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晓平
朱晓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589
  • 关注人气: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生随江河水行远, 此心安处在路上

 

  (散文)

  

古今先贤总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看作一个人学识积累身心长成所必须。知与行,即读书与体察实践,先贤们又格外看重于行,行路、行走,践行……“知而未行,非知,行而未察,非行”。这话不外是说,读书不能死读,行路也不是傻走,那应该是身与心的真诚投入,对现实生活感同心受的细微体察,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和思悟。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读万卷书我不敢说,但千余数千总还有,长夜伴灯眠,枕侧闻墨香。而行路万里,我倒有资格说,此一生匆匆行色始自于母腹,漫漫长路给了我从生命到长成一切的一切。我又是属相肖龙,云乎,水乎,飘忽……肖龙之命似乎也注定,我此生要与江河水远与漂泊长行结下不解缘份,生随江河水行远,此心安处,永远在路上!

 

我生在行伍家庭,军伍本身就是个今东明西朝夕无定的行当。父母漂泊三江四海已十余载,临解放那一年,才在长江(沱江)边一座川南小城落下了脚。小城虽小,却以出产醇香好酒闻名于世。那时我家住江北,父母工作在江南,每日江舟摇渡来去匆匆。母亲说,就在我要出生时她腹疼难忍,父亲才匆匆赶回来接她去医院。

 

母亲说我出生那天小雨淅淅。母腹中的我一路车马赶到码头,又偏偏遇上几个警察以雨大水急为由封江停渡。父母那时已是部队团连一级干部,也是二十啷当没有城市生活经历的农家子弟,他们哪知这其中门道。当时的警察多是从旧政权改造接收而来,虽“黑狗子”变成人民公安,但恶习劣风难改。渡口迟迟不开母亲已无法耽搁,这时有行人悄悄告知门道,说这些“歪哥子”要吃“歪火”。

 

川人把地痞流氓叫歪哥子,吃歪火就是索贿勒索买路钱。果然半包香烟加一个搪瓷茶缸,警察这才开渡放行。过了江又是一路车一路马,匆匆一路赶到医院。母亲说如果再耽搁半个时辰,我的名字大概就叫“路生”或者“舟生”了。

 

无论路生舟生,母腹中就开始了行色匆匆飘忽无定。我还在襁褓中就跟随父母东搬西迁,一时泸州自贡宜宾、一时成都重庆……一年换三两个地方已为寻常。到我一岁多那年全家又远足长行,那一年父亲奉命由陆军改为刚组建的空军。小火轮自重庆顺江而下,“江舟出三门,黄牛哞一声”(宜昌黄牛峡)。这一路又是中南中原华北,晋绥吕梁太行脚步不停……再落下脚时,已经是北方黄河岸边的晋南。忽南忽北的日子,幼小双眼尽是“一夜江河又西东,朝夕山水终无定”的大千世界,幼稚心灵总是感知着新奇新鲜的不同天地。匆匆行色中我也从牙牙学语的婴幼,步入开启懵懂的童年时光。

 

我的童年在黄河边度过,晋南五载是我的启蒙岁月。我在这里开始上学念书,在这里开始与乡土结缘,开始了我对现实初始却真切的体察和感悟。行路岁月童年时光印下难以磨灭的记忆,对我的今后产生了巨大影响。

 

晋南生活期间,我父亲有一段时间从临汾调到当时运城地区工作,那里就是挺有名的黄河靶场。靶场由空军、兵器部门以及后来的国防科委系统组建,驻扎有一团人马,我父亲是这个小单位领导。单位不大地界大,遥遥几百平方公里荒滩用来试验和训练航空武器,无垠河滩耸立一个不大不小的院落就是靶场机关。父亲在永济工作期间赶上我到了上学读书年龄。来去不定的日子,我就读的第一所学校,也是我的开蒙之地,只能是父亲单位旁边一所半日制乡村小学。

 

记得那是几间土胚校舍。漏雨的教室里,石板泥坯垒成的课桌,石块架起的小凳,每到雨天,娃娃们就披着烂席片破麻袋来上课。老师用晒干白泥膏在一块涂黑的泥墙上教我们识字:我们是祖国的花朵党的好娃娃……的确,全班二十来朵祖国的花骨朵好娃娃,个个衣衫褴褛一脸菜色,竟然都穿不起鞋赤脚来念书。

 

按当地农家生活习惯,我们也是上两节课到“半晌”时才吃早饭。娃娃们带来干粮,无不是黑黑的糠麸饼菜馍馍,见我都不好意思。及至后来倒是我不好意思,趁上课把白面馒头一小块一小块偷偷塞进嘴里。记得我每天上学,用废酒瓶带一瓶白开水,结识了好友玩伴后,这瓶水就成了大家你一口我一口争抢品尝的稀罕。普普通通的自来水,却被同学们咂着嘴称为“蜜糖水”……大概小同学没几人能说清楚蜜糖的滋味,他们喝惯了苦涩的井水河水,他们把白糖叫面面糖,把水果糖叫“疙瘩糖”,有人根本就没见过花花绿绿的水果糖,更别说吃了。这就是我幼小心灵从点滴中感受到的现实:贫寒,清苦,污脏,杂乱…… 

 

以后我走上写作道路,有人说,为何我看到的乡土现实跟有些人不一样?他们眼中的农村阳光灿烂。我能怎么说,仅仅是看问题的角度方式不同么?不是!是铭记入骨真实的社会现实。可以说,从长行于路的幼稚经历中我所感受到的,是吃歪火敲竹杠的警察,长江轮中被贼人偷走的行裹,乡集上跪地磕头的叫花子,路途中唱曲行乞的盲人,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的农家,还有把自来水看作比蜜糖水还甜的同学……我眼里的现实,并不美好。 

 

我那时的小友玩伴,都是衣衫褴褛拖着鼻涕的农家娃娃。其中与我最要好是临近村里羊倌的娃,记忆叫三福小名黑蛋,晋南话把黑说“赫”。黑蛋的父母都是小有名声的民歌手,当地人称“唱家子”,民谣小曲顺嘴就来。黑蛋父亲总在河滩放羊,我们上课就能听到从河滩上传来悠扬曲声。这曲子我学会之后多少年未敢忘怀:

        走过嘹一山又一水,

        心挂搭额的好妹妹。

        夜半里听得船拨浪,

          拨扯的哥哥心凄惶。  

          好个赫咕咚赫赫夜,

        醒来眼泪淹塌嘹炕。

        ……

黑蛋比我大一岁多,我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小小黑蛋给与我的,大概是万卷书所不及。许多时候,不是我俩挤睡我家一床,就是我挤睡他家只有一领席的土炕上。尽管那年月是个普遍贫寒、我家生活也简单简陋的时代,但一套铺盖就足以让一个农人瞠目结舌!清楚记得黑蛋每来我家,总摸着我浆洗白净的床单枕巾说:你小娃娃好福气,好铺好盖好陪(白)净呀……黑蛋家日子苦,我在他家学会读懂了一个词:煎熬。以后我无论到西北还是云南,这两个字总伴随着我对现实的体验观察。那些个日子在这块土地上,谁的日子又不煎熬呢?

 

我每到黑蛋家,就见他全家捧着大老碗,呼噜呼噜喝着半糠半菜当地农户一日的主食“拌汤”。见我来了,黑蛋父母总会把一个苞米棒或者红薯埋进热灶灰里,烤熟招待我。于是黑蛋总希望我经常去他家,这样他就有了平日吃不到的好东西……我与黑蛋相处不到二年,黑蛋让我学会了持镰割草喂羊,让我见识了拉磨推碾,教我辨识各种庄稼蔬果野物,更让我小小年纪就知道了什么叫“营生煎熬”。

 

记忆最深一件小事,我吃了黑蛋的野菜馍馍,回家吵闹叫母亲也在馍馍里放点菜。母亲一边说我傻,一边还真去挖了些野菜掺在馍馍里。而黑蛋吃了我的白面馍,一次我去他家,黑蛋开口刚说让他母亲给我“擀白面条”,话音未落就挨了他母亲清脆一巴掌:“死你个不懂事的娃,哪有白面吃”!这句话像刀刻在我脑海。

 

出学校门就是一望无际广阔无垠的黄河滩,河南岸是河南,西边是陕西,一河连三省。一眼不到尽头的河滩,我们许多童年时光消度在那里,捉鱼戏水垒泥捣浆,更喜欢看平船竞渡往来豫晋。黑蛋有个叔叔在河边揽船,每当方木箱一样的渡船到来,他叔叔就用一柄长抓钩,钩住船拖至渡口。我和黑蛋喜欢坐在大木箱船船头,从这个渡口摆到那个渡口,看船工撑杆拉船,看渔民撒网捉鱼,看晋豫陕口音各色人等,来来去去。 

 

村边面河有一座龙王庙,香火繁盛本来热闹,自然也就成了乡村集市和社戏场,晋南又是地方戏曲很昌盛的地方。于是一到集日,龙王台子就成了戏台,热热闹闹唱几天戏:黑头花脸相公丫环,东路眉户晋南碗腔,蒲州梆子潞党乱弹……还有各类打鼓拨琴说书唱曲,刀棍拳脚耍猴卖艺。台上唱念做打,台下叫卖声一片:枣糕麻花卤野兔蒸红薯果丹皮柿饼柿皮……长大后我对地方戏曲和民歌有痴迷的浓厚兴趣,不能不说童年时光给我的巨大影响。

 

我幼小眼里的现实,就是满扑着滚滚黄尘,响亮着南北声腔的五彩世界。赶集唱戏那几日,也是我们娃娃最高兴的日子,自结识了懂事的黑蛋为友,父母对我的管束也放松许多,我兜里揣着二毛钱,可以几天几夜不归家。饿了一分钱一块蒸红薯,娃娃们你一口他一嘴;困了到黑蛋叔叔的船上过夜,沐河风而眠;嬉闹在黄尘扑面的乡场上。我学会了陕调豫腔晋南方言,一口南腔北调;我在这里看到大千世界,美的丑的林林总总。

 

许多事虽远去五十余载,还能细微记怀点滴入心。当然,欢乐伴随着伤感的童年岁月,能对一个人产生影响的,更多还是刻骨铭心的打击刺激。就在我家离开晋南之前几个月,我最要好的小友黑蛋被狗咬伤腿,而后感染发起高烧,小黑蛋竟就此一别这个世界。我那年还不满8岁,少年已知愁滋味,知道了行路难营生难,此时又有了对生与死的思悟。此后许多年我心里总念叨一句话:小黑蛋来到人世才几年,却没有过一天吃饱喝足温暖的日子。

 

人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说的是这个年龄段对一个人性格心理形成的重要。而这个年龄段给与我的影响呢?一岁多出川路上,我家—口藤箱在江轮上被人偷走,箱里虽只有几身衣裳物什,但普遍贫寒清苦的年代,那几乎就是全家最值钱的家当。父母亲多少年后还不时念叨这件事,说不是为照料拉肚子的我,怎么能在宜昌停靠时不当心让人拎走箱子!尽管我那时还无法体味这件事的要紧,但从父母焦苦又无奈的眼神神情中,我感触到这个世界污脏的一面。到我七八岁时,又经历了黑蛋离去的无情打击。

 

这个打击有多大,很长一段时间我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无缘无故发脾气吵闹,我不敢踏进学校,更不敢看我课桌旁边,黑蛋就坐在我旁边!我心灵里一些还算美好的童趣记忆,此刻也随着黑蛋离去而烟消云散,我至今还能回忆起,黑蛋用手指蘸吐沫偷吃我家白糖的神情动作。我发现了,黑蛋说:白糖咋是甜的?是的,白糖咋是甜的……直到今天,我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就在我闹着要转学时,几个月后的1960年,我们全家再次动身渡过黄河迁往大西北,父亲奉命去陕西筹建一所军事院校。父亲由陆军转空军后,因为不是人家的“老人儿”,只能是个哪需要去哪狗皮膏药式的“闲杂人员”。我们落脚又在一条河边——渭水。记得西去一路,无论火车汽车,无论小旅社还是招待所,我一路哭哭闹闹。母亲说我看见小旅社墙上挂着一条提示:看好财物当心小偷!于是我哭闹着整夜不眠,就要回晋南去,父母心里明白我又想起了黑蛋。

 

今天想来,是不是经历这次沉重打击之后,我眼里的世界从此变得灰暗,记忆里更多出现的不是童稚幼趣,而是黑蛋般的悲凉和凄惨?有一点我记忆深刻,我们在渭河边一个车站下车时,那天下着小雨,又到了一个陌生地方,一块新鲜新奇之土在我眼里,却是灰蒙蒙的云,浑呼呼的河水,阴惨惨的天与地。

 

落脚西北,我也从童年步入少年时期,我在陕西时来时走,先先后后居住了有十余载(期间又在云南生活了五年)。伴随我长成的,又有了诸如三年大饥荒,文革,上山下乡和关中的社戏乡场……等等知与行的经历阅历。

 

行路匆匆,往事悠悠,生随江河水行远,此心安处在路上。我再与渭水结下缘份。在苍阔无垠的河滩上,我结识了候鸟般春来冬去的特殊人群——五花八门形形色色俗称“哈蛋”的滩民!他们来自东南西北五湖四海,他们以河滩为生。“哈”是关中方言里黑和“坏”的意思。一个黑字了得,甘苦滋味自知。哈蛋们再次充实了我的人生,充实了我的记忆,给予我甜与苦、酸与涩的诸般滋味,让我一直咀嚼着长成。

 

直至数十年后,我决心把这些滩民的生活写下来,那就是我的长篇小说《黑滩》,我要讲他们的苦难,讲他们的甜酸苦辣。我想这部书绝对不会错,因为我带着热血,带着本真,带着呐喊,当然也带着无尽悲伤的泪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真巧!台湾朱天文与大陆朱晓平各有一部《好男好女》

                         真巧!台湾朱天文与大陆朱晓平各有一部《好男好女》

天下真有奇巧事。

我有一部小说《好男好女》,1988年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精平装两个版本共发行了近10万册,这在当时已经是不错的发行成绩。1988年当年,我的《好男好女》被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改编成电视剧,当时中心领导是今天的大腕郑晓龙。

 

可惜!次年(89年)要播出时,正赶上都清楚的一件震动全世界的大事。这部20集的电视先被压缩成17集,又匆匆播出了几集就停播了,此后一直禁播。原因是某领导发话说,作品调子太灰暗(高层领导发话)。

 

但是禁播却不予“批判”,要批判了,大概我也不是今日的我。我恐怕也会作为著名的“异端者”而名扬四海。为什么禁播又不批判?也是某领导说:太真实!批判了反倒等于承认文革正确……怎么批判?说思想反动,难道文革不是这样,难道当时农村和农民当时不是那个悲惨状态?所以,只有“冷藏”处理。

 

不理不睬一拖就是十多年,以致这部云集了如男一号李保田,女一号宋丹丹,作曲赵季平,制片人郑晓龙,当时的美工助理冯小刚等人物的优秀电视剧,当年这些主创,如今已成影艺界大腕巨碗,个个声明显赫而这部片子却少为人知。制片人郑晓龙曾对我说,当值无愧的经典!如果电视剧顺利播出,一定会引起极大轰动!也会影响到当时一大批作品。

这是闲笔。

 

《好男好女》书名,是我与四川文艺出版社编辑唐宋元先生共同商定取的。如果搜索1988年之前的所有文艺类作品,没有人用过这个名字。自然,这个名字就是我与编辑的创造!

 

1995年,台湾女作家朱天文编剧了一部电影,也叫《好男好女》。大由于得了金马编剧奖,消息也就传到了大陆。当时曾有朋友问,是不是改编于你的小说。我至今也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我说不会,因为没有湾方面的人来洽谈版权事宜。

 

我就把这件事看作一个巧合,而且十分奇巧。

 

我的小说《好男好女》和台湾电影《好男好女》编剧都姓朱,这是巧合之一。

 

其二,如果不是改编我的小说,那么大陆朱晓平写了本小说《好男好女》,台湾侯孝贤拍了部电影《好男好女》,又请了个姓朱的天文来编剧。于是,有了大陆和台湾两部相同名字的文艺作品,有了两个朱姓作者。1988年之前,至少在文艺作品的文字记录上是没有“好男好女”这个名字的。我“不谋”于前,朱天文“而合”于后,又是一个巧合。

 

还有一个也算是巧合。朱天文祖籍山东临沂书香门第。而我的祖籍是鲁西北一个历史上曾有记载的小镇。台湾彼朱与大陆此朱,祖籍虽一个鲁西南,一个鲁西北,毕竟相距不算远吧,恐怕家庭都有一些书香文化气息。

 

我爷爷和其上辈的几位直系亲属中,都曾“登科求第”,属于中国北方乡土化知识阶层。在一些近现代研究史料上,可以查到诸如我家族所出的“贡生”、“武举”、“士绅”之类人物,在近代历史进程中所起的作用。这是有名有姓的历史记载,如我的先祖“编练乡团”、“参与诉讼”、“调解民事”……他们被一些近代史研究者称之为北方“乡土精英层”(参见山东大学历史系近代史研究文章)。

 

我没有必要跟这位朱天文女士套近乎。只是偶尔想起《好男好女》巧合之巧合,随手记下几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10:34)

 作者:W·I·D  (凯迪论坛)

 

  “水门事件”中,法官知道尼克松总统办公室里有录音设备,于是下令尼克松交出录音带。

   尼克松呢,贵为美国总统拥有权势,开始也只能打哈哈,却不敢藏匿和毁灭对己不利的证据。因为道理很明白,美国人最忌讳的不是你犯法,而是犯了法撒谎撂票,胡说八道。那样一来你毫无诚信,即便你还有几分道理,也是官司不打即输!内心无鬼,你干吗要藏匿销毁证据?

   舆论汹涌之下,尼克松只好交出了录音带。不过也只敢做点小小的手脚,录音带其中有“18秒”空白。

   法官不依不饶一再追讨。法官也明白,藏匿销毁对己不利的证据,在美国令人不能容忍,也是无须多说的重大罪责,其责任往往比“本罪”还要大,尼克松断然不会这么傻,蠢到了毫无底线,总统也不敢毁灭对己不利的证据。法官相信这一点。

  在法官再三逼迫下,在舆论压力之下,尼克松只有交出完整(原始)录音带。正是这盘录音带决定了尼克松的命运,不引咎辞职,就要面临弹劾和牢狱。尼克松作为近百年来第一位被迫辞职的美国总统,黯然下台!作为美国总统,他明知这盘录音带决定自己命运,他为什么不敢销毁?从这些地方就体现不同的价值观念,和一个社会的基本准则。

   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数年之后毛泽东接见尼克松的女婿时,曾为这盘导致尼克松下台(不下台就面临弹劾,坐牢)的录音带大发雷霆:不就是一盘录音带么?算个屁,有什么大不了!美国就是纸老虎,一盘录音带就搞得天翻地覆……毛泽东哪能理解美国的民主体制和社会主流!毛泽东与民选总统,确有天壤之别,

  联想到有些地方,证据算个屁!只要于己不利,那就随便编造,随意撒谎,轻松销毁!他们压根不明白,权威的建立,靠的是尊诚守信,而不是横行霸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X·P

   深圳那个警察看见两个女孩(应该挺漂亮),于是盘查,发现女孩没带身份证,就要带回派出所。女孩说:我们住处离这不远,你真要看,我们回家取……这么说,警察还是不干,非要带回派出所。这就让人纳闷了。老百姓对警察的印象,基本是“不负责,不认真”……怎么这件事就叫真啦?对这个警察到底什么目的,各有猜测,不一而足,联系以前媒体曾经的报道,我终于有些省悟!

  警察发现了女孩,最初一定有他的“想法”。那么盘查,带回派出所,大概都是其中环节。用意是想先看看女孩反应,小姑娘是不是好欺负好吓唬。如果这样,那以后的文章就多去了,怎么猜想都不过分,因为我们对这支队伍和成员以往作为,还是有一定了解。

  押上警车后一路对话(习惯性的恐吓,诈唬),却发现这两女孩不好对付,反应很强烈,而且明白自己的权利,申明拍摄了视频并当下上传,要反应给媒体,电视台。这一下倒是警察煞笔了,他完全没想到,以为两个小女孩好欺负呢。于是恼羞成怒。往派出所一路大肆发飚,就是宣泄怒气,“老子今天撞鬼”!

  到了派出所,从所领导和录供的内勤警察(可能是内勤)眼光行为中,我们都可以感觉他们对这个警察也不满(是录供警察叫来的所领导)。为什么?“你他妈真不长眼,没见这两女孩不好对付。大大刚发布指示,你还这么干,不怕给我们惹出大事?”

  于是,一个小时,手机里的东西也没有删除销毁,匆匆把女孩放了,也没有按一般做法,让当事人签保证,出去不准胡说八道。至于那个警察到底什么目的用意。不是赶上大大发指示,我们怎么猜测都不过分。

  曾经有报道,不法警察与一些不三不四人物勾结,以各种名目整治一些涉世不深的女孩。在挫其自尊尊严之后,再交由那些不三不四人物“保出”,最后沦落到一些色情场所。看了这样的报道,我只有一句话,这其实就是“碧良为嫦”一条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奥巴马的控枪措施,屁用不顶!

 

    奥巴马为了制止美国不断出现的“枪灾”,最近准备绕开国会,用行政命令的方法,在全国实行“控枪”。

 

    其措施一是,严格审查枪械经营者的资格;其二是严格审查购枪者的背景调查。

 

   奥巴马以为这样一来,买枪卖枪都困难了,枪械犯罪的情况就减少了。

 

    我说,这不过是奥巴马的一步“昏招”,屁用不顶的措施。老实民众,拥有枪支未必犯罪。而那些犯罪者,用各种非法手段也能搞到枪支。

 

   首先,美国枪械经营者枪支商店,绝大多数是合法经营,政府所需要的手续齐备。的确是经过严格审查才可以贩售枪支弹药。这一点,根本不起作用。在美国大量的军火商店,几家是无照非法经营的黑店?

 

    其二,买枪者的背景审查。过去买枪就有一套还算严格的措施,比如18岁以下者不能购买,比如没有身份证件者不予购买……等等。这些措施,已经对购枪者进行了必要的审查。但是我们看看不少枪械犯罪的具体情况,不难发现,第一,许多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如前段时间被警察开枪击毙的持枪嫌犯,是只有十几岁的黑人少年。他们手里的枪是从哪来的?第二,黑帮黑道是枪械犯罪的主体。可是,他们中间有几个持枪械犯罪的,是拿着用自己的身份证件购置来的枪支呢?没有!美国来福枪协会的一份调查报告说得非常清楚,百分之九十九不是使用合法购置的枪支。这些枪支,绝大多数购自地下枪支走私集团,也就是说,他们绝大多数是通过“黑道”搞来的枪支弹药。除了一些事出有因的枪支犯罪案件,比如家庭内部的“杀妻”、“害夫”之类德案件除外,极少有拿合法购置枪支作案的。犯罪分子哪个是傻子,你那样作案,岂不是分分钟就破案!

 

    所以说,奥巴马的控枪措施,是一步臭棋,一步昏招。屁用不顶。

 

   控枪在美国是行不通的。这不仅仅是利益集团的作为。民众合法拥有枪支,是美国民主的体现,是民众享有自由的象征,也是宪法赋予民众的当然权力。能购买拥有枪支,未必跟犯罪成正比。恰恰相反,没有权力购买拥有枪支的,恰恰是枪支犯罪的主体。美国发生的许多起枪支犯罪案件,大多是那些没有资格拥有枪支的人犯下的。这已经很说明问题。

 

    奥巴马这次以行政命令的方法“控枪”,很自然还要遭到多数民众的反对。不要一说就是“一些家长,孩子反对”。不要忘了,美国民间有近3亿件武器,至少,这几亿人中的绝大部分,支持民众合法拥有枪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票

 一场大火,总理辞职了!

 

    罗马尼亚一家夜总会着大火,烧死32人,伤者近200。对这样一场重大事故,罗马尼亚总理引咎辞职!

 

   听到这个消息,我震惊至极!堂堂一国总理,你别说罗马尼亚不大,再不大人家也是一个国家。总理的职责是管夜总会吗?当然不是,他也不会管。但不管说什么,一场大火死了32个人,数百受伤,对一个民选总理来说,理所当然就要内疚,自责,进而以辞职承担自己的责任。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也是一个当领导的必须具有的良知和恻隐之心!百姓被无故烧死,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在台上发号施令?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在台上指手画脚?这是一个正常国家正常领导人最起码的担当。

 

  相比之下,我感到不解。南方某市发生的“踩踏”事故,也是30多人死亡,数百受伤。如此大的事故,谁为此请辞啦?谁感到自责内疚。谁又主动站出来担当?

 

  没有!没有!

 

   而且,遇到这种事故,我们似乎有个一成不变的习惯——责任都在下面,都在具体经办单位经办者身上。其它人一概没责任。就是经办单位,承担责任的,基本是副职!

 

   呵呵!如此,我倒希望就不要再唱高调了,不要再指手画脚说什么“一查到底,决不手软,决不姑息……”

 

   老百姓心灰意懒,虽然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他们心里明白,“丢卒保车”没有担当是官场一大特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欧洲难民潮到底该怪谁?

                     (随笔)

 

  数十万中东难民涌入欧洲,给欧洲各国政治和社会造成了极大困扰,不少欧盟国家还为此产生矛盾,匈牙利把难民往德国奥地利赶,克罗地亚把难民往邻国轰……

 

  但是我说,具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断不会为此而大动干戈。他们迟早会坐下来商谈,讨论,最终解决这场危机。因为,人道主义危机,毕竟还是要讲“人道”,天大的危机,欧洲也不会在价值观和人道上让人垢病,也正在这些问题上,体现民主政体的不同。尽管国内的冷血五毛正拿难民潮幸灾乐祸说事时,欧盟各国已经坐下来商谈如何分配这些难民。的确,这些国家就是再难,既然难民历经千难万险来了,断不会把他们再用暴力手段轰回去。这就是民主体制与叙利亚巴沙尔独裁政权,以及他的支持者俄罗斯等国的本质区别。区别就在于怎么对待——人民!不管你是国民,公民,还是难民。

 

   我听到的消息,是问题基本取得了解决。尽管有些国家还不那么满意,但是,无论怎么说,你是要接受难民的,要给他们还不错的生活环境和条件。这一点,不容你啰嗦,只要你崇尚民主政体,你就要善待人民,难民!听说,比利时荷兰这样的小国,已经在修建安置难民的城市。就像我在英国居住在那个叫“奥肖特”的小镇,就是英国当年专门为了安置尼泊尔难民而修建的。小镇有个商业中心,一座足球场,还有好几家超市。英国的“太斯购”和德国的“利兜”。小镇到处都是绿地和花丛。这样的地方要是在中国,那就是“高档社区”,可人家就是用来安置难民的。接受了,安置了,条件不好穷对付还不行。叫我说,民主国家的人就是傻!傻到了难道不知道难民是非法而来,而你为了安置他们要花多少钱啊!

 

  欧洲难民危机,到底应该怪谁?

 

  有一种说法,应该怪美国,怪西方国家。是他们搞乱了叙利亚,他们支持反政府力量跟巴沙尔作战,无尽战乱造成大量难民逃亡,欧洲也因此受害,这是自作自受。持这种说法的,当然是俄罗斯等国家,以及一些左倾政党执政的国家如巴西。但是,这种说法却忽略了问题的根本,只看到现象而规避了实质。

 

    实质是什么?

 

  世界上有一些国家,说是人民的大众的,其实就是他家的!尽管这些国家名义上不是君主国,但国家在他们手里,就像自家的私产,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想传给谁就传给谁。一说就是“人民的选择”,人民“自觉自愿”选择了最优秀的人当领导。这样的国家,朝鲜,叙利亚是“父子相传”,古巴是“兄弟相传”,还有些国家,是领导“钦定”。

 

   阿萨德把叙利亚看作了自家私产。在他统治时期,靠暴政靠枪炮维持统治。他死后,又自然而然的传给儿子巴沙尔。党政军民,就得拥护,就得顺从。但后来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本来是用暴力手段维持的政权,压制了人民极大的不满。最初这些不满,只是批评只是抱怨。阿萨德和他儿子巴沙尔呢?只要你们不满,我就抓你,关你,甚至杀你!这样,不满越积越多,越积越大,最终憋急了民众,他们拿起武器,武装对抗,叙利亚内战开始。

 

   叙利亚内战爆发,政府与反政府力量大打出手。各方背后都有支持者。支持巴沙尔政权的,有俄罗斯等国。支持反政府力量的有美英法等西方国家。

 

   双方缠斗各不相让。俄罗斯的武器,人员和金钱源源不断,支撑了巴沙尔政权。而西方国家呢,却表现出瞻前顾后,想大力支持反政府武装,又怕因此做大了以后跟他们对抗的势力。这个教训在阿富汗很深刻。当初美国支持阿富汗反苏势力。苏联垮台后成了反美的主力。所以。西方国家对叙利亚反政府力量的支持患得患失。这样的结果,其实造成了持续的战乱,双方谁也消灭不了谁。于是,西方国家就提出巴沙尔向自己的人民妥协一步,通过与自己人民谈判协商,建立联合政府。这一点,巴沙尔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的政权,我爸给的,我为什么要跟老百姓谈判妥协!”还是我爹传下来的办法,反政府力量不放弃反抗,就打!就杀!就飞机轰炸,就坦克炮轰,就施放毒气……所有招数,就为了跟自己的人民“血战到底”,宁愿像萨达姆、卡扎非一样,被人民推翻,呜呼哀哉。也不能拱手相让。这就是巴沙尔!

 

  于是,叙利亚内战不断,战乱导致大量民众通过各种手段涌进欧洲,难民危机由此产生。欧洲各国政府也面临考验和挑战。

 

   对难民什么态度,怎么处理,是摆在欧洲各国的一道严肃课题。回答这道题,考验着民主真谛,考验道德良心,考验一个国家对待人民的真心态度。

 

  但从逻辑而言,我相信欧洲各国会处理好这个问题,无论有天大困难,无论他们给欧洲造成多大困扰,既然人民用选票选择了你们,那么,你们在人民面前永远是恭恭敬敬的!

 

 

                      2015·9·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怀念里根总统。美国民主党总统都是怂包软骨头

 

                (随笔)

 

   “柏林墙”在美国里根总统手里倒塌。我们还记得里根总统在“柏林墙”倒塌那一刻在柏林的演讲,“所有的禁锢人民的专制之墙终将倒塌,人民再不会有自由的阻拦和障碍……”欢庆之时,人们怀念里根总统,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除了罗斯福的特殊情况之外,里根总统是近百年来,美国公众舆论评价最高的总统。人们赞扬他最突出的特质,就是从来不向“邪恶”屈服。他从来不为利益而迁就邪恶!

 

   有些国家,似乎摸清了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总统的特质,他们基本一点不怕民主党的总统。在民主党人担任总统期间,纷纷做大作强,纷纷闹出些事端。

 

   1,1950年民主党杜鲁门时期,朝鲜公然进攻南韩,挑起了朝鲜战争;

   2,1962年民主党肯尼迪时期,古巴公然挑衅,苏联帮助古巴修筑导弹基地,将导弹引进美国家门口(后来肯尼迪硬气了一下,苏联立马软了);

   3,1965年吉米卡特时期,越南北方公然派兵进入南方,引发此后长达数年的越南战争,美军为此牺牲了5万官兵生命,发动了侵越战争;

   4,吉米卡特时期,伊朗发生宗教革命,扣押了美国大使馆的全体外交人员,长期关押。美伊关系恶化,伊朗成为美国最棘手的对头和敌人,开始处处给美国作对;

 

  再看看近期,两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

 

   克林顿当政时期,非洲卢旺达发生了屠杀80万部族的极端血腥大屠杀。克林顿毫无作为,只在事后表示“道歉”。他完全有能力有力量制止这场大屠杀,事后道什么歉?有用吗?

 

   克林顿当政时期,美国取消了对几个国家的“人权与最惠国待遇挂钩”的政策。很奇怪的是,他们的理论就是:这样能促使这些国家走向民主”。这完全是“与虎谋皮”,跟狼讲道理让它们放弃“吃肉”!

 

  共和党两任总统“老少布什”任上,老布什发动了著名的海湾战争。狠狠打击了萨达姆。萨达姆狡猾的低头服输。出于当时政治考虑,40多个国家(也包括许多穆斯林国家)组成的联军,放萨达姆一马。没想到萨达姆嘴一套行一套,过后,继续与自己的人民为敌。“9·11”事件,我以为其实是极端势力在民主党总统时期策划密谋,只不过实施赶上了共和党总统。小布什为此再发动解放伊拉克的战争,一举推翻了这个暴虐政权!又出兵阿富汗,打垮了塔利班。

 

  到了奥巴马当政。上任伊始,不问什么情况,先提出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美国急惶惶,还没来得及训练出一支足可以对付极端势力的军队,美国就急忙从伊拉克撤军。一旦撤军,伊拉克各派势力互相大打出手,今天汽车炸弹,明天“人肉炸弹”。伊拉克乱像,应该说就是奥巴马急促撤军带来的恶果。

 

   美国还没有来得及消灭伊拉克极端宗教势力,慌忙撤军,导致极端恐怖的“伊斯兰国”(逊尼派势力)做大作强。至今为祸一些中东国家(叙利亚,伊拉克),成为全世界头疼的问题。

 

  利比亚人民发起反对卡扎非的运动。奥巴马却视而不见,主动放弃支持。急得法国,英国等国家只能独自出兵支持民众。奥巴马不闻不问,放弃她在这些反对独裁斗争中的“旗手”位置。卡扎非被推翻,倒霉的又成了美国,美国大使被极端势力杀害。这一暴行,正是奥巴马担任总统,民主党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期。

 

   朝鲜在70年代,开始研制核武器。里根任上,他考虑得是如何用“轰炸”的手法,摧毁朝鲜的初始能力,让朝鲜再也无法发展核武。

 

   里根没来得及实施,赶上克林顿当政。

 

   克林顿当政,朝鲜一闹,旁边马上就有俄罗斯和某国敲边鼓,搞了个什么“六方会谈”(又想用讲道理让恶狼放弃吃肉的习惯)。克林顿马上参与。谈来谈去,一纸虚假协议一签,克林顿立马就送上粮食,柴油等物资,作为“报答”。结果,朝鲜丝毫不管签了什么协议,该研制核武就研制,而且,一步比一步升级。

 

   伊朗研制核武,美国一直用强硬手法加以限制,以色利甚至拟定轰炸伊朗核设施的方法。但到了奥巴马时期,又是“谈判”,非让伊朗签一纸协议。协议急惶惶签署,伊朗等于合法拥有了研发核武的条件。以色利很生气,生气有什么办法。奥巴马主导的谈判,到头来还要感谢“某国”尽心尽力。这不是荒唐么?

 

   最近,朝鲜又借研制核武闹事。俄罗斯和某国立马又提议召开“六方会谈”。奥巴马呢,我看百分之九十要上当,又要坐下来,跟“狼”谈判,请它放弃“食肉”习惯。明知朝鲜背后,是俄罗斯还有某国跟朝鲜“暗通款曲”,奥巴马还是要谈。他除了谈,谈,谈,似乎就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不信我们看吧!

 

  美国对古巴实行了数十年的封锁。严重打击了古巴。到奥巴马,在古巴没有丝毫改变迹象的时候,奥巴马又急惶惶要跟古巴修好。恢复外交关系,解除制裁。奥巴马的理论又是:这样可以促使古巴变革,经济发展了就会导致社会变化……变化了吗,前面难道没有最有说服力的“前车之鉴”吗?结果呢,美国释放了古巴间谍,古巴立马给他们授勋,这不是明白打奥巴马脸吗?奥巴马明白这些吗。最近,古巴一些政治犯亲属要求释放被关押的亲属。美国对这些问题,没有丝毫作为。奥巴马就是要用谈判,用签订协议的方式,给自己留下“政治遗产”,他能留下什么样的遗产?克林顿奥巴马,都喜欢用“谈”的方式,用一纸协议的方法,让魔鬼放弃作恶,让豺狼放弃食肉习惯。你们真是太傻!

 

  民主党的软骨头总统们,说一个腔调,行一条道路。他们幼稚到了甚至不明白有些国家,撒谎如同家常便饭。你想要什么协议,我就签,签过之后,我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奥巴马明白吗?一些国家,非常明白奥巴马的作为,摸透了奥巴马的心思,它们知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懦弱!就是胆小。就是喜欢玩嘴皮子谈判,就是喜欢用“协议”让狮子老虎放弃“食肉”。在克林顿奥巴马任上,这些国家已经纷纷改用“强势”。强势“崛起”,强势做大。直到成为美国不可小觑的对抗力量!

 

  奥巴马任上,斯诺登叛逃,暴露了美国用以反恐的“棱镜”计划,搞得美国在世界上十分尴尬,被动。奥巴马又是怎么处理的,不闻不问!

 

  软蛋们放纵邪恶,助长邪恶势力。今天,叙利亚难民危机困扰欧洲,“伊斯兰国”危害世界。奥巴马呢,还是他那一套:不闻不问,视而不见。你们这些软蛋,你们做大了邪恶,你们作强了邪恶。

 

  实话说,这个世界上的极端势力,“邪恶势力”,都是在民主党担任总统时期做大作强,纷纷“崛起”的。我们不必再举朝鲜、伊朗核问题;也不必再举极端势力在中东地区的“崛起”。

 

  民主党的这些软蛋总统,只能给自己留下不光彩的一笔。生活在恐怖环境之下的各国人民,永远记住你们这些政客的嘴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