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邓贤
作家邓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3,677
  • 关注人气:1,0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家简介

邓贤,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某学院教授,国务院终身特殊津贴获得者。

曾在云南边疆当知青7年,著有作品《邓贤文集》多卷及《大国之魂》、《中国知青梦》、《落日》、《天堂之门》、《流浪金三角、《中国知青终结》、《黄河殇》、《大转折——决定中国命运的700天》、《帝国震撼》、《父亲的一九四二》等,多部作品翻译成英文、日文、藏文出版。其《在同一面战旗下——二战中国老兵回忆录》(任主编)以中文、日文和英文同时向全世界发行。

曾获首届全国大众电视金鹰奖,两届全国报告文学奖,首届徐迟文学奖,全国纪实文学特等奖,庄重文文学奖,第二、三届人民文学奖、人民文学特别奖,团中央、文化部、广电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联合颁发“中国青年图书优秀奖”,“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杯文学奖,“茅台文学奖”,四川省文学奖、巴金文学奖、成都市政府“金芙蓉文学奖”(第2356届)等。曾当选“影响四川改革开放风云人物”,获教育部颁发“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一九六八年岁末,姐姐初中毕业赶上最高指示发表,她与同班两位女生都因出身不好被发配到眉山县条件最艰苦的盘鳌山区当知青。我爷爷是大资本家,姐姐自然在劫难逃,另一位邱姐姐,长辈是被镇压的地主分子,而张姐姐则有个“反动透顶的画家爷爷”,名字叫张大千,至今仍“逍遥国外”。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画家“张大千”大名。

    张家小弟与我初中同校,加上邱弟弟,我们三个小小男子汉便相约假期去到山区,帮姐姐们干些粗重农活儿。两年时间,无论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9 09:40)

 二十年前的一九九五年,时值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之际,本书首次以《落日》为名公开发表和出版。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该书甫一面世即引发社会热烈反响,其关注度远远超越文学界,乃至于后来终于背离我的创作初衷,酿成一个非文学性的政治事件。

一部文学作品,何以酿成文学之外的政治事件?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能否采取讨论的方式明辨是非曲直?其实对于我这样经历过“文革”运动,又上山下乡当过知青的人来说,对于文学作品被意识形态化的可能性本应有着充分戒备,不期一时被作品走红冲昏头脑,于是就被某种很蛮横的强力狠狠撞了一下腰。

幸未折戟沉沙,否则我将与我深爱的家园和文学说再见。但是《落日》一沉寂就是整整二十年。

这部以淞沪抗战为内容的长篇纪实文学是经过作者多年深入研究、实地考察和海量采访,最终历时数年写作而就。我自信这样的作品是经得起历史和岁月之手检验的,因为我的全部写作动机只有一个,那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6 15:47)

一九八七年秋,我独自行走在滇西的崇山峻岭中,那时候中国大地上还没有出现高速公路,国人也还未开上私家汽车,没有手机和电脑,没有互联网、微博微信等等,我能借助的交通工具除了搭乘过路汽车或者拖拉机,剩下就得仰仗一双吃苦耐劳的铁脚板。

这是我第一次踏进父辈的历史之门。

岁月是一本无字大书,它将过去发生的一切铭刻于大地山川与高天厚土之上,非用心者不能阅读领悟。《敕勒歌》云:“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古人非歌赞牛羊,乃和平也。

何谓和平?天空没有炸弹呼啸,地上没有枪炮杀戮,人们安居乐业,牛羊静静吃草。七十多年前苦难深重的中国大地,和平如黎明之前隐没于地平线之下那一线暗弱曙光,它是四万万饱受战争蹂躏的中国人心中一个遥远而光明的希望,正是为了这一线光明的憧憬不被黑暗吞没,我的不满十八岁的父亲走出学校,穿上军装投身炮声隆隆的印缅战场。

父亲为和平而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5 09:54)

 2013年元旦过后不久,我到缅甸中部仁安羌参加一座远征军纪念碑落成仪式。佛塔形状的纪念碑矗立在平墙河畔一座荒山之上,山头曾是中国远征军浴血奋战的501高地。远远看去,纪念碑尖顶直插云天,基座上一行金光闪闪的大字光耀天地:“中国远征军仁安羌大捷纪念碑”。

1942年春天,中国远征军新38师113团在仁安羌与日军激战四昼夜,一连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成功收复501高地,解救被围困英军7500余人,还有数百名随军家属和美国传教士等。是役为我远征军入缅作战首次大捷,113团八百壮士伤亡过半,有202名官兵长眠异域,再也没能返回故国……

岁月斗转星移,这段用鲜血书写的抗战历史已经翻过大半个世纪。“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当国内人们终于过上没有飞机轰炸枪炮轰鸣的和平生活,安享经济改革带来的物质成果时,这些埋骨异域的忠魂却沉入无尽的黑暗河流之中。漫漫长夜,这些天涯孤魂寂寞地守望着旧战场,谁来为他们燃一炷香,摇一摇招魂幡,指引回家的道路呢?谁又能想到,英烈洒尽热血之后竟是滚滚而来的泪水?

这座“中国远征军仁安羌大捷纪念碑”是一位抗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朱伟

五年前,1997年的4月12日早上,我听到王小波的噩耗。一个有那样重量的人,说去就去了。在一个春天的早上,没有惊动周围所有的人,就像一缕轻轻的风,很快就消融在被污染得越来越污浊的大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4年,在中美共同举办纪念二战胜利的国际学术会议上,我认识了五洲传媒中心的图书编辑吴乃陶女士,她向我表达约稿意向,即在抗战(二战)胜利六十周年之际出版一本中国军队远征印缅的个人回忆录。在过去多年的采访经历中,我认识和交往过的远征军老兵不下数百人,许多老人也动笔撰写过回忆文字,包括我父亲和他的远征军前辈,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抗战老兵希望将自己亲历的战争史实公诸于众的愿望始终无法实现。

我与吴老师一拍即合,约定次年交稿出版。

成书的难度不在写作本身,而在于采访和记录。当其时,这些远征军老兵经历大半个世纪风风雨雨,多数人已经谢世,存世者仅占十之一二,且年事已高散落各地,有些老人耳聋眼瞎卧床不起,有的则长期生活在乡村或者国外,要找到他们并完成可靠的文字回忆几如披沙拣金大海捞针。

我回到成都立即邀约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文学志愿者(包括我自己),他们的名字是;周良宗、杜娟、孙艳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文化随笔

分类: 读书札记

 1、《红楼梦》(曹雪芹、高鹗著)

推荐这部经典真的不需要理由,如果你能够认真读完它,读懂它,读出那些优美文字和故事背后隐藏的深邃意境和世态哲理,那么也就知道我推荐它的理由了。

我第一次接触《红楼梦》是念小学时候,那时觉得这部厚书很难懂,许多生字不认识,诗词的意思也不明白,但是阅读有种惯性,我借助字典和词典总算磕磕绊绊地读完了,大致知道书中讲了一个很复杂的恋爱故事,也记住了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几个名字。

第二次读《红楼梦》已经在边疆当知青,人长大了,有些阅历,连读两遍,竟有种“梦里不识君,君从何处来”的感觉。其实这本书还是那个宝黛爱情故事,并未给予我直接的生活经验和范式,但是它却像一只寒冬的火炉,温暖着一个边疆知青内心深处对于文学的期待、梦想和激情。直到许多年后我才意识到,一部好书,其优美灵动的文笔,凄美绝世的故事,以及作者睿智的才华都会化作涓涓细流浇灌阅读者的内心世界,如果你不是泛泛而读而是用心灵阅读,便有可能得到某种精神升华。

此后直到上大学,乃至于开始动笔写作,《红楼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化

文化随笔

分类: 读书札记

 

据报载;有关国际机构统计,世界各国人均读书量,以色列人为 64 本;俄国人为 55 本;美国计划达到每年每人读50 本书。而我们这个拥有几千年文化传统的东方文明古国,人均年读书量不足 5 本,仅为以色列民众十几分之一。

我虽无从知晓“国人年读书量不足5本”的数据是如何统计出来的,但是据我观察,我们社会已经和正在发生的某些变化足以印证下述事实;中国社会和民众正在为迅猛增长的物质财富和生计物欲所累,从而与思考和书籍渐行渐远。书运衰则国运衰矣,一个不热爱读书,远离真理智慧的民族是看不到希望和无法实现复兴之梦的。

不久前王岐山在一次全国会议上向与会者郑重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此书为法国史学家托克维尔在一个半世纪前所著,虽然在西方世界影响极大,被视为社会学经典名著,但是在中国却鲜为人知。此书一经推介短期内即热销数十万册,托克维尔的其他著作也持续热销,许多人正是阅读该书后才惊讶发现,原来当今中国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在西方早已经发生过,并为学人智者精辟总结写进书中。人的大脑需要经常被真理之手所擦拭,被智慧的光芒所照耀,而真理和智慧是不分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杂谈

我对一份调查问卷的答复

 

1、姓名:  邓贤

2、三个词形容自己: 不太笨、有点傻、比较痴

3、三个词形容你认为的理想城市: 人皆向往、梦寐以求、趋之若鹜

4、最想在哪个城市居住: 污染比成都少,阳光比成都多

5、印象最深的标志性建筑: 吊脚楼

6、你认为人生中最不可缺少的财富或者才华是什么: 创造力

7、迄今遇到的最大挑战:  岁月无敌

8、如果不入这行,现在可能做什么:  卖白菜

9、最近在读的一本书: 世界地图集

10、出门必备的随身品: 牙刷和牙膏

11、经常脱口而出的口头禅: 乌龟卵成功孵化(龟儿子)

12、最喜欢的艺术家和作品: 将近300年前那位死后才被中国人记住的作家和作品

13、最喜欢的品牌: 王牌

14、最热衷的运动: 深呼吸

15、曾经最奢侈的举动: 知青年代一口气喝光一碗猪油

16、最痛恨的行为: 披着人皮,不干人事

17、最担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随笔

文化

分类: 人在旅途

 

    新都桥原本是川西康定县与雅江县交界处雪山峡谷中一座普通的藏区小镇,当地藏民以种植青稞和放牧牛羊为生。由于有一条川藏公路从镇外通过,司机在这里加水、修车和歇脚吃饭,数十年来,新都桥成为折多雪山下一座默默无闻的小驿站,域外之人对这里的一切完全无从知晓。

    近年来新都桥忽然大热,首先是摄影家发现了这里的美景,“摄影家天堂”的美誉传开去,紧跟着是影视记者、各种剧组和游客一哄而上。举个例子,我的藏族朋友四郎顿珠前些年在公路边上开了一家藏式家庭旅馆“四郎客栈”,在当地还算得上凤毛麟角,但是很快他的家庭旅馆就被旅游热淹没了。从去年到今年,镇里镇外和公路边一下子冒出了数十家大大小小的客栈、汽车旅馆、酒店和饭店,简直鳞次栉比数不胜数。当地政府还投资建设了汽车自驾游营地,即使这样,这里的每家旅馆在夏季还是供不应求。究其原因,原来川西雪域高原的主要自然美景和奇异风光都集中在这一带,而新都桥就是通往这些大自然杰作的中心枢纽。

    四郎和他的乡亲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对这里的一切习以为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