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11-10 10:26)
标签:

佛学

  自言山栖乃胜事,但偶尔仍会觉得寂寥,总想着自己若居住在都市,肯定会去健身房,或是会被早晨人流的喧嚣吵醒而加入到晨练的团体中去,这些一闪而过的遗憾,终究解决不了我缺乏运动这个实质性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8 13:11)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7 12:09)
标签:

杂谈

  烟
  
  一句‘岭谷高低明野火,村墟远近起炊烟’就足可让我这种有着深深乡土情节的人陶醉,岭谷村墟炊烟起,于我现在的境况着实很贴切,但小村事实上是没有炊烟的,我们这个地方烧煤,生火做饭压根就没有那些烧柴火的地方一样的烟升出室外,但在冬季晨时轻霜的厨房瓦片上能烘出一片四方的水迹,那于我,也是一种很值依恋的乡土味道。
  我喜欢烟,村人烧点稻草甚至焚点垃圾所飘出来的烟,升到半山腰的那种阿娜与缭绕,在我看来都是一番美景。
  当然,小村是典型的江西江南丘陵地带,逼仄的两座小山间有一块空地,就能聚集成一个自然村,这里不像安徽河南那样的平原,焚个麦秸秆就火光满天,烟起则障天蔽日的,那地方烧火放烟,据说是要罚款坐牢的。
  小村烟起,则是轻淡素雅的,这里没有平原的大风,烟雾不会被猛烈的风吹到村居人家弥漫得到处都是,它会袅袅上升到半山腰的高度,然后被从山脊拂过来的微风缓缓带动,那种不会扩散的烟幕煞是妙僈,如轻舞的女子,又似变幻着姿态的图腾,很值慢慢品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3 12:54)
标签:

杂谈

  与猛子有关
  
  猛子打电话来:“来,吃野猪肉。”
  立马就去了,这些年,或者猎得野猪肉,或者猎得猓子狸,或者猎得一不知名动物,或者池塘里钓得一尾漂亮的鱼,猛子都会打个电话给我,我都不曾客气过。在乡村,一小爿水塘边,面对开阔的田野,总是这山稀野蕨杂然陈前,一壶自酿的谷酒,一管烟,一回首十数年的兄弟,那种情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领悟的。
  猛子伟岸,有南蛮遗风,若在古代,定然是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猛士,一张条凳打翻十来个人,我写过,他曾有过的辉煌与落拓我也曾写过,那共有过的很多轰轰烈烈,曲折幽暗的过往,我都或只纸片言地提及过,很多时候想,一辈子其实就应该这样,一杯浊酒喜相逢,此生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那些年,我们常在小镇的小酒馆喝酒,一块五毛一瓶的萍青啤酒,三个人喝两件,那时,我们曾有过很多向往的美好未来,几乎天天呆在一起也不会腻味,我们一起去探矿,那些大炼钢时留下的一块块低品位的黑焦块曾给我们带来过莫大的兴趣,我们一起去采矿的矿洞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9 19:58)
标签:

杂谈

  
  说是河,其实不过是一条约莫四米来宽的小溪,蜿蜒在对面山岭的脚下,浅的地方仅有半米深的流水,有三两个小规模的水坝,数个半丈深的水窖,但这就是小村最大的河了。
  小的时候河边还有两个染色的作坊,一排排的染缸整齐地列在河边的老房子里,一摞摞长方形的纱纸在放了染料的水中拖过,然后再一张张夹起来晾晒,红蓝黄绿煞是好看,远远望着算得上是彩旗飘扬了,那是我们玩得最多的一地方,不仅仅是因为染房,还因为染房的隔壁更有一个碾房,水在上一个坝中被分流出来,通过一条深而窄的水渠从染房后流出,推动着一个水车,水车的联着的是数个木桩,随着木桩的转动,一切都转了起来,碾米的碾子,风车,飞扬的谷壳……
  再往下流去就到了油榨,同样是深窄的水渠,同样是转动的木桩,推动着一个可谓巨大的圆形碾槽,把晒干剥了壳的油茶仔倒到碾槽中就可研成细粉,然后箍上铁圈,把一饼饼的茶捆放在一个掏空的巨大树干的空腔中,数个打赤膊的汉子推动挂在空中的树桩对着其猛烈撞击,就可榨出茶油了。
  这也是我们去得很频繁的地方,倒不是因为转动的碾槽,而是因为不拘是谁,均可以在榨房里烤自己带去的红薯,熟了后你可讨一点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4 23:43)
标签:

杂谈

  拆货笼子其实就是一对箩筐,但拆货笼子与盛谷物的箩筐又有着决然的不同,挑谷的箩筐用细细的篾丝织成圆形,这种几何的形状更能承载物体的重量,加之篾丝越细越需要多的交织,更能分散每根筋条的承受能力。
  而拆货笼子的筐是方形的,用宽而薄的篾片织成‘田’字格子,轻便且能容纳更大的体积,这种方形箩筐与那些圆形重箩筐的差别还在于方形箩筐都有着圆形箩筐没有的盖子。但不拘是哪种箩筐,只有它里面装着小百货时,我们才称其为‘拆货笼子’的,否之叫‘方箩’。
  拆货笼子的方形盖子上通常还放着一个同样四四方方的玻璃宝笼,里面有着仅比豆腐块大一点的小隔档,小隔档里装着很多漂亮的扣子,有彩色的塑料扣子或仅是白色的玻璃扣子,还有更‘高档’的则在塑料扣子上镀上一层或金色或银色的柳叶形或菠萝形扣子,然后是几合针、数包颜料、风油精、贝壳装的“胡壳油”,铁盒子百雀灵,最后才是让我们不断咽口水,有薄荷味的月形糖果,几把用橡皮筋当动力的塑料小枪。
  拆货笼子约半个月来一次,那个来自街上的货郎以小镇为中心,凭着自己的喜好向四周游荡,有时走周田杨坊那边,有时走慈化余坊,如果下雨则也有可能在家守着老街那路镇铺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2 14:35)
标签:

杂谈

那些年,她整天徜徉在乡村的田野里,穿着两个姐姐早已经穿破叠着一层层补丁的衣服,背着比她身体大两倍的大背篓,掘黄花菜,割羊尾草,捡烂白菜帮子,日复一日做着她田间必修的功课。

她就像一个被遗落在田间的野孩子,冬天穿着单薄的衣服流着长长的鼻涕,手脚和耳朵的冻疮裂开的口子时常感染流着血水,纵然是这样,若没有扯到足够的猪草,等候着她的将是被踹在地下一阵狠狠的毒打,三嫂和我母亲为从她母亲脚下救起她也不知惹来过多少的白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30 22:33)
标签:

杂谈

  似乎在从十七八岁起,我就开始在那种带着花签的彩色笔记本上用拙劣的笔触写着一些《生日序言》或《生日绪言》的感言,这是在某个特定的日子里的一种总结,是生命的感悟,是情绪的抒发,是对未来的憧憬,更多的时候也是一种文字的游戏。后来,这几乎成了一个固定的程序,越到后来就越按部就班,这么些年下来,有的留下了,更多的则写完就丢了。
  现在又到生日了,三十五岁。记得我十七岁的时候,与同村二十三四岁的师兄们天天在一起练拳,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他们这个年纪真的蛮老了,等自己走到二十四岁的时候,我曾回味过幼年时期那种对自己垂垂老矣的恐惧感,并感到过一丝悲凉,觉得自己真的很老了,现在想来,那十七岁的感想与二十四岁的恐慌,真的幼稚得可笑。
  之后,我看到我同族里的一位‘能讲能写’的比较酷比较花哨的叔辈,觉得人生到了三十五岁这个年纪,着实应该让自己安份些,应该过着一种踏实安稳的生活,甚至应该有一点灰色感觉,却不想这个念头还稳稳盘旋在我的脑海里的时候,自己竟悄然走到了这个年纪。
  2011年,或说是三十五岁,2010年,或说是三十四岁,似乎没什么不同,甚至这样往上回忆很多年,我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30 22:32)
标签:

杂谈


  
  突然停电,南北两面的邻居各各开起‘突突’的汽油发电机继续刚中断的麻将,家里用逆变器转换的电量无法正常供给电脑上网,想着何不到外面去逛逛。
  独自来到厂后面的小水库的堤坝上,这个小小的水库下面原是有着数十亩的旱田的,记得小的时候,水库中常蓄满清冽的灌溉用水,纵使在枯水的季节,村人们也宁愿从家门前的小溪里通宵排除用抽水机抽水,也不愿用去半库的库存,而现在的田早已荒芜。春天里,我们竟然可以从田野中间的茅草里拔到许多的竹笋。
  水不灌溉农田,自然给我的小厂带来许多的便利,只是水除却发春雨的时节,便难得见到满满一库的蓄水了。
  独自享有一个水库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的,比如此时,我坐在宁静的水坝上,看不到村落的烛火,以为自己可以遗世而独立,山脊上的月光那么的恬静,如淡淡发着幽思的淑女,一缕月光照在滟滟波光的水面,这情景,怕是国画中才有的吧?
  这是孟冬,风似乎存在,可是树叶却未有丝毫的晃动,这种清新的初凉,伴着数只秋虫的呢喃,或许也更适合某位容愁抚肩的女子吧?
  还有犬吠,在我关于小村的许多写意中的犬吠,又若隐若现地飘过我的耳际,这是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9 22:17)
标签:

杂谈

  2011年7月21号,应邀参加萍浏醴三地文联笔会,萍乡文联的两辆车穿过浏阳天马山隧道后,只见刘正初兄与谢利文兄在前方的停车道上等候着,一群人奔过去互道寒暄,正初兄分发给大家一页名单:第二届萍浏醴(浏河源)笔会通讯录。除此时来参加笔会的萍浏醴文联的友人外,名单的前面分别印着浏阳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市作协、市文广局等单位和领导的名字与联系方式。看来,此次三地文联交流比上次更为正式与官方化了。
  待与醴陵姚武飞局长率队的朋友到后,大家本以为会直扑大围山,正初兄却带着我们拐向市区,把第一站安排在谭嗣同故居,跨入喧嚣都市中这兀自独立的老宅院,我们顷刻潜入到一段血雨腥风的历史变革中。
  谭嗣同是浏阳人民的骄傲,亦是所有中华儿女的偶像,他‘善文章,好任侠,长于剑术音律’,周游四海与草莽互道兄弟,入殿堂则欲周济天下,败北而‘竟日不出门,以待捕者’,在狱中则做诗安慰‘以图将来’的远行者,赴刑场引颈而歌慷慨就义,这气节是江湖儿女的豪迈,亦是有坚定理想的知识份子型的刚毅。他被喻为‘民国先觉’,他写下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被后人一再呤唱,更另无数后人汗颜。
  他就是从这里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