕巨碗,个个声明显赫而这部片子却少为人知。制片人郑晓龙曾对我说,当值无愧的经典!如果电视剧顺利播出,一定会引起极大轰动!也会影响到当时一大批作品。

这是闲笔。

 

《好男好女》书名,是我与四川文艺出版社编辑唐宋元先生共同商定取的。如果搜索1988年之前的所有文艺类作品,没有人用过这个名字。自然,这个名字就是我与编辑的创造!

 

1995年,台湾女作家朱天文编剧了一部电影,也叫《好男好女》。大由于得了金马编剧奖,消息也就传到了大陆。当时曾有朋友问,是不是改编于你的小说。我至今也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我说不会,因为没有湾方面的人来洽谈版权事宜。

 

我就把这件事看作一个巧合,而且十分奇巧。

 

我的小说《好男好女》和台湾电影《好男好女》编剧都姓朱,这是巧合之一。

 

其二,如果不是改编我的小说,那么大陆朱晓平写了本小说《好男好女》,台湾侯孝贤拍了部电影《好男好女》,又请了个姓朱的天文来编剧。于是,有了大陆和台湾两部相同名字的文艺作品,有了两个朱姓作者。1988年之前,至少在文艺作品的文字记录上是没有“好男好女”这个名字的。我“不谋”于前,朱天文“而合”于后,又是一个巧合。

 

还有一个也算是巧合。朱天文祖籍山东临沂书香门第。而我的祖籍是鲁西北一个历史上曾有记载的小镇。台湾彼朱与大陆此朱,祖籍虽一个鲁西南,一个鲁西北,毕竟相距不算远吧,恐怕家庭都有一些书香文化气息。

 

我爷爷和其上辈的几位直系亲属中,都曾“登科求第”,属于中国北方乡土化知识阶层。在一些近现代研究史料上,可以查到诸如我家族所出的“贡生”、“武举”、“士绅”之类人物,在近代历史进程中所起的作用。这是有名有姓的历史记载,如我的先祖“编练乡团”、“参与诉讼”、“调解民事”……他们被一些近代史研究者称之为北方“乡土精英层”(参见山东大学历史系近代史研究文章)。

 

我没有必要跟这位朱天文女士套近乎。只是偶尔想起《好男好女》巧合之巧合,随手记下几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10:34)

 作者:W·I·D  (凯迪论坛)

 

  “水门事件”中,法官知道尼克松总统办公室里有录音设备,于是下令尼克松交出录音带。

   尼克松呢,贵为美国总统拥有权势,开始也只能打哈哈,却不敢藏匿和毁灭对己不利的证据。因为道理很明白,美国人最忌讳的不是你犯法,而是犯了法撒谎撂票,胡说八道。那样一来你毫无诚信,即便你还有几分道理,也是官司不打即输!内心无鬼,你干吗要藏匿销毁证据?

   舆论汹涌之下,尼克松只好交出了录音带。不过也只敢做点小小的手脚,录音带其中有“18秒”空白。

   法官不依不饶一再追讨。法官也明白,藏匿销毁对己不利的证据,在美国令人不能容忍,也是无须多说的重大罪责,其责任往往比“本罪”还要大,尼克松断然不会这么傻,蠢到了毫无底线,总统也不敢毁灭对己不利的证据。法官相信这一点。

  在法官再三逼迫下,在舆论压力之下,尼克松只有交出完整(原始)录音带。正是这盘录音带决定了尼克松的命运,不引咎辞职,就要面临弹劾和牢狱。尼克松作为近百年来第一位被迫辞职的美国总统,黯然下台!作为美国总统,他明知这盘录音带决定自己命运,他为什么不敢销毁?从这些地方就体现不同的价值观念,和一个社会的基本准则。

   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数年之后毛泽东接见尼克松的女婿时,曾为这盘导致尼克松下台(不下台就面临弹劾,坐牢)的录音带大发雷霆:不就是一盘录音带么?算个屁,有什么大不了!美国就是纸老虎,一盘录音带就搞得天翻地覆……毛泽东哪能理解美国的民主体制和社会主流!毛泽东与民选总统,确有天壤之别,

  联想到有些地方,证据算个屁!只要于己不利,那就随便编造,随意撒谎,轻松销毁!他们压根不明白,权威的建立,靠的是尊诚守信,而不是横行霸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X·P

   深圳那个警察看见两个女孩(应该挺漂亮),于是盘查,发现女孩没带身份证,就要带回派出所。女孩说:我们住处离这不远,你真要看,我们回家取……这么说,警察还是不干,非要带回派出所。这就让人纳闷了。老百姓对警察的印象,基本是“不负责,不认真”……怎么这件事就叫真啦?对这个警察到底什么目的,各有猜测,不一而足,联系以前媒体曾经的报道,我终于有些省悟!

  警察发现了女孩,最初一定有他的“想法”。那么盘查,带回派出所,大概都是其中环节。用意是想先看看女孩反应,小姑娘是不是好欺负好吓唬。如果这样,那以后的文章就多去了,怎么猜想都不过分,因为我们对这支队伍和成员以往作为,还是有一定了解。

  押上警车后一路对话(习惯性的恐吓,诈唬),却发现这两女孩不好对付,反应很强烈,而且明白自己的权利,申明拍摄了视频并当下上传,要反应给媒体,电视台。这一下倒是警察煞笔了,他完全没想到,以为两个小女孩好欺负呢。于是恼羞成怒。往派出所一路大肆发飚,就是宣泄怒气,“老子今天撞鬼”!

  到了派出所,从所领导和录供的内勤警察(可能是内勤)眼光行为中,我们都可以感觉他们对这个警察也不满(是录供警察叫来的所领导)。为什么?“你他妈真不长眼,没见这两女孩不好对付。大大刚发布指示,你还这么干,不怕给我们惹出大事?”

  于是,一个小时,手机里的东西也没有删除销毁,匆匆把女孩放了,也没有按一般做法,让当事人签保证,出去不准胡说八道。至于那个警察到底什么目的用意。不是赶上大大发指示,我们怎么猜测都不过分。

  曾经有报道,不法警察与一些不三不四人物勾结,以各种名目整治一些涉世不深的女孩。在挫其自尊尊严之后,再交由那些不三不四人物“保出”,最后沦落到一些色情场所。看了这样的报道,我只有一句话,这其实就是“碧良为嫦”一条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奥巴马的控枪措施,屁用不顶!

 

    奥巴马为了制止美国不断出现的“枪灾”,最近准备绕开国会,用行政命令的方法,在全国实行“控枪”。

 

    其措施一是,严格审查枪械经营者的资格;其二是严格审查购枪者的背景调查。

 

   奥巴马以为这样一来,买枪卖枪都困难了,枪械犯罪的情况就减少了。

 

    我说,这不过是奥巴马的一步“昏招”,屁用不顶的措施。老实民众,拥有枪支未必犯罪。而那些犯罪者,用各种非法手段也能搞到枪支。

 

   首先,美国枪械经营者枪支商店,绝大多数是合法经营,政府所需要的手续齐备。的确是经过严格审查才可以贩售枪支弹药。这一点,根本不起作用。在美国大量的军火商店,几家是无照非法经营的黑店?

 

    其二,买枪者的背景审查。过去买枪就有一套还算严格的措施,比如18岁以下者不能购买,比如没有身份证件者不予购买……等等。这些措施,已经对购枪者进行了必要的审查。但是我们看看不少枪械犯罪的具体情况,不难发现,第一,许多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如前段时间被警察开枪击毙的持枪嫌犯,是只有十几岁的黑人少年。他们手里的枪是从哪来的?第二,黑帮黑道是枪械犯罪的主体。可是,他们中间有几个持枪械犯罪的,是拿着用自己的身份证件购置来的枪支呢?没有!美国来福枪协会的一份调查报告说得非常清楚,百分之九十九不是使用合法购置的枪支。这些枪支,绝大多数购自地下枪支走私集团,也就是说,他们绝大多数是通过“黑道”搞来的枪支弹药。除了一些事出有因的枪支犯罪案件,比如家庭内部的“杀妻”、“害夫”之类德案件除外,极少有拿合法购置枪支作案的。犯罪分子哪个是傻子,你那样作案,岂不是分分钟就破案!

 

    所以说,奥巴马的控枪措施,是一步臭棋,一步昏招。屁用不顶。

 

   控枪在美国是行不通的。这不仅仅是利益集团的作为。民众合法拥有枪支,是美国民主的体现,是民众享有自由的象征,也是宪法赋予民众的当然权力。能购买拥有枪支,未必跟犯罪成正比。恰恰相反,没有权力购买拥有枪支的,恰恰是枪支犯罪的主体。美国发生的许多起枪支犯罪案件,大多是那些没有资格拥有枪支的人犯下的。这已经很说明问题。

 

    奥巴马这次以行政命令的方法“控枪”,很自然还要遭到多数民众的反对。不要一说就是“一些家长,孩子反对”。不要忘了,美国民间有近3亿件武器,至少,这几亿人中的绝大部分,支持民众合法拥有枪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票

 一场大火,总理辞职了!

 

    罗马尼亚一家夜总会着大火,烧死32人,伤者近200。对这样一场重大事故,罗马尼亚总理引咎辞职!

 

   听到这个消息,我震惊至极!堂堂一国总理,你别说罗马尼亚不大,再不大人家也是一个国家。总理的职责是管夜总会吗?当然不是,他也不会管。但不管说什么,一场大火死了32个人,数百受伤,对一个民选总理来说,理所当然就要内疚,自责,进而以辞职承担自己的责任。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也是一个当领导的必须具有的良知和恻隐之心!百姓被无故烧死,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在台上发号施令?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在台上指手画脚?这是一个正常国家正常领导人最起码的担当。

 

  相比之下,我感到不解。南方某市发生的“踩踏”事故,也是30多人死亡,数百受伤。如此大的事故,谁为此请辞啦?谁感到自责内疚。谁又主动站出来担当?

 

  没有!没有!

 

   而且,遇到这种事故,我们似乎有个一成不变的习惯——责任都在下面,都在具体经办单位经办者身上。其它人一概没责任。就是经办单位,承担责任的,基本是副职!

 

   呵呵!如此,我倒希望就不要再唱高调了,不要再指手画脚说什么“一查到底,决不手软,决不姑息……”

 

   老百姓心灰意懒,虽然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他们心里明白,“丢卒保车”没有担当是官场一大特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欧洲难民潮到底该怪谁?

                     (随笔)

 

  数十万中东难民涌入欧洲,给欧洲各国政治和社会造成了极大困扰,不少欧盟国家还为此产生矛盾,匈牙利把难民往德国奥地利赶,克罗地亚把难民往邻国轰……

 

  但是我说,具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断不会为此而大动干戈。他们迟早会坐下来商谈,讨论,最终解决这场危机。因为,人道主义危机,毕竟还是要讲“人道”,天大的危机,欧洲也不会在价值观和人道上让人垢病,也正在这些问题上,体现民主政体的不同。尽管国内的冷血五毛正拿难民潮幸灾乐祸说事时,欧盟各国已经坐下来商谈如何分配这些难民。的确,这些国家就是再难,既然难民历经千难万险来了,断不会把他们再用暴力手段轰回去。这就是民主体制与叙利亚巴沙尔独裁政权,以及他的支持者俄罗斯等国的本质区别。区别就在于怎么对待——人民!不管你是国民,公民,还是难民。

 

   我听到的消息,是问题基本取得了解决。尽管有些国家还不那么满意,但是,无论怎么说,你是要接受难民的,要给他们还不错的生活环境和条件。这一点,不容你啰嗦,只要你崇尚民主政体,你就要善待人民,难民!听说,比利时荷兰这样的小国,已经在修建安置难民的城市。就像我在英国居住在那个叫“奥肖特”的小镇,就是英国当年专门为了安置尼泊尔难民而修建的。小镇有个商业中心,一座足球场,还有好几家超市。英国的“太斯购”和德国的“利兜”。小镇到处都是绿地和花丛。这样的地方要是在中国,那就是“高档社区”,可人家就是用来安置难民的。接受了,安置了,条件不好穷对付还不行。叫我说,民主国家的人就是傻!傻到了难道不知道难民是非法而来,而你为了安置他们要花多少钱啊!

 

  欧洲难民危机,到底应该怪谁?

 

  有一种说法,应该怪美国,怪西方国家。是他们搞乱了叙利亚,他们支持反政府力量跟巴沙尔作战,无尽战乱造成大量难民逃亡,欧洲也因此受害,这是自作自受。持这种说法的,当然是俄罗斯等国家,以及一些左倾政党执政的国家如巴西。但是,这种说法却忽略了问题的根本,只看到现象而规避了实质。

 

    实质是什么?

 

  世界上有一些国家,说是人民的大众的,其实就是他家的!尽管这些国家名义上不是君主国,但国家在他们手里,就像自家的私产,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想传给谁就传给谁。一说就是“人民的选择”,人民“自觉自愿”选择了最优秀的人当领导。这样的国家,朝鲜,叙利亚是“父子相传”,古巴是“兄弟相传”,还有些国家,是领导“钦定”。

 

   阿萨德把叙利亚看作了自家私产。在他统治时期,靠暴政靠枪炮维持统治。他死后,又自然而然的传给儿子巴沙尔。党政军民,就得拥护,就得顺从。但后来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本来是用暴力手段维持的政权,压制了人民极大的不满。最初这些不满,只是批评只是抱怨。阿萨德和他儿子巴沙尔呢?只要你们不满,我就抓你,关你,甚至杀你!这样,不满越积越多,越积越大,最终憋急了民众,他们拿起武器,武装对抗,叙利亚内战开始。

 

   叙利亚内战爆发,政府与反政府力量大打出手。各方背后都有支持者。支持巴沙尔政权的,有俄罗斯等国。支持反政府力量的有美英法等西方国家。

 

   双方缠斗各不相让。俄罗斯的武器,人员和金钱源源不断,支撑了巴沙尔政权。而西方国家呢,却表现出瞻前顾后,想大力支持反政府武装,又怕因此做大了以后跟他们对抗的势力。这个教训在阿富汗很深刻。当初美国支持阿富汗反苏势力。苏联垮台后成了反美的主力。所以。西方国家对叙利亚反政府力量的支持患得患失。这样的结果,其实造成了持续的战乱,双方谁也消灭不了谁。于是,西方国家就提出巴沙尔向自己的人民妥协一步,通过与自己人民谈判协商,建立联合政府。这一点,巴沙尔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的政权,我爸给的,我为什么要跟老百姓谈判妥协!”还是我爹传下来的办法,反政府力量不放弃反抗,就打!就杀!就飞机轰炸,就坦克炮轰,就施放毒气……所有招数,就为了跟自己的人民“血战到底”,宁愿像萨达姆、卡扎非一样,被人民推翻,呜呼哀哉。也不能拱手相让。这就是巴沙尔!

 

  于是,叙利亚内战不断,战乱导致大量民众通过各种手段涌进欧洲,难民危机由此产生。欧洲各国政府也面临考验和挑战。

 

   对难民什么态度,怎么处理,是摆在欧洲各国的一道严肃课题。回答这道题,考验着民主真谛,考验道德良心,考验一个国家对待人民的真心态度。

 

  但从逻辑而言,我相信欧洲各国会处理好这个问题,无论有天大困难,无论他们给欧洲造成多大困扰,既然人民用选票选择了你们,那么,你们在人民面前永远是恭恭敬敬的!

 

 

                      2015·9·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怀念里根总统。美国民主党总统都是怂包软骨头

 

                (随笔)

 

   “柏林墙”在美国里根总统手里倒塌。我们还记得里根总统在“柏林墙”倒塌那一刻在柏林的演讲,“所有的禁锢人民的专制之墙终将倒塌,人民再不会有自由的阻拦和障碍……”欢庆之时,人们怀念里根总统,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除了罗斯福的特殊情况之外,里根总统是近百年来,美国公众舆论评价最高的总统。人们赞扬他最突出的特质,就是从来不向“邪恶”屈服。他从来不为利益而迁就邪恶!

 

   有些国家,似乎摸清了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总统的特质,他们基本一点不怕民主党的总统。在民主党人担任总统期间,纷纷做大作强,纷纷闹出些事端。

 

   1,1950年民主党杜鲁门时期,朝鲜公然进攻南韩,挑起了朝鲜战争;

   2,1962年民主党肯尼迪时期,古巴公然挑衅,苏联帮助古巴修筑导弹基地,将导弹引进美国家门口(后来肯尼迪硬气了一下,苏联立马软了);

   3,1965年吉米卡特时期,越南北方公然派兵进入南方,引发此后长达数年的越南战争,美军为此牺牲了5万官兵生命,发动了侵越战争;

   4,吉米卡特时期,伊朗发生宗教革命,扣押了美国大使馆的全体外交人员,长期关押。美伊关系恶化,伊朗成为美国最棘手的对头和敌人,开始处处给美国作对;

 

  再看看近期,两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

 

   克林顿当政时期,非洲卢旺达发生了屠杀80万部族的极端血腥大屠杀。克林顿毫无作为,只在事后表示“道歉”。他完全有能力有力量制止这场大屠杀,事后道什么歉?有用吗?

 

   克林顿当政时期,美国取消了对几个国家的“人权与最惠国待遇挂钩”的政策。很奇怪的是,他们的理论就是:这样能促使这些国家走向民主”。这完全是“与虎谋皮”,跟狼讲道理让它们放弃“吃肉”!

 

  共和党两任总统“老少布什”任上,老布什发动了著名的海湾战争。狠狠打击了萨达姆。萨达姆狡猾的低头服输。出于当时政治考虑,40多个国家(也包括许多穆斯林国家)组成的联军,放萨达姆一马。没想到萨达姆嘴一套行一套,过后,继续与自己的人民为敌。“9·11”事件,我以为其实是极端势力在民主党总统时期策划密谋,只不过实施赶上了共和党总统。小布什为此再发动解放伊拉克的战争,一举推翻了这个暴虐政权!又出兵阿富汗,打垮了塔利班。

 

  到了奥巴马当政。上任伊始,不问什么情况,先提出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美国急惶惶,还没来得及训练出一支足可以对付极端势力的军队,美国就急忙从伊拉克撤军。一旦撤军,伊拉克各派势力互相大打出手,今天汽车炸弹,明天“人肉炸弹”。伊拉克乱像,应该说就是奥巴马急促撤军带来的恶果。

 

   美国还没有来得及消灭伊拉克极端宗教势力,慌忙撤军,导致极端恐怖的“伊斯兰国”(逊尼派势力)做大作强。至今为祸一些中东国家(叙利亚,伊拉克),成为全世界头疼的问题。

 

  利比亚人民发起反对卡扎非的运动。奥巴马却视而不见,主动放弃支持。急得法国,英国等国家只能独自出兵支持民众。奥巴马不闻不问,放弃她在这些反对独裁斗争中的“旗手”位置。卡扎非被推翻,倒霉的又成了美国,美国大使被极端势力杀害。这一暴行,正是奥巴马担任总统,民主党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期。

 

   朝鲜在70年代,开始研制核武器。里根任上,他考虑得是如何用“轰炸”的手法,摧毁朝鲜的初始能力,让朝鲜再也无法发展核武。

 

   里根没来得及实施,赶上克林顿当政。

 

   克林顿当政,朝鲜一闹,旁边马上就有俄罗斯和某国敲边鼓,搞了个什么“六方会谈”(又想用讲道理让恶狼放弃吃肉的习惯)。克林顿马上参与。谈来谈去,一纸虚假协议一签,克林顿立马就送上粮食,柴油等物资,作为“报答”。结果,朝鲜丝毫不管签了什么协议,该研制核武就研制,而且,一步比一步升级。

 

   伊朗研制核武,美国一直用强硬手法加以限制,以色利甚至拟定轰炸伊朗核设施的方法。但到了奥巴马时期,又是“谈判”,非让伊朗签一纸协议。协议急惶惶签署,伊朗等于合法拥有了研发核武的条件。以色利很生气,生气有什么办法。奥巴马主导的谈判,到头来还要感谢“某国”尽心尽力。这不是荒唐么?

 

   最近,朝鲜又借研制核武闹事。俄罗斯和某国立马又提议召开“六方会谈”。奥巴马呢,我看百分之九十要上当,又要坐下来,跟“狼”谈判,请它放弃“食肉”习惯。明知朝鲜背后,是俄罗斯还有某国跟朝鲜“暗通款曲”,奥巴马还是要谈。他除了谈,谈,谈,似乎就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不信我们看吧!

 

  美国对古巴实行了数十年的封锁。严重打击了古巴。到奥巴马,在古巴没有丝毫改变迹象的时候,奥巴马又急惶惶要跟古巴修好。恢复外交关系,解除制裁。奥巴马的理论又是:这样可以促使古巴变革,经济发展了就会导致社会变化……变化了吗,前面难道没有最有说服力的“前车之鉴”吗?结果呢,美国释放了古巴间谍,古巴立马给他们授勋,这不是明白打奥巴马脸吗?奥巴马明白这些吗。最近,古巴一些政治犯亲属要求释放被关押的亲属。美国对这些问题,没有丝毫作为。奥巴马就是要用谈判,用签订协议的方式,给自己留下“政治遗产”,他能留下什么样的遗产?克林顿奥巴马,都喜欢用“谈”的方式,用一纸协议的方法,让魔鬼放弃作恶,让豺狼放弃食肉习惯。你们真是太傻!

 

  民主党的软骨头总统们,说一个腔调,行一条道路。他们幼稚到了甚至不明白有些国家,撒谎如同家常便饭。你想要什么协议,我就签,签过之后,我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奥巴马明白吗?一些国家,非常明白奥巴马的作为,摸透了奥巴马的心思,它们知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懦弱!就是胆小。就是喜欢玩嘴皮子谈判,就是喜欢用“协议”让狮子老虎放弃“食肉”。在克林顿奥巴马任上,这些国家已经纷纷改用“强势”。强势“崛起”,强势做大。直到成为美国不可小觑的对抗力量!

 

  奥巴马任上,斯诺登叛逃,暴露了美国用以反恐的“棱镜”计划,搞得美国在世界上十分尴尬,被动。奥巴马又是怎么处理的,不闻不问!

 

  软蛋们放纵邪恶,助长邪恶势力。今天,叙利亚难民危机困扰欧洲,“伊斯兰国”危害世界。奥巴马呢,还是他那一套:不闻不问,视而不见。你们这些软蛋,你们做大了邪恶,你们作强了邪恶。

 

  实话说,这个世界上的极端势力,“邪恶势力”,都是在民主党担任总统时期做大作强,纷纷“崛起”的。我们不必再举朝鲜、伊朗核问题;也不必再举极端势力在中东地区的“崛起”。

 

  民主党的这些软蛋总统,只能给自己留下不光彩的一笔。生活在恐怖环境之下的各国人民,永远记住你们这些政客的嘴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会跟自己的人民妥协!

                                     (随笔)

 

 

   中东难民象黄蜂一样,大群群地涌进了欧洲,给一个个国家的政坛造成了困境。先是希腊,意大利,西班牙(这几个国家与叙利亚,利比亚隔海相望,是偷渡者理想的大门)。偷渡者只是在这几个地方落落脚,他们也知道欧洲那个国家最好,生活富裕,环境幽美,文明发达。然后他们就用各种办法,前往英国,德国,奥地利,这几个国家,是偷渡者的理想归宿。他们一点也不傻,甚至非常聪明(狡猾)。奥地利,德国在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妥协,他们敞开大门,让中东偷渡者自由出入,设立难民营安置这些偷渡者。当国内那些冷血五毛,还在利用这件事攻击发达国家的民主制度和人道原则时,人家的政府,已经向偷渡者妥协了,服软了。德国已经表示,他们将接受全部希望来到德国的难民(好像名额是一年80万?)

 

   因为这些民主国家的政客们明白,向人民(当然包括一切可以称得上“人民”的人)妥协,让步,甚至弓腰,这不丢人。因为他们无论什么身份(国民,公民,难民),他们都是人民!更不要说,“自己的人民”了。

 

   换个话题。

 

   他们为什么不怕牺牲,不怕艰难曲折,要冒死偷渡?

 

   有人说了。因为美国发动的一系列战争,搞乱了中东(主要是叙利亚)形势,造成了战争和战乱。人民要躲避战乱,当然要冒死偷渡。

 

   我说根本不对!内乱的根子,就是统治者(具体到叙利亚就是巴沙尔)还没有学会跟自己的人民协商,向自己的人民妥协!

 

    当初,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叙利亚内战起来之时,提出巴沙尔下台的希望,他们希望叙利亚政府向人民(反政府力量)妥协,在民选条件下,组成联合政府。这样,叙利亚就没有了内战,当然也就没有战乱,人民也不用冒死偷渡了。

 

   但是,巴沙尔克不这么想。宁死一万万,权力不能丢失一点点。一句话,独裁者最大的问题,就是权力根本不是来自自己的人民授权。所以,就是人民都死光,他也不会放弃一点权力!他不会跟自己的人民协商,更不会向自己的人民妥协。“我的权力是我家的,是我爸给的。跟你们毫无关系。你们要敢挑战我的权力,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打!打!打!杀!杀!杀!”(的确,巴沙尔的权力就是他老爸给的。叙利亚这个政权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阿萨德家的私产)。

 

    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一些人拿起武器战斗,推翻巴沙尔暴政。而另一些人,主要是小民百姓,只有选择逃亡,逃离战乱。他们登上小船,顶风冒雨,向欧洲偷渡,一船船,一艘艘,一窝窝,明知可能是死亡而毫不顾惜。

 

   他们好容易抵达欧洲。像蝗虫,黄蜂……给欧洲制造了无数的困难和困境。但是,欧洲的政客们不敢使用“暴力”制止他们,阻止他们偷渡。因为有价值观和人道精神,否则,他们将被称做“冷血政府”(这在叙利亚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你不听话,我就镇压!)。

 

   而欧洲的老百姓,也不敢表示厌烦(当然也有一些团体表现出来,但这不影响政府接待收容的态度),因为你厌烦,你就有“种族主义倾向”,你反倒要受到舆论谴责。

   这就是西方,它的政客和政府,它的民众和社会。

 

    这样的政府和民众是怎么养成的?

 

    很简单。权力是人民大众赋予的,人民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他们反对或者支持,决定着政客和政府的态度。他们,已经非常习惯跟自己的人民协商,非常习惯地向自己的人民的妥协!

 

 

                                      2015·9  急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