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http://bbs.sina.
暂无内容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老酷
老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199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音乐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我翻过墙头,爬上月光做的天堤

被一场棋局断送了前程

那时我并没有认出你

后来,一些多喝几杯梵婀玲的露水

醉倒在一片苦涩的阳光里

把四十年都塞进了岁月

我才明白,这些年的厮杀

不只为换来一块肥沃的土地

或者安歇在一座泥巴做的城里

遍插孤独的旗帜,才说是我们的家

北望那半城的湖色

就像刺客念叨着他的仇人

那年我们正值青春年少

胸有父母君亲,更有有天地人和

大明湖畔,迈着膨胀的步伐

旧街道已经人老珠黄

异族铁蹄下的济南府

就像《破阵子》里的某个病句

又见了故人,我的眼里涌出三千白发

一万块月饼,着了火

在月圆之夜燃烧思念

如果把一滴思念的直径任意的延伸

那么我梦中的湖就是一滴放大后的眼泪

老酷问,诗歌贬值的年代还有什么

幼安先生答曰:我一掷千金只为李白沽酒

老酷又问,晚辈可否为稼轩居士把盏

答曰:世上已无李白

稼轩赋诗云:

那一年,我登上了建康赏心亭

赋罢了新词,又平添几多离愁

醉了还醒,却道天凉好个中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3 13:43)

某个日子,诞生在我的二十岁

我不会记得,那一年的五月做过什么

只记得夏天的雨在秋季下

所以就把一些特定的日子

封存在记忆里,定期喝掉

然后才会出口成思念的一章

每念一遍,都会有夏日之花盛开

每念一遍,都会洒落在南方的一场雨里

花开时,记住凋谢里的凄美

雨歇时,收起落下的眼泪

 

我不会记得,什么时候学习过长大

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并且学会思念

我跋涉过几千里,我迷失了好多年

只为在北地的风沙里,找到一片低垂的盼望

只为在舞动的裙裾上,留下一些过往的足迹

这是怎样的一天,在没有梦的夜晚制造祝福

有些事情 最简单

想象着变成一个孩子

想象着更改自己的生日,

想象着和一个人同一天出生

想象着在这个日子的第二天吹灭同样的蜡烛

因为多出的一天,才是岁月最浓缩的时刻

我决定,在这个日子把时针穿越

因为一起过生日的人最快乐

所以某个特定的日子也就是我的生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31 17:46)
标签:

杂谈

有个姐们姓揣,此姓罕见。揣姐是医生,常有病人惊呼:我也认识个姓揣的,在地矿局上班。揣大夫赶忙解释:那是我弟弟。又有病人问:我也认识个姓揣的,年纪大些。还没说完,揣姐忙说:不用说了,那是我爸。同事问:揣姐,你们家爷俩还真是社交广泛,怎么感觉全市就你们家姓揣?一查果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7 14:58)

我从来都是辩证的去理解,睡梦中微笑

一张冰冷面皮贴着我,或许还有陌生的眼

那种惶恐下的月色,注入了整个夜晚

用尽宗教式的虔诚,只为祈祷墓碑后的思想

几千年的顺从,爱情不过是主题中的延伸

每一个哲人都会用100年,与命运博弈

在某一年的围城里,茫然的等待道德的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6 08:52)

一万只苹果上,留下一万个最古老的牙印

姑且也是一种开始,在年轻的悲剧和老迈的喜剧之间

一切都是因为造访过黑夜,才看到月亮的脸色

有时醒着,还会咀嚼牙齿,还会在梦中回忆白日的美食

你不能凭借一颗牙齿的脱落,去揣测生命的意义

你也不能忘了黑发背后的潜质,好像可以被岁月稀释

或许只有让指甲任意的生长,才可推理出爱情的秘密

某颗牙,代表某种寓意,也不时赋予给某个时代某个人一种希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7 13:12)

这个夜,点头称是,全没有以往的疏离

林子里的鸟只是隐藏的好,才没有被发现

那是怎样一只受伤的飞禽,用了整个夜晚舔食忧伤

它擅长的伪装,潜伏在水墨般的月下

翅膀上悬挂着沉重的思想,在一天里生锈

你不再放心燕子出门,巢穴里衔来的泥已被别人收留

再悲伤又有什么用,还是要等到下一个春天,才有鲜花盛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奔赴过一座没有鸽子的城市,在昼与夜的间隙

走进去的饱满与离别时的惆怅,一样瘦弱

我在一片收割过的麦田,缝补落叶上的图腾

捡到你丢下的种子,买你去年的嘲笑,等着明年发芽

挑开窗帘,与一位老实的庄稼人,结了连理

这不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人们排着队,集体婚礼

落魄了一夜,也没有改变性格,却学会看年过三十的女人吸烟

那些沧桑的故事,也许是编出来的,却被单纯的女孩爱上

就在昨天晚上,我也爱上一座城市,其实,这一切与鸽子无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3 14:30)

北方,将要冷了,有些话才可反复念叨

故而,错过的人也错过盛开的季节

不能喝下一杯生病的牛奶,就去怨恨胃肠

两只深邃的猫相遇,可以不屑老鼠的猖狂

那些古代的迂腐,成就了今日的传统

 

一座城市胖了,如何才能减去多余的体重

还是等待雪花降临的时日,瘦了祖宗的基业

江山的红色,染上先辈的血,怀的是谁家孩子

一把衰草,走了老城墙的边,还在顽强的成长

好像祖先的眼睛看着一部泛黄的家谱,虎视眈眈

 

那一抹夕阳的腿脚,快不过时间,却做了失败的借口

一个人喝酒,找不到对饮的过客,采了东篱下的秋色

不要再望断一起痛过的人,有你的冬天,才是我永远的北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午夜里,绕指的温柔,告诉那个在心中端坐的欲望

不要去拦截那匹路过的惊马,因为马背的人没有名姓

思念啊,已经在垂涎你落叶上的泪珠,最后还是归了泥土

而我向南的根,深深地扎在脚上,延伸去的是阳光最早的方向

那些雁群提携着我,将要成为一座伟大城池的主人

天下大赦,我便遵嘱一双强壮的纤手,向一位淡妆女子索要忧伤

告诉她,即使再过去很多年,我也不会变身为送快递的羞涩少年

把一些有关巧克力和玫瑰花的小情调,放在包裹里绽放

我只会不动声色的,潜伏着一种尴尬的脸色,虔诚地

守着我们东方人的名节,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学习凝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思念,是向上伸出的手,解放了某个村庄

一个乡下的婚礼,没有新娘,只有一勺的糖

路过的人没有明显的惆怅,也能祝福,红色的新郎

潜伏在昨天的文字,在一座镜子面前,凋谢

白昼融化了夕阳的屋顶,我从来不会说,再见

再见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昨天已经嫁给脚下的土壤

男人的节操,在于一寸寸丈量,再去一寸寸的傍徨

思念的桥下,一头系在你的头顶,一头拴住你的思想

现实告诉多情的人,错过,并不一定是绝望

一些在目光里,流浪的行吟者,忘记诗歌里的轻狂

有关思念的词,为什么必须在月光里遗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